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紫河车08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82章 紫河车08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林珍的综穿人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陈阳回头, 见到魔母一路狂奔追在后面:“她还跟着。”

    度朔正注意路况,闻言说道:“魔母对于要留下来的孩子会灌注所有母爱,可以为这个孩子去死。所以她一定会跟到分局, ”他抽空瞥了眼后座的何安安,后者紧皱眉头似乎有痛醒的趋势:“别让她醒, 否则会麻烦。”

    “我知道。”陈阳对何安安用了安宁符和咒语, 再抬头时发现车停下。度朔淡定解释:“红绿灯。”重视规则的大帝十分遵纪守法,更加不能接受闯红灯被扣分。

    陈阳看向车窗外,发现魔母蹲在距离三米远的一辆车车顶上虎视眈眈。她在忌惮度朔, 焦躁的徘徊试图寻找机会救回自己的孩子。

    红绿灯亮起的时候,魔母孤注一掷猛然弹跳起来扑向陈阳这辆车,但还未触及车顶就被金光狠狠弹打,痛嚎一声后在空中翻转撞到一辆卡车后摔到地上。而那辆卡车因为意外撞击的力度偏向旁侧撞进绿化带, 好在没有出现人员伤亡事故。只是司机被救下来后一脸惊恐的说自己好像撞到硕大的东西, 然而监控里什么都没有。

    普通人眼里看不到魔母的行踪, 陈阳收回目光:“她还跟在后面。如果她不是利用无辜少女产下鬼子供她恢复力量,这份母爱还挺令人感动。”魔母产下鬼子将其当成补药,若是挑选出最强壮的一只留下来当成孩子,则会倾心爱护。

    接下来陈阳用了毛小莉的三天贵人赐福宝符,一路开绿灯畅通无阻的回到分局。回来的时候已近黄昏,落日余晖洒落庭院, 小区许多人出来散步遛狗, 忽觉一阵阴寒穿身而过, 还以为是天气要转寒纷纷裹紧衣服打算回去看看天气预报, 好提醒儿女明天上班带件衣服。

    车停在分局外面,陈阳进入庭院抬头观看两眼后说道:“他们在天台。”度朔抱起何安安,跟陈阳并肩上天台。魔母快速弹跳进分局庭院的石桌上,发出咕哝咕哝的声音,一双复眼打量分局。陡然抬头看向天台飞奔上去,却在触及天台时发现边沿画满镇邪符咒,魔母触不及防被镇邪符咒所伤狠狠栽倒在地面。

    天台上扑满黄布,黄布背面画太极八卦,正面则仰躺着几十个少女和老妪。老妪居多,应也是生气被鬼子吸走的少女,另外还有几个大腹便便的少女。其中有几人清醒着目睹一切,虽恐惧却也包含希望。

    陆修之摆坛开发,四周点燃八盏长明灯,分布八卦八门。毛小莉在天台四周不断画镇邪灵符,张求道在旁用清酒兑朱砂供她取用。寇宣灵自然是陪着陆修之摆坛借山川湖泊生炁,魔母坠落发出凄厉的嚎叫让他们各自一顿,随后继续手中工作。

    陈阳抬眸,夕阳灿烂到极致,美得生机勃勃、震撼人心。太极聚气,最好的时辰是子午卯酉,分别对应早、中、傍晚和凌晨,正是生炁转变最为浓郁的时候。此时将近五点,正是酉时四阴二阳生炁浓郁磅礴时。

    帝都龙脉绵延,生气源源不绝,加之前有黄河环绕,左有泰山右有华山,青龙白虎相绕伴随。黄河又是华国三大干龙之一,始于昆仑,更是生气不绝。绝佳的风水宝地、建都之最。因而在帝都借山川生炁其实最为轻易。

    陆修之无火点燃线香,朝天地拜三拜插|入香炉,随后拿起风幡告知山川湖泊。四海之内,生炁浓郁的山川湖泊皆有灵,有灵之物,要向他们借用东西自然需要告知。

    陈阳走到寇宣灵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样?”

    寇宣灵回头见到两人,笑了笑说道:“如果不出差错的话,应该都能救回来。只是生炁曾被吸光,身体从根本上就有了损伤,除非后面好好疗养,否则寿命还是会有所影响。”

    “能救回来也比现在好很多。”陈阳没发现马山峰的身影,于是问道:“马叔人呢?”

