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无梁阴宅07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115章 无梁阴宅07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汉侯大佬都爱我 [快穿]     张求道将门关上, 回头竖起食指:“嘘, 先躲起来。”随后看到毛真, 微微拧眉但也来不及询问, 而是三人一起躲进柜子里。下一刻, 房屋门发出‘砰砰’的剧烈撞击, 门外的东西似乎因为没有听到屋里传来惊恐尖叫而很快停止撞击。

    陈阳三人听到外面在静止过后传来沉重的声音, 像是石头在地上摩擦发出的声音。张求道拽住两人说道:“还没走。”外面的东西在离开不久后又回来,这次回来用钥匙打开了门。

    沉重的如同石块摩擦的声音在房间中尤为清晰, 陈阳透过柜子的缝隙看到外面那只东西的脚上穿着极为厚重的石底鞋。鞋底涂满了辟邪的朱砂,每次摩擦地面都会发出刺耳的声音。那只东西的右手上还提着把染血的斧头, 正朝柜子走来。

    陈阳将手搭在腰间的长鞭上,而张求道则是握着他的手臂朝他轻微摇头。外面的东西果然绕过柜子,劈开桌子和床,全都没有发现要找的‘生魂’, 于是转身离开。离开的时候还将门关上, 静止了一会后,门又突然被打开, 那东西探头进来查看, 咕哝几句,含糊不清, 关上门继续往下个房屋查询。

    陈阳打开柜门看着被破坏的桌子和床以及唯独没有被检查、破坏的柜子, 问张求道:“那东西是什么?你怎么惹上了?”

    张求道大松口气, 说道:“逃命的时候不小心闯到这栋房屋来, 惹到了。那是个没脑子的怪物, 无论我怎么甩他都能坚持不懈的追。”他指了指被破坏的桌、床和没被破坏的柜子:“床和桌子被破坏是因为我之前躲在里面,后来被发现。所以之后每次他找我都会以为我藏在桌子和床里,柜子是因为之前没有藏过,所以他不知道。”

    陈阳只看到刚才那只东西的下半身,目测应该有两米来高。虽然没看过上半身却相信张求道的话,因为那只东西在进来和离开的时候都把门关上。撞门的时候也没有用斧头砍门,而是找到钥匙来开门。可见与其他房屋里的鬼怪有所区别。

    张求道看向毛真,问陈阳:“他是谁?阴宅里的鬼魂?”他记忆里进来的天师中没有一个是毛真的长相。

    陈阳:“毛真,二十几年前陨落在这里的天师,毛小莉的大伯。”

    张求道怀疑的态度并没有更改:“毛小莉的大伯是植物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他目前确实是离魂状态,如果你真是小莉的大伯,毛小盈应该认得出你来。”

    “毛小盈也在这栋房屋里?”、“我还活着?”陈阳和毛小盈齐声开口,前者诧异,后者惊喜。张求道立刻转头狐疑不已:“你是生魂,连自己活着都不知道?”

    毛真摆手说道:“我这缕生魂离开躯壳二十几年,每年都被阴宅里的怨气侵蚀,早就失去和身体的联系。”他叹口气说道:“当年第一次察觉到和自己的身体失去联系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真的死了,消沉很长一段时间。同时也是那段时间,阴宅里的房屋建起第六栋。所以我恰好不清楚第六栋的主人和内部构造,没办法帮到你们。”

    陈阳沉吟片刻:“这栋房屋就是第六栋?”

    毛真:“是。”

    张求道:“先离开房间,这里很快就会被那只斧头鬼发现。他虽然没脑子,但有个狗鼻子,所以我才被追得那么紧。刚才我在进门的时候就先在门口花了隐身符,隐去房间中的阳气。但时效不长,很快就会消息,他也很快就会返回并发现我们曾经在柜子里待过。现在离开,正好去找毛小盈。”

    三人开门从长廊走出去,长廊空旷不已,即使动作很轻也能听到脚步声。张求道:“我们去三楼,五楼房间没有鬼魂居住,但斧头鬼会一直找,烦不胜烦。我们坐电梯,不要走楼梯。走楼梯的话那只斧头鬼会一直跟在后面,没办法甩开。不过电梯在长廊尽头,需要路过斧头鬼所在的房间,一旦走过去就必定会被发现。”

    陈阳向前走:“斧头鬼在哪个房间?”

