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十三章(捉虫)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捉虫)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本着良心活下去[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太后做事干脆利落, 当即给郁暖备了车, 送她出宫。

    当中并没有丝毫停滞之处。

    郁暖便松了口气。

    她觉得,事情也不似她自己想象的那样。

    男主虽然阴郁变态,但并没有真的把她当回事。

    她先前还隐隐觉得,若他对自己有意了, 会不会直接把她困在宫里, 豢养起来,那实在太可怕了, 潜意识里这样的猜想, 就像噩梦一样萦绕着挥之不去。

    因为,这仿佛,就是他会做出的事情啊。

    他看上的东西,绝对要控制在掌心。

    原著中提到过, 儿时, 他豢养的金鱼,被某位得宠骄矜的皇弟喂了, 争相抢食,扑腾出的朵朵水花。

    惹得那个皇弟咯咯直笑, 又说太子殿下养的鱼儿蠢笨极了,这么胖,还吃。

    戚寒时那时还只有五六岁, 是先朝的太子。

    小太子只负手微笑, 面色平淡, 转眼便当着皇弟的面, 把乌黑的剧毒,一滴滴倒进池子里。

    一池子的鱼儿皆翻了肚皮。

    把那个皇弟吓出了心理阴影,当场便溺了身,牙齿咯吱咯吱发抖。

    戚寒时被先帝责问,为何这般残忍时,却只偏着头,无辜微笑道:“吾之物,倘若舐旁人足履,再无可恕。”

    郁暖就觉得吧,变态很多都是天生的,这话真没错。

    他的掌控欲真的可怕。

    先帝也是心大,居然还觉得这个儿子很有些为皇的心性。

    现在看来,仿佛是她多虑了。

    郁暖有些害臊,觉得男神喜欢上自己这种错觉,实在是个巨大的误会,她应该是膨胀得太厉害了。

    郁暖默默在心里添上一个括号(并没有戚寒时是她的男神的意思)。

    只是说,毕竟他应该是,很多女人心中梦寐以求的男人。

    所以觉得她们的男神陛下会喜欢上自己,就是一种自恋行为,无可辩驳。

    求生欲极强了。

    自从昏迷醒来,她就觉着,自己变得有些奇怪。

    非是说想法有什么变化,她还是得照着剧情走,也不是说,对每个人的看法有什么变化,即便秦婉卿和她男票一样有病,她依旧恨不来她。

    并不是郁暖太善良,她就是懒得去恨,也懒得去厌恶。

    她不喜欢为了这些事,破坏自己的心情。

    况且她也并没有,把这个世界里郁暖的人生,这当做自己的,故而就……真的没什么感觉。

    算了,还是不要细想了,真的有什么事,自然会再遇上或是想起,用不着刻意思索。

    她需要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态。

    绝对不能,再觉得男主喜欢自己了,这种想法很危险。

    郁暖想着,视线垂落到自己的手腕上。

    上头裹了一层细纱布,之前洗漱时,已有宫人为她换洗过了。

    不知发生了甚么,整只手腕都青紫起来,但其实并没有特别疼,甚至并不影响她活动。

    不过宫中规矩到底细致,宫人们要给她按摩好几遍,再厚厚涂上膏体,才能裹上纱布。

    她没有去探究,到底发生了甚么。

    毕竟什么事都有可能。

    或许是她自己昏厥的时候磕碰的,也或许是把她送去就医的途中砸伤的,太过仓促的话,都是有可能的。

    马车并不颠簸,十分平缓安定的,到达了临安侯府。

    刚到婆家,南华郡主与郑氏便一道出来接了她,一个面色苍白,美眸含泪,另一个倒尚算镇定,只是面上也带出浓浓的关心之色。

    郁暖没想到,南华郡主竟然一早便来了临安侯府等她,后头,还有许久不见的原静。

    先头太后寿宴,郁暖并没有见到原静,因为原静前段日子,甚至都不在长安。

    听闻是武威大将军在边陲得了病,虽不是大病,但原夫人向来虚弱,一下便忧心得,也倒了下去,直推着女儿,叫她去大将军那头侍疾。

    原静便代替母亲去了边陲,虽不能进军营,但却在将军的外宅暂住。于是一走便是好些时日,前日将将归来,今日听闻郁暖的事体,才马不停蹄的来瞧她。

    她有些小小的感动。

    几人便一道去花厅里吃茶。

    被问起到底发生了甚么,郁暖也没有说得太详细,不过只是道:“不知怎的,我一下便昏厥了过去,醒来时候就在太后娘娘的寝宫里头,太后待我很好,甚至还请太医诊治,给我用了汤药。”

    在座的除了原静,当日都在殿中。

    于是两位夫人,面色皆变得有些复杂,却转瞬即逝,又和缓笑起来。

    南华郡主和郑氏,都没有提起秦婉卿。

    郁暖的心疾太重了,即便心境平缓,也要日日用药,胸口才能舒朗些。

    只怕叫她晓得,昔日一道顽过的闺秀,竟然极有可能要害死她,现下还被关在宫里水牢中不知死活,大约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为了秦婉卿,完全不值当把郁暖的健康搭进去,所以干脆就装作无事发生罢。

