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死亡计算器04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98章 死亡计算器04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大佬都爱我 [快穿]山村名医农家乐汉侯幼崽护养协会     酒店经理亲自出来跟寇宣灵道歉并表示免费让他们居住酒店的总统套房, 只是陆修之神色冷漠不予回应。陈阳则提出要查看监控摄像的要求,酒店经理为难的拒绝。

    陈阳坚持要查看监控摄像:“我们需要知道这是人为还是事故,否则没办法安心住下来。”

    酒店经理知道自己不占理, 对方现在是没有要把事情闹大的想法,目前为止也没有趁机勒索或是大闹,态度还算友好。只是亲人差点在眼皮底下遇到意外, 不可能善罢甘休。他犹豫了一会,还是带着他们去看监控摄像:“我向你们保证,酒店的窗户上镶嵌的玻璃都很严实,每隔一个月都会请人来检查酒店以避免意外事故。窗户也是一星期擦洗一次,最近也没有换玻璃。”

    一行人到达保安室, 酒店外面装有摄像头, 恰好能仰拍到刚才发生的意外。酒店经理让保安调出刚才的摄像,看完全程表情颇为难看。因为摄像里面显示那块玻璃是从六楼的窗户坠下,突然之间坠下, 这说明是酒店的问题。

    酒店经理脸色难看,现在只希望出事的客人能够私下解决,不要闹大。

    马山峰:“看上去像是意外。”

    “太过巧合,我总觉得不太对。”陈阳盯着屏幕说道。

    度朔:“回放, 暂停。”画面停在玻璃即将脱离窗口砸下去的瞬间, “放大。”

    画面被放大,几乎充塞整个屏幕。一些被忽视的小细节也被放大, 比如本来空无一人的窗口边角突然出现一只黑瘦的手, 那只手推动玻璃窗, 下一帧画面则是玻璃窗被推下去。

    酒店经理被吓到:“这是有人蓄意谋杀?”

    闻言,保安不禁瞥了眼酒店经理,忍不住用地方口音说道:“这只手像是鬼手,再说酒店门口来往那么多人,怎么确定正好能砸到想杀的人?”

    酒店经理望着那只凭空出现的黑瘦的手,也觉得不寒而栗,但还是斥责保安:“这世界上没有鬼,别瞎说。”

    保安咧咧道:“人流量越多的地方,邪祟越多。”

    闻言,在场众人也都不自觉看向保安小哥,保安小哥搔着脑袋说道:“我爷就跟我这么说。”

    陈阳对保安小哥说道:“麻烦你退回一秒,截那块玻璃然后放大。”

    “行嘞。”保安小哥动手迅速,截下那块玻璃的图片,然后放大。放大的一瞬间,定睛一看手一颤抖:“我的妈,真有鬼!”

    酒店经理一瞧,也怕了。只见被放大的玻璃反映出一个倒影,那倒影好似具被烤焦的尸体,形容恐怖。酒店经理一愣,反应过来:“不是吧,这鬼不是没影的吗?玻璃还能映出它们的影子?别是个人假扮的,有什么精神疾病故意害人。要真是这样,得赶紧报警抓起来。”

    保安小哥说道:“正常人有长这样的吗?我爷说了,镜像是连接阳间跟阴间的通道,所以能照出鬼的样子不奇怪。”

    陆修之:“你爷说的没错。”

    酒店经理和保安小哥看向陆修之,纷纷感到惊讶。他们之前怎么没发现还有这么号人?按理来说不该忽略,但又觉得很正常,没有奇怪的地方。两人没有想太多,很快将心里的异样抛之脑后,就跟之前度朔突然开口引起他们注意一样。

    酒店经理好声好气的跟他们商量,希望这件事能够私底下解决。关于酒店里的那只害人的恶鬼,他们会请天师解决,希望他们不要宣扬出去。

    此事由陈阳出面,他说道:“我们不会宣扬出去,但希望能够关闭出事的房间,并让我们调查清楚。另外,我想问这酒店是否曾发生过火灾?”

    酒店经理很肯定的说:“绝对没有。酒店前身是块空地,自开发就被建为酒店。”

    “是吗?”陈阳收回目光,看向陆修之。从刚才寇宣灵遇险后,他整个人就像是紧绷起来的弓弦。“你们俩怎么看?”

