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10章 第十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星际平头哥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不死佣兵     郁暖体弱多病,全长安的贵人们皆有所耳闻。倒也不是大家管得太宽,重点还是郁大小姐到走到哪里都是面色苍白,柔弱不胜的样子,端的叫人怜惜,私下说她爱装的贵女也不在少数。

    时下长安,皆以瘦为美,郁大小姐的身体本来就不算好,又拼命节食,结果就是身体变得更差。自然,这种事情冷暖自知,也无人可置喙。

    崇北侯府养的大夫,自然医法高明,隔着轻纱诊完脉,撸着胡须皱眉道:“恐是胸痹之症,又因阳虚而带厥心痛,贵人怕是胎中所带,加之常常受寒,少有进食,辟谷过度而有损心血……”

    秦恪之听得云里雾里,略有不耐道:“你就说,现下要如何治便是!药方子你也开了,具体又得如何做?”

    大夫尴尬低头道:“这个……古法有云,心痛之症,法不在救,是以……不可救也。贵人应当调养生息,多用五谷粮食,平心静气者,延年益寿。”

    大夫的话,非常有道理,但就像没说一样。

    翻译一下,具体治疗法子有,膳食健康,多调养身子,不要想太多。然后等死就可以了。

    秦恪之本来已经乌青的面色更青了,他紧皱着眉头掷地有声道:“不论如何,你都要给我找出法子!不然要你何用!”

    大夫有些为难,一把年纪了还要给个不懂医术的小子为难,但也只好叹气:“世子莫要为难老夫了,即便是寻遍长安城,老夫敢断言,再没有大夫能医这病症的……老夫虽无能,但让贵人多活几年,还是能的。”

    其实不是没法子,法子还是有的。有传闻道,本朝皇室私库藏有前朝留下的金馗古籍,乃是前朝医圣所著,闻名遐迩,却流失已久,里头的方子专治绝症。

    但传闻也只是传闻,这几个贵族少年,虽皆出身于勋贵之家,但却连皇帝的袍角都摸不着。

    同他们讲这些不过是徒劳无功,不说也罢。

    大夫都如此说,可见郁大小姐是真红颜薄命,即便再名动长安,也不过是空余回忆。

    秦婉卿在一旁听着,很识趣地不声不响。

    她可不想在这种时候触霉头,再是开心也得自个儿偷着乐,私底下回屋里,蒙着被子放肆地笑也没人知道。而现下露马脚怕不是傻的,这几个男人都紧张着呢,她可不要当他们眼里的恶毒女人。

    郁暖也算是死得其所,婊里婊气,早死早超生。

    人都是这样,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她身上所有的缺陷都值得厌恶。很明显,秦大小姐并不觉得自己也同样婊里婊气,事实上若论手帕交,恐怕她和郁大小姐才该惺惺相惜。

    郁暖在里头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崇北侯府厢房里头,绣纹繁复的床帐。

    侍候的清泉有些喜悦道:“大小姐,你可醒来了!”

    郁暖点头,面上没有甚么表情,只是淡淡道:“侍候我更衣罢。”

    清泉劝道:“大小姐,大夫说您体虚,要您多躺会子,不若照着世子的安排,再在侯府小憩两日再走吧?马车颠簸,只怕您身子……”

    郁暖轻声打断,只是整理着发丝,平视铜镜道:“不必了,今日就走。”

    以郁大小姐的心性,定然不希望旁人瞧轻了她去。虽然以她现在的处境,嫁给秦恪之是上乘选择,但以病为名,赖在旁人家里休养,这种死皮赖脸的做法只有蠢人才会做。崇北侯府和忠国公府,并无多少深厚交情,她因病留宿,怎么说都说不通了,又不是人事不省了。不能因为想嫁给秦恪之,就崩了高贵优雅的白莲人设。

    郁暖自己没有感想,倒是真的。嫁给谁都无所谓,能活一天是一天吧。

    更何况,现在只是开始。

    等她被逼无奈嫁给戚寒时,那才是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开始。

    呃,是她单方面作死,而男主非必要,从来不对女人动手,这点在她看来还挺优雅绅士。毕竟郁大小姐作的死,实在已经不能简单囊括了。

    她面色苍白地被丫鬟扶着出来,对着面色焦急的秦恪之道:“方才,是我唐突了,不曾顾好自己的身子,反倒让世子和大小姐你们为我担忧……是我顾虑不周。”

    秦恪之皱眉,有些急切道:“大小姐万万不要如此说,大夫说你身子太虚,还是先躺一会子才好。”

    他想好了,千万不能告诉郁暖她有心疾。她这个毛病,恐怕南华郡主夫妇也非是不晓得,只是没人告诉她罢了。

    只怕郁大小姐得知自己薄命,便消极凄凉,对身子更加是不利。

    然而就是有这种出头鸟,防不胜防。

    秦婉卿诚恳担忧,美眸泛红,拉着郁暖的手道:“我竟不知,郁大小姐有心疾,过去皆是我错怪你了,也望你好生保重身体才是。”

