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20章 第二十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丹宫之主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郁暖回府后,便把自己一个人在闺房里关了起来,每日几乎食不下咽,整个人都愈发消瘦。南华郡主是急得不成了,日日都要陪着她,从早到晚小心翼翼哄着,夜里背过身悄悄抹眼泪,瞧着女儿这幅样子,只怕她身子受不住。

    不为旁的,只因郁大小姐和周涵的婚期,便定在今年隆冬,而现下已是夏末春初,距离郁暖嫁给他的时限又缩短了不少。她自是表现得恐惧嫌恶,几乎使尽了浑身的力道来抵抗这门亲事。

    没有到临门一脚,谁都不会发自内心的恐慌,而真正临了了,郁大小姐的抗拒之心便愈发深重。

    她几乎站在长安贵女圈的顶端,难以想象自己将来要嫁给一个平庸无奇的庶子,再过几十年,或许便要轮到她给那些手帕交、那些曾经瞧不起的姑娘们下跪弯腰,而自己的孩子也要天生低人一等,旁人靠祖荫就能过的悠闲富贵,她的孩子就要挣扎着不当下等人,富贵更需险中求。

    她的美貌,她的才情,都不容许自己输得这样惨。

    但很可惜,她也并不想死,亦不愿出家为尼。因为她天生便该是一朵金玉丛中富贵花,极致的奢华和荣耀,是她一生难以熄灭的欲望,是竭尽全力渴求的所在。

    所以,即便滚落在泥里,她也不容许自己彻底在危危峭壁上松手。

    根据郁暖的记忆,这个节点,已经是郁大小姐感情发酵的转折。

    由原本对男主的厌恶,变得更为嫌恶(…),嫌恶中还夹杂着几分难言的情愫。她身为女人的身体和精神都想妥协,毕竟他好歹是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但是她的理智办不到,一想到往后要过的日子,便油然而生对于周涵的恶心,更难以遏制对秦婉卿彻骨的恨意。

    郁暖觉得这段日子可谓难熬至极,因为她真的特别饿。

    郁大小姐想通过自残的方式,逼迫父母妥协,让他们为她退掉婚约,但是忠国公夫妻却避而不谈,除了努力补偿女儿,对于解决方法绝口不提。

    脑子一根筋的忠国公,甚至还逼女儿绣嫁衣裳,亲手整理嫁妆单子。他觉得女人嘛,骨子里便有服从的天性,不肯下跪,那多跪跪便习惯了。不愿弯腰,打折了腰骨,那便能弯了。

    对付女人就不能软了心肠,自家女儿也是一样道理。

    南华郡主倒是舍不得,对着烛火空流泪,她已然哭了好些天,一副本就不算强健的身子骨也精疲力尽,半晌转身,含着泪对丈夫怔然道:“夫君,不若咱们,替阿暖退了这婚事罢。她再这样下去,或许便要……便要,没命活了!”

    他们都知道,女儿天生便患有心疾,只是从来都没人说而已。她还年少,但现下广为流传的医术里头,还不曾有能治愈的法子,于是年纪轻轻,便要日薄西山,芳逝的命运隐约可见。

    忠国公半靠在榻上,闻言把手中书卷用力一放,猛地粗粗叹息:“你以为我不想么?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又皱眉道:“儿子最近可有来信,他还有几日到长安?”

    南华郡主垂眸叹息,看着纱窗外头的月光,也忍不住想念儿子:“大约……还有两三日罢。”她想着又开始叹息,儿女皆是债。这话她也是人到中年才堪堪明白。

    忠国公道:“还不是怪你爹,过继了个偏房嫡子不算,还盯着咱们儿子!好在成朗是个聪明的,时时刻刻不忘提醒咱们,不然我们哪儿有好日子过。”说着想起自己那个拖他后腿岳家,便不住冷哼。崇安侯能得赏识,他不能,那多半是因为老西南王。

    南华郡主的父亲西南王,手握兵权,却是个没儿子的,故而只好过继了偏房子嗣来,然却迟迟不肯请封世子,还一边把早慧聪颖外孙郁成朗带在身边,不愿放他回长安。

    其实,郁暖以局外人的眼光看,还是能理解西南王的心情的。毕竟外孙血缘离老头近,而且又天资聪颖,是个帅才,比起甚么名正言顺的旁支嫡子要好多了。

    但关键是,外孙就是外孙,都不跟您老姓,还琢磨甚么呢?即便往前数几百年有那么几件姑父传内侄爵位的事体,那也已然惊天动地,放现在也是要吓掉一地眼珠子的事体啊……

    西南王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早晚倒栽葱。哦,反正最后也栽男主手里了,没差。

    于是在互相试探了多年后,西南王终于把郁成朗放回了长安,但仍旧不肯请封世子,想必还是不肯死心。

    这老头简直固执地让人极端无语。

    而郁暖不知道的是,逼着她嫁给周涵的并不是她爹娘,而是她哥哥郁成朗。

    原书中并没有对郁成朗更详细描述,而郁家也在西南王死后败落得一干二净,一家人整整齐齐,被皇帝齐齐收割成一捆,而唯一的外孙女兼女儿也轰轰烈烈爱上那个冷情寡淡的帝王,做尽错事后,受了情伤绝望之下抹脖子惨死了。

