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死亡计算器07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101章 死亡计算器07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农家乐幼崽护养协会     郑小雨和程喜半夜惊醒, 听到外面吵闹的声音。

    程喜问:“外面怎么了?”

    郑小雨:“火警的声音, 好像是着火了。”

    闻言, 程喜惊的一下坐起, 下床穿拖鞋:“那我们赶紧跑。”郑小雨拉住她,两人一起出去看,站在门口发现出事的是丁升的房间。她们过去询问, 得到丁升发生意外却又获救的消息。

    丁升脖子上被割开一个伤口, 已经快速止血包扎。本来想送他去医院,但他坚持不去。酒店没办法只好给他换个房间,此事在夜间发生, 丁升配合酒店经理没有闹出多大动静。这让酒店经理心里紧绷的弦总算松了一下:“幸好没再出事,果然大师给的宝符有效。”

    得知消息来到丁升现住房间的郑小雨和程喜两人闻言突然同情酒店经理, 他已经无欲无求到了这个地步。而且这么快就喊上大师了,之前不还觉得是骗子吗?

    酒店经理大手一挥,用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干我们这一行的,迎来送往,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事情。灵异事件不是没遇到过, 只是都三缄其口,当成正常事情对待。所以就算再遇上, 只要心理上接受就没什么大不了。何况我看陈大师他们确实有本事, 至少有他们在就没有命案发生。”

    郑小雨两人还没有反应, 丁升已经附和上了。他激动的说道:“大师确实有真本事, 我想我们有救了。”他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叙述一遍, 最后摊开手心那张被完好保护的宝符:“就是因为它掉在我身上, 我才能活下来。要不然明天你们来找我,就只能看到一具冰凉的尸体。”

    程喜捏紧手心的宝符,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她连睡觉都捏着宝符,听到外面的动静要出来看的时候也是捏紧了宝符。仿佛宝符能够带给她勇气,让她没那么恐惧。“真、真的有救?”

    丁升重重点头,扯到脖子上的伤口,顿时兴奋的表情蔫了一下:“信我,亲身实践。”

    郑小雨捏紧宝符,琢磨道:“我们要不要再去买两张?”第一张是陈阳送的,之后再想要自然不会厚着脸皮要免费的。这样的宝符就算花多少钱也不会嫌贵。

    酒店经理已经溜出去吩咐其他人员一定要多注意总统套房那几人,如果有需要服务一定要随传随到。吩咐完后他也琢磨着怎么能从陈阳手里再多买几张宝符,这东西实在灵验,一定要多买几张报平安。

    郑小雨他们的事情发生在六楼,陈阳等人则住在顶层。之间隔了许多层楼,发生什么事情也传不到顶层上去。但是睡梦中的陈阳忽然睁开眼睛,推了把旁边熟睡的度朔。

    度朔转醒,抱住陈阳低声问:“怎么?”

    陈阳眨了眨眼:“出事了。”

    度朔闭上眼睛,贴近陈阳的脑袋,将他箍得紧紧的。沉默半晌后说道:“人没死。”

    陈阳:“哦。”那应该就是宝符起作用,好在那些人没有扔掉宝符,不然就真没得救。

    度朔抬手按住陈阳的脑袋,拍了拍:“睡吧。”陈阳合上眼睛,往他怀里缩了缩,复又睡下。

    寇宣灵凌晨两三点的时候起床,拍开陆修之搂着自己腰身的手。进入洗手间点开灯,小号完按下冲水键。打着哈欠走到盥洗台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发现头发翘起来、脸上有点油,静静对望半晌拧开水龙头洗手洗脸,拿起牙刷刷牙。

    他专注于刷牙,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马桶按键一直下陷。马桶水眼似乎被堵塞住,水汩汩往上涌直到溢出来。溢出来的水流出浴室朝着盥洗台而去,好像有生命的蛇步步逼近寇宣灵的脚后跟。浴室中的浴霸开关被打开,紧关的浴室门门锁动了两下,锁紧了。

    寇宣灵打开水龙头冲掉脸上的泡沫,察觉到浴室里的温度越来越高。淋浴间的热水器无声自开,显示热水温度的数字不断飙升,最后停在80摄氏度的高温。水管开关缓缓上移,排风口扇叶‘刷’一声关上。

