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四十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40章 第四十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丹宫之主破道[修真]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本着良心活下去[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郁暖抬眼瞧着太后, 有浅浅的疑惑,深棕的杏眼缓缓垂下,起身谢过,姿态笔挺, 语气平静,看上去没什么不情愿的。

    太后坐在上首, 心情甚好,倒是来了兴致, 遥遥和蔼笑道:“等你身子好了,有甚么吃不得的?”

    “哪怕是山珍海味,吃星星吃月亮都成。只你现下身子太弱,只能吃些味淡的,可别不高兴, 哀家可不是那个坏人。”

    郁暖只得带着淡淡的微笑道:“自不会,臣妇口淡, 用这些尚好。”一点都不好。

    谁想吃星星吃月亮?

    她想吃有人能摘吗?

    两人这对话, 说的那些个命妇贵女们满脸莫名,完全没体会出其中之意。

    按理说, 郁大小姐便是再名动长安,再是长得好,那也是过去的事体了。

    照着太后娘娘以往的性格, 从来不会刻意偏颇谁, 待任何人都是淡淡的, 甚少说些亲密热切的话。

    这样做, 也是为了叫那些命妇们不要从太后的态度上,来判断朝政,利大于弊。

    故而虽则姜太后,做了那么些年皇太后,手里握着大权,却从来没特意命谁进宫作伴。

    她像是同谁都不太亲近,疏淡的很,就连太后所出的缃平长公主,也是这个样子。

    但今儿个,太后倒像是起了兴致,待周三奶奶特谓好些。

    众人心中,皆有自己的判断,但都并不认为,太后只是单纯的喜欢周三奶奶。

    毕竟这皇家之人,皆复杂深沉的很,一个动作能有三分意思是本心,已然了不得了。

    郁暖倒是坦然受之。

    太后之言,她自然能觉出些不对来。

    不是太后的意思,那就只能是另一个人的意思了。

    她缓缓舒了口气,眉眼慢慢低落下来。

    郁暖早前就明白,陛下对自己有几分兴味在。

    这点,她不至于到现在都不懂。

    只是她自己从来都在逃避而已。

    毕竟,这份感觉能有几分,又能留存多久,谁都不知道。

    原著中,他的那些莺莺燕燕们,各式各样,千姿百态,有活的脑子清明,极其理智的,也有爱慕他的,更有疯狂迷恋者数。

    不管如何,大多数女人皆是昙花一现,只提到一笔,到原著结尾,却再没被提起,早就被主视角遗忘。

    郁暖觉得,若抛开人性一面,没有人不喜欢这样的男人。

    女人们所求的外在,和物质权利,他都有。

    但偏偏,他是最不适合托付的人。

    因为不论表现的再优雅绅士,又或是偶然温柔,他的眼眸永远都清醒冷淡的,看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再慢条斯理剖析他们。

    这样的男人,实在太可怕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他眼里,到底是什么样的。

    做什么不好,却要作天作地和戚寒时谈情说爱?

    这样不好,不好。

    郁暖想着,又慢慢回过神来,眼里也渐渐有了神采。

    想通了,她也就甚么都不记得了。

    统统都忘了就好。

    然而看着面前的菜色,郁暖又有些犯难,实在没有丁点食欲,仿佛将将明亮多彩起来的世界,又瞬间变得暗淡起来。

    她早晚是要抹脖子的,即便不抹脖子,也活不了太久。

    吃什么用甚么,健不健康,长不长寿,早就不是她想考虑的了。

    她本以为,来了太后寿宴,好歹可以从老年人养生套餐中脱出一回。

    毕竟她还年轻,可现下,居然已经提前养老(…),实在有些令她难以接受。

    那她是不是以后每天晚上都要泡脚,再戴着老花镜看报纸?

    可怕。

    郁大小姐本人,就是个绝食小能手,对食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欲望,所以她连话都不能多说一句,导致她许久都没吃过鲜辣咸甜的东西了。

    想想都觉得难过。

    不晓得离去之前,能不能吃上大餐,或许不能了吧,伤心。

    郁暖想着,忽然发现,许多人的视线皆若有似无的往她身上瞟,她微微抬头,女人们却皆不在瞧她了,只自顾自的用宴说笑。

    丝竹声袅袅,皆是一团和气的模样。

    她尚且顾不得管她们,只是低头,那银著一下下,戳着面前浓白的鱼汤,微微抿了一口。

    里面是一股熟悉的药香味,并不令她厌恶,还有浓浓的,来自鱼肉的鲜香。

    只是食物原本的味道更多些,咸度控制在很淡的范围内。

    郁暖又尝尝枣泥山药糕,她本是一口都不想吃的,只那糕体制成猫爪爪的形状。

    实在是……太可爱了!极可爱!

    叫她忍不住动了筷子。

    虽是糕点,但很明显,又是无糖无猪油版本,味道倒是清甜的,山药和枣子又是补气血养生的,只是里头仍是有一股药味。

    虽然这些东西,以及她的一日三餐,皆是不重样的精致食物,但那股挥之不去的药味,总是让她觉得自己随时都在吃药。

    不过郁暖很快,便立即接受了这个事实。

    算了,无所谓,都可以。

    倒不是她勉强自己喜欢,只是那种时刻沮丧感觉,多少有些破坏心情。

    还是不要了吧。

    人嘛,最重要的还是开心。

    若是面前,有道怎样也逾越不了的高峰怎么办?

