第48章 第四十八章(捉虫)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捉虫)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汉侯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坐等飞升     郁暖一时间咳得泪眼朦胧, 实在说不出话, 只觉仿佛全厅人都瞧着她。

    甚么怀孕之类的,还是有点尴尬的。

    毕竟, 她都没和上首的大佬圆过房。

    所以听上去就特别微妙了, 活活像是给陛下戴绿帽子。

    郁成朗发觉自己一时情急,说错话了,然而其他人都在看他。

    他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皇帝却面无表情, 慢慢道:“给她端些温茶蜜饯。”

    皇帝这般说,众人的表情也微微一变。

    皆有些不可思议。

    陛下仿佛, 从来都不是平易近人那一挂的,平时更是惜字如金,寡言少语。

    更遑论是, 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竟然有心思照顾一个婢女。

    那个小婢女,有什么特别的?

    先头郁成朗那一声阿暖,其实听到的人不多, 即便听到了, 知晓郁暖闺名的也少,更不必说, 这里坐着的大多都是四五十的中老年人。

    自然都没反应过来。

    郁暖深深低着头,没人能瞧见她的脸。

    然而, 是个人都看得见, 她的皮肤……有点黑, 还脏脏的, 其他约莫都还成。

    所以,陛下这么多年没娶妻纳妾,不仅仅是因为他清心修佛。

    而且还因为,他有如此难言的癖好?

    难以置信,震惊。

    不过......

    想想,竟也通顺。

    时下贵女无不以白为美,恨不能自个儿皮肤白的跟雪似的,才心满意足。

    这些赴宴的大臣,很多家里也有女儿,自然听闻过,那位名动长安的貌美贵女。

    那位忠国公府出身的郁氏,不就是那样?

    肤白胜雪,柔弱嫣然。

    怪不得了,原来陛下竟不喜欢那一卦的?

    黑皮美人,长安城里还真的罕见了......

    这头,郁成朗先前只怕,大庭广众之下,给一个小婢女吃茶,这种做法有点奇怪,恐怕阿暖都要生气,亦不肯吃。

    但陛下这样说,却有太监端了茶水来,跪下恭敬安置,又放了一叠蜜饯和精巧的素点心。

    外头还血腥味飘荡,利器相交之声,和嘶叫声不止。

    郁成朗很想感叹一下,没想到,陛下竟然这么无微不至。

    况且他老人家,竟晓得阿暖欢喜用花果茶配着蜜饯花饼,还......随时备着。

    只瞧陛下的冷淡的面色,恐怕没人知晓他操心成甚样了。

    和老妈子什么区别?

    想想就心里复杂得很。

    只他妹妹却还不懂事,又给娇纵着,让人端为她着急。

    郁暖没能管太多,端了茶便小口小口的吞咽起来,吃了三杯左右,情况才好转。

    她垂着头,用郁成朗才能听见的声音,小声道:“哥哥,你别瞎说,我并不曾有孕的,我都......”

    她想了想,还是没说下去。

    即便郁大小姐想要自证清白,这种时候还是不合适。

    郁成朗听完,也没再说什么了。

    因为已有铁甲面带血污的将军,进厅堂跪地,拱手高声报道:“叛贼数百余人,均已剿灭,请陛下示下。”

    皇帝起身,面色平淡,却肯定赞赏道:“不错,赏。”

    乾宁帝并不久留,只派人善后,外头的地上都是血,他却并不耽搁,靴底沾血,沾染上衣角,踏着尸骨和血肉,带着几名重臣,和被押解的崇北侯离开。

    后头侍立的左恭太面色沉静,随着皇帝离去,有些释然。

    十年前,兄长死去,都说是因为兄长污蔑崇北侯,才被天子发落,而兄长是左家的罪人。

    他痛苦难当。

    他们寒门出身,本就不如勋贵有权有势,家中只供得起兄长一人读书,而他年纪稍大,便不得不为家中干活,以供兄长学资。

    可是左谦一点都不难过,因为兄长学到什么,总会手把手教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论寒暑,只要他想学的,兄长总是倾囊相授。

    他尚能回忆起,兄长温厚的大手,还有昏黄灯光下,微黄的枯瘦的脸庞,和宁静坚韧的眼眸。

    无论做什么,兄长总是挺着脊背,笔直如青松。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污蔑那位崇北侯?

    那是,一整年暗淡漫长的痛苦后。

    在兄长墓前,那是个暴雨夜,天上打着响雷,轰隆隆劈下,扰人清梦。

    左谦忽然想起,兄长生前最不喜打雷,总爱蹙眉烦闷。

    于是孤身一人,冒着瓢泼大雨,奔去墓前与兄长说话,为他挡雨。

    不知何时,墓地多了一人。

    身形修韧的少年贵公子,一身玄色便服,执着一把十二骨油纸伞,黑色靴底踏过泥泞的湿土。

    他颔首,下颌弧度优雅冷淡,对着左让的墓碑道:“你知道,他死前说了甚么?”