    张求道:“不知道。”他停下脚步,贴在房门上:“听。”几秒后起身:“不在。”

    陈阳跟毛真一起如法炮制,边放轻脚步,小心翼翼的寻找斧头鬼所在的房间。在差不多靠近电梯的房门前,将耳朵贴近,没有听到半点声响。距离电梯越来越近,房间越来越少,说明斧头鬼在那些房间里的几率就越大。

    陈阳对张求道和毛真摇头,示意里面没有声响。但在他将要起身时,眼角余光瞥见房门的猫眼,见到猫眼里的东西忽然动了一下,他猛然意识到那是只眼睛。下一刻,身体比脑袋更快反应,迅速后退,原先站的地方猛然出现一把锋利的斧头。

    原来是斧头鬼发现陈阳一行人,愤怒之下竟直接从里面砍破房门,斧头嵌进房门里。陈阳大喊:“跑!”话音刚落,张求道和毛真已经奋力朝电梯跑去,按下电梯等待开门。那厢斧头鬼已经跑出来,纠缠着陈阳不让他有机会逃跑。

    斧头在墙壁上砍出不少深深的痕迹,每次划过墙壁还会带起串串火花。伴随着火花的还有斧头鬼被戏耍后愤怒的吼叫,张求道听到那变调的怒吼,脸色一变:“糟了。”

    毛真不解:“什么?”

    此时电梯门打开,两人进去。张求道朝陈阳大喊:“快点进来!”陈阳在躲避斧头鬼锋利的斧头时朝电梯跑去,跑到一半耳朵旁突然想起大片尖利恶心的声音。那声音像是用长长的指甲划黑板或是铲子划到铁锅发出来的,极为刺耳难听,并且不绝如缕。如同成片的海水从四面八方灌进耳朵里,无处躲避,痛苦非常。

    陈阳尽力躲开挥过来的斧头,差点因为那恶心的声音而软了腿脚。抽出腰间长鞭缠住斧头鬼的斧头,斧头鬼身高超两米,堵住长廊的时候就像是座小山,高大恐怖。他全身都笼罩在黑色中,看不清面容,只知道在巨大的身体对比下,巴掌大的脑袋显得格外畸形。

    斧头鬼力大无穷,借着斧头被缠住的力道将陈阳拉扯过来,想要掐住他的脖子拧掉他的头颅。而陈阳也借力被拽过去,将五雷灵符贴在斧头鬼掌心中引爆,并踩在斧头鬼的肩膀上顺手掀开他的黑色兜帽。猛然发现斧头鬼后脑勺破了个大洞,里面空空如也,竟然当真没有脑髓等物。

    斧头鬼发觉黑色兜帽被掀开,惊慌失措的盖上兜帽,一时之间忽略了陈阳。陈阳借此逃脱,落到地上快速滑进电梯里,电梯门关上。斧头鬼回头,见到合上的电梯门狂奔过去想要掰开,发现无法掰开后愤怒狂吼,转身从楼梯往下走。

    电梯门打开,三人已经到达三楼。三楼的长廊里,灯光明灭诡谲,每个房间的房门窄小如同西方上世纪的牢房门,外面用三四根铁索捆绑住门,还用铁钉牢牢钉死房门。三人往前走,听到两边房门里传来刺耳的声音,有时候路过一个房门,那个房门会突然发出剧烈撞击。有时候则能从里面听到咽口水或是用舌头舔东西的声音。

    里面关押着的恶鬼闻到生魂的气息,全都活跃过来。

    毛真说:“每栋房屋里都有一个主人,五楼是主人居住和招待客人的地方,一般来说不会允许鬼魂居住在五楼的房间里。但也保不齐有恶趣味者,比如无名屋女主人会故意将客人安排在有鬼魂居住的房间隔壁。以此恐吓新客人,她认为遭受恐吓过后的生魂,脑袋会非常活跃,这时候尝起来十分美味。”

    陈阳想起自己在房间里遇到的事情以及拿着铁棍、铁锤凿开人头吸食脑浆的女主人,果然是个变态。

    毛真继续说:“不过第六栋房屋的主人——就是刚才那只斧头鬼,听说他没有脑子,凭蛮力干。所以最忠诚也最守规矩,五楼绝对不会关押恶鬼,所以怨气源头最喜欢来第六栋房屋居住。因为这里清静,也没有那么贪婪惹人厌恶的恶鬼。”

    闻言,张求道状似不经意的扫了眼毛真,然后说道:“去尽头的房间里,那里面藏着三楼所有房间的钥匙,同时也是唯一没有恶鬼居住的地方。”

    毛真停下脚步,朝陈阳心照不宣的微笑。陈阳望着张求道走在前面的背影,目光中神色不明。张求道回头,“停下干嘛?”

    陈阳和毛真便继续向前走,直到尽头的房间里。张求道打开门走进去,陈阳见状便问:“没有锁?”

