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番外·犀照02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138章 番外·犀照02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大佬都爱我 [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三国之召唤时代女配不掺和(快穿)幼崽护养协会山村名医破道[修真]     黑暗无声无息淹没整栋魏氏收藏馆时, 毛小莉和寇宣灵都被困在房间中, 当时她还抱着昏迷过去的魏宁而寇宣灵背着齐茵。无间地狱的通道开启,万鬼哭嚎声几乎刺穿耳膜。昏迷的魏宁瑟缩几下挣扎着醒过来,发现身处黑暗和恐怖的哭嚎声中不禁瑟瑟发抖,毛小莉抱住他温柔安慰:“没事,不用怕。”

    魏宁迟疑半晌, 小手揽住毛小莉颈项表达他无声的信任。毛小莉笑了笑,拍拍他的背便抬头跟寇宣灵说道:“老寇,我们先出去跟其他人汇合。照这情况应该是动用酆都赦令牌, 我们得赶紧出去。陈阳应该有办法……老寇?”她向前走一步再回头的时候没有听到寇宣灵的任何回答:“你在不在?”

    寇宣灵没有回应,毛小莉按照记忆朝他原本站的位置走去, 走了三四米还没有碰到人。她心中产生不好的预感, 于是向前走了两三米终于确定这不妙的预感。五六米的距离应该触碰到墙壁才对, 但现在前路畅通无阻。

    看来整栋魏氏收藏馆不仅成为无间地狱的通道,甚至变成一个混乱的空间。毛小莉只听闻无间地狱的恐怖,对无间地狱通道只有少许了解。她根本不知道这是个混乱的空间,脚下踩出一步可能就会跑到不知名的地方。

    毛小莉想起无间地狱通道是引领恶鬼前往无间的地方,换句话说如果没有酆都赦令牌她就无法离开这条无边无际的黑暗通道, 更甚至每走出一步都会被引领到无间地狱里。一时之间她不知该前进还是留在原地,心里颇为懊悔平时没有好好修炼。

    魏宁抬头问:“小莉姐姐, 我们出不去了吗?”

    闻言, 毛小莉笑道:“没有, 肯定能出去。我只是在想该走哪个方向才能找到陈哥他们, 对了, 宁宁怕黑吗?”现在他们不仅被黑暗包围,还要提防黑暗中的恶鬼。

    魏宁摇头:“不怕,习惯了。”因为舍利子的缘故,从他懂事起就会被鬼怪骚扰,尤其是当夜幕降临后,那些鬼怪更为猖獗。小的时候因为不懂事以为它们是朋友,过于信任差点就被拉进墙壁里。后来识破它们真面目后,每天晚上都会被骚扰。

    毛小莉听得心里发酸,抱紧魏宁保证道:“我一定会带你走出去,放心吧。”

    魏宁:“妈妈呢?”

    “老寇在保护……就是寇宣灵,长得挺帅的大哥哥。”毛小莉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灵符,将灵符燃烧用来照亮路途,只是照亮的范围有限,只要辨别不出方向即使有光也会迷路。她又拿出另一堆三天贵人赐福宝符,然后亲眼看着掌心中的赐福宝符慢慢被侵蚀化为灰烬。

    毛小莉深吸口气说道:“我们走吧。”每走一步几乎用掉一张三天贵人赐福宝符,走了约莫十几米,身上的宝符全都用光,而恶鬼察觉到生人气息正朝他们的方向涌过来。它们常年生活在黑暗中,格外恐惧火光,一旦灵符用光就会一拥而上。

    三天贵人赐福宝符用完就会有很大可能迷路在通道里,从此以后再也走不出去。毛小莉掌心冒汗,额头也冒着冷汗,呼吸急促,她不知道该不该赌自己的运气。她回忆从小到大抽奖次数,几乎百发不中。这么一想,心里更为紧张。

    毛小莉伸出脚,刚要落地时听到魏宁说道:“我觉得……朝左边走比较好。”

    毛小莉一个激灵扭过头,差点把脖子扭伤,不过此时脖子的疼痛比不上兴奋。她说道:“宁宁分得清方向?”