    门和排风口紧紧关闭,浴霸逐渐升高的温度被热水器高温热水喷洒将会触发爆裂,金属碎片将会割伤人的脚和皮肤。潮湿的环境将使爆炸的浴霸发生漏电事故,包括被炸开的热水器会蹿出蓝色的电火花,喷头坠到地面,水流跟马桶里的水汇聚流到浴室中的人的脚边,高压电流瞬间将猎物电死。

    寇宣灵喷出最后一口水,将牙刷跟杯子放起来。从口袋里拿出宝符放在掌心回身看到溢出水的马桶,直接关掉水管总开关,马桶水箱流了一会就枯竭,水流停止。顺手将浴霸跟热水器开关关闭,打开排风扇,在光洁的地板上走来走去都顺利避开能让自己摔倒的障碍物。

    最后,陆修之打开浴室门,双手环抱靠在门口笑看着寇宣灵:“原来你每天天快亮都要起床是为了洗脸刷牙。”

    寇宣灵脸僵硬了一瞬,随即坦诚承认并戳穿他:“你追我的时候也一样。”当初他还把陆修之当成兄弟,每天起床就见到他清爽的脸,让他有一段时间陷入对天生丽质的自我怀疑中。

    陆修之伸出掌心:“回去?”

    寇宣灵握住他的手,掌心交叠说道:“你以后不要偷偷起床洗脸刷牙,害我每天要早起偷偷摸摸洗脸刷牙再偷偷摸摸爬上床。”

    陆修之:“你可以光明正大,因为我都知道。”

    寇宣灵握住陆修之的手用力,改握为掐。语气平静:“所以你无动于衷看着我每天早起还故意装作不知道?”

    陆修之坦白:“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让我亲,还会主动亲我。”思及此,他就笑得荡漾。如果寇宣灵忘记早起偷摸刷牙洗脸,就算他主动索吻也会被拒绝,更别提主动吻他。

    寇宣灵:“心机。”

    两人踏出洗手间,将门关上。洗手间的灯关掉,只留下一盏微亮的小灯,空无一人的镜子忽然闪过一道黑影。黑影静伫原地,半晌才不甘心的离开。

    寇宣灵低语:“失去分寸,变得着急了。”

    “应该是发现意外事故都被破坏,杀不到人,自主意识逐渐被抹杀,开始无法自控。”

    “怪不得。主动出手。”寇宣灵打了个哈欠:“我再睡一会,记得叫醒我。”

    “好。”

    低语渐渐消失,房中恢复安静。陆修之凝视着寇宣灵的睡颜,在确定他陷入熟睡后,于黑暗中拿出黄符和朱砂,画出数十张宝符。既然那只东西快要失控,那就把它逼到绝境自取灭亡。

    早晨九点钟左右,陈阳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倾泻而入,将房内照得清晰明亮。他深呼吸口气,回身拿起背包对度朔说道:“今天出去玩。”

    陈阳前两天就在喊要去玩,要不然也不会在石门镇停留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原本因为神煞耽误了两天,现在有宝符在,他就能毫无顾虑的出门游玩。

    陈阳走出房门跟隗宣、娃娃和马山峰夫妇打招呼,没过多久张求道和大胖一前一后打着招呼走过来。他们脸上都有熬夜的痕迹,陈阳问他们昨晚上都干什么去了。

    张求道怏怏的打哈欠,没回答。大胖尽量含蓄而简短的回答:“打游戏。”

    陈阳看了眼大胖圆滚滚的爪子,估计肉垫放到手机屏幕上都能直接挡住屏幕。张求道冷冷补充:“与其说是打游戏,不如说是跟人对骂。”

    大胖沉稳的说道:“他们素质太差。”

    张求道送给他‘呵呵’:“专业送人头、坑队友。”

    大胖表示自己同情单身狗,就不跟深夜没女朋友只能靠游戏发泄精力的张求道计较。那厢寇宣灵和陆修之也都出门,大伙齐全进电梯到达大厅。郑小雨几人一大早就在大厅等他们,一见到他们就立刻围上去七嘴八舌提到昨晚上的事情,并将自己想要买宝符的意愿表达出来。

    陈阳:“你们要买宝符?”郑小雨几人不好意思的点头。陈阳看向酒店经理:“你也要?”

