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锁龙台06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108章 锁龙台06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女配不掺和(快穿)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汉侯农家乐     《佛系大仙女》与《大农场主》

    毛小莉本着有福同享理念, 跟陈阳主动交代:“葛青和马琪琪找我画桃花符。”

    寇宣灵一听,‘嗤’了一声:“不务正业。”

    毛小莉不乐意:“怎么不务正业了?镇煞、抓鬼、和合本来就是天师道职业范围内, 寇大师升授五雷天师,就看不起和合业?”

    道家和合术便是合婚、促人姻缘美满的术法,尤其茅山派中有一支便是和合业。可惜如今骗子大行其道,很多人都将和合术等同于泰国情降、苗疆情蛊等邪物,迷惑人的心神,使之对下咒者产生爱慕。

    和合业便就此式微, 和合一派弟子如今几乎寻找不到, 没什么人愿意继承这一脉。毕竟现在的年轻人更愿意相信西方的星座占卜和各类招桃花的幸运物, 反而道家传统和合术被视为骗术。

    毛小莉原本学的就是和合业, 拜的祖师爷也是和合二仙。只为糊口,便接抓鬼的单子。

    陈阳颇为惊讶:“事关感情的生意最好做, 怎么反而混得那么惨?”

    不是他瞎说,现在很多人也许不信鬼神,却会将自己得不到或渴望得到的东西寄托在鬼神身上。最典型的例子便是男女之情。

    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相信星座占卜中的桃花运,花大价钱购买幸运符、桃花符等。

    闻言,毛小莉和寇宣灵都极其惊讶的看向陈阳, 满脸写着一行字‘怎么可能?!’

    陈阳摇头叹息:“你们混成什么样了?业务能力完全不行, 市场也不了解, 怎么做生意?”

    “‘们’字去掉。”寇宣灵动了动嘴皮子,说道:“分分钟混成月入千万的人士。”他用手在自己和毛小莉之间划了一条银河线:“我们不一样。”

    毛小莉羞愧的低头, ‘混成什么样’的人, 是她了。

    陈阳也不好说小姑娘, 便赶紧揭过这话题。

    他和毛小莉来的时候是搭地铁,回去的时候却是蹭了寇宣灵的车。没有男人不爱车,陈阳也爱车,况且分局没一辆车,跑业务的时候不方便。

    毛小莉:“我们有车。”

    陈阳诧异,不过他才刚到分局,不知道局里有车也正常。

    毛小莉又说道:“陈哥,我们分局前面有一整排的共享单车。”

    陈阳:“小莉,吃糖吗?”说完,不等毛小莉回话就塞了一把糖到她手里,笑眯眯的说道:“吃吧。”

    毛小莉:“……”

    寇宣灵:“我这车是局里配置,自己没买车。你要是想买,就向度局问。我记得他有两辆车。”

    陈阳沉默的看向度朔,“你有两辆车?”

    仿佛看到丈夫偷偷瞒着他藏私房钱还败家的外头养了两个小的,不让他知道的泼辣媳妇样。度朔兜里有多少钱,他都知道。哪来的钱买车?

    度朔闻言,悄悄绷紧了脸说道:“局里配置,我没分成领。局里就折中配车给我。”

    这倒说得通。

    陈阳立刻接受这理由,事实上度朔也没撒谎。车的确是局里给配置的,只不过度朔巧妙的把几个字颠倒了一下。

    ‘没分成领’和‘没领分成’,主动性就不一样。

    度朔决定,回头他还是把局长工资领了交给陈阳吧。免得哪天他知道,骂他败家。他垂眸,沉吟道:“回头我写个报告单,向上面申请,也给分局配置辆车。”

    闻言,陈阳瞬间笑容满面。

    寇宣灵则是透过后视镜看坐在后座的度朔和陈阳,怎么看都觉得两人相处模式很怪。可是怎么个怪法,目前是个宇宙钢铁直男尚未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寇宣灵,说不上来。

    由于寇宣灵满腹心事,导致他差点闯红灯。毛小莉:“你能看着路开车吗?”

