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番外·姻缘05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134章 番外·姻缘0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三国之召唤时代带着空间闯六零幼崽护养协会山村名医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     陆修之说道:“只是暂时没有顺手的法器,拿这个来替换。”他将紫晶串珠拿下来递给寇宣灵:“你要看看吗?”

    寇宣灵接过紫晶串珠放到灯光下看, 淡淡的紫色萤光温润美丽, 每颗珠子晶莹剔透, 仔细看发现珠子里面刻满上清大洞真经。“真是天宫造物,这叫番外·姻缘05什么?”

    陆修之看了眼紫晶串珠说道:“还未取名,当初无聊就在珠子里面雕刻真经, 雕刻完之后就随意串成珠子。恰好下山来身边没有趁手的法器就把它拿来用,所以没有名字。”

    寇宣灵摸着紫晶串珠:“听你话里的意思,你法器很多?”

    “还好。”陆修之端直腰板,直视寇宣灵:“我平时花销不大,攒下很多家当。按照现在市值价, 所有家当折算成人民币大概值几个亿。虽然不是很多,但我还会赚钱、攒钱,养家糊口是绝对没问题。”

    寇宣灵抬头看向陆修之, 勉强笑了两声后将紫晶串珠还给他:“我听到门口有些声响,先出去看看。”说完起身朝门口走去。

    陆修之把紫晶串珠缠回手腕时沉默思索,身家财产诱拐计策失败。

    寇宣灵本来只是躲避陆修之的借口, 但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确实听到敲门的声音。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噹’一声猛然敲响。流动的空气在刹那间停顿,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时针指在十点钟,距离十一点钟还有一个小时。敲门的声音在这时候变成门铃声, 常先生疑惑:“现在这个钟点还有谁会来?”

    寇宣灵:“我去看看。”他刚伸出手要将门打开, ‘砰’的一声巨响, 大门由外撞开, 白色的雾气被夜风吹进来,卷进几片银杏落叶。寇宣灵早在门开前反应迅速的后空翻避免被门撞到,抬头看门口站着黑衣黑裙的女人,瘦削凹陷的脸颊和高高的鹳骨,脸上浓妆艳抹。

    女人的脖子上有道勒痕,深深的凹陷进去,令整个脖子都呈现出畸形的弧度。她冷冷的瞪着寇宣灵,嘴巴慢慢张开、扩张到一个扭曲的宽度,整张脸都被拉长变形。随后刺穿人耳的尖叫从她嘴里发出,寇宣灵捂住耳朵,回头看常家人。

    常家人满脸痛苦,常家小女儿最先受不住,鼻孔流出两管血,开始翻白眼。寇宣灵驭使桃木剑,桃木剑在空中转了两个圈飞速成幻影直接将门口的女人戳穿连带着钉在墙面。他乘胜追击跑出别墅到达庭院,跑了数步脚腕被突然从地底钻出来的鬼手拽住无法动弹。

    原本被桃木剑钉在墙壁上的女鬼瞬间变成一具骷髅委顿在地,身后的大门砰的巨响猛然关上。漂亮的银杏树突然之间失去光彩,黏满蛛丝,地上满是乌黑腐烂的落叶。银杏树最为粗壮的一根树木上吊着高矮四条绳套,黑衣女人整条脖子断成两截,全靠皮肤韧带支撑才没有身首异处。

    四条绳套,只有黑衣女人?黑衣女人的丈夫被陆修之收进古木骰子里,剩下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它们不在树上那就是——在屋里!

