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富野的地狱06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88章 富野的地狱06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汉侯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我是大反派[快穿]幼崽护养协会不死佣兵     这时大门推开, 一男一女吵闹着进来。男人骂女人:“没事回来干嘛?现在好了,路被堵雨没停,又得在这边过夜。妈的, 馆里阴森诡异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我猪油蒙了心才跟你回来, 又得住一晚。艹!”

    女人尖叫:“根本是我爸的财产蒙住你的心你才会赶回来吧!既觊觎我爸的财产又不想来收藏馆住,回来就唧唧歪歪把错全都推在我身上。又蠢又怂,我怎么嫁了你这种货色!”

    “魏眠眠,你这个泼妇!讲点道理好不好?你自己大清早看到下雨想到你爸腿有毛病,眼巴巴赶过来尽孝道。放屁!平时干嘛不来?连住在馆里都害怕,一想到能够逢场作戏的时候就立刻赶过来,你好意思说我?我还没怨自己娶了你这种泼妇, 你居然还敢骂我?!”

    魏眠眠声音更加尖锐,脸上的愤怒几乎要化成利剑戳穿对面的丈夫。鲜红的手指甲蠢蠢欲动, 仿佛下一刻就要挠上他:“冯平,做人要凭良心!要不是我爸, 你能有今天?你跟我回来,不也是贪我爸的人脉、贪他楼里的收藏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藏了什么心思,你要还想就乖乖闭紧嘴巴, 别惹我不高兴。”

    冯平确实有所顾忌,只是气极怒道:“你当我稀罕那些邪门玩意?你什么货色,你爸又是什么货色我会不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几年前干的那叫什么事!虎毒还不食子,他——”

    “冯平!”

    如平地一声雷, 炸得夫妻俩立刻熄声。魏眠眠转头一看, 竟然见到在下雨天离开书房的魏光明, 看他脸色就知道刚才两人的争吵全都被听到。魏眠眠小心翼翼讨好道:“爸,你怎么不在书房?”

    “我要是在书房还看不到你们在这里丢人现眼。”魏光明恼怒斥责,见两人还想争辩,拐杖咄咄戳着地面:“闭嘴!”旋即他对还坐在餐厅的陈阳几人说道:“不好意思,家教不严,见笑。”

    陈阳温言道:“没事。魏先生的腿还痛吗?”

    “老毛病,已经习惯。”魏光明摆手道无事,继续问道:“你们查到是什么东西在馆内作祟吗?有办法解决吗?”

    陈阳:“已经有眉目,还需要确定。”

    冯平抢先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查什么?”

    “不得无礼!他们是天师。”魏光明呵斥道。

    冯平被呵斥没生气也没害怕,反倒挺高兴:“早就该请天师了。我就觉得馆内阴森森,里面又收藏那么多那种东西,该驱驱邪。”

    魏光明没眼看这个说话不经大脑的女婿,要不是女儿当初执意嫁他,他连看到这种蠢货都不愿意。眼见陈阳等人只查到眉目,他的腿又痛得发抖,便拄着拐杖又回去书房。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什么般,回身说道:“我替郝医生问问,他今早看到屋檐下站着个白衣女人,可是什么征兆?”

    陈阳垂眸:“大概是山林间鬼魅来避雨,不碍事。那些东西进不来。”

    魏光明:“我同他说说。”

    毛小莉跟张求道对视一眼,无声询问怎么又出现个白衣女人?张求道将郝医生命不久矣的事情告诉她,毛小莉撇嘴啧叹一声,明明是救死扶伤的医生,能摊上这些事情估计心黑。

    魏眠眠觉得在外人面前丢脸,而且也不是太喜欢天师又上赶着讨好魏光明,于是没怎么理睬陈阳几人就赶紧去书房孝敬魏光明。至于冯平,向来不喜欢他老丈人,反正对方也不喜欢他。早些年还会讨好,现在连见面都懒。

    他踱步到餐桌前,拉开椅子朝陈阳等人说道:“你们一定要把馆里的那些邪门东西都抓干净,这收藏馆实在太邪门了,也就我那个阴阳怪气的岳父住得下去。”

    寇宣灵:“住这里的人不是挺多吗?怎么到你眼里就只剩下魏先生了?”

    “你们不知道,我那个岳父顽固不化,爱好古怪。他收集那些人皮、尸体……住在这些地方,不怂得慌?你们都听到刚才那个泼妇骂街的话了吧,是,岳父是提供人脉给我。但剩下都是我自己经营的,至于那什么收藏,我一点都不觊觎。我怂、害怕,没那些恐怖的爱好。”冯平端起白粥和包子一阵狼吞虎咽,吃完后继续说:“也就我那个大舅哥、小姨子,还有继岳母受得了这收藏馆。大舅哥跟岳父一样,爱好诡异。小姨子,成天阴气沉沉,一句话不说。我那个继岳母嘛,真是不知道她是神经大条还是真无神论者,啧啧。”

    张求道敲着桌子:“我刚才听到你们说路被堵了?外面发生山体倾塌?”

