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锁龙台04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106章 锁龙台04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众人围坐在一起手捧瓷杯, 杯中泡着蜀中名茶之一的竹叶青茶, 翠绿色和瓷白色交相辉映, 格外喜人可爱。每个人面前放着瓜子和凉糕,吃完凉糕喝杯竹叶青茶,喝完竹叶青茶嗑瓜子,磕到口渴了再喝口竹叶青茶。嘴里‘磕巴磕巴’磕着瓜子, 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马山峰:“马叔,等你开嗓。”

    马山峰将袖子整整齐齐挽起来, 挽了两圈后端起茶杯润润嗓子。喝下去叹口气, 开嗓:“二十几年前, 我才刚出师,跟着人走南闯北好不容易混出点名声,进了国家的眼。那时候道教协会不像现在昌盛、规范,刚好经历过一场浩劫, 年轻人都不太信这个, 很多传承差点就断了。不过那个时候只要授箓成为天师, 就是一身真本领。”

    张求道放下手机:“马叔, 现在我们年轻人也有一身真本领。”属于年轻人行列的陈阳和寇宣灵跟着点点头。

    马山峰哼了一声, 说道:“比不上当年的天师。当年的天师,敢越级接单, 单独一人完成任务。现在的天师,完成差不多同品级的任务都要三两个人一起去。”

    张求道摸摸鼻子, 说实话在场天师确实只有他是如马山峰描述的那样。陈阳能越级接单, 寇宣灵能单独一人完成对应品级的任务。

    马山峰说道:“就是没人逼你们, 天赋和环境都比那时候的我们要好,可就是不努力——你还玩游戏?”他瞪眼,怒视张求道。

    马婶嗔怪的拍了下马山峰的手臂:“现在又没有那么多危险,年轻人爱玩,有得玩,多好。”

    马山峰呵呵笑:“到时候让毛小莉追上来,让他哭去。”

    张求道:……扎心了老马。他默默无言的收起手机,认真听讲。

    陈阳笑道:“求道在准备加授五雷天师的考试,我看他明年三月份肯定能通过。到时候求道就是五雷天师,在天师界中也算是佼佼者。他跟小莉都很优秀,说不定哪天真好上了,咱们分局就得劳马叔马婶给他们看看黄道吉日。”

    马山峰哼了哼:“张家和毛家老一辈最多,还轮不到我给看黄道吉日。”

    “能了啊你。”马婶用了点力气打马山峰:“别有人哄你你就蹬鼻子上脸,别扯到其他,赶紧说说当年偷盗龙角的事情。”

    马山峰不敢违抗马婶,讪讪的说道:“当时我是坐上飞机后才知道原来龙角被盗,需要我们天师去追回龙角。至于为什么要天师出马而不是特种部队,是因为当时我国和其他国家国际关系紧张,不容易出境。另外就是偷盗龙角的队伍里有岛国幻术师、南洋降头师、还有魔术师,瞒天过海、阴险狡猾而且是人命如草芥。那是一群手握屠龙刀的恶徒,为了龙角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他陷入回忆中,似乎想起了极为令人不适的事情。“当年除了我们,还有另外两个小队,都是天师。国家出动三个天师小队,足见对于龙角的重视,也可见龙角的重要性。但是当时折损了有一个小队的天师,全都死状凄惨。”

    ‘嘶——’陈阳几人倒吸口凉气,能够被国家委以重任的天师应该能力不低。可是居然还是折损了一个小队天师,实在令人难以想象那个偷盗龙角的队伍有多强大。

    马山峰阴沉着脸说道:“他们不见得多强大,只是他们拿捏住天师的善良,令天师处处受到掣肘。有一次,岛国一个幻术师控制了一个小女孩,在小女孩身上绑□□,为了救那个无辜的孩子,损失一名天师。那个天师当时还没成年,年轻稚嫩但是天赋绝佳,假以时日定能成长为一位上清天师。只是可惜了……”

    闻言,众人也不由得心情沉重。沉默良久后,陈阳问:“那后来呢?”

    马山峰:“这种利用无辜的孩子、女人以及老人的行径用了很多次,每次都能成功。而且岛国的幻术师和南洋的降头师本领很大,手段凶残邪门,前者阴险狡诈利用无辜者,后者下蛊防不胜防,如果中招就会死得很惨。虽然过程很艰辛,最后还是顺利拿回龙角。”

    陈阳:“那被拍卖的小块龙角——?”

