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富野的地狱02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84章 富野的地狱02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我是大反派[快穿]白月光佛系日常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不死佣兵     分局里除却马山峰和陆修之,只有陈阳、寇宣灵和张求道曾经接触过四星单子。而寇宣灵和张求道仅仅是接触过, 从未深入参与。唯有陈阳当初在无人村深入参与, 但那一次有度朔在所以他无所畏惧。这次打算让分局里的几个人试着接手四星单子,他还是有些犹豫和担忧。

    “这次, 小莉、求道、老寇跟我四个人一起接单。”说完,陈阳转头对上陆修之:“你……算了,你还是跟着老寇吧。”

    隗宣跳起来举手:“我呢?”

    陈阳居高临下:“作业写完没?”隗宣颓丧败退, 大胖甩着尾巴哈哈笑。路过的时候,隗宣小心眼的踩住大胖的尾巴, 后者嗷一声蹿到楼上。边跑边骂:“我就知道所有僵尸都恶毒!”隗宣昂着胜利的头颅去写作业。

    马山峰偷偷摸摸想溜上去好趁众人不注意到小区遛隗宣, 他已经沉迷在一群老头老太羡慕嫉妒还掺杂尖酸的目光中。完全不懂他这乐趣从何而来。

    陈阳高喊:“马叔, 留下。”喊住马山峰的脚步,把他拉扯回来, 免得还去打扰隗宣写作业。马山峰收拾脸上失望的表情,再回头时还是那个稳如泰山的憨厚马副局。

    一行人就新接的四星单子商量, 希望能够了解更深, 到时把握也多一些。商量到深夜, 众人才去休息。陈阳回房途中习惯性去看隗宣, 小姑娘已经睡下了, 他就退出来。回房门一开, 飞速扑到度朔身上,双手双脚全都挂在度朔身上俨然一只树袋熊。

    度朔拍了把陈阳的屁股便将他抱起往上掂了掂, 抱得更紧些:“很开心?”

    “还好。心情好。”陈阳眯眼笑。

    眉开眼笑像只偷腥的小老鼠, 度朔心都软化了, 想亲亲他。陈阳往后面躲不让亲,见他亲不到笑得更开心。度朔停下动作静静的注视他,陈阳有些疑惑便小心翼翼的回望观察,慢慢靠近然后就被抓住,唇齿交缠。一段时间后,陈阳伏在度朔肩膀上低声喘气,度朔坐在床沿边分开他的腿,让他靠坐在自己身上并轻抚背部。

    度朔微微眯眼,眼里有着无法餍足的、越来越贪婪的光芒,他轻笑:“喝酒了?”

    陈阳半阖着眼眸:“一点点。”

    恐怕不止一点点,看他这模样有些醉醺醺,应该是不知节制的喝了许多。度朔勾唇,眼冒精光,声音变得越轻还带上点诱惑,像羽毛轻飘飘落到心上般:“那就是没醉,我们先做点快乐事。阳阳,先叫声老公……”

    “嗯?嗯……”

    第二天日上三竿,毛小莉看了眼外面的烈日,又回头看挂在墙面的大钟,对张求道和马山峰说道:“是不是时间错了?现在十点了吧,怎么人还没出现?隗宣都快下课了。”

    马山峰淡定的喝茶:“夫夫间要分开几天,说点体己话不小心过了时间,再等等。”

    毛小莉沉默半晌:“陈哥跟度局我能理解,可是老寇跟陆修之怎么回事?”话音刚落就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抬头看去发现正是寇宣灵:“哟,老寇你也跟陆修之说体己话?”

    寇宣灵整整衣襟:“没,我们秉烛夜谈而已。”他不整理衣襟还好,一整理就被毛小莉盯上了。这大夏天穿什么高领?

