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富野的地狱05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87章 富野的地狱0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我是大反派[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白月光佛系日常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     家庭医生带着助手很快赶过来替魏杰包扎好伤口, 并应邀在收藏馆住几天。因为魏光明的腿开始痛,希望家庭医生能先帮他检查。家庭医生当晚替他检查完毕,觉得还是应该去医院或者诊所检查, 那边仪器齐全。

    魏光明也同意了, 家庭医生则是在收藏馆住了一晚,第二天就想离开。可惜凌晨时分外面就开始下起大雨,厚重的雨幕里只能看到朦胧的树影。家庭医生姓郝,跟助手暂时住在同一个客房里。

    郝医生拉开窗帘看着外面厚重的雨幕,呆立半晌。助手醒过来后一边走进盥洗室一边询问:“郝医生,你怎么站窗口?外面都是雨, 别说景色,就连最近的树影都模模糊糊。对了,照这种情况我们得等雨停才能走。不然山路崎岖容易出事。”

    郝医生没怎么听助手的话,而是出神的盯着雨幕。连绵倾盆大雨、阴暗的天气以及压抑的馆内氛围,怎么都让人觉得格外不安。郝医生两边眼皮都开始跳,平时他只会认为休息不够导致眼皮跳,现在忽然浮生不详的预感。

    忽然眼角余光瞥见楼下屋檐站着个白衣女人, 直勾勾的盯着他这边窗户。郝医生头皮爆炸般的发麻, 刚才没有注意到, 不知道白衣女人站在那里盯着他看了多久。

    “郝医生?”助手走过来疑惑的叫了声,郝医生猛地回神。助手疑惑询问:“郝医生, 你没事吧?”他注意到郝医生的脸色, 反而将自己狠狠吓了一跳。青白惊惧, 像看见什么令人极度恐惧的东西。

    郝医生回神后再看过去, 空空如也。他摇摇头呢喃道:“最近太疲累了?居然连幻觉都出现。”他转身进盥洗室梳洗,随后在助手奇怪的目光中下楼。

    陈阳和张求道在门口遇到郝医生,互相问好。郝医生不知道两人身份,心中虽有疑惑但没表现出来,而是礼貌的点头微笑。陈阳让道,目送郝医生跟助手下楼。张求道在他身后幽声说道:“乌云罩顶,冤魂缠身。”

    陈阳下楼,边说边说道:“还有呢?”

    “什么?”张求道不解。

    陈阳抬手比着自己的颈部:“颈部有勒痕,麻绳套在其间,吊死鬼索命。”他指指郝医生的背影说道:“命不久矣,罪有应得。”

    张求道虽看不出郝医生脖子上的勒痕,但也知道吊死鬼索命是很严重的事情。郝医生一定是犯下天怒人怨的罪孽才会遭至冤魂缠身,面对这种情况,天师最为难。身为天师维护阴阳两界秩序,在冤魂没有得到酆都赦令牌之前,它们在阳间任何报复行为都属于违反律法。

    天师有责任保护被冤魂缠身的人并驱赶冤魂,可是如果冤魂确实有天大冤情,天师们就会很为难。律法和感情都不能舍弃,就成为一道难题。张求道轻声叹气:“但愿冤魂有酆都赦令牌。”如此,他们便可光明正大的视而不见。

    陈阳:“有没有赦令牌,管不管这件事,视情况而定。”走到楼下,听到小孩子喊他的声音。陈阳转身看见在楼梯旁侧小客厅的魏宁,魏宁今天穿着帅气的小西装,端坐在小桌上,粉雕玉琢极为可爱。

    魏宁招手让陈阳过去,后者便举步走到他面前。魏宁拉住陈阳的手,奶声奶气:“坐下吧。”等陈阳坐下了,他就直勾勾盯着陈阳的眼睛,随后抱着陈阳的胳膊小声说道:“他们又来找我玩,好烦,好吵。”

    陈阳神色一顿,旋即问道:“他们在哪?”那些东西都有可以附着藏身的地方,正因此才令他无法看到那些东西所在。

    魏宁:“墙里。他们从墙里走出来。”

    闻言,陈阳和张求道猛然扭头看墙壁,墙壁是暗金色,因为整栋收藏馆内部都是统一的色调,所以暗金色的墙壁毫不起眼没人注意到。现如今仔细观察却发现墙壁上画着奇诡的花纹,普通的墙壁在魏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后变得扭曲恐怖,像狰狞的恶鬼,张开大口意图吞噬馆内所有人。

    张求道:“会不会是恶灵穿墙而过,小孩子误会了?”

