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锁龙台05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107章 锁龙台0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大佬都爱我 [快穿]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陈阳问马山峰:“马叔, 他们是不是当初偷盗龙角的那伙人?”

    “如果是, 我早就先弄死他们。”马山峰摇头:“眼前这群屠龙小队比不上当初偷盗龙角的那伙人,那伙人是一眼看过去就满身血腥和煞气,而且他们早就死了。全都死于意外。”

    众人站在山腰上,静默半晌。

    易巫长率先走上吊桥:“走吧,带你们去锁龙台看看。”

    吊桥是用简单的绳子固定木板搭造而成,每块木板之间间距是30厘米, 中间有两三处缺了几块木板,导致两块木板之间间距相差一米。站在吊桥中间低头往下看, 木屑坠落到下面汹涌的流水,令人头晕目眩。

    吊桥悬在对面锁龙台半山腰, 距离悬崖底下溪涧约有二十米, 大概七层楼高。度朔接过陈阳怀中的隗宣:“我来抱。”陈阳没有异议的将隗宣交给他, 一行人沿着吊桥走过去。

    站在吊桥中央, 两山中间,头顶一线天空,飞鸟划过, 大风将众人衣服吹得猎猎作响。此时此刻,让人不自觉升起天地浩大而人类渺小的寂寥感。易巫长扶着吊桥绳走过一米宽的间距,回头对众人说道:“你们都小心些。”

    一米的距离如果大跨步也能跨过,只是中间缺乏能落脚的地方, 如果重心不稳容易踩空发生意外。好在众人身手灵活, 就连马山峰夫妇都快速跨过去。至于度朔, 腿长, 抱着隗宣轻松一脚跨过去。

    吊桥摇摇晃晃,被风一吹就更加不稳。缺失木板也只是中间几处,走过后就比较轻松。易巫长说道:“这些木板放了很多年,有时候一不小心踩上去就会断裂,整个人就往下掉。之前就有游客擅闯进来踩断木板掉下去,前面缺失的木板就是突然断裂掉下溪涧。”

    闻言,陈阳问:“为什么不重新修建一座桥?我听娃娃说,巫族每年都要到锁龙台进行祭祀,这座吊桥不会妨碍到你们吗?”

    “修不起来。”易巫长说道:“这座吊桥已经很久很久了,据说是锁龙台在的时候就有了这座吊桥。木绳木板坏了可以换,每届巫长只能换一次。之前我换了一次,除非等到下届巫长,否则换不了。一换就会发生意外,我也找不到原因。”

    寇宣灵:“这么神奇?”

    陆修之:“大概是因为锁龙台整座山真的是龙骨所化,里面的龙魂不乐意人类修座桥出来方便其他人到它身上跳来跳去。”

    寇宣灵:“有道理。龙应该都很骄傲。”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达锁龙台,面前是条狭窄的小阶梯,野草丛生,旁侧还有横生出来的树。易巫长在前面沿着阶梯往上走,边走边介绍:“上面有一座锁龙台,我们每年都要在那里祭祀。那里还有一个水潭,之前屠龙小队队友就是死在那里。”

    走了约莫二十四阶台阶,眼前视野总算变得宽阔。陈阳回头看,发现看不到对面的山峰,全然被巨大的石块堵住。而易巫长口中的锁龙台就是天然开辟出来的一块空地,就在半山腰中间辟出来,头顶小缺口,四面环山壁,旁侧角落一线缝隙供人行走。

    空地中间是个宽阔的棱台,用青砖砌成。棱台高达四米,长宽一致,上长约莫三米、下长约莫五米。棱台四面画着简单古老的画,仔细看还是幅连环画,讲述天师斩杀孽龙以及将孽龙恶魂封印在龙峡谷的伟绩。棱台两侧都有阶梯能走上去,越过棱台,后面是个靠山壁的水潭,水潭清澈却深不见底。

    水潭的草丛旁边遗弃着一个军用水壶,就是当初死在这里的屠龙小队成员。易巫长捡起那个军用水壶:“他们以为水潭里藏有龙,潜水下去结果被淹死。屠龙小队不允许将尸体搬走,要求过来调查队友死亡真相。”

    陈阳蹲下捞起水潭里的水,水质非常清澈而且冰凉,像山泉水。他往下看,水里表层清澈,光线充足。但越往下就越暗,显得神秘且深不可测。他听到寇宣灵问易巫长:“结果呢?”