    毛小莉垂眸,等寇宣灵路过的时候飞快扯一把他脖子上的衣领,见到里面密密麻麻一大片的青紫痕迹她‘哦、哦’怪叫。寇宣灵吓得扯回衣领捂住脖子,回头见马山峰跟张求道都是一脸‘哦~~’的表情,他就说道:“蚊子咬的!你们不知道前天下的那场大雨滋生多少蚊虫吗?昨晚上门没关让蚊子飞进来叮咬,我就知道以你们肮脏的思想绝对能想歪。”

    陆修之也下楼,他倒是坦荡的换了圆领t恤,之前都穿带领子的丝绸唐装。难得换上现代年轻人的装束,竟也格外俊秀好看。众人眼光尖尖的瞄向他的脖子,果然见到红色的痕迹,比较少。

    寇宣灵:“他也被咬了。”

    毛小莉认真点头:“老寇,我是信你的。但是为什么你穿着陆修之的衣服,而他穿着你的t恤?你们已经好到可以互换衣服穿了吗?”

    寇宣灵脸色僵硬一瞬,随即镇定点头:“对。兄弟间互换衣服没什么。”他眼尖的瞥见陈阳下楼,更眼尖的看见陈阳身上穿着度朔的衬衫,那衬衫过长,袖子挽到手肘,下摆扎了起来看上去还挺时尚。他立刻说道:“看,陈小阳也穿度局的衣服。”

    闻言,毛小莉几人脸色顿时变得古怪。拍了拍寇宣灵的肩膀,张求道说道:“对,他们兄弟情深。”

    寇宣灵反应过来,默默捂住半边脸不想说话并拒绝陆修之的靠近。陆修之时不时瞥过来的可怜眼神仿佛他是吃过就扔的负心汉,寇宣灵内心是龟裂的,都怪昨晚喝酒。

    马山峰酿的酒他们无法自控的喝光,回去的时候有些醉。醉后身体内部就有些乱七八糟的激素跟着喝醉发酵,整个人昏昏沉沉更想喝酒。一闻到对方身上的酒味就扑上去啃,那不是把对方当成酒了吗?寇宣灵捂着半边脸上车,内心用乱七八糟的理由说服自己。

    他们只是情不自禁的互啃对方,啃着啃着就睡着了,什么都没发生。所以从根本上来说,什么事情都没有。他本来的目标是酒,不是陆修之。

    寇宣灵慢慢将自己说服,陆修之上车后偷偷靠近寇宣灵,在他耳边说道:“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别气好不好?我昨晚只是把你当成酒了。”

    寇宣灵眼神一亮:“你也把我当成酒?”

    “对。”陆修之轻笑,压低声音专注的望着寇宣灵:“我把你当成美酒。”寇宣灵没听出什么,发而很开心的觉得两人都很清白,更加坦荡荡。殊不知,落在其他人耳朵里能抖掉他们浑身鸡皮疙瘩。

    听听那话,‘把你当成美酒’,多清新脱俗的情话。恨不得品尝,醉死其中。偏寇宣灵听完还笑得春心荡漾,都这样了还觉得是兄弟,清清白白。直男寇还是看不清自己的本质。

    毛小莉啧啧不已,看向后车座补眠的陈阳:“陈哥,你很累吗?”闻言,张求道先瞥了她一眼,想了想却不插嘴。

    陈阳在后车座补眠、昏昏沉沉的,一听毛小莉问话就打起精神:“啊对,宿醉。现在还有点头晕,哈哈。”总不能说是角色扮演玩得太嗨,现在没精神应对吧。

    一行人出发到单子里面显示的地址,在偏远的郊区山间里。他们经过盘山公路往山里面行进,两边的树林越来越茂密,阳光只是星星点点落在马路上。山林里偶尔能听到清脆的鸟鸣声,偶尔一两辆车经过,跟他们虽然同个方向却在前方岔路口分开。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一座私人收藏馆,馆主一生致力于各种奇怪的收藏。然而就在前年他收藏了一幅画之后,怪事就开始发生。当然他的那座私人收藏馆里面,藏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偶尔发生怪事也是寻常事。但最近,他雇佣来看守私人收藏馆的保安死了。

    而收藏馆也开始不平静,里面的东西出来作祟。好几次差点害死馆主和他的家人,因此馆主才特意请来天师驱魔。

    寇宣灵摊开资料说道:“这家收藏馆颇有名气,流传在特定的阶层里。偶尔会开放让这个特定阶层的人进去参观并购买里面的收藏品,因为收藏品都比较独特,有些人为求刺激会花大价钱购买。收藏馆馆主姓魏,魏光明。他的妻儿都跟自己一起住在收藏馆里。之前收藏的那幅画名为《怪诞》,是个臭名昭著的杀人犯在监狱中用自己的鲜血混合颜料画出来的恶鬼画像。因为刚流传出来就被魏光明收藏在馆里,所以不出名。”

    陈阳:“就是购买了这幅画才有怪事发生?”

