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破道[修真]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想是这般想,但郁暖怎么可能真个, 去关心他手上的伤呢?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既然周涵如此说, 郁暖免不了要同他一道敬茶了, 到底沈大儒身份摆在那儿,即便他看上去再是不着调,郁暖仍旧不会托大。

    敬完茶,郁暖便瞧见沈大儒面上, 显而易见的露出些许慈和的笑意,一个劲儿的轻点头, 捋着胡须叹息道:“徒儿徒媳, 往后望你们白头偕老,良缘永结,好生过日子。莫要像我老头儿这般,这把年纪了……唉!只有个小童为伴呐,实在可悲可叹矣!”

    看门的小童正吃着糖,嘴角全是糖渍:“…………”一脸懵逼。

    小童立即气鼓鼓一股脑爬起来, 叉腰,脆声道:“你方才可不这么说!还叫师兄多纳几个妻妾,甚么莺莺燕燕,环肥燕瘦岂不美哉, 这不是你说的?”

    郁暖无语:“……”

    她觉得,这老头注孤生是有理由的, 怎么这么讨人嫌呢?

    老头迅速瞥了瞥郁暖的面色, 一本正经训斥道:“你听岔了, 我老头儿说的是,咱们这男人家,谁没想过要有三妻四妾,莺莺燕燕的?只这……咳,遇上了契合的人呢,便再不可如此了!你这混孩儿怎么道听途说呢,嗯?去给我把《师训》抄个六十遍!”

    小童气得冒白烟,一口把糖塞进嘴里嚼得咯吱咯吱响,却不敢忤逆,只好拖着尾巴离开。

    待小童走了,老头才摇摇头,捋了胡子叹息道:“现在的年轻人,没一个像样的!”

    顿了顿,发觉不对,才笑呵呵慈祥对郁暖道:“自然,你是个好的,老夫一眼便能瞧出。”

    郁暖便发现,这老头对她非常热情。

    当然,不是那种奇怪的热情,而是极为热切的关照之情。

    仿佛她是什么极重要的人似的,老头瞧着她便眼神殷切。

    他问她喜欢用些甚么,平时都看些甚么,不要拘束啊,来师父这儿就跟自己家似的,周涵若不听你话,师父替你管教他!

    这沈大儒,可是连忠国公都望尘莫及的人物。

    忠国公书房里还藏了几幅沈大儒年轻时候醉酒作的画儿,时不时还能拿出笔墨临摹一番,直叹那份意境古来鲜有,以他之资质实在望尘莫及。

    故而郁暖倒是没能不耐,就是有点奇怪,听闻沈大儒脾气极古怪,若非是他看中之人,便是当年的先帝,也拿他莫可奈何。

    先帝使他草拟一部《长安史典》,也算是份面上长光的大好事儿了,只他嫌麻烦无趣,浪费时光,故而便一口回绝,没得商量,要命只一条。若放在旁的帝王身上,便是他的高徒戚寒时都不能容他这般下脸。

    好在先帝入禅已久,并不与他计较,不过把人贬去偏远的霈州,直接命他当一九品马监,在马厩里呆个痛快,挫挫他的锐气。

    不成想,这一挫便是十几年,老头非但没改过自新,还变本加厉,干脆邋里邋遢不修边幅。

    待新皇登基,再次找着他时,已经看不出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须发皆白,满脸通红,衣衫褴褛,比个难民还不如。

    只他倒是乐得自在,过得风流坦荡,只道自己人生几载,也算是体会了数种活法,更不枉此生。

    回了长安,沈大儒还是老样子,登门拜访的俱给谢绝了,日子过得清苦些,却仍是随心所欲。

    听闻多年前,诚郡王还拉着他俩儿子来拜师,只道沈大儒年老,又不如早先风光,定然不会推拒。

    不成想连门都未曾进来,硬塞的那万两黄金,俱给老头拿去垫了破破烂烂的桌角椅子腿,后头沈大儒收养了个小童,竟叫那不懂事的小娃娃拿了上街买糖吃。

    一日下来,满布兜皆是各式各样的糖饼零食,还没忘给老头捎带了两块墨,万两黄金却一文没余。

    郁暖深闻他素来脾气古怪,不爱亲近人。

    如今却见老头这幅亲爷爷的和善样,恨不得掏心掏肺对她好,还硬是同她约定,将来若生了孩子,不嫌弃的话让他来教,保管教成才子才女,天下扬名。

    而当郁暖提起忠国公,近几十年向来不赠墨宝的老头,甚至还捣鼓出一堆画卷来,一股脑儿塞给她,边笑眯眯只道自己留着也是引蠹虫,不若叫她拿去孝敬她爹,也好图个开心。

    头一次见面便这般恳切热情,总叫她觉得心里头发毛。

    她觉着,自从与戚寒时成亲,尽管只两三日,可她却总觉这日子过得古里古怪的。

    说不清到底怎么了,但仿佛身边每个人都有点秘密,而且比她还能崩人设。

    直到周涵起身,握住郁暖的手腕把她轻轻拉起来,淡淡道:“不与您多聊了,暖宝儿最近身子有些不适意,须得归家将养。”

