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紫河车07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81章 紫河车07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汉侯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农家乐林珍的综穿人生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大胖引领陈阳和度朔两人到达一栋别墅门前, 跳到高墙上蹲坐下说道:“她在里面。”尾巴指向别墅三楼的窗户, 一个房间:“在那个房间里。”

    陈阳收回目光:“偷偷溜进去?”

    大胖:“据我观察, 院子里装有安保系统,如果触动会直接报警。而且翻过院子到里面的门需要指纹,指纹错误三次以上会自动报警, 另外会将陌生指纹录制下来。”

    陈阳疑惑:“胖,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进去过。”并因此被抓住脖子上的肉拎到保安室成为一只令人唾弃的小偷猫, 照片还挂在保安亭外面。想起这些, 大胖就心酸。虽然挂在外面的照片写的是失主招领, 但它还是将此当成耻辱。忽然,大胖警惕的弓身:“有人来了。”

    说完, 它跳下庭院,身形隐入大树里。度朔揽住陈阳肩膀侧身看向身后开过来的车子, 那车子靠近的时候放缓速度,在两人旁边停下来。车窗降下来, 里面的中年男人面色警惕:“你们是什么人?停在这里干什么?”

    他是司机, 车里还有一对夫妇的身影。显然夫妇才是主人, 司机是被授意询问。度朔垂眸:“路过。”中年司机被噎了口,想怒斥时对上度朔的眸光, 不知为何讪讪闭嘴。过来一会,他就在车后座那对夫妇的示意下将车开进别墅里。

    陈阳目送车子开进去,铁门缓缓关上。随后将目光放在别墅三楼的窗户:“听林老师和校长描述, 他们对女儿的病情并不太关心。相比较之下更在乎自己的工作, 就算我们说他们女儿的情况也只会被当成疯子。”

    度朔:“你想去哪还需要顾虑?”

    陈阳不解:“嗯?”

    度朔:“让无关人等陷入沉睡, 屏蔽其他电子设备,解决完事情之后再离开。”提完建议后,他在陈阳怔楞的目光中说道:“顾虑太多。”

    生活在阳间二十多年都是奉公守法好公民的陈阳表示有这些顾虑才算是正常人,不过非常时刻特殊考虑。度朔这方法也不错,反正目的是解决跟在学委那个小姑娘身边的藏地魔母。“可以考虑。”

    正在此时陈阳听到有人喊自己,他抬头看向声源处发现另一辆车开过来停在他们身侧,大明星何天娜打开车窗朝他们热情的打招呼:“陈大师,您怎么在这儿?”高天亮也在车里,看到陈阳于是打开车门下来,把何天娜扶出车门然后打招呼:“陈大师到这边来是接了单子吗?”

    陈阳之前接过何天娜的单子,阴差阳错促成她跟高天亮的姻缘。两人结婚的时候还给他递过婚帖,当时小婴灵浑身黑气都褪去,估摸不久就会投胎为两人的小孩。如今见高天亮小心翼翼的模样,可见何天娜应该是怀上了。陈阳笑问:“几个月了?”

    高天亮一副傻爸爸笑脸:“三个月。到时候您可要来喝满月酒。”

    “一定。”

    “你们到这来……是接了何长寿的单子?”高天亮好奇询问。何长寿正是学委那个小姑娘的父亲,小姑娘本名何安安。

    陈阳:“没接单,但何安安出了点事。”随即他问道:“你们是要去何家?”

    高天亮:“何家跟天娜有点关系,来走走。要不我带你们进去?”

    陈阳拧眉瞧着何天娜的肚子:“三个月还不太稳,容易被鬼子抢替身。魔母见到你估计也会冲撞到胎儿,如果进去别在里面待久。”他从兜里掏出镇邪符和平安符递给何天娜:“收着。”

    何天娜知道灵符是好物,于是都收下。而高天亮则是紧张说道:“何安安招惹污秽之物?要不娜娜你别进去,我带陈大师他们进去好了。至于事情下次约出来谈谈就行,”他抬头问陈阳:“大师您说这样行吗?”

    “进去也没事。何家风水还不错,你不用太担心。只要不待太久就没关系。”

    何天娜轻声抱怨:“看你紧张的,没什么大事。进去吧,我也进去看看。咱们的小宝贝可没那么好欺负,更何况还有陈大师在呢。”

    度朔瞥了眼何天娜腹部,“别耽误时间,先进去再说。”

    高天亮按门铃,很快门就打开。四人一同进去,何长寿走到门口迎接高天亮:“小高总,有什么事还要劳您亲自登门拜访?一通电话不就能解决的事吗?这两位是……”

    高天亮:“朋友。”闻言,何长寿笑了笑,便引着几人进客厅。何太太出来相迎,见到陈阳和度朔两人先是一愣,随后觉得两人气度不凡再加上高天亮略带恭敬的态度便也知二人身份不简单,当即换上笑脸:“都坐,我让人端茶水来。”

    高天亮坐下后问道:“安安呢?”