    “我们幸不辱命,把龙角交还国家。还没来得及慰藉英灵就听到流传出来拍卖龙角的消息,原本队伍中有个魔术师早就偷偷撬走一小块龙角,逃亡到欧洲并成功拍卖龙角。”正因如此,此事才会成为马山峰以及当年参与的天师们心中的遗憾,龙角不能完全追回,天师英灵无法安息。

    隗宣抱着娃娃嘟嘴:“好气!”娃娃也细声细气喊了句‘好气’,两只小可爱一致鼓起脸颊嘟嘴很生气。可爱的模样立刻驱走马山峰心中的遗憾和伤感,和老妻一起逗逗她们。

    陈阳问道:“那块被偷盗走的龙角原本是从哪里得到的?”

    马山峰一愣,旋即摇头:“我还真不知道龙角从何而来。”

    “我知道。”易巫长开口,引来其他人注目。她慢条斯理的喝茶,喝完才说道:“听过走蛟吗?”

    陈阳点头:“民间传闻中蛟龙入海化为龙,大部分蛟龙藏在长江或是深山老林中修炼,等到有朝一日能化为神龙时或是向人讨封,或是进入大海化为神龙。蛟龙不像龙可大可小可隐身形,它们修炼千年,躯壳庞大,从陆地到大海无法隐藏身形就会掀起洪水,躲在洪水中到达大海。而蛟龙经过的地方干净不像洪水肆虐过的样子,就称为走蛟。”

    易巫长眼中微微露出赞赏的笑意:“是这样没错。还有就是遇桥水涨,蛟龙不愿从桥底下过就会高涨洪水,冲垮桥梁致使洪水泛滥。人们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有时候就会在桥下铸立青铜宝剑威吓蛟龙。而且蛟龙掀起洪水属于伤及无辜,容易被雷劈。所以蛟龙走蛟时危险重重,如果能安全到达大海,就能成功化为龙。否则千年道行一朝散,灰飞烟灭。”

    隗宣好奇询问:“那为什么又说龙要讨封呢?”她将路上听来的有关龙讨封的事情告知易巫长。

    易巫长笑道:“讨封是冒险而为,将自己的道行寄托在人类身上。走蛟则是靠自身能力度过天劫。不管是哪种方式,都是蛟龙化龙的途径。”

    陈阳:“所以跟龙角有什么关系?”

    易巫长笑容淡下去:“当年有条蛟龙走蛟,沿着黄河堤岸闹出特大洪灾。两岸田地和房屋遭洪水肆虐,淹死许多人。天降大雷,俨然是要劈死那条年轻的蛟龙。蛟龙躲入黄河中,黄河里有条龙被误劈掉龙角。龙无角,不能升天。”

    众人沉默良久,陈阳说:“所以这是条被雷误劈掉龙角的龙?”

    易巫长也觉得这条龙倒霉得富有戏剧性:“龙在家中坐,雷从天上来。”

    寇宣灵:“它需要赐福宝符。”

    易巫长:“龙角被劈掉后,龙的修为下降。龙角不知所踪,后来经历一段最为混乱的时期,直到和平年代,龙角再度出现,被盗窃、追回、保存。”龙角一事才算告一段落。

    陈阳:“那条龙现在还藏在黄河下吗?”

    “据上一任巫长所说,她小的时候在锁龙台见过一条无角龙。”

    “哦。”陈阳靠在度朔身上,若有所思:“我应该梦见过这条无角龙,就在两三个小时前。它在深潭里突然蹿出来,头上无角不能升天。它是不是有事找我?”

    “大部分开灵智的精灵需要帮忙时都会入梦提示,应该是想要你帮它离开深潭。娃娃跟我说阴阳鬼蝶需要龙肉才能孵出来,那就说明阴阳鬼蝶能够带我们找到龙。”易巫长抿了口茶说道。

    张求道:“不是说在锁龙台见过龙吗?”

    易巫长:“锁龙台一眼望不到边,是一整座陡峭崎岖、耸入云霄的山峰。而且山峰四周环绕溪涧,流水湍急,只有一条吊桥连接到锁龙台。吊桥也很危险,不小心就会掉进湍急的溪水里转瞬就卷没踪影。巫族一向是告诫村民不要去锁龙台,那里太危险。而且就算到了锁龙台也找不到龙的藏身之处,至于为何,明天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陈阳:“既然是这样,那就明天再去锁龙台。大家先去休息吧,隗宣和娃娃赶紧去睡觉。小孩子不能熬夜,去睡。”

    马山峰夫妇领着隗宣和娃娃回房间哄她们睡觉,娃娃有自己的房间,所以它就把好朋友隗宣带到自己的房间中一起睡。至于其他人则早安排好了房间,纷纷进入自己的房间。因为房子是建造在山壁里,所以每个房间窗户都靠山壁取光。

    陈阳的房间被安排在最高层,进房后打开窗户能俯视整个巫族村。巫族村四面环山,前面山下仅有一个入口,村民的房屋都建在在山壁里,群山圈起来的空地则规划出交通道路和商城。向远处看,群山窈窕,青黛色中笼上薄薄白雾,像山水画中的仙山。空气清新,还有湿润的水汽,呼吸一口,神清气爽。

    陈阳赞叹:“巫族居住环境真好,适合隐居。除了交通不太方便外,哪里都好。”

    度朔闻言停下解扣子的动作,说道:“酆都更好看,也更适合隐居。”

    陈阳回头,疑惑说道:“酆都不是传说中的鬼城吗?阴森恐怖、鬼怪横行,你确定适合隐居?”