    酒店经理苦恼的说:“我觉得自己最近走霉运,所以想求道宝符保平安。”

    陈阳:“确实不太幸运。宝符不可一符多求,求多也没用。如果你们宝符丢了再来跟我买,现在你们手里还有就没必要再买。或者你们想要给家里求,那么去其他一些道观求符也可以。如果需要我介绍道观也可以,他们的灵符、平安符也不错。”他边说边将一道宝符递给酒店经理。

    郑小雨三人见没能买到宝符有些失望,但听能够买到替代灵符也很高兴。他们被这次意外事件吓到,就算自己身上有宝符,躲过灾难。可是为家里人、朋友或者爱人求道平安符,他们也能安心。

    等郑小雨他们都离开后,陆修之将凌晨画的宝符拿出来分发给陈阳等人:“你们拿了替身娃娃,替身娃娃的生辰八字显示它们都会在近期内撞煞。那只神煞杀不到人,会误将替身娃娃当成你们的生辰八字,转而盯上你们。”

    寇宣灵:“那只东西着急心慌,今天一定会下手。”他笑得有些坏:“今天玩死它。”

    众人先到石岩山,在山脚下下车徒步走上三十来阶的石梯,石梯上是个大广场以及商业区。周围已经形成一个成熟的娱乐性商业圈,旅馆、温泉、游乐园、购物中心以及娱乐中心等等,往上还有观光缆车以及建造在山顶颇具盛名的寺庙。

    一行人混在人群中慢慢走散,马山峰夫妇牵着隗宣第一时间往儿童游乐区赶去。姬姜拎着钱包在后面紧紧跟随,时不时阻止马山峰夫妇购买的发饰和衣服。

    张求道进入商场后率先找到按摩椅,刷卡付钱后躺上去吹空调,半步也不肯动。大胖蹲在地上凝视半晌,朝后面慢悠悠走了数十步,转身弓腿助跑、弹跳、旋转、飞跃——砰!正中目标!

    张求道猛然睁开眼,内伤严重。他艰难的喘息,低头看如同重型秤砣砸在自己胸口的大胖,颤抖着手指:“滚下去。”大胖听而不闻,兀自舔毛,看到路过的小美猫还用爪子扶了扶头顶上的假发,非常好,没有歪。

    张求道咬牙切齿:“不滚,我就把你的假发揭掉。”

    大胖庞大的身形一僵,两只爪子紧紧抱住头顶上的假发,眼中神色极为震惊。似乎没有料到张求道是这样无耻恶毒的人类,竟然舍得伤害它这样弱小无助的小猫猫。

    张求道沉默半晌,跟大胖面对面对视片刻,扫了旁边的按摩椅付钱后忍气吞声:“请。”大胖跳到旁边的按摩椅,摊开四肢背靠按摩椅,瞬间全身毛都炸起,发出呼噜呼噜爽得要死的声音。

    陈阳拉着度朔往商场购物区走去:“我们去买衣服,要情侣装。”经过精品超市的时候他们停下脚步,一人盯着糖果区,另一人瞥到高端酒。陈阳:“不如进去看看?”

    度朔:“不能买。”

    陈阳:“可以。我保证只是看看,你也不能买。那些酒都是包装昂贵,实际味道不怎么样的,你保证不能买。”

    “好。”度朔答应:“你也保证不买糖果。”

    “我保证。”

    然后两人踏入精品超市后分开,各自往喜爱的区域走去。陈阳看了半晌没控制住,偷偷拿起购物袋往里面塞糖果。度朔背着手在高端酒架旁观察半晌,时不时拿起来观摩。旁边的高端酒推销员走过来问他要不要买,度朔冷漠的眼神扫过去,推销员立刻闭嘴不敢再问。

    看似冷漠的度朔摩挲酒瓶,眸光微微发热。他状似不经意的瞥向糖果零食区,没发现到陈阳的身影就询问:“你们这的酒包送货上门吗?”