    寇宣灵:“对。”

    毛小莉:“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死后必然成恶鬼,这类人不需要什么外界刺激。他们生前性格扭曲,以杀人为乐,死后自然而然形成恶鬼。一般他们临死前,酆都都会派遣阴差鬼司来抓他们,但是如果对方利用别的手段逃脱,譬如躲在画里,阴差鬼司可能也没办法。”

    陈阳:“不无可能。如果画作足够逼真,自然而然会成为依草附木生活的鬼怪居住的场所。那幅画既然是杀人犯用自己的鲜血所画,本身就有联系。如果杀人犯死后藏在那幅画像里,慢慢积蓄力量开始杀人不无可能。对了,魏光明有提到保安怎么死的吗?”

    寇宣灵:“有。魏光明雇佣保安差不多半年时间,就在上个月,魏光明拍卖出馆里的一件收藏品。保安才发现原来收藏馆里面那些诡异的东西居然很值钱,开始旁敲测听企图偷走收藏馆里面的东西。被解雇后的某天夜里,回来偷东西。但是死在收藏馆的门口,嘴巴下颌被撕裂,嘴里、喉咙到心口塞满玻璃珠。保安是因为塞满玻璃珠,撑破喉咙、撕裂内脏死亡。”

    “嘶——死得好惨。”毛小莉摸了摸手臂,觉得这死法太痛苦。“要真是那幅画里面的恶鬼所为就真恐怖了。”

    “现在都还只是猜测,我们都不确定馆主有没有撒谎。快到了吧。”陈阳看向车窗外的景象,杳无人迹,白天还好。晚上的时候恐怕不能出来,因为极大可能会迷路。

    张求道:“到了。你们看前面。”

    众人纷纷看向前方一栋建筑,那栋建筑类似于小型城堡,低调华丽隐藏在丛林中。车子转过弯绕到另一条道路上的时候,那栋建筑就从若隐若现变成一览无遗。

    车停在收藏馆的停车坪前,几人下车走到收藏馆门前。收藏馆匾额处雕刻五个字:魏氏收藏馆,简单到完全没有特色的名字。陈阳按下门铃,没过一会就有个年轻女人过来开门。她询问:”请问你们是?”

    陈阳将天师牌子拿出来给她看:“应魏先生的雇请。”

    年轻女人连忙让开道把他们请进去:“欢迎,你们可算来了。最近我们都快愁坏了,馆里越来越不平静。”她自我介绍:“我是魏光明的妻子,我叫齐茵。快进来坐,我去叫老魏下来。”说完,她便到旁边打电话。

    众人观察收藏馆里面的摆设,据资料显示收藏馆里面的藏品都摆在三楼、四楼和顶楼。而魏光明一家住在一楼和二楼,他们有五个孩子。长子和长女分别嫁娶,也住在收藏馆里。收藏馆一楼跟二楼的摆设很有年代气息,像是民国时期的公馆,里面还陈列一些那个年代有权有势的人家才有的摆设。

    毛小莉收回目光,悄声说道:“我记得魏光明最大的儿子都快三十了,齐茵看上去很年轻啊,最多二十五上下。”

    寇宣灵:“这是第二任妻子,长子、长女和次女都是前妻生的,最小的一双儿女才是齐茵所生。”

    毛小莉:“复杂。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镇静。”张求道在椅子底下踢了把毛小莉:“安静,人来了。”毛小莉立刻正襟危坐,抬头看向走来的魏光明。

    魏光明五十多岁,保养得不错,像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神色有些疲惫,腿似乎曾经受过伤。他旁边一个冷淡的少女搀扶着他走下楼梯,站定在众人面前。

    陈阳站起来:“您好,魏先生。”

    魏光明扬起客气的笑容:“想必您就是陈阳陈天师?”

