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本着良心活下去[综]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原静吩咐云麓带郁暖去里间, 给她换了一身将军府婢女统身的襦裙。

    粉灰的锦缎裁成,腰间系一条淡紫绸带,乌黑的长发绑成丫髻,缀了一对儿细巧的金丁香。

    她站在一排婢女中间,低着头, 恭敬侍立着,并没有多少存在感。

    当然, 如果她没有抬头的话。

    即便妆容改变了一部分相貌气质,但郁暖的骨骼面相, 并不曾有变化。

    她对着铜镜照了照, 还是有些不满意。

    她是忠国公的女儿,若是被人发现, 自己没了请帖,还要坚持扮作丫鬟去崇北侯的寿宴上,不管是甚么原因,都十分没脸了。

    只她不可能临阵退缩,那岂不更丢人?

    于是郁暖稍稍叹口气, 还是跟着原静一道出门了。

    她代替了云麓的位置,故而能同原静上一辆马车,方便照顾自家主子。

    然而,谁照顾谁还不一定。

    原家的马车和宫里的并不一样, 虽然三驾已然是较高的规制, 却还是稍有些颠簸。

    对于郁暖这种, 身娇体贵时不时咳血头昏的姑娘来说, 的确有点受不住。

    她只觉头晕,昏昏沉沉的,双手松松垮垮虚握着,没有力道。

    于是便自己一个人,乖巧缩在一边,半闭着眼睛,脑袋随着车子的晃动前后轻动,纤长的睫毛轻轻发颤,不吱声。

    原静怕她无聊,便与她说上两句话,不成想郁暖反应慢了一整拍,顿了好久,方能答上半句。

    原静才发觉她不对头,于是给她端茶,又是轻哄着喂蜜饯,还顺带给她按摩了耳后和肩胛,才叫郁暖觉得好受些,呼吸也顺畅起来。

    下马车的时候,原静不得不借力,扶着她家小婢女下车。

    幸尔郁暖身体轻盈,一拉就能着地,还很听话。

    原静不得不感叹,自家马车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平顺不颠了,她这也受不了,那也头晕想吐,实在太娇气了些。