    推销员赶紧回答:“包。但是需要您自己付邮费,如果您消费满一定额度,同城可免邮费。”

    “嗯。”度朔点头指着选中的大概十来瓶酒说道:“全都包起来。”

    十来瓶高端酒价格加起来约莫过十万,突如其来的惊喜让推销员立刻变得兴奋热情:“好的先生,您稍等。”他快步走去跟经理商量,经理很快过来亲自招呼,并拿出单子让度朔签署邮寄地址。

    度朔付清账单,在签下邮寄地址的时候想了想,将分局改成总局。经理将结账账单递给他并询问:“您要开□□吗?”

    “不用。”度朔顿了顿说道:“从现在开始别跟我说话,当成我从来没有买过酒。”

    经理愣了一下虽不明白但还是照做:“没问题,先生。”

    酆都大帝干完见不得人的勾当后仍旧正大光明、坦然自若踱步到门口,在那里见到面带温和笑容的陈阳,主动过去说道:“看完了?”

    陈阳和他牵手,闻言点头:“我没有买。”

    度朔:“我也没有。”

    夫夫俩默契的加快步伐离开精品超市,刚走出两三步就有人跑出来大喊:“先生——陈先生您先等等——”

    陈阳听而不闻加快步伐赶紧走,但度朔拉住他:“后面有人叫你。”陈阳镇定回答:“不是,肯定叫别人。”

    “哦?”度朔狐疑:“那就先等等,看看是不是叫你。”

    陈阳拒绝:“不等。”但是他拉不动度朔,最后硬着头皮看精品商超里的店员停在他面前说道:“陈先生,您写的邮寄地址在帝都,需要额外支付邮寄费。刚才提到的邮寄免费限定在同城,不好意思,希望您能理解”

    陈阳捂着脸,头皮发麻:“我知道了,邮寄到后会付款。”

    度朔开口:“买的什么?”

    “普通用品!”、“什锦糖果。”

    陈阳和店员同时开口,度朔垂眸望着陈阳的头顶,淡声说道:“等你解释。”店员觉得情况不妙,慢慢撤退,陈阳露出讨好的笑,捏着度朔袖口晃了晃:“我买回去不是为了吃,是摆起来看看。而且隗宣爱吃呀,我买给她。我不吃的,真不吃。你看看,我偷吃过吗?”

    度朔戳穿他:“呵,没成功而已。看看不吃?”

    陈阳忙不迭点头:“牙齿不好,我是不会吃的。况且我只吃你做的糖果,别人家的糖果不可能吸引到我。”他做到不屑的表情。

    度朔微微眯眼,捏着陈阳的脖颈,唇角微勾:“我不信。想清楚了再好好解释。”

    陈阳沮丧无比,缠着度朔哼唧哼唧想靠撒娇蒙混过关。两人腻腻歪歪走了一段路,后面又有人喊道:“度先生您先等一下!”

    度朔微顿,当成听不到继续前行。但陈阳嗅到搞事的小雷达‘咻咻’开动,拖着他不让走:“叫你呢,有人叫你,不准走。”然后他就兴冲冲的等精品商超的经理过来,问他:“你好,有什么事?”

    经理看了看两人关系,没有深究而是说道:“是这样,度先生在我们这购买了超过十万的高端酒。因为需要邮寄到帝都,我们需要确保酒完好无损并购买保险。度先生放心,保险费我们出,但是需要您签字。”

    陈阳冷冷哼笑两声,拽住始终不肯转身的度朔:“叫你签字,度先生。”

    大帝以拳抵住唇轻咳两声,心虚的没看陈小阳而是接过保险单看也没看就签字。经理提醒他:“……先生,您不看——”他被度朔抬眸的一眼冷冻在原地,接过签完名字的保险单僵硬的离开。后知后觉记起度朔曾叮嘱过购买酒之后当成不认识……他是不是做错事了?

    陈阳冷笑:“度先生,想清楚了再好好解释!”

    风水轮流转但也没想到会转这么快的大帝一时间颇为心虚:“收藏而已。”

    “看看不喝?”

    大帝面不改色:“高端酒就是收藏才有价值。”

    夫夫俩因此掰断了小甜饼,一前一后闹别扭。陈阳拒绝被牵手,度朔道歉并在最后保证:“我不喝酒,你也不吃糖果,好不好?”

    “那买的东西怎么办?”

    度朔果断回答:“收藏!”

