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锦盒里躺着的,是一枚镂刻成盾形的玉佩。它静静躺在缁色丝绸软垫上,器体难掩沉静古雅。郁暖动作微顿,缓缓把它拿起来,以指缘轻轻摩挲。

    她发觉这枚玉佩一端偏薄,另一端浑圆厚重,雕功繁复而锐利,还隐隐透着一股戮气。

    她方才以为,照着兄长所言,里面装的大抵会是簪子首饰一类的物品,毕竟那才是能成婚时候簪戴在发髻上的。

    现下看来,大约是兄长误会了,亦或是交代的人,都不晓得里头是什么。

    这枚玉佩……

    她觉得非常眼熟。

    并且,它和上趟踏青宴上秦婉卿刻意所戴的那枚很相类,但却不似秦婉卿的那枚簇新而华丽。

    这块瞧着年代更久远,式样古朴低调,质地似玉似石,难辨究竟,棱角磨得圆润而泛光,仔细轻抚时,便能感受到指腹下复杂细微的纹路。她眼眸微凝,又见侧方镌刻着古老晦涩的铭文。

    说来惭愧,其实她看不懂这些铭文。

    虽偶尔会在两本珍藏得泛黄软烂的古籍上瞥到两眼,但由于这也不是现下长安贵女们会学的东西,她更不是个好学之人,翻书大多是为了人设装装样子,故而她从来没想过弄懂那些古老的文字。

    秦婉卿的那块,是仿着男主所戴的玉佩复刻来的,但仔细一辨却仍是有所不同。

    而她收到的这块,却和戚寒时日常所佩的一模一样。

    但明显,绝对不可能是同一块。

    男主那枚玉佩,原著中有记载,除却是皇室传承之物,更是整个瑞安庄的玉钥令牌。

    也就是说,只要凭那块玉佩,便能让瑞安庄的总管事无条件遵从,不管是卖了这座长安人趋之若鹜疯狂砸钱的皇庄,还是一把火烧为灰烬,都无人敢有半分异议。

    故而,这块玉佩定然是伪造的,戚寒时完全没有理由,把整个瑞安庄送给她。

    郁暖轻轻蹙眉,没想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得问问郁成朗,到底是从什么人手中得的,那个人如何又胆大包天至此,敢仿皇帝的贴身玉佩。

    便是那个人不想要命,旁人还想活呢。

    她发觉,自己这个读者似乎也不怎么称职,因为最近发生的许多事,都仿佛在缓缓脱离她所以为的《为皇》原著,变得陌生而令她惶恐。

    介于她看文一目十行的特性,她觉得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归功于自己看文太随意又没耐心,要知道自己会穿进来,那她肯定耐心用十种颜色的彩笔做笔记划重点,每晚用荧光笔温习几遍,再打印出来贴在墙上天天瞪圆了眼睛瞧。

    而非是用一个月不到囫囵看完,既吃零食又兼看肥皂剧再边看文一心三用,回头想想大多数情节都印象模糊,几乎两眼一抹黑,特别棒棒了。

    真是尴尬呢。

    不过,还是算了,知道再多,她也只能按照人设剧情走,所以知道太多也没用,她是照样不能够自主的,照样还是要作天作地。而等她嫁给男主,她就要更作了,一天能拔好几次老虎须,甚么时候把他拔秃了,就能收拾收拾投胎去了。

    想想竟然有两分不舍。

    待稍晚时,郁成朗回来了,郁暖又开始作天作地不得安生,一边哭一边苍白得像是要昏厥过去。

    郁成朗是真拿她没法子,急得团团转,叹气道:“小姑奶奶,你这到底是要做甚!你是水做的不成,一日到晚的,哪儿有那么些泪水流?”