    原夫人身子不好,将军府便只有原静一人来赴宴,交了请帖和锦盒里的礼儿,便能进去落座。

    武威大将军的家眷,自然坐席靠里,虽不与男人们同席,却也是以一张长长的山水屏风隔开,又空了些距离,只能听到些那头的说话声,和杯盏相碰之音,其余却听不真切。

    与原静同坐的那些贵妇贵女,皆是长安名流,自然不能与一般贵族女人们相提并论。

    若郁暖还未嫁,大约也是要坐在那儿的。

    崇北侯身为寿宴的主人,又是权倾朝野的权臣,自然是得会会宾客,不可能一人都不见。

    故而女眷里,便是她们这些人受敬。

    郁暖现下,身为原静的贴身丫鬟,便分了半席,与另一个大丫鬟云妍一道坐在原静身后不远处,候着主子的需求。

    她和原静约好,待寿宴行至一半时,便由云妍陪着她,到男宾那头,去寻郁成朗。

    要云妍陪着,也是因为原静实在不放心郁暖,只怕她受欺负。

    崇北侯的寿宴,其他大员皆来道贺,当然,除了忠国公,他只派了儿子来吃盏酒,只全了礼节,旁的一概不做,只不明着撕破脸罢了。

    但这也够有些打脸的,自家身子健朗着,不肯去,偏叫儿子去赴宴。

    那岂不是在说,崇北侯您在我心里,只配得使这未婚的小辈来捧场,尚不算有脸子。

    不过,这些微妙的事体,郁暖尚且懒得操心,她只管好自己便是。

    原静一遇上郁成朗,便有些胆怯,只怕不是郁暖这个亲妹妹去请,先叫妹妹说项方能安心,而她自己若独去了,却可能,会有全然不同的结果。

    这点,郁暖可以理解。

    但是,她觉得,其实不管自己去不去,郁成朗的想法都不会改变,只是委婉点,和直接点的区别而已。

    寿宴刚开,气氛还没到达顶点,女眷这头皆浅尝辄止地,说了几句场面话。

    今儿个坐在主家位置上的,倒是许久不见的秦婉宁。

    郁暖稍稍有些纳罕,却也松了口气,她真不想和秦婉卿互相扯头花了,太累人了。

    她估计,是秦婉卿的身子没好,不然,崇北侯的场,尚且轮不到秦婉宁坐那个位置。

    但也有些奇怪的是,女眷们对待秦婉宁的态度,颇似似从前待秦婉卿那般。

    仿佛她不但坐在那个位置上,就连身份,都代替了秦婉卿。

    郁暖没怎么接触外头的消息,所以导致自个儿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有点懵。

    待上了菜,郁暖和云妍便轮流着,弓腰上前,给原静夹菜。

    这也算是时下的一点规矩,并不是说贵女们自己不能夹,但是每道菜上来,都会由身旁的奴仆们为她们样样皆夹一点,再由她们吃掉,以示对主家菜肴的欢喜,免得自己夹会夹漏,一场宴下来都没动筷子,便显得有些无礼。

    待郁暖上前时,与原静相熟的一个贵女,在对面啜了一口酒,边笑道:“阿静,你换了新婢女了?”

    云麓是原静从小服侍到大的,待其余与她主子私交不错的贵女们,都说得上话,许多年下来,尚算得上熟稔。

    原静面不改色道:“云麓昨儿个身子不爽利,我便放了她两日空闲。”

    那贵女瞥了一眼郁暖,只见她身子纤细有致,露出来的额头和手腕,却发黄略黑,于是便有些兴致缺缺,只笑了笑,不说话了。

    郁暖于是平静地垂头,默默退身,坐了回去。

    她听着这些女眷,又聊起了宫里的事,说着说着,便说道那日太后的寿宴上头。

    在座都是贵族中的佼佼者,大多那日都在正殿内,不能说的不提,能说的却还是很有一些的。

    郁暖这才晓得,秦婉卿根本就不是病了,才被留在太后宫里休养。

    她根本就是被关押起来,现下生死不明。

    崇北侯不是没求过,但这是太后宫里的事,皇帝不管,太后打太极,只不给他脸面,加之现下他自个儿也在风口浪尖,于是便很聪明的搁置下来,

    一个鹅黄色高腰襦裙,带着明珠耳珰的姑娘,轻轻用绢子抹了唇边,才抬眸轻笑道:“她也是自作自受呗,即便婉宁性儿好,待谁都宽和,我也得说上一句,若非是她自个儿作得慌,也不至于有今日的下场呢。”

    衬凭甚么时候,都有落井下石的人在,对于秦婉卿到底有没有害人,还是说,她好郁大小姐两人先后吐血犯心疾是巧合,每个人心里自有定论。

    但不喜欢秦婉卿的人,注定嘴上不能饶了她,定要咬下她三两肉来,才算煞了气。

    郁暖垂着眸,脑子里空空荡荡。

    算了,索性就不想了。

    上头秦婉宁才慢慢皱眉,发话道:“婉昀,莫要这般说。长姐现下生死未卜,咱们该为她担忧祈福才是,如何能这般说道。”

    “往后可再不许了。”

    鹅黄色衣裳的姑娘,于是赶忙浅笑起来,没有丝毫愧疚感地道:“好好,知道婉宁姐姐最是宽和,我再不说了便是。”

    郁暖这才发觉,秦婉宁也很厉害的嘛。

    一山更比一山高,秦家女儿节节高。

    不错不错。

    说是说,得为秦婉卿祈福,但大家都晓得,即便她回来了,又能如何?

    谁都晓得,崇北侯府早晚得选一个闺女,送进宫里去。这事儿没人有定论,但可皆是这般以为的,后宫的宝地,怎么也得先占为善。

    而秦婉卿出了大丑,又被关在牢里,连生死尚且未明,更遑论甚么好名声了。

    横竖,除非宫里把秦婉卿,风风光光放出来,再由太后娘娘下懿旨粉饰太平,不然,她的路算是绝了。

    即便活着出来,也只能随便找人嫁了。

    仿佛,和那位名动长安的郁大小姐,也没什么不同了。

    而秦婉宁,才是崇北侯一脉,真正适合的人选。

    论长相,从前,郁暖也没觉得她多好看。

    她顶多,便是清秀偏上的长相,但今儿个却有些不同。

    当秦婉宁也涂上水红的口脂,柳叶眉柔和勾起,一颦一笑,都很有韵味。

    她的相貌,没有到郁暖和秦婉卿那般程度,但入宫为妃,全然是尽够了。

    更何况,她还长袖善舞,与什么人都能交好,即便交际不了,也不会使人对她印象欠佳。

    不过,郁暖把视线移到她的胸口,顿了顿,心中惋惜。

    皇帝陛下,毕竟还是喜欢胸大腰细腿长妩媚的,秦婉宁不行的。

    想想自己,郁暖也觉得,自己出宫时莫名其妙觉着陛下心悦自己,还真有些不要面孔。

    平胸个矮比例虽好无奈太矮腿就长不了,更加不是美艳御姐。

    可能在他眼里就是块,会移动的搓衣板。

    她到底为什么膨胀?