    张求道:“我之前来过,离开的时候没有锁上。”

    陈阳:“每个天师都会出现在不同的房屋中,你和毛小盈都出现在第六栋。那么你们两个人,谁是第一个出现在第六栋房屋的?”

    张求道:“我们都不是。”

    陈阳:“什么意思?”

    “我原本出现在无碑陵,按照顺序数的话应该是第三栋房屋。我在那栋房屋里见不到鬼魂,还被黑手推进黑漆漆的房间中。那些房间是坟墓,当我被关进去后就有一群老鬼出现在外面雕刻房门,像是将我所在的房间的房门当成墓碑,房间当成坟墓,想要将我困死在里面。后来我跑出来,才知道那栋房屋名字就叫无碑陵,是个大型陵墓。”张求道关上门。

    陈阳观察着眼前这间小小的房间,同样是古香古色的装饰,但装饰品没有摆放很多,反而是酒瓶、酒缸和刑具居多。

    毛真说道:“我知道无碑陵,我刚进来的时候去过。后来被关押起来的时候拖隔壁的鬼友打听,无碑陵那栋房子建起来的原因是收留被活埋死亡的鬼魂,活埋者,必然干枯瘦小,看上去全都是一群老鬼。他们会将不小心闯进去的人推进坟墓里,在外面刻墓碑。墓碑刻完之后,人就被彻底锁死在里面。”

    张求道:“的确如此。我逃走的时候,墓字差个土就完成了。”

    陈阳:“听起来很惊险。”他俯身按住酒缸,掀开酒缸盖子,在里面看到一具尸体。顿了顿,又盖上盖子。

    “嗨!”毛小盈就在此刻忽然从酒缸后面走出来,吓了众人一跳。

    要不是看在毛小盈是未来大舅子的份上,张求道只想扛起酒缸砸过去。毛小盈也知道自己吓到他们了,讪讪解释:“我以为你们知道我在这里。”

    陈阳:“你不说话,我们怎么知道?”

    “哦,好吧。”毛小盈随后盯着陈阳和毛真看,问张求道:“妹夫,你确定他们真的是进来的天师之一?”

    “等等。”陈阳狐疑的目光在毛小盈和张求道两人之间徘徊:“你叫他什么?”

    毛小盈:“妹夫。”

    陈阳惊讶不已:“小莉同意跟你在一起了?”

    张求道:“还没。追求中。”

    陈阳:“哈?”

    那厢毛小盈打哈哈说道:“没关系,迟早会追上的。我看好你,妹夫。你很优秀,我提前叫妹夫,多练习几次,出去后就不会叫错。”他叹口气,十分欣慰:“真的很不错,青年才俊。”

    陈阳:“……你们不是才见面吗?你怎么就知道张求道很优秀了?”不再确定吗?这么随便就喊妹夫真的好吗?明明毛小莉还没答应张求道的追求,毛小盈这么迫不及待是怎么回事?满肚子疑惑却没办法问出口,陈阳憋得难受。

    毛小盈理所当然的说道:“发现小莉的好并喜欢上她、追求她本身就证明妹夫很优秀。”

    陈阳:好随便。

    毛真翻白眼:“因为毛家女人大多沉迷于道术、和合或是赚钱,并不热衷于嫁人生子。所以毛家女人大多熬成姑婆,每次家里有女孩子到可以交男朋友的年纪时,毛家男性都希望她们能早恋。”

    毛小盈惊讶:“你怎么知道?”顿了顿,他又说道:“你看上去很面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陈阳:“他是你大伯。”

    “我大伯还躺在医院里,每个月我都要定期去看他。没长这么俊的,跟小白脸一样。”毛小盈认真说道。而他这番话却让毛真大惊失色,捧着脸蛋尖叫:“阳间的我的躯壳没有现在这么俊吗?我已经老了吗?”

    陈阳:“醒醒,你已经被关了二十几年。阳间中的你已经四十几岁了,不仅如此,身为植物人只吸收葡萄糖等液体营养液,导致身体骨瘦如柴。以及二十几年没有动,你的身体估计都萎缩了。没有丑成鬼样,不能说明你基因好,只能说明是你的亲人对你好。”

    毛真瞬间绝望消沉:“我还活着干吗?死了算了。”

    毛小盈:“他真的是我大伯?”

    陈阳:“据他所说,是的。所以我们来问你,看看你认不认识。”

    “肯定不认识,我出生的时候他都已经躺在病床上了。等我能记事的时候,大伯就已经不俊了。”听到‘不俊’二字,毛真完全失去活下去的动力,而毛小盈则继续说道:“好在我们家每年都有拍全家福的习惯,三代以内都能入镜。我爸说就我大伯活着的时候那臭美的劲儿,肯定不乐意拍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所以每次拍完洗出来的照片里的大伯都是年轻时候的样子,p上去的。”

    然后陈阳就见到毛小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照片,顿时惊讶:“你还随身携带全家福照片?”

