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丹宫之主带着空间闯六零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本着良心活下去[综]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见郁暖顿住, 太后倒是柔和哄道:“这是陛下。”

    “你不要害怕。”

    郁暖把头垂得更低,不卑不亢, 温声道:“拜见陛下。”

    男人不语。

    郁暖仍是这般跪着,脊背顺直纤瘦, 纹丝不动。

    顿了顿,太后微叹道:“平身罢。”

    郁暖从地上起身,雪白单薄的肩胛沾染上阳光,像是蒙了一层甜蜜的糖霜, 细腻的天鹅颈脆弱优雅。

    她身上的每一处,都精巧的恰到好处。

    太后不由微微点头, 除了太过单薄病弱, 其他皆是极大气的。

    这个佛堂很宽阔,郁暖不曾上阶, 太后稍稍侧身看着她, 又道:“之前在殿前,你与秦家姑娘是怎回事?仿佛闹得不大愉快。”她的声音辨不出多少喜怒。

    郁暖有些微的惊讶。

    前脚发生的事情,几乎都没有什么时间差,太后居然就知道了, 况且她们甚至没有发生激烈的口角。

    郁暖想了想,才轻声道:“不曾, 秦姑娘甚好,并没有不愉快过。”

    这种事情, 当然不可以承认。

    毕竟秦小姐的男票还在呢, 她这么上赶着承认是想投胎?

    太后只一笑, 并没有再揪住这个问题,只是微笑着蹙眉:“怎的不抬头啊,哀家还能吃了你?”

    郁暖死活都不想抬头。

    知晓他在殿里,她便打心底里害怕。

    说不出哪儿怕,只感觉一颗心悠悠颤着,扑通扑通的跳。

    最尴尬的是,她的脸居然红了。

    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热之感,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一定被他瞧见了。

    她绝对不是期待或者害羞,就是怕,就是,极其不想瞧见他的另一副模样。

    至于为什么抗拒,这个问题太复杂,她实在细想不来,还是算了。

    然而太后这般说,郁暖也只能抬头,微微垂着眼睫恭敬道:“阿暖不敢。”

    太后对她和善道:“坐下罢,看你面色发白,大约走累了罢。”

    说话间,一边的宫人已然有条不紊地给郁暖斟了半盏茶,茶水呈琥珀色,在白玉茶盏里头泛着温润的光泽。

    郁暖轻轻摇头,道:“尚好,这段日子,臣妇的身子也好些了,不再像从前一般虚弱,走这几步路对臣妇而言,无甚碍处。”

    皇帝修长的手中,把玩着另一只玉杯,又漫不经心放下,起身道:“儿臣尚有政事在身,不便久留。”

    太后道:“今儿个是母后生辰,你倒好,处理起政事来不看日子,难得抽空,多陪陪母后有甚个不好?”

    他还是淡淡道:“等晚些罢。”

    这还是郁暖头一次,听到他的本音,不由心头微动。

    他身为周涵时,无论怎么说话,声音总是有些沙哑,只现下这话虽简略,却是全然不同的音色。

    醇厚低沉,勾人心痒,却很是淡漠。

    郁暖悄悄抬眼,却一下与他冷定的眼眸对上。

    皇帝身量很高,玄色衮服使他看上去极威严,这般居高临下的俯视她,俊美的脸上无甚表情,只淡淡略过。

    她一下子微微睁大眼,立即垂了眸,没有说话。

    她都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记忆了。

    看男人的神情,便好像那日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低沉诱哄她,叫她暖宝儿,扣着她的腰肢不让她抽身之人,并不是他一般。

    冷淡的像在瞧一个陌生人。

    不过,戚寒时无情很正常,要是他甚么时候含情温柔地哄人了,这才有问题啊。

    想想也不觉奇怪。

    只方才匆匆一眼,隔了几十步的距离,她没看仔细他的样貌,便匆匆低下头。

    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

    郁暖略皱着眉。

    她来不及细想,太后咳嗽一声,缓缓疲倦对着郁暖道:“阿暖啊,你看,现下的男人,皆是一副模样。”

