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三十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30章 第三十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坐等飞升     周家的媳妇们, 很早便听闻郁大小姐的名头,从前各样宴请, 顶多便是稍远瞧上一眼, 并没有太多交集,亦并没有资格,与那朵高岭之花作手帕交。

    然而今次倒是十分不同,因为郁大小姐成了临安侯府的庶子媳妇,那倒是件,既叫人身心愉悦,又使人叹惋人生路多变的事。

    于是郁暖被各式各样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却恍若味觉, 淡然挺脊背, 只是同周涵一道落座吃茶。

    她发现周涵很少说话, 就算要说话,也尽量简短, 存在感非常之低,上头侯爷夫人训i诫些甚么, 他皆默不作声听着, 然后简单回一个字。

    无论旁人说几个字, 他基本都只回一个字。

    但他看上去一点都不狂妄, 配上一张平凡的脸,就非常像个木讷的老实人。

    郁暖稍稍觉得有些安慰, 至少原著里他在周家, 就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 这倒是不曾偏离过。

    不管关起门怎么发病,出了门还是人模狗样啊,大佬陛下就是社会。

    可这就是槽点。

    放在旁的兄弟身上,使劲儿展现自己还来不及,遇上爹爹问话,恨不得把最近这些日子所得的成就皆说个痛快,再谦虚一番,装个相那便到了极致。

    唯周涵一副不想和你废话,多话使我荒废学习的样子。

    真的非常欠扁。

    现在,周涵在旁人眼里的讨厌程度又上涨了五十个百分点。

    他娶了个长安头一份的大美人作媳妇,而他媳妇光是嫁妆,那便有一百二十八抬,十里红妆名动长安不说,便是忠国公府在长安的地位,也首屈一指。

    没见每逢佳节,上头陛下太后头一个赏的忠国公,连颚人进贡的稀罕狸奴,头一个想到的也是忠国公府,要知道,那样的品种,或许在全长安都只有那一只。

    而南华郡主的娘家又是那样的地位,手握重兵,虽也艰险,但并不会马上就露颓势,故而这往后周涵想要往上走,那可再不必说有多方便了。

    令郁暖觉得意外的是,郑氏今日倒是没有发作,比起刚来时那副晚娘脸,她今儿的表情可谓极是和善了。

    直到两人离开,郑氏都非常和蔼,脸上的围笑像是打印出来贴上去似的,分毫不差,极其标准。

    郁暖觉得,大约是由于当着这许多人的面,郑氏自然要装贤惠,而且……郑氏仿佛也没有原著中所描写的那样偏激,那般甚么场合都能无脑酸几句的模样。

    她像条小尾巴似的,跟在男人身后走着,怎么都不愿与他并肩而行,只男人倒是并不勉强,由着她去。

    他在前头走得不紧不慢,颀长峻挺的背影似是闲庭散步,却始终只先她一臂之遥。

    郁暖一边走,边默默回忆着下一步的关键剧情。

    周涵这个身份的母亲姓徐,乃是临安侯府的贵妾,不过已经去世很久了,听闻徐氏年轻时同郑氏相当不对付,而郑氏当年还怀过一个孩子,但不知怎么却意外流掉了,故而没人不猜是当年徐氏搞的鬼。

    后头郑氏极为不待见周涵,倒也更明确了这桩往事,在旁人眼里几乎板上钉钉。

    其实郁暖也不知道这事儿是真是假,她对此无甚印象,仿佛原著里也没提过。

    不过原著里,贵妾徐氏只提过寥寥几次,而徐氏娘家的小外甥女徐楚楚,即便到后期也有出现。

    徐楚楚作为娇美可人,纯白无辜的小表妹,《为皇》又是男频红文,更是女性配角接近三位数的后宫文,有什么理由能让男主不把她收入后宫呢?