    “回家了。反正我们能应付,他那边还要跟藏地僧人、道教协会保持联系。在这里会打扰到他。”寇宣灵拿出法器,侧耳倾听忽然说道:“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陈阳朝天台边沿走,往楼下看。庭院里空空荡荡也不见魔母的踪影,四周静寂无声。毛小莉停下画符的动静,和张求道对视一眼后慢慢倾身朝下面看,同样是见到空荡的地面。陈阳:“魔母不可能甘心离开。”随即听到窸窣的声音,仔细听又不见。

    突然度朔拽住陈阳的手腕将他拉到身后并快准狠的掐住一只怪异的小婴儿,狠狠的砸死。众人定睛一看,发现是只独眼鬼子。魔母虽被镇压在藏地大昭寺,可是日诞十儿,哪怕十天中只留下一个鬼子,千年下来也有几万只鬼子可供驱使。

    毛小莉见状,翻身跳到天台外面的边沿弯腰往下看。墙壁上全是攀爬上来的鬼子,受魔母驱使在攀爬途中无声无息。毛小莉大喊:“下面全是鬼子。”

    陈阳:“它们不怕镇邪灵符?”

    闻言,毛小莉低头看:“显然不是。”她爬上来说道:“知道蚂蚁怎么冲出火圈吗?”

    张求道拧眉:“不是吧。”陈阳利落的跳到天台外面的边沿往楼下看,见到攀爬前沿的鬼子用自己的身体摩擦镇邪符,被灼烧后发出细微的窸窣声。他回头朝陆修之那边看一眼,后者已经开始借气,陆修之头顶云层厚重,形成硕大漩涡,蔚为奇观。

    毛小莉踩住一只鬼子,接过张求道扔来的桃木剑戳死,却见下面还有更多鬼子前仆后继涌上来便觉得麻烦:“鬼子太多了,这样下去恐怕会有错漏。”他们才五个人,恐怕拦不住众多鬼子。一旦有错漏跑进去打扰陆修之借气,恐怕就前功尽弃反而害死那些少女。“陈哥,怎么办?”

    陈阳收起铜钱剑:“老度,交给你。”他退到度朔身边:“命令它们速速离开。”

    度朔轻刮了下自己的鼻子,无奈的说道:“我命令不了。”

    陈阳讶异:“怎么会?”酆都大帝不是冥界最高神灵、主领万鬼吗?

    度朔:“单凭命令恐怕不行,鬼子听从魔母命令,不会违抗。它们对我是敬畏恐惧,对于魔母则是绝对服从。就算我是大帝,也有不服从我的恶鬼。”如同阳间帝王,总有想要反叛的人存在。度朔是道教尊神、天生神灵,魔母实际上也是天生神灵,她那一支从上古就存在。论起地位和力量确实拥有不惧大帝的资格,如若不是对方后来为祸人间被镇压藏地大昭寺,实力削弱不少。恐怕这时候敢于和大帝面对面叫板。

    他伸手勾出陈阳颈项间的红线,将剩下的另一块酆都大帝印拿出来:“单凭命令不行,就只能强行镇压。这群鬼子出现阳间,本来就属于违法犯纪。”

    陈阳眸光亮了亮,赶紧取下脖子上的半块酆都大帝印给度朔:“那你快点。”

    度朔瞥了眼陈阳,拿过半块酆都大帝印套上大拇指,大拇指上还有另外半块。‘咔擦’细微声响,两块酆都大帝印合在一块,距离最近的陈阳突然出现一瞬恍惚,随即恢复神智。他定睛望着度朔拇指上完整的酆都大帝印,心知其威力恐怖,能直接号令、镇压地狱中的万千恶鬼邪祟!

    陈阳退后一步,轻声说道:“我第一次见到它们合在一起发挥威力,还挺期待。”

    度朔捏了捏陈阳的脖颈,亲了下他的耳朵尖。向前一步,居高临下望着下面众多鬼子。而在鬼子眼中,仿佛身处地狱,处于头顶上方的神灵让它们连生出丁点反抗之心都不敢。可是兄弟哀嚎的求救和魔母凄厉疯狂的,命令迫使它们继续前进,然而此行为注定它们只能被镇压地狱。

    “诸鬼子,无令擅离阴府,扰乱阳间秩序,颠倒阴阳,助纣为虐。罚坠焦热地狱,赎清罪孽方可入轮回。”度朔双手手掌交叠,右手拇指摩挲左手大拇指上的酆都大帝印,当他念完便有一道印章凭空出现化为光点打入底下万千鬼子身上,成为无法磨灭的烙印。除非有朝一日罪孽赎清,烙印消失,它们才能重入轮回道。

    这群鬼子身为魔母帮凶,往日帮助魔母作恶,度朔抓不到现行便只能暂且放过它们。而今亲眼所见,它们擅离阴府已是大罪一件,何况妄想枉害人命,更是罪加一等。

    阴魂厉鬼在未得阴府同意不得擅离,否则会扰乱阳间秩序,颠倒阴阳,造成阳间大乱。所以阴魂厉鬼在被捕入阴府登记,经查实可居住阴宅里,或无坟无墓碑者会因某些原因将它们重新放回阳间依草附木而活。这些统统有标记,若无标记擅离阴府就是触犯阴间法律。

    毛小莉按住天台往楼下一看,庭院仿佛变成活火山,将攀爬逃亡的鬼子全都抓捕下去。鬼子坠入火山岩中瞬间化为骷髅,即使不断挣扎也无法逃脱。凄厉的嚎哭响彻分局,好在她之前画了隔音符,无论什么声音都传不出分局。

    毛小莉吓得倒吸口凉气,快速爬上天台拍着胸口说道:“这就是焦热地狱?太恐怖了。”

    张求道在旁嘲笑:“不做亏心事,不怕八寒八热地狱。你是不是骗人钱财了?”