    郁暖倒是有些好奇,面色素白,垂眸淡声问道:“先头我就那般倒下了,也不知,一旁的秦家姐姐,有无事体,只怕惊着了她,那便是我的罪过了。”

    南华郡主和郑氏对视一眼,方道:“她没事的,事后还留在宫里吃茶,你无须在意秦家姑娘。”

    南华郡主不想骗女儿,但又不想把事实摊开来,于是只能这般了。

    郁暖哦一声,浅浅微笑道:“那我便放心了。”

    是郑氏却补充道:“倒不是吃茶了,只是她后来身子有些不爽利,太后着人把她带到偏殿去医治了。”

    郁暖轻轻点头,表示理解,却也没有再说话了。

    等两位长辈说完话,原静才出声道:“阿暖,你的手是怎么了?哪里弄伤了,竟包扎成这幅样子。”

    郁暖姿态端庄优雅,坐在那儿静如雪山,并不太动弹,于是原静也不知她到底伤的有多重。

    郁暖活动了一下手腕,才对她浅笑道:“不碍事的,姐姐。应当是在哪里磕碰了,上趟我一下昏倒了,只怕弄碎了好些太后宫中的碗具,又叫太后为难了,比起那些事儿,这都不值一提。”

    尽管郁暖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但是话还是得说的,那种,郁大小姐对大多数人都是舍己为人的白莲说辞。

    南华郡主当日没怎么见女儿,故而也不晓得,于是嗔了她一眼道:“娘生你时,那可是好端端的健全身子,偏你左右磕碰,叫娘心里头怎么安生?”

    她说完,便一顿,神色也黯淡起来。

    生她的时候,也不见得多健全。

    原静见如此,忙转了话头道:“对了,隔几日便是崇北侯的寿宴了,倒也巧呢,他与太后寿辰极为接近,阿暖你可得陪着我去,不然又叫我应付秦家那几个,也实在受不住。”

    郁暖不太想去,毕竟她还巴望着放假。

    但按照人设,和郁大小姐对原静的感情,她都不会拒绝的。

    于是便想要应。

    郑氏却突然出声道:“老三媳妇,你身子这般弱,手腕又受了伤,还是好生休养着,莫要出去了。甭管甚么宴席,那也得有那心力才是,待你养好了身子,想去哪儿都成。”

    南华郡主也很赞同,把沾了泪迹的帕子攥在手里,满心皆是担忧道:“就是讲,阿静你现下可莫撺掇她了,她要静养呢。”

    南华郡主和原夫人是手帕交,把原静当自己亲女儿似的,自小到大,即便代原夫人教导也是有的,这话说的亲密,没什么出格的。

    原静闻言,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郁暖听她们这般说,自然千万个愿意,便默认了她不会去这桩事实。

    几人说着话,郁暖已然有些疲惫,也并不想再同郑氏和南华郡主多唠叨了,于是顺势而为,扯了扯原静的衣袖,轻轻道:“姐姐,我想歇息了,你陪我进去好不好?我还想听听,你在边陲的事情呢。我可从没去过那儿。”

    原静发觉,不知什么时候起,郁暖变得有些软。

    虽然仍表现得很寻常,但她却觉得新鲜又舒服,于是眼睛微亮,拉着郁暖,就叫丫鬟们带路,她还要瞧瞧小妹妹的新房。

    郁暖并不知道,她和郁大小姐最大的差别在哪里。

    有很多事体,都十分细微,不会叫人觉得她的人格有什么变动,那只会让旁人觉得她今儿个心情好,或是变得稍稍开朗了。

    而人设的界限是十分模糊的。

    虽然,的确有些时候,她只有非常单一的选项,但并不是说,在其他时候,她必须做某件事,才是最正确的。

    恰当的选择还是很多,只看因缘巧合中,她是选择拉拉旁人的袖管,还是就单单费个口舌,就像是两个圆圈的交叠处,那也是她能稍稍自由的范畴了。

    不过郁暖自己没有意识到。

    她一直觉得,自己在很认真的,照着郁大小姐的人设走。

    只却忽略了自己本身,便有很多难以察觉的小习惯,却入了旁人的眼。

    郁暖拉着原静,走了稍久,才到了她和周涵的院子。

    她觉得,或许是昨儿个歇息的好了,于是现下便没有那么疲惫,不似上趟进宫,一步三喘,脆弱得像棵菟丝子,叫人瞧着便害怕。

    这个偏院很大,由于临安侯府的主干都不在此,寻常旁人要办事儿,从来不往这头走,于是别更叫人觉得,周三公子这个庶出的极不受待见。

    郁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寻常她一人在家,却能偷得几度清净,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原静本想说什么,但是看看郁暖苍白的面色,还有平淡无波的眼睛,便不想再道了。

