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三十七章(捉虫)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捉虫)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本着良心活下去[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对于要去赴太后寿宴这件事,郁暖表现得十分淡定, 郑氏甚至还夸她心境甚是平缓, 是个能担大任的。

    的确,即便临安侯府已然算是百年世家, 然而这都是过去时了,故而这一家子的媳妇们交际圈都有限。

    不必说是太后这种坐在云端难以企及的大贵人, 即便是从前的郁大小姐,也不是她们能接近并交际的。

    并不是说见不到, 只是以郁大小姐眼高于顶的性子, 若非有权有势, 她是懒得交谈的, 这也就是为何媳妇们, 都对郁暖印象不太好的原因所在。

    不过有件事,叫郁暖也十分诧异。

    她从来都不晓得, 郑氏和姜太后竟然是表姐妹。

    只郑氏的母亲,是姜家的庶女,故而或许才导致, 她与姜太后之间,几乎无甚联系。

    郁暖想想也是,看郑氏的表情就知道,太后就是太后,丝毫没有旁的情绪, 而她们之间的亲缘关系, 郑氏甚至都不曾提起过。

    要问郁暖是怎么知道的, 自然是旁人告诉她的。

    周家大公子的夫人,也便是临安侯府的世子夫人,在昨儿个散去后,便照着郑氏的意思,把郁暖带下去挑选一套合适的衣裳,并且打扮得喜气雍容些。

    郁暖自己的衣裳,大多是淡色,故而也没法在当中挑出些甚么喜气,却不张扬的襦裙来,再者她常年不戴首饰,若由着她自个儿挑选,也不知会挑成个甚么样儿来。

    故而郑氏想了想,还是叫周大奶奶于氏,给她从头到脚安排好,才能放心。

    周大爷是郑氏的亲生儿子,原著中十分阴险跋扈,仅仅几趟见面,郁暖对那位大爷谈不上有甚印象。

    然而他妻子其实还好,除了嘴巴闲不住,有点缺心眼,总爱唠唠叨叨以外,倒没什么太大的缺点。

    她怕郁暖紧张,甚至还悄悄,把郑氏的身世抖落出来给她听。

    只告诉她,太后娘娘即便念在娘家的情谊上,也不会苛待她的,故而不必太过着紧,见太后这种事应当是荣幸,不该是为之担忧的事体。

    郁暖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和太后见过几次面了,但她也没有一点丝毫紧张的样子,被于氏反反复复小心哄着,难免有些茫然。

    郑氏的身世,郁暖听的不多,只知道她与原先被抄家的姜氏一族,沾亲带故,但更明确的关系,却不得而知。

    按理说出嫁前,她也应当把各家关系背熟了,只她一味表现的抗拒,成日流泪绝食,家人拿她也没法子,况且事关从前的姜家,多数人都讳莫如深。

    因着于氏的盛情择衣,郁暖也不好推拒,更何况进宫也不好穿的太素淡,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口舌之争。

    ......