    郁暖想着,忽然有点莫名害臊脸红,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幸好不能崩人设,不然要是叫戚寒时看出她膨胀的想头,不晓得会不会面无表情看她一眼。

    尴尬。

    她们也提到了郁暖,不过不知为何,却并没有着重,只是提秦婉卿时,有人捎带了一嘴,很快便被略过。

    宴席终于将半,菜肴也上完了,郁暖和云妍起身,跟着其余的奴仆一道出去,留主子们在那儿吃酒,她们在外头候着,有求必能应的。

    只她们一道找了借口,往隔壁去了,却也没人拦着。

    横竖主子有事儿,她们不在,倒霉的也不是旁人,爱谁谁去。

    刚走了没几步,便有人三两个男人与她们错肩而过,郁暖和云妍退避行礼,却无人在意她们。

    郁暖听到一人的声音道:“世子好兴致,倒还要去隔壁女眷那儿讨杯酒吃,也不晓得……是在盼着谁人呢。”说着又不怀好意笑了起来。

    接着,便响起许久不曾听到的,秦恪之的嗓音:“不过是尽礼罢了。”

    他听上去消沉了不少,声音也变沉了。

    等他们走远了,郁暖和云妍便装作是要报信儿的样子,说了自家主子的名头,从后头绕了进去。

    别说,若是没有郁暖在,云妍还不定能不能从一众后背里头,寻到郁成朗。

    郁暖与云妍使个眼色,叫她先在后头等着,她先去寻郁成朗。

    她垂首,学着婢女的样子,两三步上前,顿了顿,还是戳了戳郁成朗的小厮。

    那小厮本要说什么,郁暖懒得解释,面色淡淡,难得敏捷直接探身,使劲戳了郁成朗的后背。

    那小厮怕惊扰了旁人,便不曾直接唬出来。

    郁成朗正默然啜酒,坐在一角也不曾参与讨论,被戳了一记,一时回头,看是个粉灰襦裙的婢女,像是将军府的打扮。

    他正欲叫她稍后,却见那婢女慢吞吞,抬起蜡黄的脸,对他轻轻眨眼。

    郁成朗使劲,把酒液吞进了肚里,才顺了气儿:“……”粗重的腕力,简直要把酒樽都捏碎了。

    小祖宗怎么跑这儿来了。

    啊?!

    陛下知道她乱跑吗??

    郁暖不晓得他想什么,只面色冷淡,冲他颔首,又轻轻道:“郁公子,我家主人有事相协,望您能让个面儿。”

    郁成朗却不敢停顿,只怕叫人看见自家妹妹,于是恨铁不成钢瞪了她一眼,准备起身再论。

    郁暖要跟着他走,不防她在地上膝行久了,有些站不住,脚踝一疼,便没能起身,一时用无辜的眼神看了眼她哥,表示了一下自己的难处。

    郁成朗要气死了,身子这样柔弱,偏生还跑来龙潭虎穴里头,小心归去被她夫君打屁股。

    郁哥哥刚想拉着小妹妹起身,走了两步,便听到外头有太监高亮着嗓音道:“陛下驾到——”

    然后,便是开路的仪仗声,和外头勋贵世家众的跪拜之声,甚是宏大。

    郁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太倒霉了,一时间,竟生出沮丧的心情。

    郁成朗不好再往外跑,与众人一道齐齐跪下行礼。

    郁暖膝盖都不爽利,脚腕还是疼的,却也不得不扑通一下跟着跪,腰背挺得笔直优雅,膝前应当磨红出血了,手心的皮肉都疼。

    她只觉遭罪极了。

    主厅极大,他们的地方不太显眼,人又乌压压一片,上头传来乾宁帝低沉的嗓音,简略道:“平身。”

    于是哗啦啦一片全是挺腰起立的声音,却仍都不能坐下,得陛下说了,他们才能坐。

    郁成朗单手把她悄悄往内按,自己站回原处,又巧妙挪动身子,遮挡住了妹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