    何长寿摆手:“在房间里做作业。小高总想见安安?”

    高天亮:“没,我老婆给她买了点小礼物,总得见到人才能送出手吧。”

    何长寿这才看向何天娜,笑容和蔼没有丝毫尴尬:“难得有这份心。”他对何太太说道:“去叫安安下来,客人到访还不下来像什么话。”

    何太太向众人笑了笑便上楼亲自去叫女儿下来,陈阳收回目光问道:“何先生,你平时很忙吗?”

    何长寿:“小打小闹的产业,没人帮忙,分|身乏术。只能事事亲力亲为,忙起来是真忙。”

    “忙到连自己女儿遇到危险都不管?”何长寿笑容僵住,露出不解。陈阳淡声道:“何安安的班主任和校长给你打过几个电话,告知你何安安最近状态不对劲,想请你多留意自己女儿。但你总推辞自己忙,连去学校一趟都没时间。”

    何长寿:“您是?”

    “何安安同学的家长。”

    何长寿笑了笑:“你们要多少?”见陈阳两人没反应,他又说道:“我们家安安脾气不太好,可是不会主动招惹别人,恐怕你们家孩子也有错。不过算了,你们都主动找上门,那肯定是我们家安安动手了。没关系,医药费全部我们出。”

    “何先生只有一个女儿吗?”

    何长寿:“当然。”

    “那为什么不多对她付出点关心?”

    何长寿皱眉,想说自己忙。不过转念又觉得跟陈阳没甚关系,便说道:“开个价。”

    “四百万。”

    何长寿气笑:“我现在有兴趣知道我女儿干了什么,杀人还是放火?”

    “四百万买你女儿的命,不算高。”还没等何长寿气得怒骂,陈阳先站起来看向楼梯:“何太太去那么久还没回来?”他低头叮嘱何天娜:“在楼下别到处跑,度哥,麻烦你注意他们安全。”

    突然楼上传来何太太的尖叫声,打断何长寿欲要出口的怒斥,连何天娜也被吓了一跳。高天亮急得就要把何天娜带走,然而何天娜胆子比他还大:“急什么?陈大师没说让我走就代表坐在这里安全,何况不是还有一位天师在吗?”

    高天亮瞥向旁边的度朔,只觉高深莫测。又听陈阳特意叮嘱心里便感安心,于是硬着头皮坐下来。陈阳说道:“我上楼看看。”说完,他便快步上楼,何长寿自然也跟着上去。

    发出尖叫声是何太太,上面还有他女儿,更何况陈阳是陌生人,何长寿自然不放心他们。他现在甚至认为都是他们在搞鬼,鬼鬼祟祟出现后又莫名其妙的态度,现在家里人就出现。何长寿不得不怀疑自己被耍了,于是他边跑上楼还试图询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信不信我现在立刻报警?”

    陈阳:“随你。”跑到三楼停下,转身拽住差点因他转身摔倒的何长寿:“何安安在哪个房间?”

    何长寿刚拿出手机要报警,差点摔倒后被拽住一时愣神,指着走廊的房间门:“那里。”

    陈阳放开他朝那房间打开门走进去,刚一踏进去就听到身后何长寿杂乱快速的脚步声。迅速转身时发现一扇铁门落在面前,而何长寿则是后退几步得意洋洋的说道:“你出不来,得靠我的指纹才能打开铁门。现在我就报警,把你们这群疯子全都抓起来。”

    陈阳冷静以对,视线越过他落在对面那扇房门,那才是何安安的房间。大胖说何家别墅处处都是安保系统算温和,居然在房间里设置机关。何家人被害妄想症太严重,正常人不会在家里设置这些机关。

    楼下何天娜有些不安,她担忧的收回看楼上的目光,在高天亮耳边低声说道:“何长寿一家都有些毛病,他们在自己家里安装各种机关和安保系统,防止小偷。至于何安安,嫉妒心很强。我总觉得担心。”

    高天亮握住她的手安慰:“没事,相信陈大师。”

    度朔双手相握放在腹部前,左手食指有节奏的敲打右手手背。当听到楼上传来男女混乱的尖叫声时岿然不动,高天亮问他要不要上去看看,他轻声道:“不用。让他们受个教训。”

    楼上,何长寿原本还得意洋洋报警,下一刻手机就被撞飞。他回头看发现是妻子,妻子右手胳膊上全是鲜血,脸上惊恐的表情几乎吓到他。何太太:“快、快点跑,安安她疯了。”