    太后寿宴那日,是个艳阳天。

    天光洒落肩头,郁暖一身藕色牡丹暗纹高腰襦裙,手中挽了海棠红刺金流苏半臂,缓缓随着郑氏登车。

    她回头冲着于氏礼貌一点,露出极淡的笑意。

    她的发髻以金丝和珍珠支撑串联,尾端垂落下赤金刻成的细密流苏,稍稍一动作,金色的流苏便微晃起来,楚楚靡靡,煞是动人。

    瞧得于氏有些呆怔,一颗心砰砰跳,只叹三弟有福气。

    郁暖生得一副柔弱似水的样子,平日里穿着皆是淡然清高的模样,愈发显羸弱苍白。

    只今儿个难得,满头珠翠身着华服,一时荣光熠熠。

    年轻的少妇的背影极有韵味,雪白纤细的脖颈,似有蒙蒙微光,连着领口掩藏的优雅单薄的肩胛,能叫人瞧得迷怔了去。

    给郑氏瞧了,惊艳叹息之余,只觉大约唯一的缺点,便是小姑娘胸口不丰。

    ……其实,也没有很平,只有一点点弧度的那种,穿上高腰襦裙便不似旁人那般丰满艳丽,不过也别有一番清滟的柔弱之美。

    郁暖又何尝不喜欢自己这样的穿着。

    因为,这才是她自己最原始的模样,而清汤寡水的穿戴非是她所爱。

    但她仍觉得有些过于高调了。

    虽珠宝首饰和衣裳,皆算不得最独特,但穿在自个儿身上,便似是在黑夜里绑了满身的夜明珠,恁地显眼。

    不过想想也是,有句话叫先上者输,做菜是这个道理,打脸也是这个道理。

    于是郁暖便没感觉了。

    她坐在马车里,对着郑氏倒不若对着自己夫君一般,紧张不已。

    故而,倒还与郑氏聊起些家务事,虽都不是甚么重要的事体,但聊着聊着,气氛便不那么僵硬了,甚至还有些和缓。

    郑氏又微笑道:“年纪轻轻的,就该是这般打扮,等你夫君归来,不晓得怎么欢喜呢。”

    郁暖垂眸,微微颔首,又面色淡然,轻声问道:“您知不知晓……夫君去了哪儿?他走时,都不曾与媳妇说呢。”

    郑氏顿了顿,才淡淡道:“约莫又跟着沈大儒云游去了,倒也潇洒,只他的兄弟几个,个个刻苦着,就他心放得宽些。”言语中不无嫌弃。

    郁暖看着郑氏,才慢慢道:“云游是好事儿,只我一向疑惑,为何他不与我说,只是,自成婚以来,我们向来生疏……是我的错。”

    郑氏看了她一眼,才安慰道:“或许是怕你觉得,他不学无术,没个正经儿,便不曾与你讲。往后你不逼着他,你们慢慢交心,那便是了。”

    郁暖嗯一声,缓缓垂下眸子,眼尾点上的细小金珠微微发闪。

    她一时猜不出,郑氏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段日子,她多少能感觉出,郑氏的态度与原著中可谓天差地远。她虽不用心对待,那疑惑却一直留存于心。

    原著中,郑氏提起周涵,永远都带着嫌恶和憎恨,恨不能使劲浑身解数,给他添绊子才好,这种厌恶的来源没人知道,只作者隐晦提起,是因为周涵的母亲。

    可现下,郑氏与她说话时,却没那么厌恶周涵,至少远远不似原著中那般憎恶,甚至隐有撮合之意。

    若是周涵的改变,是因为她没有做到完全模仿,那郑氏的改变又是因为什么?

    只单单看原著,郑氏从头到尾就是个极其纸片单一的形象,完全没有深度可言,但现下看来,她的身上也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算了,还是不要多想了。

    她才管不着郑氏到底是何许人。

    郁暖发觉,自己这段日子以来,有些入戏太深了,比起刚刚来那段时间,仿佛不那么像个局外人。

    这样不好,要控制住记己啊。

    郁暖想着,又放松了眉眼,把这些全都扫出去,用眼睛盯着面前的一盘糕点出神。

    郑氏瞧她的样子,露出了一点笑容,却并没有说甚么。

    马车无法直接到达太后所在的慈寿宫,于是她与郑氏到了西侧门前,便下了马车,欲要步行至慈寿宫。

    从这里到慈寿宫,其实并不算特别远,但也只是对于宫人们而言。

    于郁暖这种四体不勤,走两步喘口气,走五步心绞痛的娇弱少妇,实在有些太远了。

    然而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体,宫中规矩森严残酷,身为蚁民,她再是身子羸弱,再难以承受,还是得默默走,不敢有丝毫怨言。

    毕竟这是皇宫,可不像是在忠国公府里,是她柔弱垂泪,撒撒娇抽噎几声,便能得特殊待遇的地方。

    再怎么难受,也得忍着。

    与郑氏和郁暖一道下马车的,还有一位张夫人,听闻还是郑氏少女时的手帕交,这些年一向来往不断,故而同那位夫人倒是有些话可聊。

    只两人也只能小声说话,并不能像往常聊天那般声音。

    郁暖心中感叹,这还不曾进到内里呢,规矩便有这么多。

    这也实在太压抑了。

    想是这般想,她还是默默跟在郑氏后头,不声不响不抱怨,乖顺得很。

    到墙另一头的小门时,却有几个高壮的太监早早在那儿候着,领头的见了她们便对着郁暖利索跪下,恭声道:“主子知周三奶奶身子不好,命咱家特来此接您去慈寿宫,三奶奶请。”