    品味被质疑,大帝拧眉严肃表情:“酆都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办公场所,为了营造出威严公正的形象需要阴森恐怖,恐吓那些恶鬼。另一个是我的住所,也是大部分鬼差阴司居住的地方。阳间将此地描述为鬼国,以我的名字命名为度朔山,山中桃木繁多,四季桃花盛开。”

    陈阳:“几千年都是桃花?”

    大帝:“嗯。”

    陈阳:“早看腻了吧。”

    大帝:“……”

    度朔唇角紧绷,沉默不语。背对着陈阳解扣子换衣服,然后进浴室洗澡。陈阳一脸坏笑,听到浴室里传来密集的水声后蹑手蹑脚的上前,拧开浴室门偷偷进去。浴室里水汽氤氲,淋浴头固定在墙壁上喷洒热水,淋浴头下面却空无一人。

    陈阳疑惑的掀开帘子,浴缸里也是空无一人。当他要转身的时候却忽然被偷袭,身后忽然扑过来一道身影将他带往浴缸压到墙上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脖子就被咬了一口。“嘶!轻点,痛。”

    度朔沙哑的声音在他耳后响起:“痛点好,长记性。”

    陈阳好笑的说道:“我怎么不长记性了?别压着我,有点难受。”度朔松开他,让他在自己怀里翻了个身,两人正面对视。陈阳揽住度朔的肩膀:“下回,带我去度朔山住?”

    度朔:“……好。”

    锁龙台在龙峡谷,龙峡谷溪涧是长江支流,因山势陡峭原因,溪水极为湍急。龙峡谷锁龙台距离巫族较远,离隔壁景区反而比较近。正因此,龙峡谷阵法被破,有人闯进锁龙台淹死在水潭里,巫族人没能第一时间赶到阻止事情发生。

    易巫长带领陈阳等人站在吊桥旁指着对面那座巍峨陡峭的高山说道:“那就是锁龙台,传说曾有孽龙撞翻山峦引起洪灾,改变长江黄河流向导致神州大地罹患水灾。后天神将孽龙斩杀,将其尸骨填压在龙峡谷阻挡湍急的水势,改变洪水流向。龙尸化为高山,天神担心孽龙死后怀恨在心继续作恶,又修建一座神台将它的龙魂镇压此地。所以命名为锁龙台。”

    隗宣:“真的吗?”

    易巫长瞥了眼隗宣,放缓语气和神色:“千百年前流传下来的神话故事,早无从考据真假。”

    陈阳看向度朔,后者望着锁龙台时神色淡漠,不知是何情绪。“看到什么?”

    度朔笑了一下:“山。”

    陈阳拉起度朔的大手,指尖无意识的比划:“不说就算了。”度朔挣开大手,按住他的后脖颈:“我说了你又不信。”

    陈阳哼了哼。向旁边侧开躲避度朔的手,不小心撞到后面上来的人。那人当即不爽的骂道:“你没长眼睛?!”

    陈阳回头,见是个身高大概一米六的小个子男。小个子男愤怒跳脚,怒视陈阳的目光十分阴毒,即使陈阳跟他道歉,他还是骂骂咧咧不想轻易放过。后面上来的一群人中有个外国人喊了他一句,他才不甘心的闭嘴。闭嘴前骂了句‘支那人’。

    陈阳眉心一跳,看向易巫长和马山峰。两人同样面色不善,易巫长直接走到导游面前严令喝止:“谁让你们上来的?”

    导游吓了一跳,随即看向易巫长身后几个人,误以为她也是导游,偷偷带几个人想要来参观龙峡谷锁龙台。当下她便放心说道:“你不也一样偷偷带其他游客溜上来?大家都一样,就不用来指责我了吧。”

    易巫长:“你是隔壁景区的导游?”

    导游拿出证件:“没错。”说完她瞄向易巫长胸口,发现她没有佩戴员工证和导游证,顿时不怀好意说道:“你不是导游?”

    闻言,易巫长更为严厉的呵斥:“既然你是隔壁景区导游就应该知道龙峡谷不属于景区景点,景区也明令禁止游客游玩龙峡谷,防止他们冒险度过吊桥发生意外!难道你不知道?”

    导游心虚不已,她知道这规矩,今天带身后这群国外游客过来就是因为他们出手大方。导游心慌意乱:“你、你也一样,凭什么说我?”

