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丹宫之主坐等飞升     郁暖的心情现下极其复杂。

    他把玉佩放在案上, 又把那满满一整张宣纸放在那儿……应当,是想刻意叫她看见的罢?

    郁暖有些茫然。

    放玉佩在那儿,是为了让她戴上,还是为了警醒她,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且不准忤逆他?

    不仅如此, 新婚之夜,他的种种表现和反应,和骨子里的阴郁漠然, 远远超过了她的预期。

    她虽不知临安侯府周家, 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但至少知道,原著中, 他在临安侯府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展露过自己的身份, 而是极低调内敛, 存在感都并非很高。

    可是昨夜, 他的一举一动,与沉默寡言,低调老实这样的形象, 相距甚远。

    郁暖不得不承认, 自己的到来, 无论是有怎样的原因, 都使剧情偏离开来。

    或许大部分剧情都没变, 但至少在郁大小姐,和忠国公府这条剧情线上,已经偏差很远,几乎与原著大相径庭。

    原著里,郁大小姐一直走的是高冷的黑莲花路线,从头到尾都属于被期待打脸的对象,这个角色的设定,就是为了后头男主终于展露真实身份后,她能从神坛上跌落尘埃,跪在他面前追悔莫及,如此这般,读者才能被爽到嘛。

    虽然郁暖不太能理解男频读者的脑回路,但是也可以想象这样的落差所带来的愉悦感,只她身为一个姑娘,却并没有什么感觉。

    可是现在才是新婚之夜,还远远没到她该服软的时候。

    她绝对不能让剧情偏离太多。

    她想了半晌。

    算了,还是只作没看见吧。

    原著中没这个情节,她肯定不能乱添,甚么宣纸甚么玉佩。

    不好意思她都没看见。

    至于,他到底想表达甚么,她就不用思虑了。

    虽然这般想,但是她回过神来,思及往后还要和戚寒时面对面,一个疯狂拉着剧情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乱崩,一个使出浑身力气把剧情圆回来……也是很心累的。

    这样的做法,永远治标不治本,今天能装作没看见,但是当他出现在她面前,她是完全没法子抵抗太多。

    她正认真思索着,外头清泉端了盛着花瓣水的铜盆进来,后头的丫鬟们鱼贯而入,皆恭敬端着梳洗用的物什。

    清泉端正一福,上前轻缓侍候道:“大小姐,该洗漱了。”

    郁暖垂眸,问道:“昨夜我唤你,为何不来?”她语气很淡,听不出太多的喜怒。

    清泉略一怔,轻轻解释道:“昨夜是侯爷和夫人那头伺候的丫鬟要奴婢过去听训,还说侯府规矩,新婚之夜便是丫鬟也不得打扰的,故而奴婢便只好跟着走了……可是大小姐昨儿个,有甚么不便之处?”

    郁暖正被她拿着篦子通头发,满头青丝长而柔顺,拿着篦子沾了新鲜的花露,每处得梳六十下,待完全通滑了,方能换一处。

    而郁暖的眼睛,通过铜镜,审视地看着她,只一瞬,她又缓慢道:“你做的不错,只下趟须得知会于我。”

    她身边还有旁的大丫鬟,可是不知为何,仿佛只有清泉最吃得开,旁人都只做好本分工作,也不太往她跟前沾,于是有什么事,她头一个想到的也只有清泉。

    清泉不敢分辨丝毫,只低头认道:“是奴婢的过错,下趟定不会了。

    郁暖不语,只闭眼静静思虑起来。

    她又慢慢问道:“他人呢?”

    清泉知晓她指的是谁,于是道:“姑爷一大早便去侯爷的前书房听训了,只到现下还不曾回。”

    郁暖道:“罢了,你也不必去催,等会子到了午时,他再不回来,我便自去敬茶。”

    这话是真的,郁大小姐定然巴不得周涵不要回房来,她事事都不能出错,但却巴不得他事事都有差池,这般才能显得她极受委屈,到时若是和离起来,也方便许多。

    新嫁娘,得穿得鲜艳一些,可是郁暖却偏不要。

    她闭着眼,淡淡吩咐道:“把我那套茶白的襦裙寻来,今儿个我穿那套。”

    清泉犹豫一下,劝道:“大小姐,今儿是您的好日子,又何必穿那颜色?到底是喜庆日子,要是叫夫人侯爷见了,心里头不定如何呢。”

    郁暖没什么语气,只是又吩咐一遍:“拿来。”

    清泉对身后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忙把一整套衣裳全拿来。

    郁暖惯常是不戴首饰的,除了一根玉簪,别无缀饰,于是今天还是一样的。

    梳发的丫鬟边给她梳着头,郁暖边想着,这般样子,远远给人一瞧,或许还以为她丧夫守寡呢,估计戚寒时再古井不波,也高兴不起来。

    衣裳穿上,只上头却有股极淡的熏香味道。

    这味儿同她在瑞安庄里抄经时候,所问到的柑橘味熏香极相似,郁暖差些以为是同一种了。

    于是她蹙眉道:“这熏香,仿佛不是我惯常用的罢?”

