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破道[修真]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两人一路沉默无言。

    明日便是郁暖三朝回门的日子, 然而不管是郁暖还是周涵, 都没有提起。

    郁暖并不想提, 因为她只需照着规矩归去便是。

    她不记得原著中有这样的情节,所以自然没什么好在意的,只要按照人设走, 应当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当然,她严重怀疑,周涵并未放在心上。

    不过, 郁暖巴不得他不记得,照着郁大小姐的人设,这样更能凸显自己受了委屈,到时摊开来说,她也更占理儿。

    况且他日理万机, 其实留在周家的时间并不太多, 存在感不高,而原著中,他基本鲜少长住, 对外只说是住在长安郊外,跟着沈大儒学课去了。

    郁暖不经感叹,沈大儒真是一块上好的挡箭牌,哪里要挡哪里, 陛下再也不用担心会掉马。

    只因着收了周涵这么个徒弟, 又加上沈大儒近些年并没有甚么作品问世, 坊间便有传言, 说他江郎才尽,约莫人老了眼睛都不好使了。

    之前郁暖尚担忧,若与他独处,会不会非常尴尬,毕竟新婚之夜,他那副阴郁鬼畜的样子还印在她心头,鲜血粘稠的触感仍难以在她指尖消散。

    不过好在,今日他并没有再逗弄她。

    郁暖觉得,大约是自己先头喊了他一声夫君的缘故,使得他稍有满足,故而也不再来叨扰她。

    她撩开帘子,看了一眼外头的街景,只恨这时间过得太慢。

    放下帘子,她静静坐在那儿,纤细的腰肢挺得笔直,就连坐在马车里,都维持着一副高岭之花的冷淡模样。

    男人并不理会她,只捏着书卷慢慢翻看,时不时慢慢提笔,简略作批注。

    他专注垂眸时,有种天生的冷淡感,拒人于千里,给人无形的威压,完全不敢出声叨扰。

    不过她也不想与他说话。

    郁暖粗略看一眼,瞥见他手中书的封皮,便觉乏味的厉害,脑仁都隐隐作疼。

    讲治水的书,从各地的土壤软硬程度,到河水流域的分布,以及各种非常无聊的历史记录,放在现代大概就是一整本极厚的科普书,上面各种表格数字还有专有名词,保管叫郁暖这种理科盲头疼不已。

    给她一整年,她都不定能静下心看得完,即便耐心努力看,也极费力,却仍旧不定能看懂。

    面前的男人倒是很淡定,从上马车到快至侯府,翻页慢条斯理,短短小半个时辰,已然看了好些,修长的手指时不时轻轻一折,在某页作个记号。

    郁暖顿时觉得,不论如何,他们还真是,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啊。

    两人一回府,便给郑氏那头的大丫鬟碧涓请了去,只说太太有事儿寻三奶奶和三公子。

    到了正院里头,却见郑氏仍是一张刻板严肃的脸,法令纹清晰可见,微上挑的眼型极凌厉。

    见郁暖和周涵相伴而来,郑氏微抬下巴,转头柔和了面色,对郁暖和蔼笑道:“阿暖来了,快坐下。我已让碧清命厨房做了糖蒸酥酪,听你娘说,你寻常不爱用甚么点心,唯独这样倒是稍用的多些,你品品咱们侯府的味儿,与你娘那儿有个甚不同,到时我命厨子改进则个。”

    郁暖对于郑氏突如其来的热情,也稍稍有些消受不了。

    仿佛原著中,郑氏和郁大小姐顶多便是沆瀣一气的一对猪队友,再亲密却也没有了,凑在一起最多便是为了暗戳戳算计男主,让他痛苦让他绝望让他哭泣叫他跪地求饶。

    当然,结局都是相同的,她们各自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反噬,尴尬。

    这可能就是看书,和身处书中的区别罢。

    书中的角色,只要非是主角若干人等,其余人物更纸片些,除了些重要的情节,几乎并不出场,所以叫读者看来,或许只能看到性格的一面,更遑论是长得像裹脚布的男频文中前期一个炮灰中年妇女配角了。

    待点心上来,郁暖用小瓷勺舀了,抿上一口。

    她发觉,周家的糖蒸酥酪,做的极是……清淡。

    郁暖不晓得为甚,她嫁来周家只两天,吃的东西便已然清淡到了一种程度。

    她甚至怀疑自己进了甚么尼姑庵,油腻的荤腥也少,素食少油少盐,就连甜点都是无糖配方。

    不经怀疑人生。

    她联想到前些日子周涵断断续续送来忠国公府的点心,也是一个样子,不仔细品尝根本吃不出太多甜味,好在皆很精致,用料也考究,原汁原味的乳香和麦香,她也觉得还成。

    吃一次两次还行,吃久了,郁暖就觉得,这不可以。

    作为一个嗜甜爱好者,没有半斤砂糖怎么能入口呢?

    放那么少糖看不起她咯?

    于是她犹豫一下,稍稍冒着危险,柔弱地同郑氏解释道:“母亲,媳妇觉着,这糖蒸酥酪比起娘家的,仿佛不大有甜味。”

    说完,她便松了一口气,在人设允许的范围内,仿佛没什么不对的。

    郑氏正沉默着酝酿气势,刚想开口教训人,闻言却转脸对她温和一笑,热切道:“没有甜味,是不是更好吃了?这糖蒸酥酪奶味更重些,口味纯然绵厚,我料想你应该喜欢。”

    郁暖一顿,默默道:“是,是很喜欢。”

    郑氏满意点头,含笑道:“这便好。”

    说罢,郑氏立即转头,刷一下变脸,用截然不同的冷漠怨妇神情对着周涵道:“你知道自己做错了甚吗?”