    自然,即便要收后宫,也肯定不是男主主动收的。

    作为冷情阴郁的皇帝,戚寒时对女人们的态度是可有可无。

    他没有爱过谁,往后大约也没有能叫他动心的女人,故而后宫里有多少女人他皆无所谓。

    男主的态度是无所谓,但作者的态度绝对不能无所谓。

    他诚恳承诺每个读者,只要是美貌的女人都会收后宫,环肥燕瘦清纯美艳御姐萝莉,什么类型都可以,顺便求了一大波月票(…)。

    总之,作者奆奆总会设置一个又一个的机会,让男主收下各色美貌的女人。

    作为机会的制造者,郁暖自然,要为男主抗起一片湛蓝的天。

    原著中,徐楚楚身为贵妾娘家的小外甥女,她这个表姑娘的身份其实,坐的并不怎么稳当。

    说她是个表姑娘,但她能依靠的,也不过是个逝去的如夫人,和一个不怎么得宠的庶子。

    更何况郑氏视徐氏为眼中钉,徐楚楚的日子定然水生火热,不怎么好过。

    原著中便有写,徐楚楚小时候被几个姑娘害得落水,还是男主救的她。他只随意一救,徐楚楚便一下惦记了他十多年。

    郁暖身为和郑氏同仇敌忾的儿媳妇,当然,免不了设计徐楚楚。

    郁大小姐设计人,那真是非常简单粗暴。

    她就含着晶莹的泪花,哭得像朵无辜的雪莲花,跑去郑氏那儿诉说周涵和徐楚楚有猫腻,指责他们俩背着她勾搭已久,不守人伦。

    郁大小姐看不惯徐楚楚通身的白莲气场,同行相轻这太正常了,再者,她就是要坏男主的名声,这样往后她和离时,能站定制高点,一击必中。

    郑氏和郁大小姐都明白,他们俩是一路的,于是一拍桌子,把徐楚楚给叫来,又把她骂个狗血淋头,指责她同她那个姑姑一般不检点,没有丁点名门闺秀的操守,像个摊子上贱卖的便宜货,又转头直接问郁大小姐,想怎么办。

    郁大小姐自然微微啜泣,又慢慢垂泪道,自然是把表妹收房。

    夫君既疼爱她,她这个做妻子的如何能不贤惠?不仅要贤惠,而且还要把徐楚楚收为贵妾,才不负他俩情深。

    于是郑氏果断一手促成了徐楚楚和男主。一根金簪子两匹绸布一桌酒席,就把便宜表姑娘给提脚卖了。

    不说这全程,男主甚至并不在府里,徐楚楚也是一脸懵逼。

    呃,不过她可能还是喜悦着懵逼的。

    接着,郁大小姐就要开始她的婊演了。

    首先,她跑回娘家去哭诉,周涵背着她和表妹乱来,婆家却助纣为虐,帮着周涵一起欺负她,甚至还把徐楚楚收为贵妾,实在是打她的脸!

    然后郁大小姐,又忙安抚她娘,让她不要这么快去找郑氏一家子算账,这点委屈她能忍,既嫁了人,便不能依靠娘家。

    接下来,既徐楚楚被收了房,郁大小姐便背地里收买了她的丫鬟,不但在饮食穿衣上苛待她,而且还撒播谣言重伤她,叫她被所有人鄙夷,整个人生几乎跌落谷底,绝望而惨淡。

    然而,这时男主正与心腹谋算,要把崇北侯府一锅端,与其私交甚好的官员也统统抄家流放,以正朝纲,根本没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所以导致徐楚楚几次三番,去请求夫主帮她正名,周三公子都不在。

    男主这期间,甚至连一面都未曾见她。

    丢了名声也就罢了,爱情也没收获到,徐楚楚身为正方女配,自然是再苦再痛也忍着,直到再也忍不了,决定上吊自尽,被终于散漫来迟,解决完事情回府的男主救了下来。

    这一出英雄救美,实在赚到了大把美人泪,徐楚楚自此发誓,一辈子都跟着他,永远不背叛。

    男主正可谓是本书头一号变态。

    他不管这事儿,不代表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只即便他要出手,也须得等到徐楚楚万般绝望,走投无路之后。那可算是放任旁人把她虐得遍体鳞伤,再天降甘霖。

