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丹宫之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     然而见到了戚寒时, 郁暖才知道甚么是尴尬。

    原本她是很认真的, 想穿个淡色的衣裳打他的脸,叫他当众难堪。

    这般所有人都会知道, 周三公子的新婚妻子与他不和, 如此他们两人的关系便会重新归回冰点。她再加上几把火, 剧情便能圆回去了。

    然而,不成想, 他亦穿了一件月白暗竹纹圆领袍,腰间缀了一枚羊脂白玉佩。

    男人身材高大,肩宽腰窄, 冷淡立在那儿,远远一瞧,便极勾人心痒。

    她被丫鬟扶着稍稍走近了, 却觉得他仿佛,看上去更加和善亲人些了,与她的印象又有些不同。

    ……起码比新婚之夜那副可怕鬼畜的样子和善多了。

    郁暖看了想打人。

    她穿茶白,他穿月白,他们两个像是约好了似的,一个高大一个娇小,并肩站在一起。

    旁人瞧他们的眼神, 都有些黏黏糊糊的,似是在打趣, 又酸酸的。

    只郁暖见了他也不肯说话, 只是垂着眼, 只作他是个路人,一脸冷漠又死板的模样。

    她不讲话,男人自然也面色平淡,并不多言,见她如此打扮仿佛不觉意外,只到了拐弯处,会非常自然地揽过她的腰肢,护着她的身子。

    郁暖太轻了,以至于他单手揽她一下,她的双脚都能轻盈离地稍许,裙摆轻轻摆动,缀了明珠的绣鞋堪堪落地,跟只身娇体软的萝莉似的,任由他施为。

    她苍白的脸上顿时泛起羞耻的红晕,用力扑腾一下,却像是在故意害羞撒娇,特别丢人。

    郁暖的面色更不好看了,若不是当着旁人,她实在想打他啊。

    一旁侍候的丫鬟,却是瞧得面色红得很,还隐隐有些兴奋。

    肯定是昨儿个,主上做的太过了些,今日小新娘子有些不爽利了,瞧这素白的小脸气的,板得极是认真,也不知要哄多久,才能哄回来了。

    敢给她们主子瞧脸色,又能活的这般滋润天真的,大抵也便是这位小祖宗了。

    只或许,小新娘子自个儿都不晓得,自己到底嫁了哪尊大佛啊……

    若小新娘知晓了,或许也便没有这般模样了,她大约会像主上身边的每一个女人一样,对他毕恭毕敬,唯命是从。

    嗯,这样想想,还是不知道的好。

    郁暖无言,尽管她的确细胳膊细腿,看上去既不能跑也不能跳,一步三喘,特别像是,会无端端平地摔的娇弱样子。

    但不代表,她真的连路都不会走了啊。

    她看上去运动细胞得是多薄弱,才叫他觉得她连转个弯都会摔倒?

    身旁的男人却一言不发,只是略一垂眸,对她淡淡勾唇。

    她顿时觉得背后一凉,老实不少,也不犟着扑腾了,像只被吓到的鸟崽,翅膀都小心翼翼,抿到了后头。

    郁暖面色木然,目光缓缓下移,从他的窄腰,再往下……寒毛都微微竖起来了。

    他戴着的那块玉佩,和她上趟在崇北侯府连着荷包一同丢掉的一模一样。

    不是一模一样……应当就是那块玉佩。

    她记得,那天跟在她身后的那个蓝衣男人,乃是诚郡王世子,在一群二世祖里头算是风头无两,只跟在她身后应当是捡了那个荷包,但后头却被人发现惨遭阉割,丢在路旁一身狼狈昏迷着随人欣赏。

    她当时还非常怀疑,做出那种事的人会是男主,但是后头却不了了之。

    因为她实在不愿意想太多,总觉得思考这许多,对于她这样只能照着剧情走的人来说,实在太没用处了,还不如睡得香,吃得好,那才是正经。

    她一个外来者,何必考量那么些东西,咸吃萝卜淡操心呢?

    然而,男主腰间挂着她的羊脂白玉莲纹玉佩,那就关她的事了。

    照着人设来,她都不能装作不知道。

    于是郁暖轻着嗓音,淡淡问道:“这玉佩,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男人寡淡着脸,慢条斯理道:“有位……小贵人赏的,夫人可还喜欢?”

    郁暖听了想打人。

    他真的特别好意思了,怎么不说是地里种的呢?