    寇宣灵回头,客厅里大盛的灯光突然熄灭,隐约能听到里面灯管爆开的声音以及常家人恐惧的尖叫。黑衣女鬼咯咯的笑着,声音粗嘎难听:“天师?白巫?我活着的时候你们就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我现在死了,巫术更厉害。白巫天师更不是我的对手。”

    寇宣灵试图将自己的脚腕从鬼手里扯出来,却发现那些鬼手试图攀着他的脚爬出来。他不耐烦听黑衣女鬼的叨叨,就驭使插|进白骨骷髅的桃木剑回来。桃木剑颤动几下便拔|出来,刚飞出去就被一只白骨骷髅手抓住。

    尽管桃木剑灼烧那只白骨骷髅手,但对方仿佛感觉不到疼痛,执意抓着桃木剑任由自己的骨节被灼烧融化。黑衣女鬼得意大笑:“它们都是我的杰作,融掉一只还有很多只。足够时候让我慢慢炼化你,”她落到地上,绳套还勒在脖子上,四肢很协调走不动路,干脆四肢着地爬到寇宣灵面前十分贪婪的说道:“三品天师?哈哈,赚到了。如果炼化成鬼奴就能成为最好的帮手,我生前都没能遇到好材料,没想到死后还能遇到。”

    寇宣灵耸耸肩不再挣扎:“你生前遇不到好材料只能说明能力差吧,你不是真正的黑巫。”

    黑衣女鬼大怒:“谁说我不是?现在我就砍断你的四肢和头颅再缝补放进咒术!”她爬到庭院的角落里,拿到一把斧头尝试着站起来,拖着斧头朝寇宣灵走过来。斧头在地上拖曳,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场景是很恐怖的,如果女鬼要斩杀的对象是没有反抗能力的普通人的话。当黑衣女鬼扛起斧头想要砍死寇宣灵时突然被一把桃木剑贯穿胸口,她低头望着胸口发出的‘滋滋’声响,被腐蚀出来的白色烟雾和黑色浓稠液体交杂在一起足够她意识到自己将要魂飞魄散。

    黑衣女鬼惊恐的尖叫,寇宣灵拔出桃木剑照着喉咙凹陷进去的地方砍下去,直接让她真正的身首异处。“我以为是真正厉害的黑巫,原来根本不是。”寇宣灵轻松的将扯住脚腕的鬼手斩断,望着蜷缩成一团的黑衣女鬼说道。

    黑衣女鬼全身拱成虾米状逐渐融化,她惊恐的尖叫:“我是黑巫!我要还阳!我要永享长生啊啊啊!!!”

    寇宣灵踹开门进客厅,发现常家人平安无恙。陆修之端坐椅子拨弄手腕的紫晶串珠,寇宣灵一踏进来他立刻转头微笑:“解决了?”

    寇宣灵愣了一下,觉得这笑有点勾人。他移开目光:“解决了,你这边也解决了?”

    “两只小鬼而已。”陆修之拍拍旁侧的椅子:“坐下休息。”

    寇宣灵走过去才发现客厅能坐的地方都被毁了,只有陆修之身下那张双人椅还完好无损。他心里觉得有些怪异但也没想太多,坐下来便对常家人说道:“解决了,你们可以出来。”

    常家人下意识看向挂钟,时间显示还不到十一点。他们齐刷刷往后挪,警惕的盯着寇宣灵和陆修之:“寇天师和陆天师说过等到1点后才能离开,期间不论谁来都不能信。”

    寇宣灵扶额:“你们要是不放心就还待在里面。刚才进来的两只鬼怪被陆天师收服你们应该亲眼所见,难道还不信?”

    常先生看向陆修之身侧散架的家具再回想刚才两只小鬼闹事的一幕,虽然他们刚搬家并且有意换掉原来的家具,但是看刚才陆修之闪躲的一幕总觉得像是在引导小鬼破坏家具一样。本来紧张恐惧的心情莫名就变得好无所谓,驱鬼仪式未免太简陋了吧。他们胆战心惊两个月,最后轻轻松松不到半个小时就搞完总觉得很没面子。