    周涵道:“不知。”

    郑氏气笑了,把桌子拍得啪啪响道:“你给我想想,到底做错了甚么。”

    周涵还是道:“仍不知。”

    他甚至有些冷淡。

    虽然完全和木讷老实沾不上边,但郁暖认真觉得周家几个兄弟讨厌他很有道理。

    这么拽真的好嘛,虽然他很少刷存在感,甚至能不说话就不说话,但他的态度本身就是个大问题啊。

    怎么会有人这么说话的?

    嗯?

    郑氏气得发抖,狠狠瞪着他道:“新婚第二日,你给我说说,你去哪儿了!留阿暖一人在家,你好意思?我都不好意思!她好歹是你新婚妻子,你得了便宜竟不知上进,敢丢下她一人独守空房,叫我往后见了南华郡主如何说道!你到底怎么想的!成日就知道学学学,也没见你学出朵花儿来!”

    周涵:“嗯。”

    若非顾忌仪态,郁暖觉得郑氏大概白眼要翻进房梁上,抠都抠不下来那种。

    郁暖又舀了一勺糖蒸酥酪放入口中,舌尖软软的,轻轻一抿,满口都是奶香味,带着点微微的酸甜,配着杏仁的酥脆,比起加了糖的糖蒸酥酪,别有一番风味。

    然后她便听到郑氏呵呵冷笑:“给我去,今日在屋里好生反省,好生陪着阿暖,不准离她半步!”

    郁暖吃着酥酪抬脸,懵逼:“…………”

    可是她又做错了甚么?

    周涵点头,诚恳道:“是,母亲教训的是。”

    郁暖顿时觉得郑氏不得了,是要干大事的。

    郑氏满意点头,对郁暖道:“叫他好生伺候你,你身子弱,可不要多动弹,今儿个想怎么使唤便怎么使唤,让他给你端茶递水,捏肩捶腰的,甭害羞,只管吩咐,新婚的小夫妻俩怕什么啊?最怕的就是生疏,旁的倒不是要紧事体。娘是过来人,最晓得你们这种新婚夫妇爱别扭,这可要不得啊!”

    郁暖有些食不知味。

    她只好垂着苍白的面颊,轻声道:“是,母亲教训的对。”

    她又接着努力暗示道:“不过,夫君勤奋刻苦,是阿暖乐见的,何况阿暖既为人妇,便要一心为夫君好,如何能为着自己那点私心,便坏了夫君仕途呢?为了夫君,阿暖是甚么苦头都愿吃的,故而母亲不必勉强。”

    她说着又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似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但却努力表现出不在乎的贤惠样子来。

    她作这幅样子,倒是显出周涵的不是来,把自个儿摘得干干净净。

    若是郑氏接领子,定然会知道下一步怎样做,才能叫他难堪不已。

    然而,郑氏却温柔微笑道:“娘已说过他了,往后叫他改过,不准再让咱们阿暖再独守空房了,好不好呀?”

    郑氏的语气像在哄小孩子。

    郁暖一噎,她觉得郑氏可能理解能力有问题,难道她暗示得不够明显吗?

    奇怪。

    但她也只好慢吞吞垂眸,轻声道:“是。”

    她微微一抬眼,便见男人只淡淡看她,不置可否。

    只一眼,她便有些心惊肉跳的,立即闭嘴。

    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怕的,但尽管接受了自己的结局,可想想原书里那些和他作对之人的下场,便还是有点胆颤。

    她是极怕疼的,故而见他那副表情,便有点喘不过气,只怕他惩罚自己。

    感受到他的目光挪开,郁暖才松了口气。

    不过......她怎么觉得,郑氏有点怪怪的?

    仿佛原著里,郑氏是支持郁大小姐和离的,理由便是和离能让周涵丟大脸,更能羞辱他,而且能让周涵避免与郁大小姐相处,郑氏便变着法子让他们俩不要独处。

    然而,现在郑氏看似在教训周涵,但完全是在把他们俩往一道笼络。

    郁暖垂眸沉思,几乎神智无知。

    出了郑氏那儿,她只跟在他身后,像是一条小尾巴,磨磨蹭蹭的。

    他的个子很高,宽肩窄腰,从背后看莫名有些威严难以亲近,郁暖站在他身后,便有些压力。

    周涵的院子,地处周家偏僻地方,故而现下四周极为清净,亦无主院那般人来人往。

    郑氏仿佛铁了心,甚至派了个贴身的大丫鬟站在门口把守,叫他们安心独处,非必要不必出门。

    郁暖一回屋,便对他淡淡颔首道:“母亲所言,你大可不必挂心,你我做事,分开便好。”

    她慢吞吞绕进书房,从众多兵书史书中,艰难地抽出一本封皮颜色古怪的史书,自觉这本应该比起旁的书籍,不那么乏味。

    她缓缓脱了鞋,露出玉雪一样软绵绵的双足,感受到他的目光,她立即机敏地把脚缩进裙子里。

    她躺在稍远的绣榻上,侧着身子背对他,腰线纤弱有致,乌黑的发丝散落,露出半截凝白细软的脖颈,瞧着莫名娇气。

    然而,她已经半盏茶功夫没有翻页了。

    因为她不怎么看得懂。

    她发觉,这本史书是用颚语摘抄的,格式都很奇怪,尽管旁边有他的草批,但她仍旧看得费劲。

    一部分原因是他的字体太草了,虽然很有章法,但她真的……觉得眼睛疼。

    然而,作为长安有名的才女兼神女,号称懂几种古文字和颚语的郁大小姐,她怎么会连这种小破书都看不懂呢?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才女人设必须稳。

    她刷地翻过一页,装得很认真。

    却听男人在她身后,嗓音优雅冷淡:“这几页是总目。”

    “......”

    郁暖只觉耳边嗡嗡乱响,尴尬到难以自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