    寇宣灵乜她:“有本事你来开。”

    “行。你把驾照给我。”毛小莉还没考驾照。

    “滚。”

    寇宣灵踩下刹车,车子堪堪停住没有闯红灯。此时是在市区十字路口,附近有片大商场,因此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很热闹。

    马路对面右上角一栋几十层高的商场大楼,楼上挂着一个led显示屏。此时上一条广告播放完,下一条娱乐新闻跳出来。赫然是近来爆红的小花旦何天娜遭疯狂粉丝威胁求爱的新闻,似乎差点弄出人命。

    因此何天娜近来流量和关注度格外高涨,有人骂她炒作,有人同情,更多是事不关己评价她什么人吸引什么粉丝。

    从显示屏中可以看出何天娜面色憔悴,眉头深锁,深受苦扰。面对记者提问,全程不发一语。

    毛小莉一见何天娜,突然说道:“殷素问。”

    陈阳抬头看过去,倒是恰巧看过何天娜演的电视剧。她曾在一部让她爆火的古装剧中演过一个叫殷素问的角色,看了一眼他便移开视线,轻声说道:“印堂发黑,大难将至。赤脉贯瞳,命不久矣。”

    “陈哥,你说什么了吗?”

    陈阳垂眸:“没什么。”

    “哦。”毛小莉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到,此时绿灯亮起,车子转弯远离显示屏。她也掏出手机兴致勃勃的刷微博、看八卦。

    倒是寇宣灵,从后视镜看了眼陈阳。压下心里的诧异,天师、风水、面相都懂,虽然风水和面相只小露一手,但天师品阶应该能授三品五雷。

    不知到底师承何人。

    寇宣灵沉思的时候,不经意瞥到度朔剥开糖纸,将一颗白色奶糖放进陈阳嘴里。陈阳头也不抬,就着度朔手指咬下那颗奶糖,含在嘴里,脸颊鼓起。

    度朔伸出食指戳了戳鼓起的脸颊,被陈阳不耐烦的打开。

    寇宣灵抿紧唇,严肃的思考。

    难道真是睡过,交情就不一样?

    他逐渐将目光放到度朔身上,度朔似有所觉,抬头冰冷的目光通过后视镜和他对个正着。寇宣灵狠狠的打了个寒颤,跟度局睡本身就很有勇气。

    毛小莉疑惑的问:“寇宣灵,你冷?”

    寇宣灵面无表情:“热。”

    热还发抖?毛小莉耸耸肩,表示不理解。然后用八卦的口吻说道:“你们知道最近娱乐圈出了很多瓜吗?新鲜甜美简直不要太好啃!”

    “瓜?”

    三人齐齐疑惑不解。

    “……”毛小莉:“度局和寇宣灵就算了,为什么陈哥你也没有年轻人应该具备的活力?”

    “……”

    毛小莉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最近连续好几个明星出事,被拍到疯疯癫癫、行为诡异。网上疯传他们是养小鬼,现在遭反噬了。”

    寇宣灵:“瞎猜。”

    “有理有据。”毛小莉才不理寇宣灵,把手机页面伸到后车座陈阳面前:“陈哥你看视频……行为真的很诡异对不对?”

    陈阳根本不可能从一个镜头摇摇晃晃的视频里看出什么诡异的事情来,只是说道:“大概是压力太大,不然就是喝酒。媒体就是这样,爱危言耸听。”

    “可是有人爆料,这位段视帝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特意空出一个位置来,摆上碗筷,不给人坐。他明明没有结婚,却好几次被人撞见他从儿童玩具店走出来。手里拎着许多玩具。”

    陈阳摆出严肃的表情:“你就是每天关注这些,反而落下修行。从现在开始,不准刷手机,每天画符修炼,争取升授五品盟威箓。”

    毛小莉讪讪:“啊?可是陈哥你不是说会写个报告给道教协会,举荐我升授的吗?”