    常先生和常太太沉默的凝视寇宣灵,抱团缩在红绳圈起来的范围内坚决不出去,就算是欺骗自己也好,就是不想太随便就搞完。

    寇宣灵向他们解释:“其实我之前没有骗你们,别墅前身是栋洋房。洋房主人确实跟你们一样,是真正的黑巫师,杀了七个人并碎尸企图炼制某种能够操控行尸的邪术为自己所用。根据调查到的信息,他们是通过炼制行尸挖空他们的内脏,然后用毒|品充当五脏六腑来运|毒。不过在一次运|毒过程中遇到高人被识破,警方经过调查才捕获这一家四口黑巫师。”

    “警方跟天师合作逮捕这家人时,黑巫师不敌天师就齐齐在庭院那棵银杏树自杀。七日回魂之时再与天师斗法,邪不胜正。天师以为将它们彻底打得魂飞魄散,却没想到黑巫师中的女人怀胎八月。在上吊自杀前将腹中胎儿剖出来用邪法炼制成鬼婴,天师对此一无所知。洋房后来又有一家四口搬进去,这一家四口被鬼婴害得吊死在银杏树,事件引起天师注意。鬼婴被消灭,但那惨死的一家四口本身信奉黑巫术,没有转世投胎而是企图还阳。”

    恰好遇到情况相似的常家人,就想利用黑巫术占用他们的肉身并从此永远活在阳间。但他们的黑巫术学得乱七八糟,也就只能威胁常先生这样的普通人。

    寇宣灵说道:“我开始以为他们是黑巫师,因为他们死亡的时间日期跟报道一样。既然他们把你们当成替身就必然会在自己死亡的日期杀你们,所以我想是午夜11点到1点左右。不过一交手就发现不对,而且它们……对自己充满自信。”

    菜鸡一只的恶鬼把自己当成能轻松收割人命的刽子手,结果被秒杀。听完解释,常家人觉得还不如不听,他们比恶鬼还菜。常先生撸了把脸:“首先谢谢您收服恶鬼,救了我们。不过我们还是待圈子里比较好,等1点过再说。”

    “可以。”寇宣灵耸耸肩并没有反对,他已经解释完毕,信不信都是常家人的事。何况他们本来也是过于相信他之前说的话,安全为上。他说道:“明天你们请人过来挖开庭院那棵大银杏,里面应该有几具尸骨。报警后让警察处理吧。”

    常先生:“好,谢谢。”常家小女儿打了个哈欠,上唇还残留黑色的血渍。刚才被女鬼的尖啸震得流鼻血,好在除此之外并无大碍。她扯了扯常太太的袖子:“妈妈,我好困。”常太太抱起小女儿哄着她睡在自己怀里。

    寇宣灵起身去拿了条毯子递给常太太,碰触到红绳的刹那突然愣住,然后觉得自己是傻子。身后传来陆修之的轻笑,他回头不悦道:“你早就想到却没有提醒我?”

    陆修之赶紧摇头:“我也是刚想到。”

    寇宣灵瞥了眼陆修之,把围成圈的红绳收起来并对错愕的常先生说道:“我忘了鬼怪不能碰沾了黑狗血的红绳,但人可以。现在你信我了吧?”常先生此刻也发觉自己进入误区,尴尬一笑然后点头。寇宣灵对常太太说:“抱回房睡吧。”顿了顿又说道:“你们都各自回房休息吧,今晚我和陆天师会留在客厅看守,明天再回去。”

    常家人确实感到疲惫,他们已经将近两个月没能好好休息。现在发现骚扰他们两个月的恶鬼已经被解决,紧绷的神经顿时松懈,疲惫感纷纷涌上来让他们无法控制的极度渴望休息。常先生犹豫半晌后让常太太带着两个孩子上楼休息,自己留下来询问寇宣灵:“那些恶鬼真的都解决了?”