    她又对皇帝皱着眉道:“你去罢,去了也莫要再回来了,抱着你的奏折睡觉去,母亲媳妇一个也别要了。”

    皇帝又面色淡淡,太后大约觉得与儿子说话心很累,又转眼看看郁暖。

    便见小姑娘又垂了眸坐在那儿,娇小的身子挺得像雪松,脊背笔直,双手优雅交叠,非常似是每个贵族姑娘小时候,被嬷嬷训导成的标准姿势。

    见郁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太后便觉有些好笑,用眼神示意皇帝一下。

    难得,玄衣的男人有了点表情,只略一挑长眉,对着老太太不置可否的轻轻摇头。

    姜太后似有些无奈,轻轻颔首,随他去了。

    这小夫妻俩真古怪,偏偏这莫名其妙的,便叫她这个局外人也瞧得甜丝丝。

    明明他们两甚至话也没说半句呢,可愈是这般,愈是叫老人家觉得有什么在暗流涌动,不真切,却勾人得很。

    于是太后笑得愈发慈祥。

    不过她也不曾真儿个动气,不过是说两句,很快皇帝便离开了。

    太后也对于他的少言寡语,也习以为常,并不以为意。

    而郁暖一直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也不多说,保持大脑放空状态,对于太后皇帝所言,完全做到左耳进右耳出,十分不走心。

    待皇帝走了,她这浑身的神经却奇异的放松下来。

    姜太后有心逗逗她,便板着脸道:“方才陛下在的时候,你怎地都不肯抬头了,是地上有金子还是甚?”

    郁暖瞧着老太太,慢慢分辨一下她的神色,才小心道:“阿暖从不曾见过天子,于是心中惶恐,便不敢抬头造次……”

    姜太后略一眯眼,才和善笑道:“罢了,不提他了。”

    “你说哀家生个儿子,便像是生了个祖宗,成日板着脸面无表情少言寡语的,跟七老八十的老头似的,哀家恨不能叫他俯首帖耳,每日念叨几句娘亲才舒坦,偏他自小就不爱亲近人,也不知是谁教的……”

    郁暖有些尴尬:“…………”

    她心道您错了,别说他不笑叫你难受,什么时候露了笑意才可怕。

    他一发病就极吓人啊,也不晓得老太太您知道多少?

    不过还是不要知道了。

    若叫您知道,亲生儿子是神经病还特别有毒之类的肯定不好受。

    不过,她从来不知道,原著里姜太后说话这么掏心窝子的,说好的淡定贤妻良母型呢?

    她只觉事事都奇奇怪怪的。

    她也不好说什么,却也不能一句也不说,于是只道:“臣妇看陛下是极有孝心的,堪为典范呢,前段日子还听闻,陛下为您抄经祈福的事体,现下民间百姓皆效仿陛下,一时间民风纯孝……”

    太后听不下去了,有些怜惜的打断她道:“陛下抄的经书确实好,自己也漂亮工整。罢了,还是不提他了,想起他,我这心肝儿便开始泛疼。”

    坦坦荡荡叫媳妇代抄,还丝毫不愧疚,实在是前无古人。

    况且他媳妇还蒙在鼓里。

    郁暖便对着太后微笑,点头应是。

    其实,太后看上去也不算太健康。

    从前的事,其实她知道的不多,就连原著中,也不曾过多提起。

    她只知道,太后先前也是有过一个皇子的,和男主是双生子,不过很可惜,大皇子在幼年的时候便夭折了,导致姜氏痛彻心扉,往后的日子身子都不好了。

    不过,仿佛太后现下看上去,并没有那般痛苦,说话做事皆很开朗,应当也已经把那些过往,从记忆中摒除了罢。

    没过多久,寿宴便开了,郁暖扶着太后,缓缓从佛堂,绕至偏殿,再由侧门进入主殿。

    一眼望去,大多数贵妇人和贵女已然落座,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她们见了太后便齐齐起立,行礼道贺。

    太后含笑着叫她们皆坐下。

    待郁暖扶着她落座,太后便亲昵地拍拍她的手,慈祥道:“好孩子,你也落座去罢,你太瘦了,等会子多用些,不要干喝酒吃茶的,对身子也不好,知道吗?”