    郁暖不清楚太监的品阶,但也知道越是品级高,身上的刺绣越是繁复。领头的太监通身深蓝,领口袖口皆有繁复绣纹,袍上更刺有仙鹤。而周围的宫人,见此人,皆作出恭敬顺从的模样,垂首整齐立于一旁。

    郁暖觉得,这应该是太后的人,但因着规矩,下位者贸然闻询贵人身份,是不恭敬的,于是她见这大太监不说,便没有问,只当他默认。

    她又觑郑氏并无他词,便更放下心。

    她与太后见过几面,仿佛她老人家待她印象还算不错,不过此番特意着人来接她,却也有些令她意外。

    不过郁暖却没有推辞,她真有些累了,身子本就不好,现下只走了一条宫道,便有些喘气,面色也有些苍白起来。

    不论是为身体着想,还是为了太后的口谕,她都是无法推拒的。

    不然,她可能是第一个面见太后半途昏倒的。

    这也太丢人了,人也好不要做了。

    郑氏倒像是不大意外的样子,也只是笑道:“你去罢,等会子咱们在慈寿宫见,你莫要走太远了。”

    郁暖垂眸应是。

    待郁暖上轿子走了,郑氏身边的夫人才缓缓开口道:“你家三媳妇,从前也是位长安城里数一数二的贵女,却不知是识得了哪位贵人,倒是这般为她破格。”

    这话当真,即便是十几年前,当今太后的生母要进宫,那都得自己走,没有半分例外。

    不然,哪位得宠的主子家的亲眷,蒙诏进宫了,都能乘宽敞的轿子,那这规矩设了还作甚?毕竟不得宠的主子,家眷哪能进宫呢。

    郑氏只是笑而不答,缓缓舒了口气道:“那也是她的造化,多少姑娘挤破头想要这份荣幸,只这孩子……罢了,咱们走着罢,莫要迟了点。”

    那夫人听到此,便也不多问了。

    每个圈子都有规矩,她们这圈子,便不兴穷打听。郑氏明显话里有话,却不说明白,那也不能多问了。

    这头,郁暖坐在轿子里,倒是感叹一下,这几个太监训练有素,这么抬着她,她都没感到一点颠簸不适意,还真是很不错。

    更不错的是轿子里居然还有点心,太后娘娘可真贴心。

    趁着没人,她拿了一小块,小口小口吃着。

    啊......红豆馅的……

    早知道不吃了。

    几个太监脚程快,到慈安宫也不过两盏茶都不到的时间。

    宫门口的玉阶上,已然聚集了一些贵女贵妇人们。

    只是没有到点,是不能入内的,故而先到的人,也便只能默默垂手等着。

    毕竟大多数人还没有那个脸面,能叫太后把人先请进来吃茶。

    郁暖一眼便看见,一身水红色长裙的秦婉卿。

    秦婉卿生得成熟,凤眼美艳凌厉,头上的赤金点翠簪在阳光下泛着华光,胸口呼之欲出的一团雪白细腻,丝毫不遮掩的袒露着。

    能看得出她对自己的身材,很是自傲。

    多时不见,一丁点都不想念。

    郁暖甚至还能看见,秦婉卿女士见她第一眼时,美眸里满满的不屑和厌恶,甚至仿佛还控制不住的,冷笑了一声。

    郁暖都被她惊到了。

    她有这么讨厌么?

    隔了这么远,秦婉卿浑身上下想把她面皮撕烂的不爽,已经浓郁到飘下来,把她熏得有些茫然。

    不至于吧……?

    秦婉卿在这个时候,应当已然得了戚寒时的垂爱,她算不准时间,但可能已经......不是单纯的暧昧关系了。

    她应当像上趟在瑞安庄里一般,似个悠闲婉然的女主人,以那般高高在上的姿态,面对自己才是。

    郁暖不禁沉默了。

    果然她今天还是,穿的太好看了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