    “没有。”冯平摆手说道:“就是我们过来的途中,刚过中间那段路,一道雷劈下来,把棵大树劈倒在正中间,拦住马路和不让车辆过。正好雨幕太重,要移开那棵大树也是麻烦。我本来是陪她回来见见岳父,晚上还回去。结果现在大雨加上路被堵,估计是要在这里住一晚了。”他摇头叹息:“这里太阴森了,我真的一点都不想住。”

    陈阳:“那真是巧合。不过你刚才还说一句‘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几年前干的那叫什么事’,这句话的意思能请你解释清楚吗?”

    冯平笑脸立刻僵硬,极其不自然。随即干笑道:“啊?我说过这句话吗?我、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毛小莉直接跳上桌跃到他面前,跟张求道一起按住冯平肩膀:“说不说?”

    “我、不是,我真不知道说什么,我那就是随口一说……好好好,我说,我说行了吧。先把手放开,压得很痛。”毛小莉和张求道松开冯平肩膀,冯平边揉着肩膀边不自在的观看在场人,无奈的说道:“这件事吧,其实不算多大事。你们都知道我岳父爱好奇特,简直是疯魔了。前几年发现有人家家里藏了副珍贵的人皮唐卡,对方不肯卖,但是看中魏晓晓——就我那小姨子。那人都五六十岁,还肖想人家小姑娘。正常人都不会同意这荒唐的要求,可岳父同意了。”

    “那,魏晓晓真嫁过去了?”

    “没嫁成,结婚中途出车祸。魏晓晓受伤,那个无耻混球当场死亡。他的儿女自然不想要魏晓晓过去分家产,做主这门婚事不成立。魏晓晓这才没嫁成。”

    毛小莉:“嘶!这还是亲爸吗?”

    “所以说疯魔了啊。”冯平整整衣领站起身:“我真有事,先走了。”说完一溜烟就跑,生怕张求道和毛小莉再把他压住。

    毛小莉目送他的背影说道:“可信吗?”

    张求道:“没撒谎,但跟他本来要说的应该是两码事。”

    毛小莉扭头好奇的瞪圆了眼睛:“什么意思?”

    张求道愣了一下,觉得毛小莉格外可爱,于是突然伸手拧住她的脸颊。

    毛小莉也愣住:“你掐我干嘛?”

    张求道回神后若无其事的松开手:“看看能不能把你掐聪明点。”

    毛小莉恼怒,张牙舞爪跟张求道掐起来。好半晌才平息战况,毛小莉听到陈阳格外慈祥的声音:“闹完了?”

    陈阳来回看毛小莉和张求道,忍不住露出欣慰的笑。感觉分局里抱上小崽崽的未来不远了,一想到未来能被小崽崽占领的分局,陈阳的笑容根本无法抑制。他边笑边说道:“求道的意思应该是说冯平脱口而出指责魏光明的话,是指魏光明干的另一件事,而不是把魏晓晓嫁给一个老头的事情。”

    “另一件事是什么?”毛小莉头一次觉得陈阳的笑容能够令她起鸡皮疙瘩。

    “不知道。”陈阳起身:“交给你们去查了,加油。”顿了顿,他再加上一句话,这次是对四个人说道:“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闻言,陆修之撑着脸颊笑眯眯且光明正大的看寇宣灵,后者捂脸冷静吃早餐。毛小莉和张求道对视一眼,纷纷作呕吐状。

    陈阳笑眯眯的上楼,在楼道上遇到魏杰的妻子许悦。她站在楼道中央,神情恍惚,脸色苍白。在陈阳经过的时候突然想要拽住他,陈阳躲了过去并迅速退后几步:“你有话说?”

    许悦吞了吞口水,眼带祈求的说道:“你陪她玩好不好?”

    “她?谁?”

    “不,不是她,是他们。”许悦期待的询问:“你陪他们玩好不好?”

    陈阳在她期待的目光下摇头:“抱歉,我不喜欢玩。你当‘鬼’吗?找谁?”

    许悦浑身一颤,慌里慌张的转悠:“对,还要找到才行。不能当‘鬼’,要找到——”她忽然浑身僵硬,定定的望着前面巨大的座钟。她忽然露出开心的笑容,跑到那个大钟前踮起脚尖打开座钟表盘,原来只是形如座钟的摆设。

    表盘猛然被拉开,一根尖锐锋利的时针突然弹出来。陈阳眼疾手快拉开许悦,否则她会直接被时针锋利的戳穿眼球。许悦惊魂未定,座钟陡然发出‘铛铛’的声响。‘咔擦’一声,座钟下面缓缓打开,里面是四肢被捆绑并折叠起来的幼小尸体,青灰色满是伤痕的皮肤、惊恐的表情,以及脖子上清晰的勒痕,赫然是魏芝芝。

    陈阳赶紧将魏芝芝抱起来,试探她的鼻息。下一刻魏芝芝突然跳起来,‘略略略’吐舌头,十分得意的大笑,笑声尖细得令人烦躁不安。

    许悦猛然爆发出尖叫:“啊!!!!”她尖叫着狂奔下来,踩空滚到楼下摔断一条腿,钻心的疼痛还比不上魏芝芝的尸体给她带来的恐惧,她喉咙里发出畜生般的粗喘,眼神早就涣散,仍旧试图朝门口爬出去。

    魏宁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喃喃自语:“不要害怕,因为才开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