    易巫长:“当然要把尸体抬走,不然留在这里污染水质吗?之前我们就在龙峡谷附近设下阵法,除了有时候确实是误闯,否则普通人进不来。阵法被破坏,这里就死了人。当然不可能让他们得逞。而且他们也找不到巫族,想谈判,看我们心情。”

    寇宣灵:“干得好。”

    陈阳倾身朝水潭下看,越来越贴近水面,忽然见到水底下陡然出现一双巨大的金黄色眼睛,和他的距离极近。陈阳被吓到,心脏陡然停住跳动。接下来背后传来一股力气,将他拖离水潭边。他回头,见到度朔冷厉的表情:“怎么了?”

    度朔:“你差点掉下去。”

    陈阳吓了一跳,回头看水潭,水潭平静无波、清澈无比,可任谁真正见过它就会知道底下是吞噬人的深洞。此时此刻,无害的水潭仿佛变成噬人的怪物,用自己无害平静的表面欺骗无知者。陈阳迟疑着说道:“我刚才见到一双金黄色的眼睛,在水面下,好像龙的眼睛。”

    张求道几人凑到水潭边上看,三四米的水面下清澈如镜,再往下光线越来越暗,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看不到。“水潭有多深?”

    易巫长:“很深,族里没人潜到底去看过。”

    寇宣灵:“会不会龙就在里面?”他跃跃欲试想要下去。

    马山峰:“如果不是龙而是其他怪物,你潜下去直接被吃掉。还是等阴阳鬼蝶带领我们找到龙,比较保险。”

    陈阳抬头看度朔:“度哥,你觉得呢?”

    度朔言简意赅:“等阴阳鬼蝶。”言罢,他又指了指水潭:“这是路,没有阴阳鬼蝶带路,会迷失淹死在里面。”

    “路?”

    “的确是路。”陆修之肯定度朔的回答。“只是水面平静,水底乱流很多,如果没有阴阳鬼蝶带路而是单独潜下去就会迷失在乱流里,最后被淹死。”

    易巫长若有所思:“那个被淹死的屠龙小队成员整套潜水装备很齐全,当时检查的时候发现潜水装备完好无损,除了压缩空气瓶空了。当时我还在想难道他没有注意到气压表吗?就算真的没空气了,也应该能在察觉到的时候游上来,不至于被淹死。现在来看,应该是被卷进乱流里淹死。”

    陈阳忽然想起一件事:“溪涧底下有没有暗流?”

    易巫长愣了一下,随后回答:“有。但是找不到暗流入口,因为溪涧底下太湍急,没办法查看。”

    “我知道了。”陈阳并没有想要寻找暗流的意思,只是想要确定深潭里的无角龙是不是黄河水中被劫雷误劈断角的龙。那条龙没有角就无法升天,不知用什么方法游到长江支流,再从暗流进入锁龙台山壁里的深潭。“回去吧,月圆之夜再来。”

    易巫长抬头看天空:“回去正好赶得上晚饭。”

    寇宣灵看了眼时间:“回去晚了也没事,还能吃晚饭。”

    易巫长不赞同的说道:“过了六点就不叫晚饭,叫夜宵。夜宵就得等到八点才能吃,这是养生之道。你们年轻人太没有时间观念。”

    马山峰夫妇当即表示赞同:“早上七点吃早餐,中午十二点午饭,晚上六点是晚饭,八点就是夜宵。错过这些时间就不太好乱吃东西,专家说的,养胃养生。”说完,他在群里给众人推养生‘科学’软文。

    几个年轻人一脸一言难尽,陈阳回头就看见度朔点开那种充斥了父母朋友圈的养生软文看得一脸认真:“??老度,你看那么认真干嘛?”

    度朔:“还是有点道理的。”

    陈阳:“认真的?”

    寇宣灵噗嗤一声刚想劝陈阳别怀疑,毕竟度朔只是披着张年轻人的皮。结果侧头就瞥见陆修之也是认同的表情,而且刚退出界面。寇宣灵:“……”做人果然要善良。

    陈阳拉着寇宣灵、张求道三个小年轻凑一起悄声商量:“十道九医,他们没可能是错的吧。”

    张求道:“醒醒,那是出现在父母朋友圈里的软文。”

    陈阳虽然没有父母,但他加了很多老天师的微信。天天看他们互相发这些朋友圈软文,也看过父母朋友圈软文的科普。自己也曾好奇点开,然后被里面各种奇葩的观念惊到退出离开。“算了,当我没说话。”

    一行人从锁龙台离开回到巫族村,恰恰好赶上饭点,在六点钟的时候吃到饭。易巫长家里的饭菜考虑到众人口味,所以做得很好吃。大伙吃饱喝足后,就见到村民自发进来搬走音响,在外面的广场上跳广场舞,顺便搬几张凳子到外面泡茶。村里一些爱好喝茶的人也都从自家搬来小小的竹凳,自带冲泡的茶具和茶叶,喝完茶就跳一曲,累了就坐下来休息喝茶。

    生活惬意,所谓幸福不过如是。

    易巫长矜持端坐:“他们每天都会来跳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主动离开,不会扰民。”

    陈阳:“易巫长不去领舞吗?”