    左谦不知他是谁,却觉少年身上,有令他信服的沉肃气质。

    少年顿了顿,微笑道:“臣左让,虽死犹荣。”

    左谦睁大眼,难以置信,

    少年贵公子并没有丝毫遮掩,平淡的,把来龙去脉,坦然告知。

    竟毫不遮掩。

    左谦跪在地上,双腿微微发抖,无力至极。

    俊美的少年却露出一个微笑,俯身问他:“想要报仇么?”

    左谦尚且不若现下这般看遍世事,只睁着通红的眼睛,抛却对于当权者的胆颤恐惧,哽咽着大声质问道:“难道不是,不是您,把兄长杀死的吗?”

    少年颔首,语声理所应当的平静,声音有些青涩的沙哑:“故而,朕会记得他,再一路向前。”

    “此乃,他之荣耀。”

    他审视着左谦,缓缓勾起唇角:“而你,不会让他的死白费。”

    少年的语气很肯定,甚至没有问过他对否。

    他身上,有为皇者的孤傲。

    并非是把众生当作蝼蚁,更没有高人一等的愚蠢骄傲。

    他只是,并不会为必须的牺牲,而怜悯不忍。

    那是天生的铁石心肠,和冷漠贵傲。

    左谦的手,紧紧抠进湿润沙土地里,忍不住当着尊贵少年的面,放声长啸,胸腔中的酸痛和无奈,深深翻涌而上,喉咙逐渐腥甜喑哑,却声嘶力竭的要释放自己的痛恨和不甘。

    那几瞬,他脑中空白而窒息,眼前闪现兄长的面容,还有他一切的忠君抱负。

    他终究在雨中,跪在地上,发丝贴在面颊上,凌乱不堪,脱力沙哑道:“臣——愿意、愿意——跟随陛下。”

    少年淡淡赞许道:“不错。”

    少年皇帝替他改变了身份,改变了住地血亲,甚至让他远离了家人,只保留了最最原始的姓氏。

    左姓。

    左家二子,在十多年前的雨夜里,死于兄长坟前。

    好在兄长尚留了一对儿女,有皇帝的暗中关照,左家虽清贫,却不苦。

    至于崇北侯的心腹,做的那些事,其实并没有伤到左家的筋骨,更多的事,也有郁氏一族的参与煽动,才变得明面上那般惨烈。

    他不是没有困惑过,明明很早就有铲除崇北侯的能力,为何一定要留他几年。

    但左谦也明白,皇帝的眼里,包罗万象,容纳万众,并不似他这般狭隘到只剩仇恨和小爱。

    不过,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仿佛有什么烟消云散,又有什么深根发芽,破土而出,坚定的想要长成参天大树。

    外头的血腥味让他战栗,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跟随陛下,完成哥哥的全部夙愿,像哥哥一样,惨烈的死去,似乎没什么不好。

    毕竟,人的一生,本就短暂而毫无意义。所有的意义,只是于自己而言,何足为外人道。

    皇帝离去时,没有看她。

    郁暖跪在地上,亦没有看他。

    但她却能感觉到,他不是没有注意到她。

    但,他的政事和谋算,真是太多了啊。多到,她这样的姑娘难以想象。

    她想了想,又觉得自己不害臊。

    胸腔中,却有点清甜的酸涩,像是刚采下的稚果。

    于是低着哭花的脸,并不言语。

    似是想起了甚么,郁暖才偷偷拉了拉郁成朗,小声道:“原静……”

    郁成朗一顿,没搭理她,知道陛下大驾走远,才问道:“怎么了?原姑娘?”

    郁暖淡淡道:“先头我来,只是想代原姐姐,叫你同她一会。”

    她想起,原静喜欢郁成朗,希望自己先替她说项的。

    于是,又想了想,纤白的双手抓着袖口道:“嗯……原姐姐,她,对你……”

    郁成朗立即阻止道:“打住。”

    郁暖有些委屈,看了他一眼。

    郁成朗看着面前娇小甚至有些稚气的小妹妹,拍拍她的头,笑道:“傻姑娘。你自己的事,尚且理不清,还来管哥哥?”

    郁暖一把拍开他,淡淡道:“不要与我提这些。”

    她又认真道:“反正你得去找她。即便拒绝,也不准太干脆,不能让原姐姐伤心。”

    郁成朗没有说,他到底怎么想,只是捏捏郁暖的面颊,结果一手都是黑黄的妆粉,不晓得之前用来作甚的。

    于是郁哥哥黑了脸道:“你赶紧回婆家去。可安生些,莫要胡乱掺和,先把身子养好了,整个长安都随你折腾。”

    郁暖就想,谁想折腾整个长安了?