    “是。”陈阳侧开身体,向他介绍身后几人。而魏光明一一见过后坐下来,向他们说道:“麻烦你们帮我驱逐收藏馆里的邪祟。”顿了顿,他笑道:“可能你们会奇怪我怎么那么确定是鬼怪作祟,毕竟我爱好收藏各种奇怪诡异的东西,也遇到过很多怪事。我的前妻……就是死在鬼怪手里,我现在这条腿也是那时候伤的,遇到下雨天就痛。”

    提及前妻,魏光明眉宇间有些阴翳。他旁边的女孩子低声安慰:“爸,别难过。妈知道也不会开心的,她不会怪你。”

    陈阳抬眸看向少女,少女察觉到便笑笑说道:“你们好,我叫魏晓晓。”

    魏晓晓,魏家次女。魏光明前妻最小的女儿,如今十九岁。

    齐茵也走过来安慰魏光明几句,魏光明打起精神后说道:“你们应该基本了解过收藏馆的情况了,那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驱赶鬼怪?”

    陈阳:“我们得先了解清楚情况,才能对症下药。”

    魏光明:“那也好,你们就在收藏馆里住下吧。齐茵,你领几位天师到客房。”齐茵笑容满面的应答下,正要开口之际听到楼上小孩子欢快的笑声。

    魏光明露出不悦的神色,齐茵紧张的说道:“芝芝又闹了,我去让她安静点,别老是大吵大闹。”随即不好意思的朝陈阳等人笑笑:“不好意思,芝芝小,爱玩爱闹。”

    她领着众人上二楼,在二楼儿童房里没找到小女儿芝芝,只看到小儿子乖巧的呆坐在玩具堆里。齐茵将小儿子抱起来和颜悦色的询问:“宝宝,芝芝去哪了?”

    小男孩慢吞吞说道:“捉迷藏。”

    齐茵温柔的说道:“那你怎么还不去找芝芝呀?”

    小男孩奇怪的看了眼齐茵:“她不是跟我玩。”

    齐茵僵住笑脸:“那是跟谁?”声音有些尖利,连她自己都吓一跳。回眸看向陈阳等人的时候眼里还留存着惊惧,她不好意思的笑笑。低声询问小男孩,但小男孩玩着自己的手指不说话。

    另一边毛小莉坠在众人身后,好奇的观望收藏馆的建筑。停在一面黄金钟前面看了半晌,按耐不住好奇想要伸手摸的时候,黄金钟上端的小窗突然打开,掉出一具脸色惨白的小孩尸体狠狠的吓了她一跳。等她恢复平静想要检查这具小孩尸体的时候,她却自己爬起来指着黄金钟哈哈大笑:“找不到我,我赢了!”

    活、活的?毛小莉惊讶的看向小孩,垂眸的时候发现黄金钟周围洒满盐,她询问:“你就是芝芝?藏在黄金钟里干嘛?”

    魏芝芝大喊:“你又是什么人?小偷吗?妈妈!妈妈——家里来小偷了!!”

    齐茵听到声音过来一见,气得不行:“魏芝芝,你又拿乱撒盐来玩!”

    魏芝芝不服气的说道:“不撒盐他们就会找到我,被找到就轮到我当鬼了!我才不当鬼!”

    “你还说!天天臆想家里有朋友陪你玩,闹得家里鸡飞狗跳,我一定要打你!”齐茵气得拿起鸡毛掸子就追过去。魏芝芝见状,尖叫着逃跑。

    小男孩则被留在原地,玩弄自己的手指。陈阳蹲下去和他对视,还没说话,小男孩就伸出短短胖胖的小手:“抱。”

    陈阳愣住,小男孩向前走一步,把自己扔进他怀里:“抱。”陈阳抱起软软糯糯的小男孩,小男孩身上的奶香味浓浓的。

    小男孩说道:“芝芝没有撒谎。”

    “什么?”

    “芝芝在玩捉迷藏,被抓到就要当鬼。”

    望着小男孩黑白分明的眼瞳,众人竟觉一阵毛骨悚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