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无梁阴宅05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113章 无梁阴宅0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大佬都爱我 [快穿]农家乐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     陈阳追问:“他是谁?在哪里?”

    两个男孩直勾勾盯着他, 面无表情,不肯回答。

    陈阳收回目光,猜测他们应该也不敢回答, 如果‘他’指的是怨气源头的话,那‘他’就是无梁阴宅的化身, 阴宅里的鬼魂害怕他很正常。他如此猜测, 却低估阴宅里鬼怪的贪婪。

    两个男孩露出垂涎的目光,他们说:“假如你能给我们血,你的血——”、“或者你的肉, 只要糖果大小——”他们齐声道:“我们就会告诉你。”

    陈阳沉默半晌, 说道:“假如我向你们的父亲投诉你们,你们也不会说吗?”

    两个男孩听到‘父亲’二字瑟瑟发抖,听到投诉却反而不害怕。他们有恃无恐:“你找不到我们的错处, 投诉不了我们。”

    “好吧。那我换个方式问, 阴雨天客最多跟‘他’喜欢阴雨天有什么直接或必然关系?”见他们还是不说, 目光贪婪。陈阳笑着说道:“无名屋女主人的人皮还不够你们分?”

    提及无名屋女主人,两个男孩立刻交头接耳、切切私语,交谈一番后才有些怨毒不善的看向陈阳。他们指责道:“狡猾。”、“恶毒。”

    陈阳:“回答我的问题。”

    他们犹豫片刻,还是那句话:“阴雨天,客来访。”

    陈阳拧眉, 开始意识到‘客来访’中的客并不单指云池汤浴中的客人, 应该还代指其他。从两个男孩口中是套不出话来, 于是他扭头去看浴池, 浴池中空荡荡没有水。“没有水?”

    “还没清洗。”说完, 两个男孩爬到浴池下,趴在墙壁上清洗。陈阳向前走一步,发现他们是用舌头在清洗浴池,他差点被恶心吐。连退数步,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浴池有问题,就算是没问题他也不敢下去。

    陈阳后退,背靠画障。所谓画障即是唐朝时代传入岛国,而岛国至今仍在使用的纸糊墙壁,属于屏风的一种。忽然觉得脖子后面发凉,还伴随着奇怪的仿佛在舔舐什么东西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发现画障后面站着一个鬼影,这个影子伸出舌头,隔着画障舔他的脖子。

    陈阳瞬间暴怒,踢碎画障并将后面的鬼影踹飞。进入隔壁房间看到那是只矮小干枯、浑身焦黑的老鬼。这只老鬼见到陈阳立即露出觊觎贪婪的神色:“生魂。”

    闻言,浴池中其他黑漆漆没有五官的鬼魂纷纷转过头来看向陈阳,本在清洗浴池的两个男孩趴在浴池边缘静静凝望这一幕。被众多鬼魂无声凝视的诡异感觉并不好受,但陈阳此刻被激怒,根本不惧怕,也没有暴露身份免得打草惊蛇的想法。

    他摘下手腕的整串古铜钱,拉长红绳形成长鞭。阳气鼎盛的古铜钱币刚一拿出来就让在场鬼魂尖叫恐惧,陈阳狠狠甩下长鞭:“闭嘴!”

    那群鬼影立刻噤声,瑟缩的躲在浴池中。原先偷袭陈阳的那只老鬼也恐惧那串铜钱长鞭,若是一鞭子抽在他身上,浓郁的阳气能够将他直接打得魂飞魄散。

    老鬼想逃进鬼影中,但鬼影纷纷将他挤出去。他没办法立刻朝门口跑,但被拦下来。他猛然大喊:“天师!他是天师!”然后反扑上去,模样极为贪婪。

    陈阳一鞭下去将老鬼鞭笞得魂飞魄散,回头见浴池中原本恐惧害怕的鬼影们蠢蠢欲动,似乎因为他是天师而克制住对于魂飞魄散的恐惧。明明看不到五官却能感觉到他们的贪婪,他们缓缓爬出浴池,朝陈阳纷涌而来。

    陈阳后退,靠近门。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一只苍白瘦削的手伸出来拽住他往外拉。陈阳刚想挣脱就听到少年的声音喊道:“跟着我。”他回头看了眼快速攀爬过来的鬼影,没有挣扎的跟着少年逃跑。