    当着众人,太后这般叮嘱,明摆着便是极疼爱郁暖了。

    众人不无疑惑。

    临安侯府早已没有从前风光,更何况郁氏还是庶子媳妇,又出了那么些传闻,那名声一早便不好了。

    可是太后待她这样好,是不是意味着看重临安侯府,还是说,忠国公府受了皇家的青睐?

    众人揣测颇多,郁暖却坦然受之,反倒是含笑着也同样叮嘱了太后几句。

    她晓得太后身子寒,所以也叫她用太多凉性之物,虽只回了两句,却叫姜太后极是受用,连忙笑着说她是好孩子,温暖的手握握她的。

    郁暖在长安贵妇人各式各样的目光下,缓缓落座。

    很不幸,她的位置就在秦婉卿旁边。

    秦婉卿还没正式入宫为妃,所以很有可能,她和太后之间还没有上升到史诗级婆媳大战。

    而崇北侯是第一大权臣,于是便导致了秦婉卿的位置很靠前。

    太后很喜欢郁暖,她又出身忠国公府,所以郁暖的位置也很靠前。

    不过再靠前,也没有南华郡主等几位主母靠前,只是后头还坐着长长一溜府妇人贵女,位置直接排出了宫殿大门之外,甚至有人露天坐着,场面十分宏大。

    郁暖有心想对南华郡主点头,可她坐的稍远,两人根本对不上眼,于是便放弃了。

    秦婉卿知晓郁暖来,对她一挑眉,露出一丝冷笑。

    先头郁暖提前进去了,她不知多丢面子,那些女人们虽不说,但她也感觉得到,她们愚昧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停留扫过,使她狼狈得很。

    秦婉卿端起酒盏,柳叶一般细长娇娆的眉毛微挑,对她抿了朱唇一笑:“敬郁大小姐一杯。”

    郁暖撇她一眼,并不理会。

    只是低头默默用膳,只作她是空气。

    秦婉卿扬眉,娇媚含笑道:“怎么,这般讨厌我?”

    郁暖不理她。

    秦婉卿吃得有些醉了,面庞微醺,艳丽得像只滴水的蜜桃,红唇微勾道:“你夫君,有没有告诉过你,他觉得你是个无趣的女人?”

    郁暖这才抬起脸看着她,也挑眉淡淡道:“是么?”

    秦婉卿含笑道:“他从不与你说这些。”

    说的就好像他会和你说一样。

    郁暖却慢慢斟酌起来,准备再与秦婉卿说下去。

    她还要醉酒吃醋后,对男主投怀送抱。

    徐楚楚不在了,现下冒出个秦婉卿,长相家世甩徐楚楚两条街,还是她的宿敌,吃飞醋再正常不过。

    更何况秦婉卿还这么喜欢捏造事实,满口胡言。

    于是郁暖又状似惊讶,睁大眼睛冷冷道:“他怎么会与你说这些!不可能,我不相信。”

    秦婉卿有些得意,冷笑道:“他难道会与你说不成,你不晓得,他多恶心你!”

    郁暖倔强抬眸,红了眼眶,颤着唇瓣道:“不可能的,他不会这么说的,他怎么能恶心我?”

    两人说话间,外头有个身着蓝色锦衣,领口绣蟒的主管太监匆匆进来,对着太后耳语几句。

    太后闻言便抬眸,直接吩咐道:“把周三奶奶案上的荤腥都撤下。哀家倒不晓得,她不能吃这些。”

    郁暖刚入戏,正想和秦婉卿互飙演技,被打断一脸懵。

    她眼睁睁看着一溜宫人有序上前,把她的菜全换了。

    统统是清汤寡水,飘着淡淡药香的菜,糕点一看又是寡淡不甜的。

    不仅郁暖懵,众人都是这个表情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