    她又不是闲得慌。

    她却还是没说话,淡淡觑郁成朗一眼,道:“横竖你记着我的话。”

    郁成朗无奈,只好去找原静。

    郁暖告诉他,原静在最近的那一面院墙旁,第三棵树下等他。

    其实,过去这么久,原静说不得早就走了。

    郁成朗往那头走,心里想着事,果不其然,树下无人。

    现下,那些贵妇贵女,应当都匆匆撤离了,谁还会留在崇北侯府呢?

    可是,当他要转身时,却听见背后有很轻的脚步声。

    迟缓却不虚软,属于一名疲惫的少女。

    他转身,看见原姑娘站在那儿。

    她来时湖蓝色的襦裙,有些褶皱撕裂,裙角被血溅得泛出深褐色,缀了宝石的绣鞋,也染了血,湿润着未干,走起路来有些拖沓。

    原姑娘纤细的手中,还握着一柄,与气质丝毫不相符的长刀,予人凌厉的肃杀之感。

    郁成朗蓦地顿住,叹了口气道:“你——”

    原静慢慢地,将手中沾了血的刀搁在树边,双手垂落。

    她看着他,慢慢露出一个娴静的笑容,唇有些干涩,轻轻道:“成朗哥哥,我等了你好久。”

    郁成朗一时间,说不上话。

    他有些蹙眉,关心道:“原姑娘,你在这儿,多久了?”

    原静仪态端庄,贤淑温雅,在他面前停下脚步,轻轻道:“从阿暖进去之后,我便出来了。”

    郁成朗叹息,看着她白皙面上干涸紧绷的鲜血,心中微动。

    他却还是沉稳道:“你为何不找个地方躲着?”

    原静只是与他对视,只是平静温柔道:“我只怕,若我走了,你便寻不着我了。”

    她是武威大将军的女儿,自小便习武到大,虽不及真正的的武者,却身怀一套刀法拳法。

    尽管这样,遇上这般混乱血腥的突发情况,还是有些无措,甚至害怕。

    但她,真的很想等到郁成朗。

    若否,却不晓得,下趟还有没有机会见他了。于是拼尽全力留在原地,从叛军手上夺取长刀,果断反手狠戾刺向那人腹腔,搅散了五脏骨骼,听见皮肉骨头断裂的响声。

    她像是一口宝剑,因为他,头一次染血开刃。

    原静没有再停顿,只是温和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是来拒绝我的。方才,杀第一个人的时候,我想通了。”

    就像杀人一样,要杀就杀了,对她而言没有什么意义的人,又为什么顾忌?

    她还是贵女婉转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让郁成朗对她的印象,天翻地覆。

    骨子里的温和,却也有透骨而出的铿锵血性。

    与小时候软团团又平和普通的模样,截然不同。

    和他的妹妹一样。

    仿佛每个女人,都有暗藏的另一面,不再是表面的平淡样子,具像是蚌壳中润泽的珍珠,透出真正纯然的光晕来。

    “想必,我对于你,也是一样的。但我还是想,亲耳听你说。”

    这样,才能踏实地,去嫁给别的人。

    放心的,努力去心慕旁人。

    没有遗憾的话,早晚有一天,她再也不会有眷恋。

    她缓缓背过身,不想看他此刻的神情。

    原静的襦裙上,绣了一只蝴蝶,振翅欲飞,却染上血色,她的长发随着风,微微摆动,沉静而秀美。

    就像方才,提着那柄染血长刀,侧脸的冷酷犹未散去的人,不是她一样。

    在他面前,她更贞静娴雅,像个真正的大家闺秀。

    而郁成朗的眼中,她的身影,忽然就鲜活起来。

    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却带着一点笑意道:“谁说,我是来拒绝你的?”

    …………

    郁暖没等到原静,却被提着裙角赶来的郑氏,给面带微笑的带走了。

    当然,郑氏没告诉别人她是谁,但是郁暖却仍旧感觉到,郑氏有些担忧她。

    只是,郑氏却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上了马车,也仅叫她擦擦脸,让她歇息一会儿。

    郁暖想了想,还是轻声道:“母亲,我很抱……”

    郑氏却打断她道:“不要害怕,阿暖。母亲呢,是不会训你的。”

    有你夫君教育你,孩子。

    郑氏又道:“归去之后啊,记着吃顿好的。”

    等着吧。

    陛下那个暗沉的眼神,和简略的一句话,可是把跑腿传话的侍从,都吓得现在都没缓过来。

    那腿抖得跟筛子似的。

    宠着你来崇北侯府玩儿,可是费了好些人手护着,生怕你出了岔子。

    不懂事。

    体质这般弱,还不安生些,皮孩子。

    郁暖有些无辜的看着她:“…………”

    郑氏捏捏她绵软的面颊,怜惜得很了,叹口气道:“也就这两天了。”

    郁暖觉得,郑氏的语气,有点让她害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