    清泉回道:“回大小姐,这熏香是夫人那头给的,说是她特意为您调制的,只叫奴婢用上,望您莫要嫌弃。”

    郁暖略一蹙眉。

    临安侯夫人是会调香,这事儿她晓得,但听闻侯夫人一向唯好调制浓郁艳丽的熏香,带着各式各样带辛辣前调的,亦或是带着微苦的浓浓花香味。

    这些,郁暖都是从旁人口中听到的。

    因着她自个儿身子不好,更加不喜闻太浓的香味,那会使她极为不舒服,甚至会有点胸口发闷,故而便没有亲自闻过。

    临安侯夫人其实,还根据南华郡主的样貌和喜好,同样配置了相似的烈香,只是南华郡主顾忌女儿的身子,甚少用罢了。

    但这味道,也太过熟悉了,为什么会和瑞安庄里用的几乎一模一样?

    说是几乎,其实便是一模一样,只是郁暖也没甚么灵敏的嗅觉,并不能保证是同样的配方罢了。

    这真的很奇怪。

    但……这香的确让她觉得很舒服,从胸腔到心脉,都渐渐和朗开阔的感觉。

    她不想细究那么多,闻得舒服便是,想太多特别累,还是不了。

    那头,几个丫鬟在收拾床铺,而几人的表情皆是古怪又通红的。

    这……得是多么激烈,才能把血弄得到处都是?

    雪白的床褥上,锦被的边缘,都有血痕留下,而整床被子都凌乱不堪,高高堆起,像是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

    那还真是,缠绵至死。

    她们皆眼观鼻鼻观心,垂着脑袋默默不语,只麻利点收拾了手头的东西便是。

    她们主上的房中事,实在不是婢女们有资格能论道的。

    然而转眼看看郁暖纤弱坐在绣墩上,露出一截修长柔腻的脖颈,整个人太小只了,更似是还不曾及笄的小少女,可一点儿也不像是已经成婚的少妇。

    她没有太多成熟的风韵不说,整个人像是风一吹,便能飘起来一般。

    她皮肤极白,那眼下一片淡淡的乌青,遮都遮不住,瞧着像是被折腾惨了,一夜都没能睡好。

    尽管知道,这般想委实有些大逆不道,但她们仍对自家主上有点小谴责。

    人家姑娘不管多大了,这身子也太单薄了些,这一早儿起来,像是梦游一般,说话声都又细又软,满脸的苍白不说,夜里一看便是不曾好生歇息呢。

    这样柔弱得跟娇花似的姑娘,主子如何舍得这般大力折腾她?

    ……尽管这姑娘的确,长得太好看了,又羸弱又仙气,叫人瞧了有想使劲欺负的念头,也很正常。

    这头几个丫鬟,动作极为缓慢得整理着东西,郁暖几乎昏昏欲睡。

    她今天起得稍早了些,其实就是因着昨儿个夜里惊魂未定,睡得不太实在了,一整夜不晓得迷迷糊糊醒来多少次。

    尽管观感都不甚清醒,都不晓得自己现下身处何处,是为何人,但却不敢睡得太过深,只怕自己尚在睡梦中呢,便给甚么可怕的猛兽叼着脖子掳走了。

    这一夜睡没睡实在,梦倒是做了一长串,每一个都不重样的,但共同的特点便是都不算甚么好梦,只觉得后背都崩得紧紧的,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早上醒来才发觉自己正躺在喜床上,方松了一口气。

    只即便这般,也还是疲倦得不成了。

    郁暖这头收拾完毕了,微微凝眸看着铜镜里头的自己,露出一个极淡的微笑。

    她现下梳的是妇人头了,但一张脸却素白细嫩得很,瞧着像是个小姑娘偷学娘亲装扮,但她一板起脸,学了郁大小姐天生自带的忧愁白莲气场,那便不一样了。

    那就更像个没嫁人,便守了望门寡的小姑娘(…)。

    然而事与愿违,正当她要出门的时候,外头的丫鬟喜滋滋来报道:“三公子归来了,现下正在书房里头温习功课,只说若夫人打扮好了,便去正院给侯爷夫人敬茶。”

    她觉得这不可以。

    他装腔作势温习甚么功课呢?

    科举都是他家办的,求求他别装了。

    再努力也不会考取功名的,这辈子都没功名的,真是何必呢。

    原著里她就很想吐槽戚寒时,扮猪吃老虎也就算了,还装得比寻常考生更努力。

    那叫人家情何以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