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四十六章(修河蟹)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修河蟹)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丹宫之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本着良心活下去[综]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很快,皇帝身边侍候的大太监, 便命众人坐下。

    于是, 郁暖也跟着郁成朗一道, 默默坐在很后头的角落里。

    崇北侯府的正厅很宽阔,以四根粗柱顶梁,再往上并不平整, 而是照着顶部的样式镂空出来,拱形雕花淋漓凸显出富贵大气, 整个正厅节节交攀高,寓意吉祥。

    郁暖去过一趟太后的慈寿宫, 觉得和那头的格局还是有些相似,或是说,和宫殿的格局都很像,只是改良缩小罢了。

    她忍不住为崇北侯点根蜡。

    他看着皇帝从小到这般岁数,大约是以功臣兼长辈, 高人一等的心态看皇帝了。

    故而,也难以说有什么尊君之心,大约觉得自个儿怎样都是应当的, 并无任何不妥。

    有了曾经的功劳, 他便要按着小皇帝的脑袋, 叫他尊重自己, 又有什么不对?

    然而皇帝, 早就不是甚么十几年前的少年人了。

    原著中提到, 他从少年时, 就学会用率直和赤子之心,麻痹误导他欲铲除之人,故而,崇北侯很有可能被蒙蔽了多年。

    只是当初无论是皇帝,还是姜太后,背后都没有什么赖以依靠的势力了。

    皇帝只有十岁不到,尚且不能亲政,太后的母家早就树倒猢狲散,老一辈入狱惨死,年轻的孩子尚未长成,恰是青黄不接,良莠不齐的时期,其余臣属各怀心思,只得慢慢驭之,不可操之过急。

    这使得他们不得不卧薪尝胆,即便明面光耀似晨星,背地里的钻心之酸无人能晓。

    他即便为皇,也难以过得舒心随意。

    郁暖坐在柱子的阴影里,垂眸杂七杂八的想着事情,心情莫名悠长复杂。

    她却又有些天真的安然,躲在阴影里头,应该就没有人看见她了吧。

    上头人说的什么话,她接皆习惯性地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崇北侯恭敬道:“陛下能光临臣的寿宴,实在蓬荜生辉,荣幸之至,臣敬陛下一盏。”

    只听他讲话的语气,郁暖实在听不出他背后搞的那些,贪财揽权的小动作。

    皇帝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杯沿,看着崇北侯仰头饮尽,却纹丝不动,慢慢说道:“秦正罡。”

    崇北侯一激灵,在下头微仰起头,对上年轻的皇帝审视的目光。

    乾宁帝的眼睛沉冷深邃,看着崇北侯仿佛因着吃酒而赤红的双眼,优雅轻勾起唇角。

    他淡淡道:“你是两朝老臣,自先皇时,便辅佐江山社稷,鞠躬尽瘁,忠勤持守,是为朕之重臣。”

    崇北侯沉沉舒气,他不晓得皇帝想说什么,只能跪下恳切道:“这是,身为臣子的本分,陛下折煞老臣了。”

    皇帝好像没看到他跪下,又接着,慢条斯理,低沉道:“朕一向听闻,你好酒若痴,故而,朕望你少吃些酒,利脾脏润六腑,也好,颐养天年。”

    崇北侯的冷汗从脊背流下,虽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却终于松了口气。

    只觉自个儿似是被从高阙之上抛掷而下,冷汗淋漓,踏在地上的双脚都软绵绵的。

    他赶紧拜谢,并发誓,有陛下诫言,有生之年,臣起誓再不饮酒。

    年轻的天子看着他,不置可否,方才的寒凉沉郁的审视,似是崇北侯的错觉。

    崇北侯又道:“陛下关心臣,乃是臣的福气,臣这余生,即便为您死去,也算是值当了。”

    皇帝似是感叹,寡淡道:“崇北侯,实在堪为群臣典范。”

    崇北侯似乎,又找回了原本的感觉,想了想,试探道:“臣不过是尽本分,只今日忠国公不曾来,不然若有幸得见陛下,他定然,也会说同样的话。”

    崇北侯说话这话,郁暖便见,郁成朗的脊背紧绷起来。

    她不由有些感叹,生活不易。

    大家都不容易。

    皇帝沉吟一下,缓缓道:“忠国公,为何不来赴宴?”