    身后的鬼影见状更为愤怒,全都想要追上去。但在它们触及门的时候,两边门发出‘砰’的响声,被合上了。两个男孩一左一右,捏着门把,俯视爬在地上的鬼影,用没有起伏的音调说:“费用。白猪。”

    鬼影躁动不安,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随后将其中一只身形较为肥胖的鬼影推出去,那鬼影察觉到危险便开始挣扎尖叫,但四肢被制住,然后掰开嘴巴撤掉舌头。两个男孩见状高兴的扛起肥胖的黑影离开,边走边喊:“烧开水,宰白猪。开水烫一烫,剥掉皮。刀子割一下,放猪血。炸猪皮、煮猪肉,猪眼睛滴溜溜转,猪肠子里塞冰糖。”

    鬼影舌头被拔掉,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喊声,听起来像待宰的猪的喊声。当他被扛出房间立刻有了实体,全身光溜溜、白皙肥胖,真正是待宰的猪一般。

    突然出现的少年拽着陈阳往楼上跑,将他带到阁楼里关上门后小心翼翼的查看外面的动静。听到外面动静有些混乱,隐约有人在喊‘天师!’、‘抓住他们!’的话。但暂时没人跑到楼上来,少年松口气,回头跑到陈阳面前,跪坐下来。

    阁楼很矮,陈阳只能弯腰低头,于是他干脆半蹲下来注视面前的少年。少年虽然衣衫破旧,但面容干净,看上去善良无害。陈阳不动声色:“你是谁?拽我跑上来的目的?”

    少年弯唇而笑,笑容爽朗大方。他说道:“你是外面道教协会派来超度阴宅怨气的天师?”

    陈阳:“你知道?”

    “无梁阴宅里的鬼魂都知道——外面的天师都喊这里叫无梁阴宅,没有大梁的坟墓,鬼住的地方,真形象。”少年自娱自乐,哈哈笑,但见陈阳面无表情才讪讪止住笑:“好吧,不好笑。其实每隔一段时间,阴宅就会怨气爆满、到处都是负能量,所以阴宅每隔几年就会出现在阳间。怨气、鬼气深重,没有及时超度就会引无辜路人闯进来,然后被里面的鬼魂分食。长久下去就会导致阴宅怨气越重,害的人就越多,所以天师控制阴宅出现的行踪和时间,当怨气满到溢出来的时候就会派遣天师过来将怨气源头封印。”

    陈阳:“所以?”

    少年笑道:“所以阴宅里的鬼魂都知道天师出现会封印怨气源头,导致他们不能出现在阳间。长久没有闻到血腥味,他们会躁动不安,因此也更加憎恨天师。”

    陈阳沉默片刻,随即笑道:“你说的没错,但不是他们想吃我的原因。”少年沉默等着他继续,他便继续说道:“我是生魂,对于鬼魂来说确实会让他们想要吃掉我,但我不是以血肉之躯误闯进来的人。当他们听到我是天师的时候,表露出来的贪婪和独占甚至能让他们互相残杀。”他侧耳聆听楼下的动静,所有的鬼魂都在躁动,那种躁动不是恐惧、愤怒和憎恨,而是欣喜若狂。

    他说:“他们很高兴。”

    少年:“真聪明。没错,他们不是憎恨天师,相反他们很高兴天师出现在阳间,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利用天师的生魂占据天师躯壳重返阳间。在阴宅里,他们只需要守阴宅的规矩,所以只要阴宅闯入生魂,他们就能抢先占据生魂躯壳重返阳间而不被酆都鬼差发现。”

    陈阳:“那现在回到最初的问题,你是谁?目的?”他边说边握紧手中的古铜钱币长鞭。

    少年见状,用跪坐的姿势连连向后退,看上去格外滑稽。他说:“别冲动,有商有量好说话。我不会害你,还会帮你。只希望你能在离开的时候把我带走,因为是枉死城化身,所以里面的鬼魂都不能离开阴宅,没办法投胎。我就被困在这里面二十几年,好不容易见到天师才急着找你们。”

    陈阳盯着少年,后者露出讨好无害的笑。他将古铜钱币的红线缩紧,绑回手腕:“说吧。”

    少年松了口气,赶紧自我介绍:“我叫毛真,茅山派第八十二代传人。”提及此,他的语气中颇为骄傲。他颇为得意的说道:“我也是个少年天师,跟其他毛家人不同,我很早开窍。十八岁的时候就进无梁阴宅封印怨气源头,当时阴宅还没有十栋房屋那么多,只有五栋楼,但只有我找到怨气源头并将它封印。”

    陈阳蹲得有点累,干脆盘腿坐下,跟毛真面对面:“但你也没能离开阴宅。”

    毛真叹气:“要怪就怪怨气源头太狡猾,他能窥探你的心思然后变成你心里最重要的东西的模样,引你沉迷。我当时差点沉迷,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力挽狂澜。总算让其他天师安全离开。”提到其他天师,他兴致勃勃的询问:“你听过马山峰、易复生、孟赋和易维这几个人吗?”

