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四十四章(修河蟹)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修河蟹)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本着良心活下去[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郁暖与原静一道吃了茶点, 才把她送走,约定好后日相见。

    看着满院清寂, 和碧蓝的远空,她轻轻松了口气。

    除去陪原静,去崇北侯寿宴这回事, 她也算是真的放假了。

    这段剧情用不着她, 那她便尽可自由自在些, 也不必再受拘束。

    于是, 郁暖便叫清泉,把她的猫给抱来。

    清泉恭敬含笑:“大小姐, 请问您想要短腿橘毛的那只, 还是皂白的那只, 长毛异瞳的, 扁脸的,黑脸白身子的,兔耳朵的, 秃毛的,豹纹的,还是……”

    郁暖叫她先出去,让她自己想想到底要召哪只比较好。

    于是等清泉出去, 郁暖便偷偷打开八宝柜上层的铜锁, 双脚踏在绣墩上, 尚且还要颤颤巍巍垫脚, 把一只描金的小木匣拿出来。

    每到这个时候, 她就有点伤心。

    为什么自己这么矮啊。

    要是戚寒时在的话,定然一伸长臂,就帮她拿下来了。

    快住脑。

    想什么呢。

    郁暖小心翼翼,把珍藏多时的猫咪画册拿出来。

    她在原本的世界,学过素描,当然,她也并不是什么大触,画些日常的东西总归没问题。

    这个世界里,也流通着洋人的素描画。

    不过在这儿的人眼里,那些不过便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新鲜的玩意儿,比不得水墨书画那般玄妙。

    而洋人的素描炭笔一类的东西,也有个别商人贩售,不过大多是沿海地方较多。

    郁暖觉得有意思,便吩咐下去,叫仆从给她购置一套,只当是消消兴儿。

    她的画卷里,都是各式各样的狸奴,憨态可掬,眼睛圆溜溜,又有各种颜色的皮毛,玩绣球的,摊肚皮的,吃爪爪的,拖了尾巴专心吃小鱼干的。

    郁暖露出微微痴迷的神色,睁大了双眼,淡粉的唇瓣轻轻张开。

    可爱,极可爱!

    然而,意识到仪态问题后,她又立即收敛端庄起来。

    不过,这本图册又不占地方,还放在这么高的地儿,一定没有被人发现吧。

    右上角打圈的,是她已经收集到的猫咪品种,每只都得到了精心的护养,皮毛油光水滑(当然除了没毛的),没打圈的是她还没收集到的品种。

    其中,已经拥有的品种,底下都有详细的习性和吃食爱好的说明,这也是她仔细观察所得的结果。

    不过,打圈的猫咪,可是越来越多了。

    虽然这儿,肯定没有原本的世界品种流通快,但她还是极幸运的。

    过一小段时间,便能找到新鲜的品种,有些她完全不抱希望,却都意外的得到了,基本不曾失望过。

    郁暖认真端详每一只,纠结了半天,才又小心翼翼,把稍稍卷边的地方抚平压实,塞进木盒里,把描金盖子合上。

    继续叹了口气,抖着纤细的脚踝,努力把木盒放好。

    她又把清泉叫来,吩咐她:“要扁脸的那只罢,许久不曾撸……陪它顽了,只怕快记不得我了。”

    清泉道:“怎么会?大小姐的狸奴一向喜欢蹭着您呢。”

    她这话不算奉承,郁暖很有喵缘,狸奴们见了她,总会绕着脚边喵喵不停,还会歪着身子露出毛茸茸的肚皮给她摸。

    这只扁脸的,在郁暖原本的世界,被称作加菲猫。

    听闻是洋人漂洋过海来进贡的,不知怎的,临安侯府也沾了便宜,其他勋贵不要的,排下来便送到这儿。

    郁暖便有些喜出望外,美滋滋。

    加菲性子温懒,脸又软又扁,随时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喝起水来整张脸都能蘸上水,再抬起脸,抖抖胡须上的水珠,还是满脸懵。

    想起猫,郁暖就想到凉药。

    之前的凉药,郁暖还是在不间断的喝,不过因着嫁进这儿没多久,便不敢做的太过,于是还停了一段时间。

    还是再过几日找机会吧,这可不能停,她不想怀孕的。

    新婚一日之后,猫咪们也便随着她一道陪嫁来了临安侯府,好在大约是郑氏与南华郡主关系好,仍旧拨给了她一个小院子,给她的猫咪专门分房住着。

    没多久,加菲猫便被仆从抱了来,扁扁的脸愈发胖了,眯着眼看着郁暖,像是不曾睡醒一般,喵了一声,便发懒不动弹了,像块橘色的猫饼。

    郁暖把它抱在怀里,捏捏软乎乎的爪爪,把它放在榻上,让它随意着玩耍。

    这只不爱动弹,上了榻便翻着肚皮瘫软下来,扁脸看着惫懒又喜庆。

    好可爱喵!