    “滚。”毛小莉朝他翻白眼。张求道嘴里毫不留情的嘲笑,动作却是细心的扶起腿软的毛小莉,把她拉往安全的地方:“坐下吧你,胆小鬼。”气得毛小莉狠踹过去,差点跟他干架。

    度朔的酆都大帝印不仅镇压下面的鬼子,同时让镇压住那些还藏在少女们腹部里未出生的鬼子。它们哭声渐熄,再也不敢嚎哭,更不敢吸收生炁。当然有陈阳和毛小莉的镇邪灵符在,它们想吸生炁也吸不到,而陆修之已经成功借来山川湖泊浓郁的生炁汇聚到少女们身上。外界浓郁的生气和腹部里干涸的生炁形成两极迫使鬼子无法生存,一旦它们主动爬出少女腹部就会立刻被斩杀。

    头顶云层重重叠叠,如同九重宫殿极为壮观华丽。浓郁的生炁聚集分局形成灿烂的霞光,吸引无数鸟类在分局上空盘旋飞舞。庭院中的花草本因众多鬼子携带的阴气、死气差点枯萎,此刻却都重焕生机,洞中老鼠等昆虫全都爬出来,享受这难得一遇的浓郁生气。

    张求道几人更是趁机盘腿吐气吸纳,这般浓郁的生气能够消化一点对身体百利而无一害。少女们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白发苍苍的老妪也开始恢复原本的少女模样,生炁逐渐修补她们破败的内部机能。来自山川湖泊慷慨无私的馈赠,应能使她们重新拥有健康。

    少女们逐渐苏醒,发现自己身处异地的恐惧尚不及她们发现自己恢复原本模样的惊喜的百分之一。她们又哭又笑,摸着自己的脸和光滑的皮肤,已经忘记思考其他,只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

    忽然,头顶坠下细细绵绵的雨丝,冰冰凉凉,落入手中融进毛孔里竟是无比的舒适。蕴含了浓郁生气的雨水,足以令万物复苏,堪比第一场春雨。

    寇宣灵猛然睁开眼睛喊道:“快点搬坛子装雨水,马叔特意吩咐我们要是下雨,一定要装几坛子雨水。他留着酿酒。”闻言,张求道、陆修之甚至是度朔都默默搬来坛子装这场雨水。足以说明马山峰的酿酒技术吸引多少酒鬼,尤其是连喝啤酒都会醉的陆修之。

    陈阳失笑,陡然想起什么般拍着脑袋:“糟,魔母!”说完他就快速跑到楼下,中途想起隗宣于是跑到她的房间。果然见到大门洞开,匆忙跑进去却发现隗宣坐在魔母背上,拿着小刀似乎在撬什么东西。“隗宣,你没事吧。”

    隗宣正好撬到魔母背后的铜钱币,掏出来捧在手心里递给陈阳:“陈小阳,我找到你的铜钱币了。给你。”

    陈阳松口气,把隗宣抱起来。眼角余光瞥了眼不省人事的魔母,嘴角抽了抽:“怎么回事?”

    隗宣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说:“我在做作业,她突然跑进来就想往我肚子里放讨厌的东西。我受到惊吓就打晕她,结果发现她背后有陈小阳的同款铜钱币,就挖出来了。”

    “有没有受伤?”

    “没有哦。她突然变得很弱。”

    陈阳猜测应该是魔母觊觎隗宣的身体,想要在她身体里放鬼子催熟并立即吃掉。可是其实就算魔母成功将鬼子放进隗宣身体里估计也是夭折的命,因为隗宣是飞僵,根本没有生气。魔母突然变弱应该是马山峰那边跟道教协会和藏地僧人联系完成,在大昭寺镇压魔母原身,导致她的□□力量变弱。再加上鬼子突然被打入焦热地狱,没有力量来源支持,魔母被隗宣压倒性的干翻也正常。

    “没事就好。”陈阳不经意间转头,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的语气非常平静:“隗宣,你说你在写作业,那他们在干嘛?”

    隗宣浑身僵住,她好像忘了自己吩咐过两只毛僵,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必须先完成作业。所以在她暴揍魔母的时候,两只毛僵也没办法浑水摸鱼。而因为她这样冷酷自私的扒皮行为,导致她现在需要面临被扒皮的境况。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