    郁暖拿帕子盖住巴掌大的脸蛋,泪水打湿了月白的绸帕,她不自觉抽噎道:“横竖你们都不疼我,我便是流干了血泪,也没人疼我……这世上,再没人疼我了,我便是活着,又甚么意思?倒不如随祖宗去了,落得一片干净……”

    郁成朗一个头两个大,他方才便听母亲说,妹妹寻常时候清冷淡然得很,只到了关键时候,那副任性脾气一上来,便跟洪水猛兽似的,作天作地,作得人脑子疼,极可怕。

    那时候他还不怎么信。

    他的妹妹这么美丽可爱,怎么可能会作!不可能的!

    不过现在真的信了……因为他真的累了。

    他觉得罢,或许妹妹还是不要出嫁为好。

    她这幅娇纵任性,一不称心如意就满脸绝望仿佛全天下最惨的模样,嫁给寻常人也就罢了,嫁给陛下那算甚么样子?

    更何况陛下还是以另外的身份娶的她,其中因由错综复杂,他全然无法告诉任何人。

    但若妹妹不得陛下欢心,或许她这一辈子,也就止步于一个庶子媳妇了。等到那时,周三公子这个身份被舍弃,也便是妹妹一辈子的结点。只若她被陛下所偏爱,自然便能一跃而上,得到她想要的任何东西,亦重新成为全长安姑娘艳羡的对象。

    虽说陛下确实不太可能陷入男女之情。以陛下运筹帷幄时的寡情决断,爱上一个女人几乎不可能。

    而郁成朗甚至难以想象,那得是多强大多聪慧的女人,才能叫陛下欣赏,以至于产生男女之爱。

    但这个,人嘛……还是得有些做梦的余地,万一陛下就,对妹妹有点好感了呢?嗯?

    可是这些话,他都无法对妹妹说。

    这一切,只能看她的造化。

    若非是皇帝的仆从使他带那锦盒给妹妹,郁成朗甚至都不敢掺和半分,只怕图惹怀疑。所以他能劝上两句,亦已是做到极致了。

    这头,郁暖边哭,又边道:“这劳什子的锦盒也请兄长送回去,我不出嫁,更不会簪甚么旁人送的婚礼儿,你自送走……我再不想看到!”说着,又把脸侧进去。

    郁成朗无奈叹息,只得道:“那是一位大贵人相赠,不瞒你说,他的身份便是爹爹去了,亦不敢多说半个字,你让哥怎么说道?况且,你新婚时戴着不就完了,横竖也不会如何的,反倒白白惹了人家不乐,那又是作什么?”他虽不知到底是甚么玩意,但料想也只是凤冠步摇哪一类的东西,故而也弄不懂妹妹,到底作甚偏不愿戴上?

    其实,他也是没法子。

    他的妹妹,难道自己不疼吗?但许多事情都很无奈,半点由不得人。

    郁暖抽噎着不说话了。

    郁成朗以为她是听进去了,于是深深看了妹妹一眼,便叹息着离开,又嘱咐婢子少说给妹妹进点食,再往粥菜里头摆点助眠之物,叫她睡得香甜些,省得又把自个儿身子折腾坏了。

    郁成朗走了,郁暖又缓缓精神起来。

    其实这几天,她还是有吃东西的,这些日子周涵送来的吃食,她可都精心屯着呢,虽有一部分便宜了自家养的那几只软喵喵叫的小狸奴,但她尚且还从猫牙缝里省下点零食来喂自己,不然甭说有力气作天作地哭了,大约都直接休克过去了。

    求生欲人人都有,她偷偷吃零食也不是甚么罪过的事体罢?

    ……应该也没人发现。

    她边悄悄吃着红豆糕,唇边沾着点酥屑,托腮皱着眉思虑着。

    那到底是谁送的这玉佩?

    戚寒时寡情冷漠,可决计做不出这种热恋中的男人追求配偶的疯狂举动,送整个瑞安庄给她?难不成当聘礼吗?社会惹不起。

    哦,若是真的,那可是十里红妆轰动全长安,说不定能在史册上记一笔呢,想想就夸张得很。

    所以男主这条不用多想,直接叉掉。

    他要是这么会哄人,原著里也不必一辈子都没有机会遇到心爱的姑娘,并得以立人家为后了。

    就他这样可怕心机,哪个姑娘敢真心与他相爱?不怕半夜醒来,猝然发现枕边人正在在一旁,慢条斯理,带着温煦的微笑,缓慢地,轻柔擦拭泛着寒光的剑刃?