    他的语气很平淡,没人听得出他是什么意思。

    然而,郁成朗身为忠国公唯一的儿子,肯定不能装作没听到。

    于是只好起身,拜倒道:“家父今日不曾来,是因为崇北侯爷的生辰,恰恰好,是郁家外太i祖爷爷的祭日,只为着全了与两府之交,才特特派了臣来,为崇北侯祝寿。”

    郁成朗一走,郁暖就觉得,自己仿佛像是蚌肉一样,暴露在旁人的视线之中。

    皇帝并不看她。

    她只垂着脖颈,模样平静。

    太i祖爷爷的祭日,这种理由,还是非常扯淡。

    忠国公的外太i祖爷爷,也不晓得多少年前的事体了,谁还能去查出来不成。

    况且,把人家侯爷的生辰,比作外太i祖爷爷的祭日,听上去仿佛没什么不对的,但又非常……过分,像是在隐隐咒人崇北侯怎么不去死。

    皇帝没什么表情,慢慢道:“退下罢。”

    崇北侯对上忠国公,尚且还能把持住暴脾气,对上郁成朗,简直像以手臂尻爆他的头。

    于是他连忙抱拳道:“陛下,您听郁家小辈说的。这么多年了,臣过生辰次次都请郁颂,他次次不来,趟趟都有借口。”

    “甚么老母亲病了,腰酸胳膊疼,南华郡主要生产他呼吸不顺,家里铁树开花忙着观瞻,甚至还侮辱臣的宅子晦气,来了怕招恶!臣从前可不曾与他计较,只今日您在这儿,臣!非得求您做主!”

    崇北侯说着,一撩下摆,就这么直挺挺跪了下来。人虽年老,气势厚重汹汹。

    郁暖只觉得这老头真的很烦人啊。

    要找忠国公算账就去嘛,可是现下,这正厅里,可是只有郁成朗区区一个小辈,这算什么?

    崇北侯跪在地上,汗水滴落在冰冷的地面,他沉住气。

    他是在试探,皇帝的态度。

    若还是如同,从前一般,拿他当长辈敬重,自然会妥当发落了忠国公,不说要把郁颂怎么着,但态度还是很重要的。

    十年前,文臣左让不敬他,少年皇帝便使太监,把那个铁骨铮铮的文臣,活生生打死了。

    那一声声泣血的叫喊,少年天子却似是不曾听闻,神情淡漠。

    崇北侯在一旁,看的既是安心,又是欣慰。

    即便他没篡位之心,看见皇帝如此,却也很是满意。

    虽不必被按上挟天子的罪名,靠着皇帝身为晚辈的自觉,他仍得享那份尊荣。

    那个文臣啊,死了好多年了,家人如今颠沛流离,渺若蝼蚁,就是因为他参了自己,又在大庭广众之下,怒斥自己的罪过。

    这就是和他作对的下场。

    皇帝那时候,年纪还小,不过十五六岁,心机浅,说话做事都率直。

    若陛下当真对他颇有积怨,定然会顺杆摸索,把左让列出的条条罪责,都以雷霆之势一一核实。

    可是皇帝并没有。

    他全然相信崇北侯,甚至不惜为了让那个文臣停止污蔑,使太监把他拖下去,庭杖八十,以儆效尤。

    其实,打到三十多下的时候,左让的五脏六腑,早就烂了,喉头哽咽着要说话,血沫流了一下巴,却还是死得透透的。

    皇帝却只是眉目平淡,甚至还微笑着道:“如此,便无人敢污蔑崇北侯了。”