    易巫长沉默,气势低沉,尽量平和解释:“我不跳舞。正经的巫长是不会跳广场舞的。”

    这时有个大妈走过来喝杯茶,见到易巫长就打招呼:“巫长,下个曲目你熟悉,要去领舞吗?”

    “咳!”易巫长大声咳嗽并高声说道:“我不跳广场舞,别再邀请我!你们邀请我一百遍,我也是拒绝。回去你的队伍,别来跟我说话。”

    大妈不解,边走边嘀咕:“不是你自己闹着非要当领舞的吗?好不容易有个曲目跳得没那么僵硬,每天都强制播放。要不是大伙抗议,你还能循环播放了。”

    易巫长拿起杯子挡住半张脸,另外半张脸藏在阴影中,显得十分阴沉:“她对人脸有识别障碍,经常把我认错。我也很无奈,你们懂吗?”

    陈阳沉默半晌,无声点头,然后看向寇宣灵和张求道,另外两人也都点头:“我们理解。”

    易巫长满意的放下杯子,说道:“今晚就让他们跳一个小时,避免人头肚附童神伤及无辜。”

    确定不是公报私仇吗?这个念头齐刷刷在众人脑海里浮现,不过没人傻得现在去挑战易巫长的面子。

    八点钟一到,易巫长断水断电赶人,村民抗议:“是不是没有播你唯一会跳的曲目?不然现在循环播放半个小时好不好?有商有量,友谊长存。”

    易巫长面不改色:“今天晚上我们要对抗邪魔,避免邪魔伤及无辜。所以你们现在都回去紧闭门窗没事别出来,听到动静也别因为好奇心跑出来。出了事我不管。”

    底下村民议论纷纷:“我听巫长的徒弟说邪魔是在午夜出来,午夜离现在还有四个小时,完全可以再跳一个小时嘛。”、“是不是你们谁拒绝巫长领舞的要求?啧,咱们场地是巫长的、水也是巫长的,就算巫长跳的广场舞很难看还自我感觉良好非要当领舞,你们也要让一让她。反正只跳一曲是不是咧?”、“我刚才邀请巫长,巫长拒绝我了。”

    易巫长依旧淡定面不改色,拿过话筒呼呼两声开讲:“你们看朋友圈里最新动态了吗?养生专家说晚上八点过后不能剧烈运动,回去,都回去。”

    养生专家的话都出来了,不能不听。于是大妈大叔们互相推搡着离开,离开时还不忘确定:“巫长,你真不是公报私仇?”

    易巫长将冰冷的目光送给他们。

    热闹的广场很快安静下来,易巫长的徒弟都把茶具、桌椅等收拾进屋,顺便打扫场地。等到他们要回家的时候,易巫长叫住他们:“我在二楼准备了位置,今晚你们好好看别人怎么捉鬼驱邪。看完就回去睡,明天交给我三千字观后感。”

    几个徒弟被三千字观后感吓得面如土色,陈阳也被吓到:“还要三千字观后感?”

    “当然。”易巫长很重视文化教育:“文化课不能落下,虽说高中作文八百字,可大学论文要一万字啊。”

    陈阳远离易巫长,跟寇宣灵和张求道一起瑟瑟发抖。最后易巫长跟马山峰夫妇、隗宣、姬姜和娃娃以及她的几个徒弟到二楼观看,陈阳三人则在楼下等人头肚附童神。度朔和陆修之也坐在楼下,闭目冥神,恍如透明。

    等待的时间漫长,于是他们开始聊天,聊着聊着聊到人头肚附童神。陈阳:“刚才在广场上休息,问了其他人得知人头肚附童神是种鬼降,降头师杀死童男再用降头术炼制其鬼魂,然后为自己办事。”

    张求道:“人头肚附童神长什么样子?”

    陈阳:“跟飞头降一样。”所谓飞头降并非只有头和身体脱离,而是头连同内脏一起脱离身体,出去寻找生物内脏饱腹。

    张求道指着门口:“跟门口那只东西一样?”