    闻言,寇宣灵发出嗤笑,声音响亮:“说得好像举荐就能成功一样。你当道教协会不会考核你?要是这样,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天师了。”

    毛小莉撇撇嘴,虽然不爽寇宣灵的态度,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对。一时间,她陷入吃瓜和升授两难抉择中。

    陈阳见状,无奈的摇头。

    毛小莉年岁还小,虽有天赋,玩心却更重。于天师道并没有过重执念,下不了决心戒掉玩心。

    度朔反手握住陈阳的手,“随她。”

    陈阳:“我只是不忍她浪费天赋。”

    “不可强求。”

    度朔说完这句,便是闭嘴不再说。他也只提点到此处,若不是不想小妻子忧虑过多,怕是一句话也不会说。

    陈阳思索了会儿,便也放下。

    度朔说得对,万事不可强求,自有缘法。有时候,旁人的千百次说教都抵不过毛小莉的一念开窍。

    “咦?赤脉贯瞳是什么意思?”

    毛小莉突然问道。

    陈阳微怔,这正是他刚才才说过的话。“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毛小莉:“我从一个大v那看来的,他是微博上挺有名的算命大师。很多明星都找过他批字改命,很灵的。”

    寇宣灵扫了眼毛小莉手机页面,认出上面的算命大师:“潘沧海,天机阁大弟子。紫微斗数沈系一脉传人。”

    言下之意,可信。

    “我刚才看到他发了一条微博,是点评何天娜的面相,其中就说了这句话。”

    陈阳若有所思,看来这位算命大师是有真本事的。寇宣灵则是大为诧异,潘沧海如何推演应验他都知道,但凡涉及性命,过程都极其复杂。陈阳不过随性一看,就能说出不偏不倚同样的推演结果。

    莫非他命理推演竟也不输天机阁门人?

    “所谓赤脉贯瞳,即是红血丝从正中,不偏不倚贯穿眼珠子。这是凶兆,预示将有横祸,命不久矣。”

    签下合同后,陈阳正式成为大福分局办事处局长。

    经过马山峰科普,陈阳才知道大福办事处是国家支持下的天师与地府共同合作的产物,旨在解决作乱人间的鬼怪邪祟。全国共有六处大福办事处,唯有帝都开设分局。

    他现在就是分局局长,局里工作人员一共有四个人,包括他。

    目前只知道副局马山峰、毛小莉,还有一个叫张求道,接了单子外出,至今还没回来。马山峰是来养老的,只拿底薪不接单,派不上用场。毛小莉授都功箓六品天师,勉强能接二星的单子。至于张求道,已甄盟威箓四品天师,能接三星的单子。

    三星的单子都有一定难度,一般要三品以上天师才能单独接单。张求道虽然是四品,但跟别人一起接过三星的单子。陈阳了解到,天师界门派众多,大门派如正一、全真不必接单,自有人捧着真金白银上门求办事。

    不过这些门派弟子众多,也多半是靠在大福app接单赚钱。

    再说回大福办事处,别看陈阳所在的这所分局落魄潦倒连底薪都困难,实则总部人才济济。三品以上天师才勉强够格被总部录用,里面多半是各门各派嫡传弟子,天赋惊人。

    陈阳抬头看了眼盘腿坐在沙发上,边啃西瓜边看动画片的毛小莉,深深叹了口气。

    毛小莉连祭拜祖师爷都不诚心,怪不得天赋不错,又是天师世家,却还只是个六品天师。

    人才太少,人脉资源没有,名声打不开,员工没有上进心,这就是个烂摊子!

    巨坑!

    陈阳起身回房,毛小莉叫住他:“陈哥,你刚搬过来,需不需要我帮忙收拾?”