    魏宁摇头:“分不清,但是觉得应该走这里。因为前面有很多声音,左边比较少。”他无法准确的描述自己所听到的和所感觉到的,只知道如果往前面走就会掉进深坑里,然后被底下哀嚎的恶鬼扑上来撕碎。

    毛小莉抱紧魏宁:“好,我们往左边走。宁宁如果感觉到就告诉我,不用害怕。”

    说完她就按照魏宁指的路向前走,灵符的光芒慢慢熄灭。毛小莉赶在恶鬼扑过来的时候点燃灵符继续向前走,兜里只剩下两张灵符,当她点燃最后一张灵符的时候终于遇到前来寻找她的张求道。

    于黑暗中走来,明亮的火光逐渐照亮张求道的身影和面庞,濯濯黑瞳里只有她的身影。张求道开口的第一句话:“没事吧?”第二句话:“我来了,别怕。”

    毛小莉咬着腮帮子抽抽鼻子,空出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张求道手臂上的衣服,低头好半晌都没说出话来。张求道垂眸静静凝望她,双眸里漾满温柔,然而此刻毛小莉低着头没有看到。

    毛小莉:“谢谢。”

    张求道笑了笑,接过她怀中的魏宁,另一只手覆盖住抓住手臂衣服的毛小莉的手,握住后就没有放手。“走吧,我带你们出去。”

    毛小莉:“走得出去吗?”

    “总得试试看。”

    张求道在前面引路,毛小莉的目光从他认真的侧脸下滑到两人相牵的手,心中的慌乱感和恐惧在此刻好像找到了靠山般,统统被打散。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心和可靠。她鼓起勇气问:“你是特地来找我,还是不小心遇上我?”

    张求道:“你说了算。”

    “啊?”

    “你怎么想都随你。”

    毛小莉眉头蹙起:“你到底什么意思直说,别转移视线。我怎么想都是我的事,你怎么做、什么意思,要是不说明白我怎么知道?”

    “你确定要在小孩子面前谈论这种话题?”张求道回眸瞥了眼毛小莉,看她被噎住无言以对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于是笑出声:“真笨。”

    毛小莉呵呵笑了两声,马山峰平时没事科普的专家言论里提过,如果一个人处于绝望境地一段时间后就会对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的人产生依赖性好感。看来这些专家言论也不全是吹的,好在这种虚假不靠谱的依赖性好感较为短暂,很快就能让人清醒。

    她想甩开手自己走,但张求道加大力度握紧:“这种时候还跟我置气?牵着手才不会一脚踩出去就走散,别到时候又得费时费力去找你。”

    毛小莉:“你会说点好话吗?”

    “你想听我说好话?”张求道反问。

    毛小莉想了想:“算了,你选择闭嘴就是我最大的希望。”闻言,张求道轻哼,带着能够轻易捕捉到的笑意。

    张求道:“你还有灵符吗?”头顶上的火光逐渐减弱逼近熄灭,他已经没有灵符,不知道毛小莉还有没有。毛小莉把衣兜翻个遍都找不到灵符:“没了,你也用完了?”

    张求道:“你兜里不是经常带着大把灵符?用得那么快吗?”

    闻言,毛小莉不好意思的轻咳两声:“卖、卖出去了。”

    张求道无言以对:“……毛小莉,你就不能少贪财点?”

    毛小莉振振有词:“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也没损人利益。而且人各有所爱,我就是爱钱。”

    张求道:“那我把我的钱都给你,你要吗?”

    毛小莉愣了愣然后假装听不到继续说道:“哈哈,我也不是真的爱钱,不然分局里那么多大单早就接手。就算品级小接不到也能跟人合作蹭点肉汤喝,不过我说过君子爱财取之以道,我只是热衷于卖灵符赚钱,享受过程。”她尴尬的笑笑后,迅速转移话题:“你和我的灵符都用完了,那现在怎么办?”