    加菲被撸得极舒服,歪了身,摊开的肥嫩的白肚皮给她,尾巴在下头拖着,扫来扫去,扁扁的脸上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了。

    她又拿了绑着铃铛的简易逗猫棒来,一边柔声哄着懒惰肥胖的橘色加菲,一边抖着逗猫棒逗它。

    尽管这只加菲很懒,但仍是忍不住用粉色的肉垫拨弄两下,到后头,甚至忍不住直起身子,圆眼睛睁大了盯着铃铛,三角耳向后抿了抿。

    一直陪着猫咪玩了许久,郁暖才觉得累了。

    可叹,她原本走几步路都要喘气,现下倒是好极了,撸猫撸了半天才觉得累。

    果然,运动还是要靠兴趣爱好的(…)。

    郁暖逗猫逗出薄汗来,眼睛却越逗越清亮,只后头清泉拨了帘子进来,柔声劝她道:“大小姐,已经有些时候了,不若您先歇息着,等明儿个醒来了,再叫小咪陪您玩罢?”

    加菲叫小咪,郁暖的猫咪有大咪,阿咪,小咪,橘咪,肥咪,各种咪,土味又可耐。

    尽管有些不舍,她还是把逗猫棒放好,再面色淡然地,叮嘱清泉把小咪照料好。

    她的杏眼像是长了小勾子,盯着猫咪,神色却仙气淡然得紧。

    清泉咳嗽一声。

    洗漱完,留了一地猫毛。

    郁暖是一点都不介意。

    横竖男主不在。

    戚寒时是个严重洁癖患者,更是个可怕的强迫症。

    男人看到一点脏污,或是毛屑头发丝儿,都会淡淡皱眉。

    故而他还在的那几日,屋里从来都纤尘不染,干净得没处落脚。

    他的毛笔,用完了,都会洗得发白,按照大小色序排整齐,写字的纸叠得方方正正,几十张纸塞在匣子里,边缘整齐得像是一张。

    郁暖不小心打开过,只是不敢碰,只怕动一下就会被他发现。

    郁暖觉得心很累。

    希望他别回来。

    而对于他来说,一地猫毛,榻上又全是毛,这种事情,应该是完全难以忍受的。

    他可能会微笑着,单手掐死她。

    睡前,清泉给她吃了一盏安神茶,利于睡眠,里头又滤了些舒缓心绞痛的药汁子,虽然味道不怎么好喝,但是吃完的话,难得还有一小碟蜜饯。

    由于人设原因,郁暖很少会在别人面前吃零食,所以即便只是一碟蜜饯,也是值得她认真吃药的。

    接着,郁暖盖上被子,努力伸展了身子,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

    夜里,尚在睡梦中,郁暖便觉着脚上有些痒痒,忍不住轻哼,几根白皙莹润的脚趾扭来扭去,难受极了。

    她翻过身,觉得有些热了,便把两条手臂露出来。

    过了小半会儿,干脆连手腕都开始发痒痒,像是有条毛茸茸的猫尾巴,在她身上慢慢逗i弄。

    尚沉浸在梦里,她痒得浑身冒汗。

    郁暖忍不住伸手抓两下,几下没抓到东西,翻过身不准备再搭理。

    不成想那东西,又再次追上来,毛茸茸轻点上她的肩胛,又拨弄了她的下巴。

    她一把随手抓了,无意识地捏两下,拿软绵绵的脸颊蹭蹭绒毛,又在睡梦里松了手。

    小小蜷缩起身子,皱着眉睡得可熟。

    过了半会儿,仿佛有微凉的事物,触碰到了她的手腕,才叫她勉强舒适了些,眉目也微微松开。

    然而,她的手指似乎被甚么玩意儿咬了,有点疼,一下下,从小拇指,到大拇指,都被咬了一口。

    干嘛啦。

    疼的呀。

    郁暖觉得很烦的,喉咙里发出小小的不耐之声。

    她的脑袋却被轻柔的摸了摸,似是安抚一般。

    她想要挪开脑袋,却有些没力气,反应还天生慢半拍。

    于是,耳垂又被慢悠悠捏了两记,不疼,但也不舒服。

    郁暖受不了,黑甜迷糊中,她都想努力睁眼打他。

    那人按摩的力道,却又漫不经心,从她的脊背,一直到尾椎骨,那手劲一下下,竟像是她的田螺姑娘。

    精准适中,把她伺候得很舒服。

    郁暖睡觉时,一向很沉,外头打雷下大雨,都无法惊醒她,更遑论今儿个累了,睡得可香。

    如此,这般舒服的情况下,过了小半会儿,她便不记仇了。

    甚至乖乖摊开了肚皮,露出雪白软嘟嘟的小肚子。

    郁暖骨架又很小,所以即便藏着肉,穿上襦裙,也不大能叫人发觉了。

    自然,以前的郁大小姐,是排骨身材,瘦得骨骼都尽显。