    崇北侯看着高高在上,身量修长的少年,还有那温和诚恳的神情,心中又暖又酸。

    他从那时起,便开始放下心中的戒备了。

    皇帝不是个昏君,只是过于孺慕自己,这并不是多大的过错,他只是知恩图报。

    崇北侯受之有愧,但却也甘之如饴。有皇帝的偏袒,一时间,崇北侯的名号,竟比太后的懿旨还要灵醒。

    今次,对上的不是个毫无根基的文臣,却是世家中的领头者,忠国公郁颂。

    郁氏一族,盘根错节,乃是本朝少有的百年世家了,除了延续世家的清雅品格,更有勋贵的显赫权势,甚至与西南王沾亲带故,虽并不似崇北侯这般只手遮天,却稳如磐石,家族关系极复杂紧密。

    当年,若要寻出哪个家族,与崇北侯分庭抗礼,定然是郁家。

    现下发生的事,已不能使崇北侯再有信心,皇帝会为了他这个长辈,做出把忠国公世子杖责致死的选择,这也并不实际。

    但皇帝,至少能惩戒一二,以儆效尤,这般,他十几年前扶持他上位的心血,也不算白费。

    皇帝便,也算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然而,皇帝却有些漫不经心,啜了一口酒,仍是带着与当年无异的温和微笑,好奇道:“那么,崇北侯,欲如何呢?”

    郁暖在下头,却只觉有些颤栗发冷。

    在座的所有人,可能都没她这么了解戚寒时。

    他这样微笑起来,给旁人的是平易近人的温和之感。

    给她的,却是那种山雨欲来的逼仄,和阴冷。

    总之,就是,笑容逐渐变态。

    她觉得不太好,毕竟,郁成朗待她很好,也很照顾她。

    她不晓得,皇帝会怎样。

    于是,郁暖便动手,扯了扯郁成朗的衣裳,想叫他尽量沉稳些。

    对上男主,她也只能这般求了。

    男主欣赏临危不惧的姿态,即便被用匕首一点点割开血肉,也微笑起来的镇定。

    遇上这种人,他一般会稍微仁慈一点。

    跪地求饶强词夺理痛哭流涕,这些都不行的,只会令他更轻视冷漠。

    皇帝撇了一眼郁成朗,却见暗处,有一只黑黑的小手,扯了扯郁成朗的后摆。

    那个小婢女,悄悄凑上前,似是以为自己做的很自然,露出被画的古怪黑黄的小脸,轻轻说了什么。

    郁成朗微微一顿,垂头啜了口茶,似是在回应她的好心。

    崇北侯纠结了一下,才起身拱手道:“陛下,郁成朗待臣不敬,少说得打五十大板,以儆效尤。若否,时下的青年人,都似他一般张狂,我朝国运难保啊!”

    郁暖垂下眸,有些担忧起来,只稍稍靠近了哥哥一些,心中才有些安定。

    她都想给崇北侯鼓鼓掌了。

    怎么这么厉害呢?

    大公无私崇北侯呀。

    皇帝没说话,眸光微凝,嗯了一声,似乎没怎么在意崇北侯的话。

    陛下却有些散漫地,于上首,慢慢对郁成朗的方向:“倒是有几分道理,仗着宠爱纵容,轻狂不晓事者甚。”

    郁成朗一僵。

    实在是尴尬了。

    陛下的话,别人听不懂,他一听就一激灵。

    郁暖不是真的婢女,即便姿态再优雅,那也是贵女的模样和心态。

    可是,婢女经过训教,却是不被允许,在主人不开口的情况下,有任何动作的。

    她或许以为,自己动作很小,但是全厅的仆从都像木头泥胎,只她还扯人家下摆。

    动作虽细微小心,只陛下虽不瞧她,却未必不察。

    只怕陛下早已认出郁暖了,若晓得她来趟浑水,肯定不悦。

    方才,那个冰寒的神情,实在看得人发憷。

    郁成朗赶忙恭敬回道:“陛下圣裁,不懂事的,的确该罚。”

    皇帝一笑,似是闲聊:“教导无方,却也不该罚她,定是照管者,过于溺爱之故。”

    郁成朗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所以,陛下您在骂自己没管好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