    灵符最后一点火光熄灭坠落,周遭重陷黑暗。围观他们的恶鬼如同恶狗闻到肉味疯狂的朝这边扑过来,毛小莉正想动手,张求道拽住她的手说道:“别松手。”

    毛小莉:“现在不松手等被恶鬼扑上来撕碎吃光?”

    张求道:“现在松手,等下我去哪里找你?”

    “我——”毛小莉怔住,陡然察觉危险立刻竖起剑诀,以指为剑并快速结出手印镇杀扑过来的恶鬼:“压制不住。”恶鬼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垂涎眼前三具生人肉体,它们饿了很久,渴望回到阳间。所以绝无可能放过他们。毛小莉剑指摆在胸前说道:“突围吧,硬闯出去。”

    张求道耳边听着恶鬼凄厉的哭嚎,说道:“一人难敌千军,何况我们现在灵符用光,身边也没有适用的法器。而且时间有限,必须赶在酆都赦令牌时效失效后跟陈阳他们会合才能离开这里。”他突然转身将怀中的魏宁交给毛小莉:“他能带你找到陈阳他们,你抱着我等一下闯出去。”

    “我闯出去?”毛小莉:“你呢?”

    张求道:“我把它们引走。”毛小莉刚想拒绝的时候便被迅速堵住:“别任性,能走一个是一个。我身上带着功德宝诰,它们不敢攻击我。我把它们引走后立刻去找你们——”他拍拍她的脑袋:“毛小莉,乖了,听我一次吧。”

    毛小莉摇头:“不行。我毛家人不是胆小怯懦、贪生怕死之人,你有功德宝诰,我也有底牌没有拿出来。不过是万千鬼怪而已,我毛小莉从小见鬼长大的,还会怕?”

    此时张求道点燃手中的犀牛角,抬眸定定的望着毛小莉,半晌嘲笑道:“平时画符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你能有什么用的底牌?”他转身慢慢走近黑暗中:“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回去再说。”

    毛小莉瞪着他手中点燃的犀牛角,快步向前想要抢走,可惜往前跨一步就已经见不到张求道了。她愣怔着站在原地,半晌不知该如何反应。

    魏宁小心翼翼的询问:“小莉姐姐,你哭了?哥哥是不是有危险?”

    毛小莉回神才发现自己哭了,抹掉眼泪后抱紧魏宁冷静的说道:“他会没事的,我们先走。”

    犀照牛渚可见鬼,晋书曾有则故事提过晋人温峤路过牛渚矶见水深不可测,便点燃犀牛角照亮牛渚矶结果引来水底幽魂。阴阳有别,幽魂冲撞生人阳气,晋人温峤因此而亡。民间便有传言犀照可见鬼,其实犀照不仅能见鬼,还能引鬼。

    毛小莉一路沉默无话,面色虽苍白但眼神中的光芒越来越盛,看似漫无目的向前走实则每走一步已心有成算。毛家人的天赋向来恐怖,如果他们愿意必然能于绝境中寻找到生路。再加上吞吃舍利子的魏宁相助,他们很快就与陈阳、寇宣灵等人相遇。

    毛小莉以为自己见到陈阳他们的时候会忍不住委屈哭诉后怕,实际上这些都没有,她很冷静。将魏宁交给寇宣灵后便对其他人提及引走万鬼的张求道:“我想去找他。”

    陈阳毫不犹豫的拒绝她的要求,然后将酆都赦令牌交给寇宣灵,自己动身去寻找。毛小莉想要跟上去也被拒绝,她只犹豫几秒就妥协。刹那间她就知道众人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因为她道行浅。即使想要帮忙也只会成为拖后腿的存在,她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无比清晰的意识到自己有多弱小。

    回去的时候寇宣灵看向她的目光充满担忧,毛小莉笑不出来便说道:“我没事,也很清醒。现在先离开通道,”她顿了顿又问:“我们就这样离开,陈阳和张求道都没有酆都赦令牌还能出来吗?”

    寇宣灵:“没事。你忘了度局?”