    只郁暖最近,有些微的丰盈,虽然还是瘦而平,但起码肚子和胳膊上有了点软肉。

    因为体弱的原因,她的身子一直很凉,现下肚皮上,却有一只浑厚火热的大手,慢慢给她按摩,郁暖便觉舒服极了。

    于是,当那只手,又在她脑袋上摸了摸的时候,她便拿面颊软软蹭了蹭他的掌心,当作回报。

    这一夜,她睡得很沉,直到第二日早上醒来,便觉得浑身上下都通透了些,筋骨也不那么疲劳了。

    她看书的时候又发现,满地的猫毛都干干净净,一根都寻摸不到了。

    家具都是锃亮崭新的模样,没有一丝昨儿个灰扑扑的样子。

    郁暖猜测,是清泉早早来打扫过了,于是也没有多在意。

    她开始筹备着,明日要同原静一道赴宴的事体。

    临安侯府因着是百年世家了,故而也得了请帖,只是出席的份额不多,一共才两席,还是偏外的地儿。

    可为着体面郑氏仍旧会提早出门,管不了她。

    她想出去,再是简单不过。

    她便同清泉说:“明日我有事要出门一趟,只你跟着我出门便是,旁人一个也不要带了。”

    清泉有些疑惑,劝了劝道:“大小姐,您现下身子不好呢,还是静养为好。”

    郁暖淡淡道:“无事,不过是陪原姐姐走一趟。”却不曾再解释。

    清泉便也不曾阻拦,只默默点了头。

    郁暖提前,便与郑氏说,自个儿要出门抄经。

    这段日子耽搁了许久,到底经书是抄给太后娘娘的,再不能断了。

    于是郑氏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过是劝她不要写得太累了,适当的歇息着,早些回家,太后娘娘仁慈,定然不会多言。

    郁暖没想到,郑氏竟这样容易就答应了,于是便松了口气,又有些愧疚。

    她觉得自己不该骗人的呀。

    早晓得就直接说了,说不准郑氏还会直接把请帖给她。

    隔天,郁暖戴着幂篱,穿着一身素淡的衣裳,上了马车。

    不过并没有去瑞安庄,只是叫清泉同赶车的家生子说,路过将军府时停一下,她有些事要做。

    于是,车轮轱辘轱辘转,郁暖便一路顺畅地到了将军府。

    原静已然在那儿等着她了,没想到她来得这样早,终于舒了口气。

    然而,却见郁暖缓缓摘下幂篱,露出里头微黄的面容,和浓黑的粗眉。

    原静一时间张睁大眼,发起怔,不晓得说什么:“…………”

    郁暖不会易容,做不到戚寒时那个程度,但她会化妆。

    眉毛是整个妆容的点睛之笔,画得浓淡长短粗细不同,都会大大影响一个人的气质,当然,还有肤色和唇色。

    她做不到把自己化得很丑。

    况且原静这样的大小姐,也不会带个其貌不扬的奴婢出门。

    于是,她便只是在嘴角点了颗痣,颧骨和下巴上点了些微白的脂粉抹匀,让自己的颧骨看着横突起来,显得有点尖酸刻薄。

    至于口脂,她选择了裸色调,一个有些奶茶裸的色号。

    对于这种色调的黄皮来说,看上去没什么气色,也并不突出,衬得脸更黄了。

    嗨呀,果然还是白皮好。

    自然,五官底子在那儿,眼底的悠悠韵味,亦难以改变,中和一下就还好。

    她不抬头看人,便还是一副普通仆人样貌。

    只是,这幅扮相给人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郁暖原本可是个貌美病弱的小仙子,站在哪儿都吸睛,而现下这幅样子,随便甚么熟悉她的人见了,都会很吃惊。

    原静有些担心,怕郁成朗看见他妹妹这样,会不悦,万一教训起人来,那她岂不是带累了郁暖。

    郁暖倒是不在意:“没事,兄长不会责备的,你不要担心。”

    她只是不想叫人认出自己。

    毕竟以郁大小姐的心性儿,即便想帮原静,也不能叫人认出自己泯然于众人的扮相,所以,只要亲哥认得她就好了。

    其他人,不熟,应该认不出。

    原静松了口气,点点她的脑袋有点发笑。

    哥哥也就算了,妹妹怎样都只是淘气罢了。

    幸好阿暖的夫君不在。

    若是看见自己新婚小娇妻,这般折腾淘气,把自己打扮成这幅灰扑扑的模样,估计不会高兴到哪儿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