    “不用了。”

    说完,他便起身上楼。

    大福分局所在的这栋旧楼,共有六层。下面三层作为办公地点,上面三层作为员工宿舍。四个人中只有马山峰不住这里,另有家庭。

    陈阳今早刚搬过来,收拾了一天才有空查看分局目前发展。

    打开房门,站在玄关处换上拖鞋。看到鞋架上另一双大号拖鞋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皮鞋。

    陈阳心知肚明,朝着小厨房走去。

    没看到人。

    此时,浴室传来淅沥的水声。

    陈阳又朝浴室走去,拧开门把。里面伸出一只手,猛然抓住他的手,把他拖了进去。温度适中的热水迎面而来,瞬间把他的衣服都淋湿。

    陈阳微微眯眼,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让他感到不舒服。身后有只大手横过他的腰间把他带进一个宽厚的胸膛,熟悉的气息笼罩住他。

    “还没洗?”

    闻言,陈阳瞪了过去,颇感不悦。

    “不确定我有没有洗,你还把我拉进来?”

    那就是还没洗了。

    “陪我。”

    度朔把下巴搁在陈阳颈窝处,深呼吸一口,闭上眼睛。陈阳感觉到他的疲惫,心软不忍责备他。脱掉衣服跨进浴缸里,和他面对面。

    面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是陈阳的鬼丈夫,他俩结了阴亲。

    陈阳八字奇阴,从小受鬼怪侵扰。曾有人断言他活不过十五岁,从小到大不知遇到多少厉鬼上身的事情。陈阳父母在他十岁的时候为了救他被厉鬼害死,后来隔壁有个爷爷把他带在身边教了几年法术,又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做主为他结阴亲。

    虽然阴亲到陈阳十八岁时才结成,但他也变成半个阴间人,同时有个在阴间当鬼差的丈夫保护,没有鬼怪再觊觎他的身体。

    过没多久,那个爷爷也去世了。

    从此以后,陈阳的亲人只剩下度朔一个。

    陈阳刚泡进温暖的水里,就被度朔强势不失轻柔的拉过去,封住他的唇齿一番纠缠。

    浴缸里的水彻底凉下来后,陈阳才被抱出浴室。他躺在沙发上,眉宇间有些疲惫。

    度朔注视着陈阳,冰冷的表情柔和了不少,神色餍足。

    “工作的事定下来了?”

    “嗯。”陈阳动了一下身体,靠在度朔身上,掰着手指数工资:“存上两年,就能给你做场法会,替你修功德。让你升官,另外得多烧点纸钱给你打点。”

    陈阳打了个哈欠,数了几遍要花的钱,任重而道远。

    度朔注视着陈阳,眼里全是温柔和笑意,握着他的手说道:“我不用法会和功德。”

    “那不行。”陈阳横他一眼,觉得他有些不求上进,于是语重心长:“难道你想当一辈子鬼差?忙碌奔波,人间好歹有个假期,你是全年无休。这次你一工作,我们就三天没见了。”

    “你想我?”

    “别转移话题。”

    “好吧,但是人间的法会和功德对我没有效果,我不靠那些修功德。”

    度朔闭上嘴巴,面对陈阳满眼‘你编吧,反正我不信’,无言以对。

    陈阳不信度朔的话,只当他是不想他辛苦才胡说。

    鬼差晋升,只要功德和功绩。

    功绩他暂时帮不上忙,至少功德能够帮忙,以度朔的名义替他修功德。这些需要钱,正好大福局长工资高。

    陈阳又打了个哈欠,今天搬家收拾一天,回来又被折腾,身体很疲惫。

    “累了就睡吧。”

    陈阳抓着度朔的衣角,依偎进他怀里,眼皮耷拉下来,迷糊的说道:“你得陪我。”

    “我陪你。”

    “明天早上不能消失。”

    “……好。”