    陈阳便问魏宁是不是所有来找他玩的那些‘人’都是从墙壁里出来,魏宁玩着自己的手指,沉默半晌才细声说道:“不是。”

    魏芝芝跑过来看见陈阳和魏宁立刻不高兴的尖叫,小孩子的尖叫声格外刺耳,划破收藏馆一大早的沉闷,但更让人心烦意乱。兼之外面倾盆大雨,收藏馆内即使灯火通明,可总有照不到光的阴暗角落。正是这些不引人注意的阴暗角落引发人们心中的烦闷和厌恶,任是谁听到魏芝芝的尖叫声都会愤怒烦躁。

    魏芝芝跑过来拽开魏宁:“你讨厌!走开!”然后抱着陈阳的胳膊:“我的!我的!”魏宁手足无措的立在旁边,差点被魏芝芝推倒。

    魏光明本来就因为下雨天导致腿酸痛难以忍受,再听到魏芝芝的尖叫以及看到她霸道的行为,立即爆发脾气:“魏芝芝,你滚过来!!”

    魏芝芝在收藏馆里就是小霸王的存在,怼天怼地唯独害怕魏光明,怕得瑟瑟发抖。她平时只在二楼玩闹,到了一楼乖得像只鹌鹑。要不是见到喜欢的陈阳被魏宁抢了,也不会突然尖叫惹怒魏光明。

    魏光明抽出旁边花瓶里的鸡毛掸子就往魏芝芝身上抽打,刚打了一下就打空。抬头发现是陈阳眼疾手快的抱走魏芝芝,后者紧紧陈阳像抓住救命稻草,低声抽泣。魏光明说道:“陈天师,小女不懂事,教训一顿就好。您别介意。”

    “我没介意。”陈阳摇摇头,温言说道:“芝芝还小,魏先生可以言语训斥教导,慢慢引导她朝正确的方向走。打是最糟糕的教育方式。”

    魏光明讪讪一笑,恶狠狠的瞪了眼魏芝芝,警告她别捣乱,但也的确没再抽打她,魏芝芝则被吓得低声抽泣。魏光明脸色不虞:“她真的得好好教导,要不是她捣乱,害她大哥小腿被戳穿。小小年纪,心思恶毒。”

    陈阳沉下脸:“魏杰出事的时候,芝芝还跟我们一起,她一个小孩子怎么伤害魏杰?魏先生偏袒也该尊重事实,别偏袒得太过分。”

    魏光明目光变得怪异,在陈阳和魏芝芝两者间徘徊,最后露出奇怪的笑容:“陈天师说得对,我气糊涂了。芝芝,别生爸爸的气,爸爸错怪你,中午让你妈妈给你做碗鸡蛋羹好不好?不过,别在尖叫了。太吵,别人要说你教养不好。另外,别去招惹你大哥,他现在脾气不好。”说完,他又对陈阳说道:“麻烦您照顾芝芝和宁宁。”

    他不给任何人反驳的机会,拄着拐杖转身就走。而齐茵过来看了孩子两眼,满脸担忧的情况下仍旧是朝魏光明追过去,只留下一句话:“芝芝、宁宁,你们两个乖乖的,别闹。”

    陈阳将魏芝芝放下来,让魏宁跟魏芝芝一左一右抱着他的手臂:“别闹,乖乖的好不好?”魏芝芝小小的脸上挂满泪水,哼了哼,却允许魏宁靠近。魏宁沉默不语,只紧紧抱住陈阳的胳膊。

    陈阳问魏芝芝:“芝芝,你是不是跟馆内的很多‘人’都玩得很好?”