    寇宣灵回神:“先回去再说吧。”

    酒店经理见他们没有要追究的意思,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感激,便亲自领着他们去总统套房。送走酒店经理后,马山峰开口:“不如请我一位老友替你算一卦,看看最近是否流年不利。”

    所谓流年,即为今年运气。马山峰用了较为温和的说话,实际上照寇宣灵这情况,假如真是八字有祸,应该是流年撞横祸。寿元星见墓、病、死、绝四煞宫,生死定数,天命不可违。

    陆修之说道:“不必,不管是否流年撞煞,我都会护他。”

    陈阳抓住度朔的手臂,无声询问。度朔则在他耳边低声说道:“生死自有定数。”

    潜台词是天命不可违。如果寇宣灵真的流年撞煞,寿元星见四煞宫,若再撞岁煞则恐有性命之危。这些关乎命数,命数天定,即使是度朔也不能插手。

    眼见陈阳拧眉,眼中露出难过的情绪,度朔心一软便松口道:“生死定数尚未落实,只要没有落实,任何人都有一线生机。陆修之在就不会让寇宣灵出事,你不用太担心。”

    “当真?”

    “嗯。”度朔抱住陈阳安慰。

    马山峰夫妇和张求道也知情况有些严峻,便都在心里各自盘算有没有能救寇宣灵的办法。隗宣盯着大胖,大胖僵硬着圆球似的脑袋,不情不愿至极,最后还是拗不过隗宣虎视眈眈的眼神,跟她夹击巫蛊娃娃。

    易巫长送给隗宣的巫蛊娃娃从任何方面来说都绝对比不上娃娃,三只互相看不顺眼,差点又打成一团。最后看在陈阳的面子上勉强和解,此时相互拉扯仍是时不时小动作打一顿。

    隗宣说道:“流年不利大多是撞煞,凶神、劫煞和元辰是八字神煞中最凶的三个神煞,犯上三个神煞会遇到横祸、无妄之灾。所谓煞,即为凶神,遇凶则凶。煞神缠身,不见血光不罢休。刚才将那块玻璃推下去的焦尸应该就是三大神煞之一的劫煞,会制造各种意外灾难,导致横祸发生。”

    陆修之望着隗宣的目光意味不明:“你很了解。”

    “无聊时就会多看,相比起天师捉鬼道术,我更熟悉风水堪舆和周易八卦。”毕竟在隗宣的那个年代,周易八卦更为盛行,也更符合当时人们追求的知识。

    陆修之:“所以要救阿宣,就得挡煞。”

    娃娃不断蹦跳,用细细的声音说道:“我们呀,找我们呀。”吸引众人的注意之后,它颇为骄傲的对陈阳说道:“我是巫蛊,煞气很重的哟。我能挡煞,所以找我呀——”

    大胖一屁股墩在娃娃头上,五十斤的重量让娃娃无法承受。大胖冷淡而矜傲的说道:“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我也可以帮你的朋友挡煞。毕竟我是猫鬼,煞气也很重。但是陈小阳,你记得欠我五百条小鱼干,寇宣灵,你欠我两百瓶猫猫酒。”

    隗宣抓住大胖的尾巴,先是微笑乖巧的说道:“我是飞僵,本身煞气也很重。我能够帮到你们的。”笑眯眯然后用力一抓,大胖嗷的一声跳起,转身朝隗宣挠过去,娃娃趁机逃出肉山的重压,跳到半空一记飞身踹向大胖的胖脸蛋。

    三只煞气很重的非人类瞬间扭打成一团,马山峰夫妇瞬间软化心肝,不知该帮谁,只能尽量劝架。陈阳一手一个分别抓住隗宣和娃娃,对着舔爪子并表现得十分不屑的大胖语重心长的劝:“安分点吧你们。”

    陈阳抬头对寇宣灵说道:“既然这样,从现在开始就让隗宣、娃娃和大胖跟着你们。没问题吧。”

    陆修之紧紧握住寇宣灵的手,脸绷得很紧。寇宣灵回握住他的手,笑道:“不用时刻跟着,我们出去玩的时候再帮忙挡煞就好。还有修之陪着我,他不会让我有事的。”

    陈阳目露诧异,他倒是忘了陆修之的身份,有陆修之在确实不会让寇宣灵出事。只是度朔也说过,神煞关乎命数,命数天定,怕就怕在人为的过度干预。

    “总之,万事小心为上。”

    这件事暂且告一段落,大家回各自的房间休息。等待第二天清晨的到来,马山峰那边得到老友传讯过来的答案,确定寇宣灵七日内撞凶煞,需小心谨慎。好在有一线生机能够避煞,这使得陆修之一刻不敢让寇宣灵离开他眼前。

    众人也无心玩耍,围着寇宣灵一上午,无事发生。马山峰叹口气说道:“都各自玩去吧,你们围着老寇,神煞也不敢来。可是不让他自己化解神煞,危险还是会如影随形。”

    陈阳看向度朔,无声询问。得到确定答案后便拍着手掌说道:“好不容易来一次石门镇,大家都出去玩一玩吧。如马叔所说,老寇的煞需要自己化解,就算躲起来,只要没有化解就还在。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至少我们掌握主动权。大胖,你跟着老寇。”

    大胖:“没问题。”然后它就跳到寇宣灵的膝盖上,和他面对面对望。

    寇宣灵沉默不到两分钟,脸色有些发青:“胖,你能不能下去?”