    不过,虽这般说,但在现实中,郁成朗少爷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

    现已是夏末秋初的时节,郁成朗一身低调内敛的锦衣,骑在马背上,快马加鞭,扬起层层黄土,很快随着进城的车队一道从宏伟古朴的城门进入,回到了故乡长安。

    跟随的门客骑马与他并肩而行,拱手笑道:“少爷也许久不曾回长安了,如今瞧,是否光景依然?”

    郁成朗目视繁华的街道,熙攘的人群,头顶更远方却是乌压压的皇城,虽只能依稀见到小半轮廓,却依然叫人心生压抑。

    他肃容道:“自然,长安城是我的故乡,哪里都不比故乡好。”

    门客:“……”

    他觉得少爷也很累的,睡觉的时候沐浴的时候习武的时候用膳的时候,全然不忘一颗红心向长安,那真是非常用心非常忠诚了!

    门客笑道:“啊……您说的是,哦哦您看,这些小姑子在向您扔梅子扔绢花呢!您一回来便如此受欢迎,夫人若晓得定然会欣喜的。”毕竟夫人一直在琢磨少爷的亲事嘛。

    郁大哥丝毫不在意被手绢青梅各样花卉砸中的肩膀和脑袋,严肃拱手道:“陛下未婚,我身为臣子,如何能过早成婚?!自然是忧陛下所忧,后陛下而婚!”

    门客:“…………”算了,还是不要废话了,真的累了。

    左边的门客也骑马上来,询问道:“少爷要先回国公府么?”

    郁成朗丝毫不曾犹豫,却拉着缰绳朗声道:“先去瑞安庄。”

    ……

    瑞安庄中心湖畔边,男人一身朴素布衣,正执杆垂钓,草帽挡住了细雨,亦遮住了他大半容颜,只余下高挺鼻梁落下的小片阴影,和隐约如刀裁的鬓角。

    若是忽略清贵的环境,或许没人不觉得他是个常住江边,孑然一身的悠闲钓鱼翁。

    小雨微斜,和风润物。

    郁成朗被锦衣仆从引入了瑞安庄里,眼前的景色变化万千,却皆是富丽堂皇的样子,只越是入内,却越是古朴雅致,仿佛繁华落幕后最原始自然的景象。

    湖边的小楼和一间小屋遥遥相对,郁成朗问道:“陛下可在那小屋里?”

    毕竟,小楼看上去更像是宴请宾客之地,低矮的小屋倒是浑然一体,有一个独立精巧的小院,于群楼林立的庄子里,更有一份高雅特殊的存在感。

    仆从却摇头,轻轻道:“并不常在,不过若小屋里没有旁人,陛下倒是会去呆个一时半刻。”

    郁成朗一怔,其实他不明白,有旁人是什么意思?

    难道还有什么人,会比陛下还贵重,能叫他让了尊地儿不成?这实在令他难以想象。

    但他知道自己不该多问,于是便沉默下来。

    仆从把他带到一座小桥旁,不用他说,郁成朗也看见了正在垂钓的尊贵男人。

    斜风细雨里,男人骨节分明的手稳稳握着钓杆,而郁成朗才想说话,却见男人修长的手指比在冷淡的唇边,便使他立时住了口。

    不一会儿,贵重的软玉竹所制的鱼竿微微下沉,郁成朗却听稍远处,男人的嗓音低哑,隐约含笑:“鱼上钩了。”

    作者有话要说:  鱼暖:我郁暖就是死了,拿剑抹脖子!从这儿跳下去,都不可能上钩!

    n年后……

    鱼暖:真香。

    明天见。

    提前祝福各位仙女520快乐~~

    感谢以下美少女:

    提拉米苏扔了1个地雷

    apple扔了1个地雷

    “路漫漫兮”,灌溉营养液 +100

    “肥兔子要努力”,灌溉营养液 +5

    “apple”,灌溉营养液 +5

    “呱孖”,灌溉营养液 +5

    “你个辣鸡”,灌溉营养液 +1

    “软炸兔糕”,灌溉营养液 +1

    感谢以上美少女~

    如有眼瘸,下章补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