    “才没有。”魏芝芝骄傲的挺起胸膛说道:“他们玩不过我,好弱。每次都找不到我,差劲。玩得好没意思,可是其他人又不跟我玩,只能找他们陪我玩了。好没意思的,不然你陪我玩好不好?你陪我玩捉迷藏,我就不跟他们玩,不让他们跟你玩,就跟一个人玩,好不好?好不好?”

    “不好。”陈阳还未回答,魏宁先替他拒绝。魏宁面无表情:“你玩你的,不要让他陪你玩。”

    魏芝芝嘟起嘴巴,很生气的说道:“为什么?他们每次都会输,找你玩你又总是拒绝。你不玩也不要阻止陈小阳陪我玩好不好?你真讨厌,哼!”

    魏宁无视魏芝芝,扯扯陈阳的衣袖,十分认真的说道:“不要陪她玩。”

    陈阳愣了一会,笑道:“好。”

    魏芝芝更不开心:“为什么?为什么?陈小阳不喜欢我吗?为什么不跟我玩?如果陈小阳讨厌他们,跟我玩就可以了。不答应他们的话,就不用跟他们玩。”

    陈阳问:“芝芝跟他们玩,是因为答应了他们。宁宁没有跟他们玩,是因为拒绝他们的邀请。但是因为芝芝答应了他们的邀请,所以每天都要跟他们玩捉迷藏吗?”

    魏芝芝高兴的拍掌:“陈小阳真聪明,比妈妈聪明。”随即她嘟嘴不高兴的说道:“妈妈就是不懂,每次都骂我,她又不陪我玩。”她可怜兮兮的询问:“真的不能陪我玩吗?”

    陈阳定定的望着魏芝芝,良久后坚定摇头:“抱歉。”他摸摸魏芝芝的头:“哥哥还有正事要忙,没办法陪你玩。”

    魏芝芝失望,赌气的偏头不理睬陈阳。小手却还是紧紧抓住陈阳的袖子,坚决不松开并表示就是不要把陈小阳让给魏宁:“宁宁是讨厌鬼。”

    魏宁不理她,当个安静的小男孩。

    早餐时,因为一团糟的情况导致用早餐的人只有魏晓晓和陈阳等人,不过寇宣灵和陆修之没有来。毛小莉好奇问:“他们两人不吃早餐?”

    张求道淡定回答:“累过头了吧。”

    毛小莉立即拖长音调:“哦~~~”高低起伏,百般意境尽在其中。

    陈阳轻咳两声,示意他们低调克制点。餐桌上还有未出嫁的女孩子和两个五岁小孩,注意点形象,两人这才消停内涵寇宣灵和陆修之的事情。餐桌上仅有两个小孩子和魏晓晓,魏晓晓很安静,全程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

    她在喂魏芝芝和魏宁,后者的父母都在房间里跟郝医生聊病情。喂完两个小孩,魏晓晓说道:“你们两个乖乖的回儿童房做作业,芝芝要好好练钢琴,不能偷懒。”说完,她就起身将两个小孩抱下儿童椅,牵着他们上楼。

    魏芝芝跟陈阳道别,走的时候还问他玩不玩。魏宁立刻强硬的把她拉走。

    陈阳目送他们上楼的背影,拿起餐巾擦擦嘴,问毛小莉:“小莉,那幅画前任主人查到消息了吗?”