    毛小莉跟在众人身后一起离开无间地狱通道,站在魏氏收藏馆一楼客厅,而外面连绵不断的大雨此时已经停了,天色微亮。忽然一只温暖的手摸到脑袋上,毛小莉下意识回头见到微笑的寇宣灵。寇宣灵说:“不用担心张求道,他会没事。”

    毛小莉眨眨眼:“嗯。”

    陈阳最终将张求道带回来,对方伤得挺重,躺在床上休养了几天,毛小莉也就照顾了他好几天。其实张求道早就没事了,毛小莉心知肚明,只是没说。直到自己想通后才趁着众人都在,对他们说道:“我想回茅山。”

    理所当然遭到众人拒绝,陈阳说:“除非说服我,否则我没办法将你开除。”

    毛小莉说:“回茅山,学道术。”毛家子弟开窍,就会回茅山学道术。

    陈阳妥协:“分局永远留给你一个位置,如果学成,还是要回来。”

    毛小莉抬眸,望着挽留她的众人,心中颇为感动。“嗯,我本来就没想离开呀。”她舍不得陈阳做饭的手艺,舍不得马山峰自酿的果酒,舍不得所有人。当然此刻似乎更为舍不得那个在她恐惧害怕的时候出现在面前,替她引走万鬼的人。

    等众人都出去后,房间中只剩下毛小莉和张求道两人。毛小莉拨弄粥碗,没有开口。张求道直勾勾盯着她,声音冷得结冰:“你不用走,如果我让你产生困扰,以后不再出现在你面前就好。”

    毛小莉诧异的抬眸:“你瞎说什么?伤到脑子了?”她抬手想要摸张求道的额头,反被抓住手腕。张求道抓住她的手腕就不松手了,毫不掩饰的问她:“你接受还是拒绝?”

    毛小莉:“嗯?”

    张求道:“我喜欢你的事情。”

    毛小莉:“嘘!”指了指紧闭的房门示意外面一群八卦同事在偷听,然后拿出手机小声说道:“微信说。”她埋头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我不知道,没有答案。】

    张求道看完后蹙眉凝望她,毛小莉视而不见继续打字:【让我想想,我本来没有打算恋爱结婚,突然发生打乱未来的计划,我根本来不及思考。这件事对我来说如同翻天覆地一样,将我的未来搅成看不清的漩涡。】

    张求道看完后就没有再要求答案,而是态度平淡的替她准备行李,送她到火车站。然后回来摸出手机反复的看这段话,将每个字拆开重组刻在心里。

    毛小莉没有直接回应,可是字里行间已经表明她乱了心绪。她把张求道考虑进自己的未来中,以至于哪怕未来不婚的计划被打乱了也没有一刀切除,没有完全不给张求道机会。毛小莉平时嘻嘻哈哈不着调,看似没有过多考虑未来而只想及时行乐,其实目标很坚定。

    及时行乐不过是她的生活态度,她喜欢到小巷子里忽悠顾客购买她的桃花符和转运符,喜欢滚到大胖身上惹毛它,喜欢偷马山峰的茶具,还会偷偷熬夜替隗宣写暑假作业结果被一道简单的鸡兔同笼题目难倒。毛小莉总是叽叽喳喳、毛毛躁躁,没有深入了解的人会觉得厌烦,可是如果生命里失去这样简单、容易满足、总是快乐且充满活力的人反而会觉得无比孤单。

    张求道在写字框里输入五个字:【我等你回来。】

    毛小莉下车时才收到来信,笑了许久,回复了一个笑脸。她回到家就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待了几天,再出来后向围坐在餐桌上吃饭的众人说道:“我开窍了,要闭关修炼。你们不要打扰我!”

    毛家人愣愣的看了她一眼,‘哦’了一声后继续吃饭。晚上毛小莉下楼吃饭的时候,毛家人围坐在一起,毛小莉的大哥毛小盈突然从饭碗里钻出头来:“小莉,你不是要闭关修炼?”

    毛小莉翻白眼:“我要闭关修炼,不是要辟谷。”她也是要吃饭的,不然哪来的力气修习术法?