    她总觉得,自己的小妹妹,其实并没有像她想象的这样厌恶这里,但也看不出什么欢喜之色。

    谨慎起见,还是不要多提了,免得又把小姑娘刺激得掉眼泪。

    两人说了一会儿知心话,虽然大多都是原静在说,那些甚么七大姑八大姨谁家背后说了旁人短处,谁家子孙不争气,在外头包了暗门子,结果被撞破了又粉饰太平,这些本来都该是身为长安的闺秀,应当知晓的八卦,郁暖虽然不在意,却也听着。

    说了半天,原静的眼睛渐渐落寞下来:“我操心旁人那么多,本也没意思。只是,我自己又有什么可忧心的,爹娘都为我安排妥当了啊。”

    她这般,郁暖自不能装作不晓得,仔细问询了缘由,方才晓得,武威大将军压根就没病。

    而原夫人把女儿赶去边陲,其实是为了叫她相看,大将军帐下一员勋贵出身的小将。

    原静到了那儿,方知自己受骗了。

    她又继续说道:“其实,先头求你与我一道去崇北侯府,我是、我是有私心的。我想让你带我见一面成朗哥哥。”

    她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一听到与郁成朗相关的事,就退避三舍,不愿提起。

    但她当真,盼了他很多年。

    这个时代的姑娘,都懂事的很早。

    原静还没有柜子高,扎着花苞头,就懂得夫婿是什么意味,听原夫人与南华郡主打趣她和郁成朗,她便时时记进心里去。

    见到模样小小的他,便觉怎样都是好的。

    可是他们长大了,那时的话,大人们却都不当回事了。

    郁暖知道,郑氏不让自己出门,但其实她若非要出门,也不是没有法子。

    她并不避讳崇北侯的寿宴,那是因为,这一桩事她尚算记得清。

    她现下身处后宅,朝堂之事一概不知,但原著里,这时崇北侯遍布朝野的党羽已经被近一步折损,事情都发生的很巧合,这位历经两朝的大权臣被压着往水里溺,所有的力道都像是捶进温水里,无力惶惑。

    他终于觉得不对劲,从被捧得高高在上的金玉王座里撑起身,双脚踏上冰冷的石砖,却发觉原本只要稍稍动一根手指的事情,现下竟然,却要用足了腕里才能勉强做到。

    剩余的好些下属,都没甚么不对,却叫他力不从心,难以喘息。

    他思索良久,便决定借这趟寿宴,试探乾宁帝对他的态度。

    想瞧瞧,自己是否还如当年那般,被少年皇帝孺慕景仰。

    毕竟,陛下刚登基的时候,崇北侯做一次寿,皇帝都要亲去他府上道贺,那可是做足了小辈的恭敬模样。

    崇北侯虽明面上恭敬,其实心里得意得很。他未必有篡位之心,但对小皇帝真未必有几分尊敬之意在。

    所以,鸿门宴肯定算不上,顶多……应该只是相互试探罢?

    郁暖觉得可以陪原静一去。

    即便她这条剧情线有所偏差,别的应当没什么差别,所以无需太过谨慎害怕。

    就算是狠毒阴险的郁大小姐,也是有几分真心留存。

    她的真心全给了家人,而原静和郁成朗,都是她重要的人。

    于是郁暖便道:“母亲不允许我去,也没有给我请帖,但我悄悄出门一会子,应当无事。如此,我便跟着你一道进崇北侯府便是,你带着我就成。”

    原静皱眉道:“若是寻常的宴也罢了,只是……崇北侯府这些日子戒严,非持帖者不得入内。”

    郁暖顿了顿,才想到这茬。

    时下的贵族,其实凭一张请帖,是可以按照帖上所写,带几个不相干的朋友的,只要是妥当体面的人,主家都很乐意招待,只当是结个善缘。

    可是崇北侯大约这些天,被皇帝温水煮青蛙玩i弄,其实根本睡不踏实,他什么险恶之处尽思虑了,如何敢再那样宽松着来?

    即便是郁大小姐,没有请帖,以崇北侯与忠国公,那种微妙到随时能崩裂的关系,定然不会放她进去。

    规矩就是规矩,不会因为她而改变,不然便不成方圆了。

    没等郁暖说话,原静一下拉着她的手道:“那、那你跟着我,代替云麓,陪我进去好不好?”

    云麓是原静的大丫鬟。

    郁暖怔了怔,总觉得这事儿吧,不怎么靠谱,但也没有那么不靠谱,就是说不上来的感觉。

    应该很少,有贵女敢这般吧?原静小姐不愧是将门贵女。

    不过即便被发现了,顶多便是被臭骂一顿……也不会有什么把柄。

    郁暖小小纠结一下,便轻轻道:“好罢,只是,你不能离我太远,我就……答应替你找我兄长。”

    原静一下笑起来,揉揉郁暖细软清香的头发,黏乎乎道:“阿暖呀,怎么这么乖呀?”

    又软又乖又懂事,她是小仙子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