    或许有人会选择努力硬刚,卧薪尝胆奋起反抗,头破血流,在所不惜。

    但郁暖并不,她选择在高峰下面搭个安静小巧的木屋。

    就这样过日子吧,挺好的。

    跨不过去就不跨了吧,太累了。

    郁暖想开了,便又不难过了,继续把这些全都一键删除,塞进回收站。

    她认真吃着菜肴,嘴唇红润润的。

    然而,她还没安生多久,身旁的秦婉卿却站了起来,此时她已然面带红晕,美眸盈盈像是能滴水。

    秦婉卿朱唇微启,笑着举盏,对着上方仰首道:“婉卿只愿,太后娘娘福寿双全,安享太平。”

    秦婉卿体态风流,胸口的一团细腻,因着醉意,变得愈发膨胀,呼之欲出。

    她不知怎的,吃的极醉,有些失了仪态,却还是笑着给太后举杯,仰头吃酒,酒樽里的酒液,缓缓从玉润的下巴流下,再流入衣襟里。

    前胸有一块湿透了,紧紧贴着雪白娇嫩的肌肤,她含着媚意,手指轻轻勾着抹胸,仿佛有些热了。

    太后略一蹙眉,却并没有多说甚么,只是平和道:“你有这个心甚好。”

    又命令道:“去,给她端些醒酒茶来。”

    郁暖在一边看戏,撑着下巴吃茶,一双眼睛,慢慢看着秦婉卿发癫。

    横竖和她没什么关系。

    她猜现下太后大约,对秦婉卿只是不喜欢,还没到往后那种厌恶的程度。

    而且看在秦婉卿是崇北侯的女儿这一重身份的份上,她都不会当堂发火的。

    却不想,秦婉卿又含着醉意,又抖着手腕,给自己斟了一杯酒,酒液撒得到处都是。

    她跌跌撞撞站起身子,促不防脚一滑,跌在郁暖身边,露出半片雪白的大腿,满当当的酒液撒了一地。

    有一部分也撒在郁暖的裙角上,呈出焦黄的色泽,慢慢酝出一股奇怪的香味。

    太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在这趟寿宴之前,她并不了解这位崇北侯的嫡女,现下看来,竟是个没规矩疯疯癫癫的。

    同她爹爹是一副模样,仗着身份,能当堂撒酒疯,只怕是觉得,她这个太后碍于种种原因,不敢发落了她。

    不过,太后到底是太后,并没有多说甚么,神色还是平静自若。

    她只是叫宫人来,给秦婉卿灌了点醒酒茶。

    经验老道的宫人,动作并不粗鲁,却紧紧握着她的下颌,把茶缓缓灌了进去。

    嬷嬷又拿冰湃打湿的巾子,强硬贴住她的脸,倒是叫秦婉卿似是清醒不少。

    她面上的醉意,也缓缓淡去了。

    秦婉卿慢慢睁眼,缓缓跪下,启唇道:“是……臣女方才失态了,请太后责罚。”她说的很干脆,面色还算镇定。

    由于被擦了脸,脂粉都擦没了,秦婉卿露出一张略带病意的容颜,唇角惨白惨白,眼下略有青黑。

    当众卸妆这种事情,简直像是公开处刑。

    原本在长安,排的上号的娇媚容颜,现下瞧着其实也不丑。

    就是没了那份惊艳动人的魅意,更添了几分颓废和糜i烂。

    不晓得秦姑娘私底下做了什么,大好年纪的姑娘,怎么擦掉脂粉成了这幅模样,竟像个年长的妇人。

    上好新鲜的甜瓜,郁暖却没了吃瓜的心情。

    因为她觉得胸口很闷。

    不知为何,秦婉卿方才往她身周撒的酒液,带着一股浓烈奇异的香味,混着果酒的味道,叫她觉得很不舒服。

    她甚至没有反应的时间,连喘气都变得细弱,胸口起伏着,嗓子无力,说不出话,锁骨都汗湿了,却无力动弹。

    可是现下,所有人都看着秦婉卿,整个殿内寂静一片。

    郁暖用尽全力,有些艰难地打翻了面前的银著和玉碗,落在地上,发出一阵刺耳的碎裂之声。

    太后立即注意到了她,蓦地站起身,不顾仪态,两三步下了台阶,有些急切道:“这是怎么了……阿暖,孩子?”

    太后以雷霆之速叫人来,把郁暖安顿,侧头命亲信宫人去唤太医。

    郁暖只觉得很懵,面色苍白的倒在案上,连话都说不出。

    她委屈的很,眼泪竟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淌在桌上小小一汪。

    关她甚么事啊?

    秦婉卿真是疯狂到命都不顾了。

    说好的没人敢宫斗呢……!

    还是说,秦小姐觉得,有男主护着,就能随意残害无辜了?

    郁暖听了想打他。

    太后陪着她一路,郁暖忍不住小声无助抽噎,额角都汗湿了,求生欲极强。

    她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

    一瞬间,脑壳又开始疼了,她只觉世界一片混沌,头顶的钝痛变得尖锐无比,像是有十万根银针戳在脑袋上。

    她细细喘息着,转眼撑不住,蓦地昏厥过去。

    下一瞬,外头便有太监的嗓音,仓促高亮道:“陛下驾到——”

    她被几个宫人小心翼翼的护着,不敢叫她多颠簸,只能搬了一个绣榻来,把她抱上去。

    郁暖额角的碎发贴着苍白的面颊,唇瓣已然白得吓人,脆弱的像是下一瞬便会死去,一副娇气的身子无声无息躺在那儿。

    她在昏迷中,细弱的咳嗽一声,唇角流下一丝鲜血,惊心动魄的冶艳柔弱。

    榻上极美病弱的少妇,仿佛已然死去多时,毫无声息。

    一时间,殿中人心惶惶,却寂静无比。

    只闻一人的脚步声,稳重却极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