    何长寿尚未能反应过来便见女儿从门里爬出来,四肢着地如同昆虫爬出来。面孔扭曲,双眼怪异如昆虫复眼,腹部胀得格外大好像怀胎十月。何安安嘴里都是鲜血,还在咀嚼东西,猛然扭头锁定走廊的何长寿夫妇。窸窸窣窣一阵动静,何安安爬出来忽然快速弹跳扑过来,何长寿夫妇尖叫一声躲过去。

    何安安跳到铁门上,铁门发出剧烈的震颤。隔着小窗口,何安安对陈阳发出嘶吼。陈阳面无表情,反正她进不来:“你们还不跑吗?她现在六亲不认,只想要血肉补充营养。跑晚一步,你们就会被吃了。”

    何长寿夫妇一听,果然见何安安转头盯住他们。两人一惊吓得朝楼下跑,何安安发现他们的意图从走廊天花板上飞速攀爬砸在何长寿夫妇面前,堵住楼梯口。她就像只蜘蛛,落地的时候四肢反扭在背后,畸形恐怖。何长寿夫妇受惊停下脚步,大气不敢喘一口,慢吞吞后退。

    何安安的复眼咕噜噜的转动,最后定在何长寿夫妇身上。她的喉咙里发出咕哝咕哝的闷声,突然就是一阵尖啸,竟然将灯管震碎。何长寿夫妇克制不住的尖叫,而何安安已经在明明灭灭的灯光中扑过来咬住何太太的手指。

    何太太惨叫,手指活生生被啃断。何安安将手指咬在嘴里咀嚼,露出诡谲的笑容。何长寿搀扶痛哭嚎叫的何太太,趁何安安咀嚼的时刻快速往后逃。何安安的复眼盯着他们,丝毫不着急,恍如何长寿夫妇已经是掉进她蛛网里面的虫子。

    陈阳神色略微凝重,在何长寿经过时突然伸手扯住他:“开门!”何长寿疯狂的喊叫,见是陈阳才松了口气,呆怔半晌才反应过来。然而那厢何安安见到陈阳的手臂,眸光完全被吸引住,喉咙发出咕哝咕哝的声音:“……好嫉妒……好嫉妒……”

    “你能开快点吗?”

    何长寿满头大汗:“等、等等,快、快了。”何安安四肢并用窜上跳下的狂奔过来,灯管被破坏不时擦出火花。走廊明明灭灭,何太太细细的哭声增添恐怖的气氛。‘嘀’的一声,门开了条细缝。此时何安安将嘴巴张开到最大,朝着何长寿的脖子扑上来。

    一张手从铁门里面伸出来,一把拉过何长寿并将铁门狠狠往前推。‘砰’的一声跟何安安撞上,发出剧烈响声,何安安翻身弹在天花板上面死死盯着陈阳。喉咙里发出咕哝咕哝的声音,好像污水里冒出的泡泡破裂的声音,难听又恶心。

    陈阳脱下手臂上的整串古铜钱币,拉长后微微一甩竟然直接变成古铜钱剑。何安安恐惧那股阳气,微微后退几步,见到他们头顶上的灯管打算故技重施发出尖啸震碎灯管。可惜刚张开嘴巴就被陈阳投掷过来的铜钱剑伤到,匆忙躲避早忘记尖啸。

    “闭嘴吧!”陈阳抓住铜钱剑反手甩向手臂,铜钱剑立刻规规矩矩变成手链贴在小臂上。将镇邪符贴在何安安身上让她无法动弹,此刻竟还嫉恨的瞪着他。陈阳哼笑一声,看向她高高隆起的腹部。手掌贴在那腹部上,底下静悄悄。

    何长寿夫妇狼狈的跑过来,想要碰何安安又不敢碰:“大、大师,安安这是怎么回事?她、她肚子怎么这么大?前几天见到还是平的,是不是中邪了?”

    “中邪,一定是中邪了,一定是。”何太太惊恐的呢喃,她的断指还在流血,可是此刻却像感觉不到疼痛。陈阳用止血咒替她止血,随后对何长寿说道:“带她下去包扎伤口。”想了想,又将一张镇邪符给何太太:“她现在神思恍惚,三魂七魄容易出窍,别让她在受到大惊吓。否则再找回来就麻烦,记得叫她的名字,牵住她。”

    何长寿忙不迭点头:“那安安她——”

    “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自然不可能一时半会就能解决。”

    何长寿想起之前女儿的班主任和校长叮嘱他多注意,陈阳也质问过他,但他从不当回事的事情就感到后悔。如果他早点注意到女儿的问题,是不是就能避免今天的惨剧发生?