    “说话算话。”

    “嗯。”

    陈阳想了想,同意和好并给牵手。两人同时想到花高价买来的糖果和高端酒,心在滴血。

    度朔垂眸,眼里全是陈阳的身影,无声叹气,再心疼他也舍不得陈小阳生气,更不想跟他闹别扭。算了,反正高端酒本来就是收藏才有价值。

    另一端,寇宣灵跟陆修之在商场外面的路面行走,他们走到人比较少的地方。这是块还未翻新的路面,路面旁边还有数滩积水,再再说明此处年久失修,排水管管道接口封闭性差,渗水漏水造成地面积水。而且由于凌晨山顶下过小雨,排水口差造成路面积水。

    不少小孩子穿着雨鞋嘻嘻哈哈踩水玩,猛然跳进水坑里溅出水花,玩得很开心。许多小孩子很爱来这边玩,因为在这里大声嬉闹也不会被大人斥责,默认为小孩的玩乐场。水面震荡,倒映出四周街道、掉色的上面写着‘开业大酬宾’的横幅和行人。

    水从排水管管道口渗入地面,若是从地面的横切面看就会发现除了表层的水泥,下面的土层被经年累月的水侵蚀、冲洗,已经形成巨大的缺口。路面表层水泥出现裂缝,地面的水沿着裂缝渗入水泥,形成水滴滴下来。

    滴答。滴答。

    下方水滴声清晰无比,上面嬉闹声更甚。呼啦啦一群孩子跑过来踩着积水玩,下面的土层猛然发出震荡,水滴坠下,沙土沙沙落下。

    旁边挂在商店口的长高约莫四米、两米的灯牌上的夜景彩灯忽明忽暗,因为是在白天光亮很不明显,因此并没有引来注意。灯牌后面的电线闪出一串串火花,灯牌上的水滴在一记轰然嬉笑声后被震落,掉在裸露出电芯的电线上,一连串火花四溅。

    寇宣灵谈笑的时候,口袋里的宝符掉在地上。他蹲下去捡,笑容忽然僵住,猛然间抬头看向一群小孩子嬉笑的前方,大惊失色:“阿之!”

    陆修之反应过来,两人同时行动。地表寸寸皴裂,如蛛网分裂开的形状,细微的仿佛裂帛的声音人耳根本听不到。地表下面的沙土扑簌落下的速度加快,好似山崩地裂倾塌而下,路面上的孩子往下蹦起,落地,膝盖弯曲还没来得及弹起,家长在旁笑望。

    事故陡然之间猝不及防的发生在面前,当地面倾塌、灯牌砸下来盖住深坑的时候,家长脸上的笑容还没消失。

    下一秒尖叫声响起,惊恐、害怕、担忧和疯狂的情绪全都汇聚在一起。而在地面倾塌的前一刻,寇宣灵拽住掉色的横幅撕扯下来扑过去将那五六个孩子圈起来绑在身上,用随身携带的桃木剑戳进土层缓解摔下去的冲势,并迅速寻找隐蔽的角落避免被塌陷下来的石块砸到。

    下面是深坑积水,寇宣灵掉进水中发现积水很深,足以淹死一群孩子。他把孩子推到石块上安抚他们别哭,而上面的灯牌砸下来,盖住头顶天光。

    陆修之在其他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将那块笨重的灯牌拽起来扔出数米,而灯牌上两指粗的电线也被拽断,横断面处闪着火花如被人操控般扭曲弹射数下直直坠入深坑。

    深坑积水多,哪怕寇宣灵将孩子们抱到石块上,积水还是淹没了脚踝。只要电线掉进水里,巨大的电流能在瞬间夺走他们的性命。

    寇宣灵瞳孔紧缩,倒映着张牙舞爪扑过来的电线。

    电线停在离水面十厘米处。

    寇宣灵抬头,看到抓住电线,红了眼睛的陆修之。他忽然就笑起来,特别想在这一刻扑到陆修之身上。口袋里的宝符掉下来,漂浮在水面,他将宝符捡起来,拆开来看,符文没有模糊。这还是防水的。

    老街路段发生坍塌事故,幸运的没有人遇难的消息一下轰动了整个石岩景区。大难不死的气氛弥漫整个老街路段,家长们喜极而泣,平静下来想到要感谢救人英雄,却发现找不到他们的身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