    而如此,徐楚楚自然对他报以万分的忠诚。

    一切都在他的谋算掌控之中,即便徐楚楚对他根本不重要。

    但正因为男人缺乏对那样柔弱娇美女子的怜惜呵护之情,所以即便任由她受苦,戚寒时也可以没有丝毫感觉。

    对于男主来说,无论是手下,还是女人,都必须对他万分忠心,舍身忘死。

    否则宁可作弃子舍掉,也丝毫不值得可惜。

    所以郁暖觉得,她自己尚且还算安全。

    男主再如何对她有兴趣,也不会有把她收在身边的打算。

    因为她反骨太甚,不好驾驭,而他并没有兴趣费尽心机,去娇宠哄骗一个女人,诱惑她投入他的怀抱也罢,为他生孩子也罢。

    所以不忠诚的人,永远都不会得到陛下真正的垂青。

    接着想剧情,于是,在促成男主和小表妹之后,郁大小姐这个作精又开始作天作地了。

    当她瞧见徐楚楚那一脸娇羞明媚的小模样,便发觉自己特别气,恨不得撕烂她的脸。

    那样暗暗不爽的感觉,郁大小姐死活不承认那就是爱情(…)。

    直接导致后头,郁大小姐吃醉了酒,对男主投怀送抱。

    而男人只是好整以暇坐在那儿,看着郁大小姐眼角眉梢,皆沾染上醉酒后的媚意,再一点点,柔若无骨般,贴着他的胸膛黏上来。

    只郁大小姐醒来后,便觉羞愤难当,恨不能杀了他。

    然而,这层羞愤却很异样……因为当她再见到徐楚楚,却多了一份底气。

    郁暖回想起原书剧情,便很想打人。

    尽管男主极是俊美,又手握重权,身居帝位,但不代表所有女人都要爱死他啊!

    他这么可怕阴郁的精神病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前赴后继,意i淫,怀春,并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

    不怕自己接着就立即去世么?

    当然,这种想法,她也不是头一天有了,只是看书的时候仍旧看得很开心,毕竟《为皇》写的真的很好,除了开后宫以外都挺合她口味的。

    真香。

    从郑氏那头归来,郁暖便有些疲乏。

    周涵却并没有闲暇与她多呆。

    男人修长微凉的手指,为她轻笼了额角的碎发,挂在耳后。

    他在微风中含笑,低柔哄道:“风中颇寒,暖宝儿毋要久留,为夫明日便回。”

    谁叫暖宝儿?

    再叫我暖宝儿我郁暖今天就要打死你!

    然而,尽管这样想......

    郁暖还是被他的突然近身,吓了一小跳,整个后背都略有绷紧起来,硬板着苍白的小脸不肯与他说话。

    然而男人却并不在意她的回答,只是在风中微微颔首,示意婢女把小娇妻带回去,妥帖照顾。

    郁暖的月事还没完,此时也觉得疲惫了,便依着那几个婢子,被搀扶着离开。

    不过再想到有两天见不到戚寒时,她还是有些小小雀跃的,毕竟若他真是久居侯府的庶子,那她要应付这个男人的时候还多的来去了,那岂不是得累死自己?

    他不但走了,而且叫他那些嫡兄庶兄们面上皆不好看。

    因为周涵师从沈大儒,而沈大儒是个出了名的硬骨头,又为长安学子之表率,自青年时起便桃李满天下,更是颇有才名,得他赐字的江南酒楼日日人满为患,游人至此只为瞧一眼沈公亲笔。

    而听闻当年姜太后请他去给少年皇帝当帝师,沈大儒都闭门谢绝了,只言陛下资质与他不契,教不了!

    然而,他却从诸多长安公子中,挑出了周涵当亲传弟子。

    郁暖觉得沈大儒还是挺有意思的,毕竟绕了那么大圈子,教的还是同一个人,也不晓得究竟原因是什么了。

    她也不想知道。

    横竖,在旁人看来,沈大儒这种金刚钻,居然揽了个土胚活,说不定钻没两下就塌得粉碎了,那肯定很尴尬吧,呵呵。

    但郁暖知道,沈大儒并没有看错人。

    尽管戚寒时在私事上像个偏执狂神经病,但在政事上向来说一不二,励精图治,杀伐果断。

    即便用了极冷酷的铁血手段镇压污吏,某段时间菜市口的血腥气,几乎经久不能消散,使得路人亦胆颤绕路。

    可乾宁帝也从没错杀过人。

    而沈大儒不但自小教他,而且还为他举荐了许多忠心耿耿的重臣,是以,不仅仅是帝师,也算是本朝的大功臣。

    当然,这些不关她的事。

    她只要负责给他加把火,让他后院烧着便是。

    然而,很不幸,郁暖发现一件令她悲伤不已的事。

    她将将归屋中,把丫鬟叫来问有关徐楚楚的事体,便听清泉道:“表小姐在大小姐您嫁来前,便给夫人做主,远远嫁到江南去了,故而这些日子她都不曾来向您道贺。”

    郁暖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怎么,徐楚楚不是男主后宫佳丽吗?

    怎么被火速发嫁了?

    发生了甚么?

    郁暖觉得自己全盘计划,又被打得稀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