    她冷淡道:“不必,只是有些奇怪,你这般高大的身材,如何会想着戴这样姑娘家才用的玉佩,竟不嫌娘气。”

    他慢条斯理,淡淡一笑,却并不多言。

    郁暖尽管非常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把她的东西戴在身上,但也只能装作不知道了,她才不想和周涵扯上半分关系,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比就这玉佩,千丝万缕勾缠起来要好多了。

    很快,前头便是正院了。

    郁暖不由想到周家的主母,和她一样也是个苦命的炮灰。

    临安侯夫人郑氏,也是侯门出身,不过她娘家在长安更显赫些,只再显赫也只是相较而言,故而嫁给当年的临安侯世子周茂先,算是门当户对。

    原著中,对于男主,她是抱着极嫌弃又高人一等的姿态出现的,算是原著前期比较讨人厌的配角之一。

    郁暖觉得原著前期的爽度,基本汲取于临安侯府的几个极品。

    其中,包括了同郑氏同流合污的三儿媳,也就是郁大小姐。

    南华郡主同郑氏关系不错,以往倒是没什么交集,但由于现下自家女儿要被人家攥在手心里头,南华郡主也便渐渐的,与郑氏打好了交际。

    她们两个妇人,日常都有些来往,时间久了,也便熟稔起来。

    郑氏这人脾气古怪得很,看原著所言,她对男主的苛待已然到达了明目张胆的地步,但很奇怪的是,临安侯周茂先从来都像是,不知道内情一般,任由郑氏苛待周涵。

    而周茂先多数时候,只是袖手旁观,真的稍闹大些,才出来当个和事佬。

    若是小说里,郁暖自然不觉得奇怪,作者想如何写都可以。

    但当她真的穿进来,便觉得不大合理。到底即便是庶子,不及嫡子那般被给予厚望,可那也是他儿子,况且周涵论功底,各方面都称得上不错。

    虽然戚寒时有所收敛,那种程度,已然比许多同龄人都强,尽管不显山露水,但到底不至于连他父亲都注意不到。

    若真是把周涵当儿子,临安侯难道就一点都不关心,自己家中有无后起之秀?

    不说让庶子接管家门,但至少好生培养,悉心照料,让他为兄长撑起家门,那也是指日可待的事体。

    郁暖觉得很奇怪。

    哦,但她并不想思考。

    就让事情奇怪着吧。

    很快,二人便到了正院里,外头有两个锦衣婢子恭敬迎接着,见他们穿着同色的衣裳,也不由露出会意的表情,一个打了帘子,另一个碎步进去通报。

    郁暖实在有些心累,不太想解释了。

    随便,都可以,没关系。

    新婚夫妻二人比肩,缓缓步入厅内。里头陈设奢华雅致,紫檀木八宝阁上摆着几件古董和赤金打制的帆船,一双桅杆与窄窄的船头皆打磨精细,而地上铺了绵厚的红毯,边上镶了金色纹路,更显富丽奢靡。

    上首坐着一对中年夫妇,周围还有几个年轻的媳妇,正有说有笑的,见他们来,都止了声,看向上首的夫妇二人。

    那男人瞧着约莫五十多,国字脸蓄了美须,一副沉稳和善的模样,见他们来便露出满意的笑容,还冲着身旁的妇人微颔首。

    那个妇人,便是郑氏了,瞧着约莫也是四十出头的模样了,保养得极好的一张面孔,法令纹略深,面色严肃冷然,这大喜的日子里瞧着就跟要去报丧似的,满脸都写着不开心。

    然而,郑氏和南华郡主也算是交好。故而,这种时候,她对着郁暖,尚且也摸不透小姑娘的心思,自然还是要稍微和善一些的,省得到时候大水冲了龙王庙,她便不好见南华郡主了。

    于是,郑氏冲着郁暖露出一丝微笑,点头道:“好孩子,可算等到你了。”

    郁暖想了想,决定与她沆瀣一气,也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来:“阿暖也想早些来见娘亲呢,只夫君一直拖沓着,才来晚了。”她说着似是嗔怪地,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

    郑氏的面色便有些微沉,又扫了扫郁暖和周涵身上的衣裳,心下便有了断论,却还是保持微笑,点头道:“能来便好。”

    郁暖是新妇,故而便要向公婆敬茶,倒是并无差池,也没人会为难她。

    郑氏又让丫鬟拿了要送给郁暖的礼儿来,还包了厚厚的红封给她,和缓着叫她不要嫌弃。

    郁暖淡笑道:“怎会,我还在闺中时,母亲便与我说,她和您是至交姐妹,我敬重您还来不及呢。”

    郑氏心下松快,眼中又慢慢流露出笑意来。

    罢了,南华郡主与她私交甚好,如今她闺女嫁了进来,她到底也不能做的太出格了,到时候阿暖面上也不好看,且不知郡主得多心疼了。

    不说郡主,便是她自己,瞧着阿暖这苍白的小脸,都有些舍不得。

    到时候还得多给她补补,既嫁进了周家,没道理身子会娇弱成那副样子,到时候若长久下去,还生不出孩儿,她可得落了南华郡主的埋怨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