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四十七章(捉虫)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捉虫)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本着良心活下去[综]汉侯     郁暖有点发愣, 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像是块小木雕。

    她眉眼凝滞着,身形僵硬。

    并不是她听懂了甚么, 她不认为这些话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脑子稀里糊涂, 只听个大概,便觉应是在敲打忠国公。

    皇帝没有再与郁成朗说话,只是对崇北侯淡淡道:“秦卿觉得如何?”

    他的语气,并不那么咄咄逼人,听上去很平缓。

    崇北侯从他方才闲聊似的语气中, 也得出结论,恐怕陛下没那么当回事。

    他得让陛下觉得, 这事儿并不小。

    得罪了扶持他登基的恩人, 这笔账, 皇帝如何也要算。

    崇北侯恳切跪在地上, 俯首道:“ 陛下,臣非是为自个儿请的愿, 却也是为了那些青年才俊。多少天生秀才, 毁于自傲, 最终泯然于众,臣的儿子恪之, 曾也犯过这样的错处, 臣却从不姑息。忠国公好歹是臣的多年同僚, 老臣又岂能坐视不理?”

    郁暖忍不住心里感叹, 踩郁成朗一脚,他居然还捧自己儿子一下,很是厉害了。

    “况且,老臣算是看着那孩子长大的,也算是他的长辈,岂有不心疼他的道理?只是有时犯错难免,只消严加惩戒,再免于犯错,事体便过去了。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老臣已日薄西山,将来还多有仰仗。”

    乾宁帝微微含笑,慢慢道:“不成想,崇北侯于己于人,都要求甚高。”

    郁暖很敏感的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出了一丝紧绷和嘲意。

    当然,也可能是她的错觉。

    崇北侯叹气道:“臣只活着一日,便不能懈怠,若是犯了错,却不肯承担,只推托沉默,那便不成活了,不若六道轮回,去做个牲畜,也比做个没有良知的人好。”

    皇帝如剑长眉一挑,不置可否,示意他继续,上位者的凉淡尽显,面上毫无表情。

    而崇北侯滔滔不绝长篇大论,却未觉皇帝眼中,些微戏谑的嘲意,和冷淡勾起的唇角。

    郁成朗倒是坦然坐着,似乎并不觉得崇北侯是在针对自己,待崇北侯说完,却一下起身,拱手道:“陛下,臣以为,崇北侯说的甚是!为人者,一辈子犯的错不知几何,大大小小应心中有数才是。”

    “若是到了日薄西山,垂垂老矣,还不愿面对,那岂不真,要去投了畜生道?”

    崇北侯瞪着牛眼瞧过去,却并不与他废话,正想说话,却闻天子淡淡道:“听郁卿此言,似是暗有所指。”

    郁暖觉得有些害怕,却也不晓得哪里不对劲。

    她只是觉得,仿佛今天的事情,都和原著不那么相同。

    果不其然,郁成朗从袖中,拿出一纸诉状,交由太监,才缓缓道:“昔年文臣左让,殿堂之上口出污蔑,扰乱圣听,陛下圣裁,使左让得受惩戒。陛下仁慈,只道罪不及无辜,不曾发落他之家人。”

    “可如今左让的家人,却为崇北侯所逼,如今颠沛流离,仅存的薄田数亩也被侵占,更是走投无路,稚子只得当街乞讨,赖以生存。这一纸诉状,本欲告之陛下,却被当路拦截,左让之子被毒打二十大板,险些横尸当堂!若非臣之幕僚恰巧有闻,恐他们一家都绝了生路!”

    崇北侯没想到,原本闷得从头到尾都没讲话,自己缩在一旁毫无动作的郁成朗,竟然有所准备。

    若不是他开口咬郁成朗,想试探皇帝对自己的想头,如今尚轮不到郁成朗顺杆爬发话,一时竟有悔意。

    崇北侯心下略一思索,却迅速稳住心神,通红发皱的脖颈青筋毕露,却高亢道:“陛下!忠国公世子所言,纯属污蔑,臣与左让家人无仇无怨,何必折辱他们!”

    郁成朗却冷笑道:“崇北侯,你说你不知,推托的一干二净,岂不知这些事都是你心腹所为,你可脱得了干系!”