    得到肯定的答案,陈阳满意的陷入熟睡。

    度朔把他抱回卧室,打开空调又给他盖上被子,起身出门。拿出手机下了一条命令后回房,拉开被子钻进去。

    陈阳察觉到热源,自动自发依偎过来。

    乖巧自觉。

    度朔唇角微勾,把他揽进怀里,一晚上没松开。

    第二天早上,度朔果然没有直接消失,而是陪着陈阳吃完早餐,送他出门。导致陈阳接下来心情灿烂,下楼听到有单子上门,心情就更好了。

    毛小莉抱着昨天晚上啃剩下的西瓜,眼尖的看见陈阳脖子处隐在衬衫领子里的红痕。于是说道:“陈哥,我那儿有驱蚊符,要不送你一沓?”

    “驱蚊符?”陈阳摇摇头:“我没见到蚊虫。”

    毛小莉空出手指了指他脖颈:“这儿不是被咬了一大片?”

    陈阳反射性捂住脖子,有些尴尬。

    “不、没事。”

    “不痒吗?”

    “还好。”

    “我有止痒膏和驱蚊符,去拿给你吧。”

    毛小莉刚转身就遇见马山峰,后者背着手笑呵呵的说道:“小莉,不用麻烦了。局长应该是刚搬来不太适应,过敏了。过两天就好。”

    “是吗?陈哥你还挺娇贵。”毛小莉看向陈阳的皮肤,发现娇贵是有资本的。“皮肤真好,羡慕。”

    马山峰:“年轻人体力真好。”

    陈阳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脸红成一片。半晌才恢复正常,面对马山峰看似慈祥实则促狭的通透目光,淡定不已。

    “马副局,早。”

    “马上风,你平常都是八点上班,现在都快九点了。嘿嘿,你是不是准备抛弃老年人的生活方式,投入年轻人的怀抱了?”

    马山峰笑眯眯:“我早上八点就到了,只是接到一单生意出门聊了个把小时。”

    “有新单?”

    这么快就有生意上门?!

    毛小莉跳起来:“陈哥,你是我们分局的福星啊。你没来之前,分局三年开不了张,你一来,一单就能过三年。”

    ……再次轻易的暴露真实情况。

    马山峰仍旧淡然的面对陈阳的目光,不为自己欺骗他感到愧疚。

    可见心理素质很强硬。

    “新单是总部那边给的,跟我们分局合作。他们那边出两个人,我们这边也出两个人。薪酬是两千万,双方平分。”

    没等陈阳反应过来,毛小莉跳起来大喊一声:“接!”

    马山峰看向陈阳,陈阳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斩钉截铁:“接。”

    “不过,总部那边怎么愿意把这么个大单分一半给我们?”陈阳提出疑问。

    马山峰沉默半晌:“扶贫?”

    “……”陈阳:“算了,能接到单子就行。”

    “就是。三星的单子,陈哥一个人就能解决。”

    闻言,马山峰神色难得严肃,他警告毛小莉:“你最好不要有侥幸心理和轻敌心理,如果不是张求道不在,我不会安排你去接三星的单子。”

    毛小莉不乐意的嘟囔:“前天的三星单子就是靠陈哥一个人解决的。”

    马山峰摇摇头,叮嘱陈阳:“我看过你们接的那起单子,其实够不上三星的难度。顶天就是二星。只是因为之前去的天师轻敌,没有及时发现那是一只快百年的厉鬼。所以才会升为三星,真正三星难度的单子,即使是三品天师对付起来都困难。”

    “这一次的单子,已经死了五个人。”

    陈阳神色严峻,毛小莉也收起了轻敌心理。

    “具体情况说一下。”

    “我这里有份资料,等一下发到微信群里,你们自己看。”

    “微信群?”