    心脏病都要犯了罢。

    那,是缃平公主?

    仿佛也不能够。

    她和长公主不过一面之缘,况且长公主应当,也不可能有这种权利,更没有任何动机。

    那极有可能,就是姜太后了。

    她回想了一下姜太后,慈眉善目,贤妻良母,除了性格刚强点,大缺点也没有了。虽然原著中有点点恶婆婆形象,但也只是针对女主秦婉卿一个人,对其他人都还算随和。

    况且,太后娘娘还送了她一条奢华富丽的红色襦裙,又对她和善极了,说不定是听闻她儿子打了二十多年的光棍终于要娶老婆了,虽然不是以皇帝的身份,那也是可喜可贺,所以伪造出一枚与她儿子相配的情侣(…)玉珏来,让她戴上,好在儿子跟前给她正正名?

    其实还挺有可能的,说不定太后娘娘还盼孙子呢。

    原著中,郁大小姐在某次醉酒后,不小心怀上过一个孩子。若是那个孩子没有被她亲手残害,说不定,郁大小姐的命运又会大为不同了。

    不过再不同也有限。

    乾宁帝一生妃嫔众多,孩子加起来也两位数了,却没见他特别疼爱哪个皇子或是公主,他这般做法,应当是为了杜绝皇室内讧自戕,故而从不曾有任何偏爱之举,可这也侧面证明,戚寒时实在理智漠然得可怕。

    他不是个好爹爹,更没有丁点父爱。差评。

    郁暖思及此,也有些蹙眉。

    其实,她一直在逃避这件事。

    她可以对自己的生命漠视,但绝对无法做出故意怀孕,又残害自己孩子的事情。

    即便是为了剧情,为了让自己不崩人设,她都无法做到。

    她有些愁眉苦脸起来……到底怎么办才好?

    不晓得有什么永久避孕的法子,背着男主喝避子汤,或许也不算崩人设罢?到时候怀不上孩子,大抵也不至于脑壳疼,原剧情还是能继续下去的,毕竟郁大小姐最终拔剑自刎,也并不是由于这个死去的孩子。所以她可以稍稍冒险,甚至赌一把。

    她一点也不想和男主生孩子。他们之间并不存在情爱不说,以原著里的桥段,他对自己的孩子也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每个孩子从小就早熟,自幼,便懂得君臣之别,对乾宁帝极其恭敬,却无父子间的温情。这样的童年实在太过荒芜凄凉。

    可她自己,从一早起就注定要按照剧情走,不会久留于世。

    她当过孤儿,知晓其中万般辛苦,千种无奈。故而绝对不想让自己的儿女承受这样的委屈。带他们来世间,那便要负好责任。否则,真真是不生也罢。

    所以,果然还是要想法子避孕。

    虽然可能极伤身子,但不同于郁大小姐,她也从没想过以后还能怀孕。

    反正,只要,她做的小心些……

    应该没人会知道罢?

    作者有话要说:  某肉:对你媳妇的做法有什么看法?

    戚寒时:没看法。

    某肉:……儿子你这样没法聊!

    明天见。

    感谢以下美少女:

    软炸兔糕扔了1个地雷

    “南秋”,灌溉营养液130

    “安静”,灌溉营养液40

    “圆子不圆”,灌溉营养液10

    “鱼七”,灌溉营养液10

    “爱看书的小女子”,灌溉营养液10

    “谁知我心惶恐”,灌溉营养液9

    “大猫的尾巴”,灌溉营养液8

    “x漫步云端”,灌溉营养液5

    “饕餮大胖”,灌溉营养液4

    “花架”,灌溉营养液3

    “不会飞”,灌溉营养液1

    “对方正在讲话中”,灌溉营养液1

    感谢以上美少女~

    如有眼瘸,下章补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