    陈阳和寇宣灵回头,果见门口漂浮着一个小鬼人头,人头下连着喉管、脏器和肠子。人头嘴唇上还余留鲜血,应该是路上见到动物开膛挖出脏器吃掉的缘故。血红色的心脏还很有规律的跳动。

    陈阳:“谁先出手?”寇宣灵举手,陈阳吩咐:“慢点打,不要太快弄死。我们这是教程,要一步步来。”

    寇宣灵:“没问题。”

    人头肚附童神没有感觉到蛊虫异动,但见到生人也兴奋异常。张开嘴巴呼啸而来,速度飞快还能隐身。它缠着寇宣灵,如同残影一样飞速掠过,每次掠过都试图用锋利的牙齿啃咬寇宣灵。

    人头肚附童神咬杀猎物时通常直接咬破喉咙,当它吃饱后则会在戏耍完猎物之后再一口咬住喉咙杀死对方。它速度快且能够隐身,偷袭时令人防不胜防。它隐在半空中低头看猎物,发出诡异阴森的笑声,威吓猎物。

    寇宣灵躲过攻击,拿出桃木剑和五雷灵符开始教程:“对付至邪至毒之物,尤其这类为一己之私残害无数人命的邪物,就不必考虑慈悲,不必过问缘由,直接斩杀。桃木辟邪,尤其是桃木剑。但也不是所有桃木剑都有用,这点你们应该清楚。雷击木也能辟邪,不过效果比不上桃木剑。”

    言罢,他突然转身一剑劈开躲藏在身后的人头肚附童神的伪装,砍伤对方。人头肚附童神惨叫一声,急速后退再次隐身。

    巫族隔壁景区附近某家酒店中,南洋降头师突然哀嚎一声,拽开衣襟发现胸膛出现一道深深的伤痕。一见伤痕他就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他恶狠狠的说道:“狡猾的华国人,他们欺骗我!他们不是普通人,而是天师!”

    寇宣灵收起桃木将,想了想退回座位:“如果手中没有桃木剑或者其他法器,则可以使用灵符。驱邪镇魔灵符种类最多,不需要全都会。只要会一种,熟能生巧,也能闯遍天下。”

    二楼上易巫长的几个徒弟纷纷拿出本子和笔记下来,陈阳见状便举例:“我们分局有个成员,叫毛小莉。她会画很多符,但唯一具有强大攻击性的是五雷灵符。因为她经常使用五雷灵符,所以百发百中而且威力很大。求道,你给他们展示如何正确使用灵符。”

    张求道起身:“好。”

    易巫长:“记下来。”

    张求道说道:“驱邪灵符、镇邪灵符、五雷灵符是最简单有效的驱邪灵符,如果要用口诀或者咒语,最好用金光神咒或九字真言。”

    他走到大厅中间,垂眸静立,双手垂在两侧,贴着裤子。手心中藏五雷灵符,在人头肚附童神扑过来时一个空翻躲过去并顺手拽住它的肠子狠狠的甩到地上,殴打一顿后才将五雷灵符塞进人头肚附童神的嘴巴里,后者下意识吞进胃里。

    张求道后退几步,拍拍手掌:“接下来是引爆。”

    陈阳和寇宣灵窃窃私语:“果然用五雷灵符,毛小莉的……”

    降头师预感不妙,立即召唤回人头肚附童神。人头肚附童神是鬼降,跟降头师的修行密切相关。有时候降头师会派遣它们出去寻找脏器果腹以及增加修行,有时候遇到不得已的时候就会派遣人头肚附童神去与人决斗。如果决斗失败,人头肚附童神死亡,降头师也会死亡。

    眼前的南洋降头师后悔莫及,他以为那只是几个普通人,贪图他们的脏器,所以才会派遣出人头肚附童神。可当他想要召唤回人头肚附童神时,却发现联系被斩断。

    张求道:“神兵雷兵急急如律令!”

    砰!爆炸声起,人头肚附童神被五雷轰炸成碎片。与此同时,酒店中的南洋降头师挣扎数步后摔倒在地,不过一会便全身腐烂溶解,只剩下空荡荡的衣服。

    欧洲的魔术师敲门后进来,没见到南洋降头师,脚下踢到降头师的衣服。低头凝视几秒,笑了一下若无其事退离房间。关上门的时候,对面的岛国幻术师阴沉着脸询问:“发生什么事?”

    魔术师笑着回答:“没事。”

    岛国幻术师要求:“今天那群人里面的小女孩,你帮我查查她的身份,我想要她。”

    魔术师:“好。”

    张求道踢了踢散落在脚下的脏器,抬头对马山峰说道:“马叔,感觉没有你之前描述的那伙盗窃者厉害。”

    马山峰挥手:“当年他们都是真正的亡命徒,现在这群人养尊处优、吃喝玩乐,没点本事。在国外能用这点小手段害人,在国内只能被打。”

    易巫长起身吩咐几个徒弟:“下去收拾大厅,记得三千字观后感。其他人都去休息,专家说熬夜一晚短命十年。”说完脚步匆匆回房睡觉。

    陈阳:“都回去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