    沈大儒一下便皱起眉,对周涵道:“不若为师给她切个脉罢?瞧徒媳这面色也忒苍白了些,只怕是有碍,长此以往,为你诞下子嗣都困难啊……更何况,往后若你们要相伴一生,总不能叫她百病缠身跟着你。”

    老头这话说的直白絮叨,郁暖却略蹙眉,垂眸谢过道:“承沈师美意,暂不必了,家中常有名医为阿暖切脉,我自知身子不算健朗,亦小心将养着,不会出差错。”

    她说完,侧眸便见周涵无甚表情,却仿佛似笑非笑瞧着她,更有些好整以暇的冷淡。

    仿佛他早知她不说实话,对她心性更是了若指掌。

    可转眼,他的神情却还是缄默无言,跟块木头桩子似的。

    郁暖觉得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她已经做的够小心,不可能会被他发现的。

    况且吃凉药,也不过是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他们之间本就没必要更添羁绊。

    虽然,郁暖还是很喜欢小孩子的。

    特别是小小巧巧的女孩,玉雪可爱,杏眼琼鼻,若是与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再托腮瞧着她咯咯笑,那该有多惹人疼爱?

    只是想想,便觉有些心酸。她自幼没有父母,所以也不愿让她的孩子承受这些。故而她宁可这个孩子不要来到世间。她没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甚么错处。

    郁暖垂眸深思,周涵却深深看她一眼,转眼对沈大儒低沉道:“不必了,她的饮食习性,我自不会懈怠。若将来有喜,也会知会您。”

    郁暖耳边自动过滤了有喜两个字。

    他可实在是想得忒多。

    即便有喜,也不会是她有喜,待他第一个孩子出生,或许她很早之前,便已是一抔黄土。

    况且他将来也不缺孩子,儿子女儿一大堆,也没见他带谁见了沈大儒。

    可见陛下金口玉言,没一句实诚话。

    沈大儒还想再留饭呢,只拿小童嘴里吃着糖,含含糊糊道:“沈师!咱院都快揭不开锅了,您怎么招待人家?”

    沈大儒精瘦的手使劲儿戳他头,吹胡子瞪眼道:“还不是你个小瘪三,惯会吃糖,又把老子吃穷了,不许停手,还不给我抄!”

    郁暖听到这话,忍不住觑了周涵一眼。

    并不是她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她觉得周涵和沈大儒也很奇怪啊,明明是师徒,却也是君臣,论哪个道理,都不该让人老头饿着啊,到底是为了什么?

    周涵牵着她的手,只觉手里捏了一团娇气的豆腐,心中也莫名一柔,只勾起唇角,淡道:“他只随口一说,那孩子当了真。”

    郁暖顿时觉得自己也很傻,智商怕不是只有五十。

    出了沈大儒这儿,郁暖一把将自己的手从他掌心抽开。

    他握着她纤细脆弱的手腕,大手像是铁铸的一般,纹丝不动,任她使劲,他毫不费力。

    她越是抽,他的握力也寸寸发紧,只男人面上,还是一派沉默老实的模样。

    若非男人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就跟粘在她手腕上一般,拽也拽不下,她可真个以为,他是个正经人了。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她竖了眉,淡淡道:“拿开,不要叫我再说第二趟。”

    从男人的视角向下瞧,新婚的小少妇面上带着一点嫣红,一张苍白的小脸绷得紧紧。

    实在是倔得很,也不知给谁娇的。

    他恍若未闻,长腿大步向前,把她逼的只得快步跟着她,极是吃力。

    他停下,在她耳侧低沉道:“叫一声夫君,就放开你,嗯?”

    他在她耳旁说话,还得弯下腰。

    从她的角度,能瞧见成熟男人高挺的鼻梁,和优雅含笑的薄唇。

    温热的呼吸交缠一瞬,害得郁暖有些手足无措起来,雪白的后脖颈都微微泛红,像只被烫了毛的兔子。

    郁暖认真觉得,他更有病了。

    可能是严重强迫症罢?没听她叫一声夫君,他就特别难受。

    她觉得男人的心理可能都是这样,得不到永远是心头白月光,天天念着块肥肉流哈喇子,得到了就无所谓了,可以放置或是冷待看心情,都没有任何关系。

    万恶的征服欲。

    她权衡一下,若是郁大小姐的话,可能更不想叫人瞧见她和周涵手拉手罢?

    相比较而言,用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叫声夫君什么的,实在不算伤筋动骨。

    她似有些屈辱,只低着眼眸,叫人瞧不清爽她的神情,绷着嗓子,嗓音却还是软绵绵的:“夫君。”

    她又压低声音,似是有些委屈道:“现在,可以放开我了罢?”

    也不知男人哪来的劲道,她的手腕都给弄得隐隐作疼。

    他手心的温度极是火热,与他指尖的微凉禁欲感,截然不同,像是属于男人的两面,把她烙得煎熬至极。

    只她却不知道,男人已然控制了十足的力道,才不曾把她的手,给揉化在掌心。

    他若有所思看她,慢慢微笑起来:“真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