    寇宣灵点头:“放心吧。”

    常先生千恩万谢后也跟着上楼回房休息,热闹的客厅安静下来。家具的残骸静悄悄躺在地上,寇宣灵的目光从家具残骸挪到坐在椅子上拨弄紫晶串珠的陆修之身上。似乎察觉到寇宣灵的目光,陆修之抬头与之对视,露出一笑。

    寇宣灵立刻挪开目光,蹭到陆修之面前质问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修之拨弄串珠的动作一顿,反问他:“刚才有没有受伤?要不坐下来说话。”

    “没受伤,别转移话题。”寇宣灵微眯起眼睛说道:“我发现我弄错对象,住在洋房的一家四口中身为母亲的黑巫师巫术最强,我想当然的认为后来被杀的一家四口中黑衣女鬼的黑巫术最强。可是进门后发现黑巫术应该是除了黑衣女鬼最弱,其他三只鬼比较强,毕竟它们甚至能够离开身亡之地。我没看到你刚才收服两只小鬼,但见过你之前收服那只袭击常先生的老鬼。”

    寇宣灵竖起食指:“一招就收服那只老鬼。刚才的两只小鬼没能闹出多大动静就被你收服,还有——”他指着陆修之腕间的紫晶珠串:“我没见过有人能够将上清大洞真经刻在珠子内部,你刚才说是自己雕刻的?紫晶珠子也非凡品,还将整篇上清大洞真经刻在里面,是上品法器。我虽然不是天赋奇才,但大凡天师界中天纵奇才者我都认识,而你,不管是你的法器、穿着打扮等等,在天师界中我都找不到你这么号人物。刚才我在天师论坛发帖,跟帖两百没有人认识你。”

    他抱胸俯视陆修之:“说吧,你是哪路妖精?!”

    陆修之淡笑,答非所问:“我突然想到这串紫晶珠串的名字该叫什么。”

    “嗯?”寇宣灵皱眉。

    “三元流珠。”陆修之将紫晶珠串摘下来,挂在手掌上,手一松哗啦往下坠。“你刚才说这串流珠像佛家禅珠?说错了,这叫道家念珠。昼夜斗转,周天无穷如水流之不觉,星圆如珠故名流珠。”他抓起寇宣灵的手腕作势要将串珠套在他手腕上,后者将手缩回去,立刻被抓住。

    寇宣灵略微惊恐:“你干嘛?”

    “送你。”陆修之头也不抬的说道:“三元流珠共百零八颗紫晶珠,道教《三元流珠经》中将道教流珠分等级,其中有三百六十五颗流珠和一百零八颗流珠,前者谓为星宿运转度数,后者谓为周天星斗之数,也谓为天罡地煞总和。我亲手挑选出来的紫晶珠,在里面刻满上清大洞真经,刻了三年。不管是装饰所用还是驱邪法器都是上品,你若是不喜欢,改天我再替你串三百六十五颗的三元流珠。”

    寇宣灵想要将手腕上的三元流珠摘下来还给他:“我不要,我有自己的法器干嘛要你的?你别转移话题,你是谁?出现在常家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过我在山野间修炼,要说目的就是跟你认识,与你交朋友。你信不信?”陆修之抬眸,抓住寇宣灵的手腕不放,趁他愣怔的时候赶紧说道:“三元流珠就当是信物,如果你觉得太贵重不想接受,那我们就交换信物。我看你手里的桃木剑就不错,那就它好了。”

    说完没等寇宣灵反应就把桃木剑拿走,不知用了什么道术,桃木剑眨眼间就消失在掌心中。寇宣灵蹙眉:“你知道桃木是用来定情的吗?”