    郁暖僵了僵,看了她一眼:“……”

    她突然面色变得更苍白,微微睁大眼,颤抖着唇瓣道:“心疾……我真有心疾么?从前娘亲请来的大夫,从没这般说过的……难道他们都瞒着我。”她说着眼角微红,原本淡淡的神色也变得无助起来。

    秦恪之没想到妹妹竟然若口而出,不由面色转惊,立即回绝道:“怎么可能!她瞎说的,你不要信她。”

    郁暖怔然,柔弱轻声道:“罢了,亦不必再说。”

    秦恪之欲言又止,却怕自己火上浇油,忍不住含着厌恶瞪了妹妹一眼。

    郁暖转身,抬头却猝不及防对上了周涵的眼睛,不自觉地心慌,不由仓促垂眸,轻声道:“我想回家了,世子和秦大小姐,请允我先行离开。”

    男人眸中寒星寂寂,略有兴味,却仍旧沉默不言。

    这只柔弱的猎物,提起心疾绝症这样的字眼,眼眸深处可并没有惊惶。除了表面的恐惧苍白,她的眼里甚至古井不波,眼神平淡地像是在谈论天气,似乎早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精致的面容实则安静恬淡。

    有趣,他在心中散漫微笑起来。

    毕竟,他难得有这样闲暇的兴趣,想了解一个女人。

    郁暖去意已决,无人敢阻拦,于是这几人带着各色心思,把她送上了马车。

    今日之事,稍稍搅乱了原本的剧情。原书中若是不出意外,郁大小姐也不会因为头疼而昏厥过去,所以大约到了后来,才知道自己的病已经严重到了那个程度。

    哦,那又怎样略略略。

    她可以装作仍旧不知道的嘛。反正除了秦婉卿没人告诉她,那她是不是就可以认定,是秦婉卿杜撰来害她的?听上去逻辑也能自洽呢。

    那就这样好了,她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谁告诉她她有心疾就是心怀不轨!那真是非常棒棒。

    捂住耳朵掩耳盗铃,听上去很愚蠢的行为。但由于郁暖在旁人眼里过分柔弱,故而甚至连铃声都响不起来罢?

    不过,以读者的角度,郁暖觉得男主对郁大小姐,绝对不会是真爱。

    虽然说,她的确是男主所谓的白月光,具体体现在,郁大小姐死后,乾宁帝甚至将她追封为贵妃,以皇贵妃之礼下葬,甚至为她立了牌位,保证一年四季香火不断。

    于是,孝淑和贵妃郁氏,一向是男主后宫嫔妃心中的恨。

    只恨自己没有早早出现在男人的生命里,只恨郁氏死得太早,他没有见她容颜老去的那一天。每个人都争着模仿郁氏,但似乎皇帝都不怎么喜欢,所以导致大家都觉得乾宁帝非常专情。

    其实不是这样的,因为男主根本不爱郁大小姐,最早顶多就是以欣赏精美物件的态度看她。

    不过,男主直到尾声,都不曾立皇后。

    原文中有一个段落,让她印象深刻。直到现在,仍旧能依稀记起。

    ......

    雨夜,冰冷而清寂。

    皇帝独自坐在窗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捻着玉白的棋子,正百无聊赖与自己对弈。女人披着纱衣从龙床上走下,婀娜的腰肢像是春日的嫩柳,展露出无限遐想,又半掩半露,满是天然的妩媚。

    她眉眼含情,秀口微张,却沉默苦笑起来,顿了顿,还是鼓起勇气问道: “陛下,这么多年过去了,您为甚还是一个人?您知道的……您从来没有立后。”甚至,仿佛都没有什么偏爱的人。

    即便最受宠爱的秦氏,也不过是宠爱而已,他没有半分情深的样子。

    年轻的皇帝的眼眸寂寂,薄唇微勾,散漫优雅道: “那个位置啊......尚且无人配得上。”

    ——节选自《为皇》第八百二十二回

    郁暖当时读到这里,有点起鸡皮疙瘩。

    幸好男主到结局都没立后,不然她真的很可怜那个被他看上的那个女人。

    毕竟当一个蛇精病突然纯情专一,那该是多可怕?

    不敢想,惹不起,真可怕。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呃,并没有为皇这本书,节选什么的只是写写的。

    感谢仙女:

    藤井旋风,灌溉营养液 30

    小白杨,灌溉营养液 40

    镇宅喵,灌溉营养液 120

    uminxm,灌溉营养液 1

    苹果,灌溉营养液 2

    镇宅喵扔了1个地雷

    鞠躬!谢谢各位仙女!么么啾!

    如有眼瘸,下章补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