    陈阳没料到毛真会提及这几个熟悉的名字,但一想毛真说过自己被困二十几年,进阴宅的时候十八岁,要不是陨落在阴宅里估计现在也有四十几岁。他口中的易复生和易维是兄妹俩,即易巫长及川省常道观观主,孟赋则是帝都火神庙观主,皆是熟悉的天师界人物。

    毛真说道:“他们是当初和我一起进阴宅的另外四人,现在还在吗?”

    陈阳点头:“在。”毛真脸上流露出怀念沧桑的表情,在那么年轻的脸上显露出不符的情绪却不会让人觉得违和。“你是茅山派第八十二代传人?现今茅山派掌门的兄弟?”

    “你说毛澜?要不是我被困阴宅走不了,现在掌门就是我。”毛真喜滋滋的问:“毛澜现在怎么样?开窍没?结婚没?哈哈,我走的时候他还是个中二智障少年、矮个子。”

    陈阳放下警惕和戒备:“挺好。开窍了,你侄子也进来了。”毛小莉还在分局的时候确实跟众人讲过她有个英年早逝的大伯,天赋极佳,十五岁开窍,十八岁就到五雷三品天师,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侄子?”毛真一愣,半晌才缩着肩膀惊讶至极:“侄子?!多大?叫什么?”

    陈阳:“他叫毛小盈,比你现在模样的年纪大。”

    毛真苍蝇搓手,语气兴奋:“我要去认亲。”旋即看到陈阳,话锋一转:“不过得先帮你们找到怨气源头,封印他才行。”

    陈阳:“你知道怨气源头?”

    毛真:“当然。我被关二十多年,一直在关注怨气源头的行动轨迹。他会变成不同人的样子靠近天师欺骗他们最后将他们的生魂关在阴宅最深处的棺材或者坟墓里,”他指了指自己,“我就被关押在地下的坟墓里,最近几年才逃出来。”

    陈阳:“你被关押在地下还能一直关注怨气源头的行动轨迹?”

    毛真爬到陈阳后面,从天窗往下面看:“外面来了很多鬼魂,其他房屋的红灯笼全都亮起来了。这说明不止你一个天师泄露行迹,怨气源头每隔几年就会被封印,所以现在只要一听是天师就极为憎恨的命令鬼魂抓到你们。而那些鬼魂只要抓到你们就能获得重回阳间的机会,”他回头,看到陈阳怀疑的眼神,愣了一下表情严肃道:“阴宅的鬼魂成千上万,他们被困此处,没有供奉和自由,所以他们很贪婪。有时候只是一颗沾人血的糖就能和他们做生意,所以我能够利用他们得知怨气源头的行动轨迹。”

    陈阳不了解毛真这个人,对他的了解也只是毛小莉在分局偶然一提。甚至连马山峰都没提过这个已经死了二十几年的人,但现在处于这种情况,他也只能从毛真口里得知阴宅里目前的情况。

    他起身弯腰走到天窗往外看,不远处的无名屋以及后面连接的九栋房屋全都亮起红灯笼,隔得较远观看,觉得远处的景观格外壮丽。可若是靠近,却会发现那是白骨骷髅披着华丽的衣服。

    他问:“阴雨天跟怨气源头有什么关系?”

    毛真:“他喜欢阴雨天。阴雨是阴宅的怨气浓郁到某个值化为实质,一旦阴宅出现阴雨就说明怨气重聚,源头醒过来,而此前天师的封印失去效果。所以他很喜欢阴雨天,每到这个时候他的心情都会很好,定期将关押在阴宅里的鬼魂放出来,所以阴雨天云池汤浴才有生意。而且,他醒过来,就代表天师也会进来。”

    所以才有‘阴雨天,客来访’的说法,对于云池汤浴的云老头和两个男孩来说,‘客’是指被阴宅放出来的鬼魂。对于源头来说,‘客’是指天师。

    毛真敲敲墙壁,里面是空的,他对陈阳说:“我们先离开这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