    毛小莉:“陈哥,我拉你进来。”

    陈阳点开微信,发现一个新的微信群。

    ‘致力脱贫脱单办事处’。

    马山峰:“呵呵,对称了。”

    一对单身狗,一对已脱单,致力于脱贫。

    陈阳:“……”

    毛小莉豪气万千:“陈哥在,脱贫不是问题。”

    真是无时无刻不在体现自己质朴纯真的品格。

    马山峰将这次单子的所有资料发到微信群中,让陈阳和毛小莉都先看一遍,看完后准备妥当出发和总部的人会合。

    这次他们要出发到石景山区一处别墅区,在那里潜伏找到害人的鬼怪并收服,必要时可斩杀。毕竟是害了五条人命的鬼怪,哪怕被抓住也得送到罗酆六宫受审。

    雇主在石景山区的别墅区有一套别墅,可暂时借给他们入住。

    陈阳看完资料,也觉得棘手。

    马山峰问他有没有什么发现,陈阳说道:“看手法,不像鬼怪作祟,倒像精怪。”

    马山峰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毛小莉看完资料,也说道:“厉鬼害人,要么寻仇,要么找替身重新为人。单纯害人杀人,少有。”

    “而且这五个死者都是皮肉、五脏六腑全被啃噬殆尽,只有精怪才会通过这种方式修人形。”陈阳点开死者照片和资料对比,说道:“这是被发现的死者,照其凶残程度,应该还有没被发现的死者。”

    鬼怪没有形骸,才会寻找替身,想方设法躲过阴差耳目,重新为人。精怪早有一副形骸,只是尚未修成人形,于是会想方设法得到人形皮囊。

    有些精怪,如狐狸通过拜月吸收月光精华、黄鼠狼通过出马上身济世度人修功德。但也有些精怪,啃噬人的五脏六腑,钻进去得到一副空的人形皮囊。

    或以啃噬人类精血,从而化为自己的血肉,获得皮囊。

    这类被称为,妖邪作祟。

    看毛小莉从走出别墅到上车的过程,嘴巴扬起的弧度就没下去过,约莫是大赚了一笔。

    毛小莉本着有福同享理念,跟陈阳主动交代:“葛青和马琪琪找我画桃花符。”

    寇宣灵一听,‘嗤’了一声:“不务正业。”

    毛小莉不乐意:“怎么不务正业了?镇煞、抓鬼、和合本来就是天师道职业范围内,寇大师升授五雷天师,就看不起和合业?”

    道家和合术便是合婚、促人姻缘美满的术法,尤其茅山派中有一支便是和合业。可惜如今骗子大行其道,很多人都将和合术等同于泰国情降、苗疆情蛊等邪物,迷惑人的心神,使之对下咒者产生爱慕。

    和合业便就此式微,和合一派弟子如今几乎寻找不到,没什么人愿意继承这一脉。毕竟现在的年轻人更愿意相信西方的星座占卜和各类招桃花的幸运物,反而道家传统和合术被视为骗术。

    毛小莉原本学的就是和合业,拜的祖师爷也是和合二仙。只为糊口,便接抓鬼的单子。

    陈阳颇为惊讶:“事关感情的生意最好做,怎么反而混得那么惨?”

    不是他瞎说,现在很多人也许不信鬼神,却会将自己得不到或渴望得到的东西寄托在鬼神身上。最典型的例子便是男女之情。

    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相信星座占卜中的桃花运,花大价钱购买幸运符、桃花符等。

    闻言,毛小莉和寇宣灵都极其惊讶的看向陈阳,满脸写着一行字‘怎么可能?!’

    陈阳摇头叹息:“你们混成什么样了?业务能力完全不行,市场也不了解,怎么做生意?”

    “‘们’字去掉。”寇宣灵动了动嘴皮子,说道:“分分钟混成月入千万的人士。”他用手在自己和毛小莉之间划了一条银河线:“我们不一样。”

    毛小莉羞愧的低头,‘混成什么样’的人,是她了。

    陈阳也不好说小姑娘,便赶紧揭过这话题。

    他和毛小莉来的时候是搭地铁,回去的时候却是蹭了寇宣灵的车。没有男人不爱车,陈阳也爱车,况且分局没一辆车,跑业务的时候不方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