    崇北侯正要说话,却另有一人起身。

    此人面有美须,瞧着已然年逾三旬,一双凤眼寒芒四起,乃是大理寺卿左恭太,他拱手言道:“陛下,臣还有一事启奏。”

    皇帝已然面有寒意,淡淡道:“说。”

    左恭太沉沉吸气,铿锵道:“陛下九年前,命臣彻查崇北侯,臣左右寻访多年,秘布人手数名,终查出以下罪状。其党羽勾连,欺君罔上,私营枉法,竟卖官鬻爵,以大吏之官位开价万金,再者其党羽数年来,掏空地方私库,每逢巡抚来查,便命当地富人贷之金银,以充官库。”

    “漕运总督金起言是其学生,家中原是江南第一富户,亦是累世书香之家,经由崇北侯的手段,坐上漕运总督之位,师生两人勾结贩卖私盐,已有数万金。”

    崇北侯的胸膛起伏,面目狰狞,高声辩解道:“这都是污蔑!请陛下圣裁!”

    皇帝面似寒霜,威严甚重,只颔首,示意闻恭太继续。

    崇北侯欲辩解,却不知从何辩起,只尖锐道:“你何来证据?污蔑朝廷一品大员,这可是死罪!”

    这些事,很多都与左让,在多年前所奏一致,只是,崇北侯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做过这些了。

    金起言那更是,已然不往来多年。他便是再傻,也不至于勾结学生,持续多年贩卖私盐,做过几笔,爱惜羽翼,加之皇帝也不再年幼,便不舍收手了。

    好多年前的事体了。

    左恭太拱手道:“臣,另有一事,不得不说。”

    左恭太道:“经臣彻查,崇北侯实有反意,其人自上月起便与左右金吾卫中郎将过从甚密,只怕今日崇北侯府,已非昔日府衙,所过之处皆有暗哨蓄势待发。”

    左恭太听皇帝不语,又继续道:“臣昨日上奏陛下,只陛下直言,他信得过崇北侯,故而愿亲临侯府,为之祝寿,臣百劝无果,只得今日再次暗查,只却发现崇北侯执迷不悟,更是命人打制了大批铁兵,埋于侯府后山!”

    暗处的郁暖骇然睁大眼,却不知该如何以对。

    原著中,皇帝是让崇北侯安心过了寿宴,才雷厉风行在某次早朝忽然发难,把他一举拿下的。

    存着戏弄的心态,看崇北侯的心情,起起伏伏,最后安定下来,防备稍撤时,一击致命。

    可是今日,为什么要选在这个节点,明知崇北侯怕他有动作,谨慎提防,布置了暗哨防备,却还如此干脆摊牌?

    虽说,一力能降十会,这却不是他的作风。

    原著中,崇北侯为什么能蹦跶那么多年,也是有原因的。毕竟要拿他掣肘权衡各方势力,而崇北侯虽奸,但若利用好,却尚能一用。

    可是今次,他却这么快就动手了。

    难道,不考虑再用尽崇北侯最后一丝价值了吗?

    不考虑,用崇北侯,对付郁家和西南王了吗?

    还是说,由于她的出现,他的决算变了。

    郁暖微微偏头,抬眸偷偷看他,心中只觉,可能她还是有点自恋了,这样不好。

    却忽然发现,高高在上的天子,恰巧与她远远对视,目光冷凝,似是寒冬腊月的雪水,浸得她心口凉飕飕。

    郁暖被吓了一跳,立即往暗处微倾。

    总觉得,他看上去,像是要伸手抓着她的后脖颈,提溜起来把她打一顿。

    不太可能吧,他没什么打她的理由啊,所以她最近是不是,精神不正常?

    一时觉他迷恋自己,一时又怀疑他想揍自己。

    不太好了,可能她也得精神病了。

    伤心。

    皇帝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杯盏,眯着眼看她,不辨喜怒。

    忽然,他把杯盏中的酒水,以凝实的腕力,随意投掷而出,猝不及防,溅了仍跪在下首辩解的崇北侯满头满脸。

    崇北侯被浇了个一激灵,瞪大牛眼看着皇帝,似觉得自己受了凌i辱,一双手青筋暴起,深深喘息起来。

    皇帝砰一声,把酒盏往案上平放。

    那响声不大不小,却叫所有人心弦剧颤,屏吸不敢动弹。

    厅中死寂。

    皇帝动作洒然,长身玉立,黑靴移动一步步,行至崇北侯面前,高高在上,俯视着跪在地上的老权臣。

    他慢慢微笑,语气却残酷冷漠:“这些都是朕,让左恭太彻查的,你还想要证据么?嗯?”