    “是吗?”陆修之露出略显浮夸的惊讶:“我不知道。”他正色庄容道:“我的心思如同现在屋外的明月一样清白皎洁,真心想跟你交朋友。以前不是有人用桃木结义吗?我是这种想法,没有其他想法。”

    寇宣灵诧异:“不然你还有其他什么想法?我家里没姐姐,堂姐也有稳定交往的男朋友。如果你想跟我亲上加亲恐怕是没办法,除非你有姐妹。”

    陆修之黑脸:“我没有姐妹。”

    寇宣灵摊手,然后指着窗外说道:“今晚外面只有星芒,没有月亮。”拍拍陆修之的肩膀说道:“天都不愿帮你,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天师界找不到你这号人,你的道术肯定比我还强。没理由低调到无人知道的地步,解释清楚,不然我没办法跟你交朋友。”

    陆修之:“我一直隐居修炼,很久没有出来阳间行走。现在天师界找不到我这号人物算正常,天师界更新换代很快,日新月异。”

    寇宣灵将手机界面放到陆修之面前:“我问了马叔,他说他年轻的时候也没听到你这号人物。别撒谎了,就算隐居修炼也不可能完全跟天师界脱轨。哪怕是最为神秘的道家门派都跟天师界接轨,大概知道哪号人物。”

    陆修之:“我出来行走的时候天师界还不像现在团结以及制度完善,消息也比较滞后。隐居者比比皆是,我不过是其中之一。”

    寇宣灵眯眼:“当真?”陆修之点头,寇宣灵便埋头呼叫目前为止天师界中上上一代的人物,幸好他趁职业便利加了不少老家伙的微信。不过那些人也不怎么用微信,除了陈青岱会长。毕竟是会长还是要随身携带便利的工具,很快就得到回应。

    略过前面殷切叮嘱以及熬夜晚睡对身体健康的危害等等科普直接跳到最下面的回答,寇宣灵惊讶:“你说的都是真的?!”陈青岱会长确定年轻的时候确实遇到过这么号人物,还叮嘱他说如果遇到不准无礼对待前辈。

    陆修之点头,唇角微微勾起。

    寇宣灵震惊:“原来你很老!!”

    陆修之笑容僵硬,瞪着寇宣灵说不出话。寇宣灵继续震惊,盯着陆修之的脸感叹不已。“你知道陈青岱会长多少岁数?快一百岁。他还喊你前辈,你到底多少岁?为什么这么老了还很年轻?看上去跟二十岁青年没差别,真是驻颜有术。”他摸摸自己的脸皮又是好一阵感叹:“你是不是半仙?懂不懂炼丹?”

    陆修之沉默半晌艰难回应:“我……其实没那么老。”

    寇宣灵哥俩好扣上陆修之肩膀:“我懂。驻颜有术的人都不太喜欢提到年龄,以后我都不提。哎,你怎么会想跟我交朋友呢?哈哈哈,想想我这岁数都能当你孙子。”他又是哥俩好的用肩膀蹭陆修之肩膀,挤眉弄眼:“我有什么魅力吸引到你忽视巨大的年龄沟壑,还跟我一见如故?说说看,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肯定早之前就认识我现在来逮我是不是?嘿嘿嘿,不是我说,老大哥就是有眼光。茫茫人海都能发现我浑身冒金光,别说太多废话,下班后一起去喝一瓶。立刻结拜为兄弟!”

    陆修之面无表情把扣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往下拨弄:“先从朋友做起。”

    “啥呀!别浪费时间,从现在开始我就认你当兄弟,两肋插刀不在话下。以后咱们互相照应,当然还是得您多照应我。说起来还是我占便宜,本来认您当老祖宗都可以。”寇宣灵哈哈大笑,继续扣着陆修之肩膀,还大力爽快的拍数下:“今天真高兴。”

    陆修之捂着闷闷的胸口,被寇宣灵见到还以为他不舒服。“难道是刚才受伤了?”他小声嘀咕:“年纪大是会有些心脏类的毛病。”

    陆修之心口更闷,但还是摇头道:“我没事。你——”勉强一笑:“别再提我年龄就好。”

    “没问题!”寇宣灵大方答应并且表示理解:“对了,你心脏真没毛病?”

    陆修之:“……真的跟年龄没关系,我体力、敏捷度和反应能力不比年轻人差,各方面都挺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