    大胖:“不能。我要盯着你,时刻为你挡煞。记住你欠我的两百瓶猫猫牌红酒,没死都得兑现。”

    寇宣灵揪住陆修之的袖口:“腿、腿要被坐断了。”陆修之捏住大胖脖颈上三圈的肥肉,把它从寇宣灵膝盖上捏下来并说道:“你可以蹲在我身上。”

    大胖摊开四肢,陡然炸毛嗷嗷叫两声后迅速消声。它是猫鬼,面对陆修之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恐惧,炸毛过后就跟鹌鹑一样安静。

    陈阳:“不如你们去买个婴儿车?”说完,他就将早就搜索出来的网页界面递给他们看:“既可以让大胖跟着你们,又不用抱着它,还能像一家三口。”

    寇宣灵冷漠拒绝:“生不出五十斤重的肉山。”

    陆修之听到‘一家三口’四字,脑海里就挤不进其他东西了。盯着手机界面竟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听到寇宣灵的拒绝后又把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他的肚子上。五十斤生不出来,那五斤呢?

    寇宣灵揪住陆修之大腿上的软肉,恶狠狠掐住:“你想什么?”

    春宫秘戏图。陆修之嘴唇抖了抖,忍住脱口而出的话,平静淡定的说道:“现在你的生死更重要,我还能想什么?”

    闻言,度朔发出轻飘飘的嘲笑声,其他人没注意到,坐在他身侧的陈阳却发现了。陈阳勾住度朔的手,在他手掌心勾了勾,低声问:“笑什么?”

    度朔咬着陈阳耳朵,回答他:“没。”

    陈阳半信半疑,但也撬不开度朔藏起来的话,只好放弃。一行人最后还是决定出去玩,毕竟要想化煞挡煞,最重要还得神煞出现。

    娃娃坐在陈阳肩膀上,隗宣被马山峰夫妇牵着手,大胖跟在寇宣灵和陆修之两人身旁,亦步亦趋。当他们说说笑笑来到酒店大厅,遇到很多游客订房、退房。大厅里人声鼎沸,有两个女人大声谈笑,其中一个身旁放着辆婴儿车,车里可爱的婴儿正在熟睡。

    女人聊到酣处,不自觉松开婴儿车。一个行人路过,拉着行李箱,行李箱旁倒插着一把太阳伞。行人边走边看,没有注意到太阳伞伞柄勾住婴儿车刹车杆。婴儿车缓缓滑动两三米停下来,一个背着大背包的游客转身,背包触碰到婴儿车,又将婴儿车往前推动。勾住路过的男人手里的雨伞,那男人拿的不是很紧,当雨伞被勾走的那一瞬,他感到恐慌和惊讶。

    婴儿车在光滑的地面转动数下,粗心的母亲终于发现孩子不见。转头四处寻找发现婴儿车便大喊起来,其他人注意到便纷纷让开路。陈阳听到声响抬头看过去,正好见到那辆转动的婴儿车。他刚想上前稳住婴儿车,就见婴儿车上挂着的太阳伞突然弹开,伞尖在弹开的瞬间蹦出去。速度极其快,像子弹一般。

    锋利的伞尖直直戳向刚巧抬头的寇宣灵的右眼,大胖猛然炸毛发出恐吓警告的龇声。一切发生太突然,寇宣灵有些反应不过来,下一秒凭空伸出一只手将他拉开并用力的拥入怀中。而那枚突然弹射出来的伞尖则穿破花瓶戳进墙壁中,女人赶过来稳住婴儿车,放心的松口气。

    在场的人除了陈阳他们,没人注意到这惊悚的一幕。那个雨伞被勾走的男人在恐慌和惊讶过后剩下强烈的不甘,他抢过刚好经过身边的餐车上一把锋利的叉子,眼中只剩下那个对别的男人巧笑盼兮的女人。他要划花那张漂亮的脸蛋,让她绝望。

    男人过于愤怒,没有注意到脚下光滑的地板有一块是湿的。而他穿的鞋并不防滑,踩上去的时候过于用力不小心滑倒,手中的叉子抛到空中擦过铁质壁灯,带出一串火花。叉子连续擦过壁灯和装饰,弹到云石吊灯的挂板上,膨胀螺丝往下坠,云石吊灯发出轻微的嘎吱的声音。

    摔倒的男人骂骂咧咧爬起来,飞出去的叉子在空中快速旋转,游客慌张躲避。叉子朝着寇宣灵而去,只是这回众人早有准备,大胖跳起来将叉子拍到地面。

    另一端,百来斤的云石吊灯嘎吱几声猛然坠下,直直砸中骂骂咧咧的男人。怦然巨响后,鲜血流泻而出,如蜿蜒小河。

    大厅中的游客在静默半晌后纷纷发出惊恐的尖叫,朝门口涌去。

    因为安全事故发生命案的酒店,谁还敢住在这里?陈阳抬头看天花板上的挂板,拿起手机拍照,听到‘咔擦’的声音,转头看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女人,拿着相机跟他做了同样的动作。