    易巫长冷厉的目光如刀子般刮过去,瞬间让导游不敢再说话。

    导游身后几个明显不是华国人的游客在旁观察陈阳等人,又听到易巫长和导游的对话,就有一个长相较为和蔼的欧洲人上前用中文说道:“大家都一样好奇那座山,不如一起去看看?”

    易巫长冷言冷语:“只怕你没命看。”

    那几个外国人都被易巫长油盐不进的态度以及冷漠嘲讽的话语激怒,按压怒气用国外语言对话。同易巫长交流的欧洲人退回到队伍中跟其他人对话,态度旁若无人。

    陈阳:“他们说的是哪国语言?有谁听出来了?”

    陆修之:“地图上找不到的不知名小国语言。大概意思是说我们碍事,干脆杀了扔进龙峡谷的溪涧中。那个欧洲男人说不要把事情闹大,把女巫引来会惹麻烦。女巫应该指巫族人,他们就是屠龙敢死队。”

    陈阳:“看来他们不认识易巫长。”

    娃娃在他耳边轻声细语说道:“出面跟巫族交涉的人不是眼前这群人,所以他们不认识巫长。”

    那群外国人交涉失败,悻悻然离开。刚才被陈阳撞到的岛国小个子男突然回头,眼神怨毒的瞪着人群中的隗宣。隗宣忽然抬头和他对视,岛国男比了个手势,无声念咒语,朝隗宣施咒想要控制她在众人面前跳进湍急的溪涧。

    隗宣忽然一笑,眼睛变成血红色,皮肤青绿,露出尖牙,面貌狰狞恐怖。反而将岛国男吓得踉跄摔倒,隗宣露出乖巧的笑。

    欧洲男问岛国男:“你怎么回事?”

    岛国男指着隗宣:“她——”定睛一看,眼前只是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孩,哪里是刚才那样恐怖的恶鬼?他摇头沉下脸:“没事。”岛国男爬起来跟在众人后面下山离开,脑海里却还记得隗宣的样子,他不认为自己看错,唯一的可能就是隗宣真的是只恶鬼。

    岛国男心思转过数遍,最后决定将隗宣弄到手。他的式神还差一只小鬼,何况那只小鬼相貌不错,能够让很多权贵感兴趣。

    走到半山腰,从头到尾闭着眼睛不说一句话的南洋降头师睁开眼睛:“我在他们身上下蛊虫,今晚派小鬼杀死他们。”降头师在屠龙敢死队所有人里面心眼最小,哪怕是言语不小心得罪都会被杀。

    欧洲男是个魔术师,他轻飘飘的说:“不要闹大。”显然也没有把人命放在眼里。

    山顶上的易巫长忽然拍拍手掌喊道:“娃娃。”娃娃大声回应,动作迅速只剩下一道残影,除了度朔和陆修没必要,其他几个人都被摸了把耳朵,摸完后跳落在地摆了漂亮的姿势后摊开手掌:“看!七——咦?只有五条蛊虫?”

    众人定睛一看才发现娃娃掌心上有五条正在蠕动的透明虫子,虫子大概是指甲盖那么大。一想到那是娃娃从耳后摸出来,众人就头皮发麻。

    陈阳下意识摸向耳后,度朔将指腹上的蛊虫递给他看:“它没靠近你。”原来早在南洋降头师出手下蛊时,度朔就抓住靠近他和陈阳的两只蛊虫。

    陈阳松了口气,那厢陆修之也把抓到两只蛊虫的事情告知寇宣灵。如此娃娃才算明白自己为什么只抓到五只蛊虫,它抬头眼巴巴的看向易巫长。易巫长冷脸:“今晚解决事情后再给你吃。”

    娃娃高兴的欢呼起来,然后将五只蛊虫都吞金肚子里。随后度朔和陆修之也各自把手里的两只蛊虫给娃娃,让它吞进去。娃娃拍着肚子,好像怀抱宝藏,整只小娃娃由内到外都在诉说快乐和满足:“先放在娃娃肚子里,晚上解决事情后就吃掉。”

    易巫长解释道:“娃娃吃蛊虫长大,蛊虫对娃娃而言很补。刚才的游客队伍里有个南洋降头师,擅长下降头。他刚才给我们每个人下了降头,等到午夜就会派遣人头肚附童神来杀我们。”

    南洋降头实则与苗疆蛊术相似,论蛊术没人比得过易巫长。

    张求道:“人头肚附童神?”

    “小鬼。”

    南洋降头多驱使小鬼,可是小鬼炼制邪法多种多样,名称自也不同。如以蛊虫引诱,午夜小鬼循蛊虫杀掉降头师的敌人,这种炼制得来的小鬼则称为人头肚附童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