    崇北侯的声音紧绷而颤抖:“皇上,为何如此!老臣待您,忠心耿耿!您为何,一定要逼老臣!”

    那些暗哨和兵器,他根本没想过要用来谋逆,不过自保而已。

    皇帝微笑起来,看着他,淡淡道:“因为,在十多年前,朕就给过你机会。可是你没有好好珍惜。”

    十多年前.....崇北侯剧烈呼吸起来。

    那时,皇帝还那么小,那么纯稚。

    竟然已经心思如此阴沉狠辣。

    崇北侯冷汗流下,呼吸一顿,蓦然拔地而起,抽出手中的匕首,高声道:“这是先帝赐予我的匕首!老臣今日,便要替他,教训你这个,不肖不恩之子!”

    凭什么,他可是扶持皇帝上位的人!

    尽管他当初,也是看中皇帝和太后背后无人的缘故,但,他并没有篡位之心,天地可鉴!

    皇帝应当感谢他!

    都是皇帝逼他的,如此,便莫要怪他。

    郁暖这个角度,大约是全场,看得最真切的地方。

    只是在一瞬间的事,崇北侯,便一匕首,捅在了皇帝的腹部,顿时,鲜血滴滴答答坠在地上。

    皇帝却还面色自若,旋即,眨眼间,一脚飞快极重踢在崇北侯心口,使人连着手中匕首一起,踹出数丈远,匕首咣啷发出响声,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一时间,众臣皆手忙脚乱,皇帝却比了一个简单的手势,让他们都不要动。

    只由一个近身侍从,为他简略包扎,皇帝的表情,却似是毫无痛觉。

    郁暖隐隐看见,雪白的绷带缠在他坚实的腹部,浸出丝丝血色,微微有些出神,心口微微攥紧。

    崇北侯到底跪了皇族那么多年,像狗一样爬在地上,捂着心口,哇一声吐出一大口血痰,心中大震颓然。

    他方才,的确是勉力一搏,但却也只想,趁着皇帝躲开,起身而上,反将一军,挟持天子开道。

    这样,或许还有些胜算。

    却不曾想,以皇帝的身手,竟然没能躲开,生生受了这一刀。

    阴影中的郁暖,只觉耳边嗡嗡作响,叫她浑身都泛冷。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只知道,看着他流血的那一瞬,她胸腔里的惊恐,难以自持蔓延开来。

    很快,整个崇北侯府都被层层包围起来,郁暖听见,外头有铁器相撞剧烈响声,还有弥漫着杀意的吼叫声,一股血腥味从外浸入内。

    让她觉得,每一口呼吸,都充斥着亡者喧嚣的死意。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

    她的面色有些苍白,纤长的眼睫垂落,怔然不语。

    男人还穿着一身玄色的便服,袖口的金纹繁复雍容,俊美的脸上毫无波澜。

    郁暖并不觉得心口痛了,但闻到越来越浓的血味,她忍不住开始咳嗽,伴随着轻微的窒息感。

    她边难过,边想不知道隔壁女眷如何了。

    会不会有事。

    现下已大乱,崇北侯被几个武将稳稳控制住,五体投地,趴在地上。

    皇帝稳操胜券,却古井不波。

    在外头的响声中,其实郁暖细弱的咳嗽声几乎听不见。

    只郁成朗爱妹心切,立即转头担忧道:“这是怎么了?可是心口不顺?”

    郁暖边咳嗽,边想吐,这味道实在太恶心了,她真的受不了。

    但她都没吃什么东西,就一直躲在角落里边流泪边干呕,由于没吃东西,所以胃疼。

    于是,她一只手还用力捂着肚子,面上的妆粉都哭花了,露出里头几块雪白的肌肤。

    郁成朗快要被妹妹吓死了,连忙吓道:“阿暖,你这是......怀了孩子了?!”

    此言一出,整个厅堂更是寂静。

    郁成朗发觉自己太急切了,抬头,却发现陛下冷冷看着他,眸中寒霜与杀意顿起。

    郁暖却想和哥哥说:她真的,没怀孕。

    但仍控制不住干呕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