    酒店经理赶过来的时候一脸欲哭无泪,他真的敢用脑袋担保:“我们酒店安全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前两天才刚检查过安全事故,昨天玻璃坠下,今天就打算请工人过来再检查一遍安全。”

    可惜人还没来就又出现事故,这回居然当真闹出人命了。

    陈阳:“你担保没用,人还是死了。”他在刚才感觉到神煞所在,但神煞并不难无中生有,它会利用各种巧合以及原本就存在的问题加速撞煞之人的死亡,这种巧合被统称为意外事故。

    换句话说,云石吊灯砸下来虽然有神煞影响,但本身也存在安全问题,砸下来是必然事件,只是时间早晚。但假如酒店经理真的在今天请工人检查安全,发现云石吊灯存在安全事故并及时扭转,那么就不会发生死亡事件。

    神煞在这桩事故中起到催化的作用,将可能不会发生死亡的潜在安全事故催化成劫煞死亡事故。

    酒店经理只能无奈报警,并在一天中接到许多退订的电话。

    陈阳等人坐在大厅的待客区,警察在大厅处理尸体以及调查情况。陈阳收回目光说道:“有没有觉得不太对?”

    陆修之沉着脸:“神煞想要阿宣的命。”

    张求道反应过来:“神煞没有自主意识。”

    寇宣灵七日内撞凶煞,煞这种东西可以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应运而生,非神非鬼。它们无处不在,像空气一样普遍。撞煞有轻重之分,大部分是普通的煞,能够轻易化解。凶煞则较难化解,会让撞煞的人遇到各种意外横祸。

    寇宣灵这两天遇到的意外看上去不觉得怪异之处,好似真的祸从天降,纯属意外。可陈阳等人却从中察觉到神煞在利用和创造各种意外要他的命。

    陈阳:“区别很大,主动和无意间的被动在于自主意识的有无。从昨天玻璃窗上反射出来的黑影到今天的云石吊灯,都能感觉到神煞的主动。它在主动害死撞煞之人,而不是顺其自然,还故意将他们的一线生机掐断。”他转头问度朔:“神煞可能拥有自主意识吗?”

    度朔:“有。但不多。”顿了顿,他说道:“其实遇到这种产生自主意识的神煞对于陷入死局之人而言,尚算幸运。”

    陈阳:“什么意思?”

    “神煞本该是没有自主意识的东西,凡与天道命数有直接相关者都不能拥有自我意识。一旦拥有自我意识就被天道剥除,与命数无关,可以斩杀。”

    陈阳:“意思是说,即使老寇遇到必死无疑的凶煞,也能通过杀死那只产生意识的神煞破解死局?”

    “是。”

    陆修之把玩着寇宣灵的手,语气冰寒无比:“那东西狡猾无比,得先引出来。”刚才发生的紧张一幕,神煞只出现一瞬,很快就消失。

    如果不是陈阳等人均非常人,恐怕还察觉不到那只神煞有了自主意识,当真就把寇宣灵遇到的事情当成撞煞后的普通意外事故。

    隗宣撑着脸颊,晃荡着小腿,模样天真的说道:“这样说来,刚才发生的一系列意外事故想想还有点多此一举,是不是因为发现可以挡煞的我们,所以才故意弄得很麻烦?”

    娃娃:“狡猾!狡猾!”

    这时身后传来小心翼翼的询问:“请问你们是不是也遇到‘死神’?”

    陈阳回头看,发现站在身后的一男两女。其中一个女生刚才跟他一样在拍照,想起拍下来的照片还没看,他便拿出手机来。

    此时拿着相机的女生说道:“你是想找刚才拍的照片吗?我这里的相片比较清晰,你要看吗?”

    陈阳抬头:“你们刚才提到的‘死神’是什么意思?”

    女生坐在对面,兴致勃勃的说道:“就是《死神来了》,虽然逃过一场大型意外事故,但死里逃生的人注定是要死的,所以他们还是一定会死。”

    “嗯?”

    女生说道:“刚才那个被云石吊灯砸死的人,其实早就该死了。一个月前他跟朋友们去旅游,途中发生车祸,整辆大巴都被轧扁。但是他神奇的活下来,因为当时大巴停在中转站补给,而他趁所有人不注意下车去洗手间,没能上车。因此幸运的躲过致命车祸,可惜没能躲过死神的狩猎。”

    陈阳不太明白他们现在的目的:“那么你们调查的目的是什么?”

    女生神情严肃:“因为我们在一周前也经历过一次死里逃生,而现在被盯上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