    “不是啊。”毛小盈一边摊开折叠的照片一边说道:“我进来的时候,我爸叮嘱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大伯。要是能找到就带回来,所以就让我带着照片来认亲。”

    陈阳:“真是未雨绸缪。”

    毛小盈打开照片,陈阳和张求道则上前观看,对比眼前的毛真和照片中的毛真长相,发现确实相貌一模一样。连笑容都很相似,阳光开朗,自信耀眼,这曾是个天才人物。

    毛小盈确认眼前的毛真是自己的大伯后,认亲之余也是非常激动的想要拥抱:“大伯,我们抱抱。”

    毛真冷漠的推开毛小盈,一点也不想拥抱。他对认亲已经失去兴趣,最重要的是得知自己曾经花容月貌变得又老又残这件事给予他深重的打击。让他在短时间内失去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毛小盈说道:“没关系的,只要大伯醒过来就能复健。努力复健成功就可以恢复身材和容貌,相信我,就算大伯你四十几岁也是帅大叔。现在帅大叔很受欢迎。”

    “真的?”见陈阳和张求道也点头,毛真勉强恢复点精神气,他对毛小盈说:“你别叫我大伯,我还年轻,才十八。”

    毛小盈:“好,大伯。”

    陈阳失笑,下一秒所有人都听到走廊外石头摩擦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斧头鬼来了。”

    毛真受不了般的‘嘶’了声,捂住耳朵:“他的石头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太难听了,他为什么用石头当鞋穿?”

    陈阳:“古时墓葬的时候,有些身份的人会用玉来做鞋。玉不够,就用石头替代。他穿的那种鞋就石底鞋,墓葬时很少见,因为很少有鬼穿起那么厚重的鞋还能走动。因此一般墓葬时出现这种鞋,墓主通常是武将。那种鞋鞋底画朱砂,具有踢鬼辟邪的作用。现在我们都是生魂,被那种石底鞋踢到也会受伤。”

    砰!砰砰!砰砰砰!伴随着巨响,众人得知斧头鬼彻底被激怒,他竟然毫不畏惧放出小房间里的恶鬼也要劈开门找到陈阳他们。这只斧头鬼没有脑子,因此不会想到陈阳他们也许根本进不去那些小房间,可也因此让他们无处可躲。

    小房间中的门被砸开一个洞,斧头鬼就透过拳头大的洞朝里面看。有些恶鬼试图从小洞中逃出来,要么被斧头鬼劈成两半,要么被他的石底鞋踢一脚直接魂飞魄散。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可以逃跑,恶鬼也不敢动。

    陈阳悄悄将拉开缝隙的门关上,回身对其他人说道:“不容易对付。”

    毛真:“怨气源头醒过来的话一定会选择来第六栋房屋居住,如果要找到怨气源头封印他就最好躲在第六栋房屋。”

    毛小盈:“我听陈青岱会长说过,怨气源头会主动来寻找我们。说不定他已经出现在某个天师身边,用能够让我们放松戒备的身份。”

    毛真表情严肃:“但是如果让他主动出现在我们身边,我们就会失去主动权。必须先他一步,超度怨气,封印源头。对了,你们谁会‘破城’?”

    所谓‘破城’即为地藏王菩萨超度亡魂的一种法事,阳间也有一些地区会假装地藏王菩萨请来僧、道举办盛大的‘破城’法事。因无梁阴宅本为地藏王菩萨管辖的枉死城化身之一,因而可用‘破城’超度法。

    毛小盈眼神闪烁:“我们都会。”

    闻言,陈阳抬眸点头:“嗯,都会。超度时会引来阴宅所有的鬼魂,他们也渴望转世投胎,可是单凭我们的能力没办法超度所有的亡魂。一旦阴宅怨气被超度,源头被封印,他们也就没办法回阳间,又得困在阴间里,所以会在我们超度的时候出来捣乱。”

    张求道:“所以每个人都会超度,就是为了防止亡魂捣乱。倒下一个,还有天师替补。”

    毛真似乎对几个人的试探毫无所觉,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原来现在改变了。以前我们那个时代,只有最出色的天师能够学习‘破城’超度之法,只需要一个天师超度就可以。其他天师负责保护,这也是为了防止其他天师定力不够被鬼魂引诱的保护措施。”

    陈阳:“现在的天师很难被引诱。”他边说边看向张求道和毛小盈两人,两者同时点头,确定毛真没撒谎。面对毛真投过来的疑惑目光时,陈阳露出无害的笑:“因为我们优秀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