    “对。”毛小盈又问她:“你怎么突然开窍了?”

    毛小莉没搭理他,继续扒饭且速度很快,在毛小盈继续说话的时候盛了第二碗饭。毛小盈继续慢悠悠的说:“毛家人如若开窍,必然是遭遇人生中重大打击突然顿悟。比如爸当年差点被好友ntr——”

    毛爸爸将手中的筷子当成飞镖甩到毛小盈的面门上,然后从桌子底下抽出新筷子继续吃饭。毛小盈夹住筷子,轻轻放到桌面上继续说:“我当年是掉进鬼窟里差点害死朋友,几位姑姑都是因为感情问题才开窍。所以小莉你——”

    “砰!”毛家人手中的碗齐齐砸到桌面上,目光唰唰看向毛小莉。毛家姑姑们痛心疾首:“小莉,谁辜负你?我们弄死他。”毛爸爸激动的询问:“有对象了?”

    毛小莉放下手里的碗筷打了个饱嗝:“我吃饱了,先上楼修习术法,你们慢慢吃。”说完就起身想要上楼。毛爸爸拦住她不让走,毛小莉冷漠一笑:“锅里的饭只剩下最后一碗,你们还有空跟我讨论我的感情生活?”

    毛爸爸一惊,下意识看向饭锅。但此时离饭锅最近的毛小姑盛走最后一碗饭:“承让。”

    毛小盈望了望碗里吃不到一半的饭,半晌后说道:“我才一碗……”

    毛妈妈笑容慈祥:“下次加油,再接再厉。”

    毛小盈出发前往道教协会时,毛小莉特意把张求道的照片递给他看:“注意这个人。”

    毛小盈盯了半晌:“记住了。这是妹夫?”

    毛小莉抬头看天:“可能。”

    毛小盈:“哦,妹夫。”一定会好好相处的,握拳。

    一个月后,毛家发生了件大喜事,昏迷二十几年的毛真生魂。全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中,本来家里人都要求毛小盈立刻带着毛真生魂回茅山,但龙虎山那边举行道教文化节,而毛真想留在那里参加完道教文化节再离开。此时,毛家人自然顺从毛真,只要他开心就好。

    毛小莉趁此时机买了飞往龙虎山的机票,当然买的是特价机票,夜晚偷偷溜出去。结果在门口的时候被毛爸爸抓包,毛小莉甩甩胳膊腿:“我出来散步。”

    毛爸爸目光意味深长:“女大不中留。”说完就拐回去了。

    毛小莉脸皮抽了好一阵,差点想撕毛爸爸。明明全都看在眼里就是什么都不说,半夜蹲守门口就为了说这句话。毛小莉愤愤不已:“不就吃饭多了点吗?早该减肥了。”毛爸爸的身材趋向于中老年男人发福方向行走,因为这点经常遭到毛家女眷攻击,以此要求他少吃点。

    她买的不是直接到龙虎山的飞机,而是要转到另一个省份住一天在转飞机过去。因为走得仓促就没能购买到连续的班次,当时张求道如同往常向她述说行程中遇到的有趣事物。

    毛小莉禁不住说道:“我想去参加龙虎山道教文化节,听说很有意思……我已经在路上了。”

    那边沉默良久才说道:“我去接你。”

    毛小莉露出笑容:“嗯。”

    道教文化节来的时候,无数人点燃自己制作的孔明灯。毛小莉下车时见到满城尽是孔明灯,橘黄色的光芒在头顶上的天空闪烁,温暖美丽,带着无数人的美好期盼。人群嘈杂,毛小莉没办法打电话或语音,于是发了信息。

    张求道一直盯着手机看,第一时间收到信息。

    【我现在就过去。】

    当道教祈福禳灾开始时,众人如同潮水般涌进天师府,街道很快只剩下零零散散几个人。在;灵音骇空、清澈响亮、锵金鸣玉如钧天之乐之时,毛小莉见到站在面前的张求道。

    “那时候你问我的问题,现在可以回答你。”毛小莉说:“我接受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