    毛小莉:“查到了。不过还有其他信息没能查到,因为大暴雨阻隔通信,我的手机完全没有信号。”由于位置有些远,她就起身端起早餐坐到距离陈阳和张求道最近的位置说道:“那幅画名为《怪诞》,是个连环杀人犯的自画像。在他的臆想中,他自认为自己是恶鬼,恶鬼吃人。所以那些被他杀死的人都会被取走部分器官吃掉,这些器官大部分是肝脏和五官。”

    张求道:“所以那个保安不是《怪诞》中的恶鬼所杀?”保安死于喉管窒息,除了满嘴溢出来的玻璃珠,全身没有部分损失。

    “可能。”陈阳说道:“小莉,继续说。”

    毛小莉:“画像的前任主人也是个猎奇收藏爱好者,从上一任画像主人的家人那里购来这幅画。别人说画像邪门,那主人不信。买来摆放在自己的收藏室里,从此以后家里就发生怪事。每次有人从收藏室里经过都能听到里面传来声响,开门进去却没发现人。画像主人不信家里报告上来的怪事,直到家里的狗不见了。”

    趁停顿的时候,毛小莉往嘴里塞了块鸡蛋,喝了口牛奶咽下去后才说道:“从监控录像来看,狗跑进收藏室就不见。进去后的确在里面发现狗毛,却没有看到狗。奇怪的是,收藏室只有一个门,没有窗户也没有洞,包括地下室。那只狗就这么凭空消失。再后来,画像的主人也消失了,也是进去收藏室之后没再见到人,只看到他掉落的鞋子。在他们家帮佣的人提及此事,说其实在主人家消失的那天晚上经过收藏室,在门口听到咀嚼的声音。像是什么人在咀嚼肉,还把骨头也咬碎吞下去的声音。然后他们还在画像上发现血迹,经鉴定,血迹里有主人家的血。”

    张求道:“意思是说,消失的主人和狗都被画吃了?”

    “就是这个意思。”毛小莉点头。

    张求道:“你从哪个论坛看的这故事?”

    “不是故事!”

    “不是故事你还能声情并茂讲这么长?细节详细到这份上,九成九瞎编。”张求道毫不客气的拆台。

    毛小莉翻白眼:“好吧,其实没有那些细节,都是我添加的。不过我的确查到消息,来源可靠。基本上有三点,买来画像后家宅不宁,狗和主人都消失在收藏室里,听到收藏室传来咀嚼的声音。画上面的确有血迹,但是没有勘测。因为他们都知道《怪诞》混合杀人魔的血,有血迹正常。”

    陈阳将这些都记录下来:“那求道你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张求道摇头:“没什么大发现,跟我们之前的猜测差不多。魏芝芝活泼好动,经常跟二楼里面的‘人’玩。我能感觉到怪异之处,却找不到那些东西所在。只要在二楼出现,罗盘就会完全失去作用,疯狂转动,无法找到那些‘人’。”

    正说话间,寇宣灵和陆修之下来吃早餐,前者一脸疲惫后者倒还是精神奕奕的样子。三个人顿时将正经事业抛之脑后,唰唰看向他们,目光炯炯有神:“累了吗?”、“需要补补吗?”

    陈阳在寇宣灵坐下的时候,特别有经验的递给他一块软绵绵的靠枕。寇宣灵接过:“谢谢。”然后靠在椅背上松筋骨。这么一动作,陈阳就失去八卦的兴趣。他意兴阑珊的问:“你们又秉烛夜谈了?”

    寇宣灵摇头:“没有,我们玩斗地主,整晚。”

    毛小莉和张求道齐齐‘嘘’了一声,简直不想说一句废物点心。寇宣灵:“不是你们能想点健康向上的内容吗?”

    毛小莉:“向♂上啊,一步到胃了已经。”

    张求道把手里剥开的鸡蛋塞到毛小莉嘴里:“健康点。”

    寇宣灵无奈:“昨晚我们听到嘈杂的声音,在走廊里奔跑吵嚷,一开门什么声音都没有。所以我们最后几乎打了一晚上的斗地主。”

    陈阳:“为什么不用隔音符?”

    陆修之剥开鸡蛋壳,将滑溜溜的鸡蛋放到寇宣灵的碗里,又问他牛奶还是豆浆。寇宣灵:“牛奶。”然后回答陈阳:“想查清楚是什么东西,后来斗地主斗入迷。”

    陆修之将牛奶杯凑到寇宣灵面前,后者看也不看就着牛奶杯就喝,整个就一被伺候的太上皇。陈阳默然的望着干净的碗,突然觉得自己被秀得比下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