    陈阳头也不回的挥手:“哪里安全就躲哪里去,你们在只会碍手碍脚。”

    何长寿即使担心何安安,此时也不得不带着何太太就近找间房子躲起来。好在房子里有医药箱,能够包扎伤口。陈阳则是蹲在旁边观察何安安,后者嫉恨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可以得知何安安的情绪病是嫉妒,嫉妒侵蚀五脏六腑能给鬼子提供更为浓郁的生气。只是何安安衰败的速度也会更快,一旦鬼子生下来,恐怕她支撑不到生气补给的时候。

    陈阳微眯双眼,将一道镇邪灵符贴在何安安腹部,又用两张清心符分别贴在她的太阳穴两侧并对其念清心咒。何安安痛苦至极,五官扭曲,但也逐渐清醒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变得恐惧不已。她抓着陈阳的衣衫祈求:“救、救我。”

    陈阳叹气,低语:“放心吧。你先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你还是最聪明的孩子,老师喜欢、同学信任,你爸妈的骄傲。”

    何安安扯唇露出勉强的笑容,慢慢陷入沉睡。她内心强烈的嫉妒心得以缓解,生气不再浓郁的集中可以延缓鬼子出生。何安安因为父母的原因而不断要求自己达到最完美,因此陷入无尽的嫉妒中,到最后变成只要看见任何事物就会陷入嫉妒并疯狂的进食。

    鬼子意识到生气断截,想要出生。但陈阳的镇邪符堵住它出生的路,此时魔母从门口走进来,目光率先被何天娜吸引。何天娜怀孕三月,腹中胎儿本也是鬼子,对于魔母来说是大补之物,比起自产自销的鬼子,何天娜腹中鬼子更吸引她。

    魔母果断抛弃自产自销的鬼子,选择何天娜腹中胎儿。高天亮和何天娜看不见魔母,只觉得温度突然下降,他们不由感到背脊一阵毛骨悚然。两人抱得越来越紧,齐刷刷偷觑闭目养神的度朔,忽然灯光不停闪烁,火花咔擦两声后恢复正常。

    客厅静谧得令人恐惧,何天娜额头滴下冷汗:“我觉得肚子有点痛。”高天亮吓坏了,抱住何天娜就喊:“老婆你没事吧?老婆,咱儿子没事吧?别吓我啊老婆,别离开我——”何天娜狠狠一巴掌拍向高天亮的脑袋:“你巴不得我死吗?我紧张得肚子抽筋而已!”

    高天亮嘟囔:“你喊得那么逼真,我当然被吓到了。”何天娜瞪他一眼,拉着他悄悄往度朔那边移,感觉比较安全。突然头顶的灯管爆开,房间顿时暗下一半。高天亮和何天娜两人结结实实被狠吓一跳,短促的尖叫一声,随后就见到门口走进来高大绿色皮肤的红衣女人。

    她的复眼直勾勾盯着何天娜的腹部,吓得何天娜连忙捂住自己的腹部,高天亮把她拉到身后独自勇敢面对魔母。下一刻旁边以及头顶的水晶灯全都爆开,高天亮鸡贼的拉着何天娜躲到自始至终岿然不动的度朔身后。

    魔母佝偻着高大的身体,足有两米高。她居高临下的望着度朔,察觉到危险便开始徘徊。喉咙里发出臭水沟里泡沫破开的咕哝声,犹疑之时听到三楼传来鬼子的哭泣声。她开始焦急烦躁,冲出去的脚步顿住,因为对上度朔抬起的眼眸,她意识到对面的人很危险。

    鬼子的哭泣声越来越响亮,魔母就越烦躁。魔母朝产十儿夜食之,但她偶尔会留下最强壮的孩子成为自己的得力帮手。与此同时她又很爱自己的孩子,不能忍受孩子遇到危险。何安安腹中的鬼子就是她想要留下来的最强壮的鬼子,所以此刻魔母母爱被激发。

    魔母哀嚎一声放弃何天娜腹中鬼子,转而朝楼上奔过去。但在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却被狠狠踹下来,砸坏地板。她挣扎着爬起来,见到施施然站在楼梯口的度朔。

    度朔居高临下,气度威严:“藏地魔母,你吃自己的孩子,是为力量。旁人不管,是为平衡阴阳。但你将鬼子寄生无辜少女,祸乱阳间,罪不可恕。”

    魔母被酆都大帝法印伤到的时候就认出度朔身份,她虽被称为万鬼之母,实则天道为制衡令她朝产十儿之后虚弱不已。为生存下去她不得不吃掉自己的孩子恢复力量,因此所谓万鬼之母不过是光杆司令。比起酆都大帝道教尊神,她不过是较为厉害点的罗刹魔母。

    三楼上鬼子的哭泣越来越凄厉,越来越接近。原来是陈阳将何安安抱下来,何安安腹中鬼子察觉到魔母所在才会豁出去发出声音求救。度朔回头接过陈阳怀中的何安安,说道:“现在出发?”

    陈阳:“是。我刚刚问张求道,他说已经联系好所有的少女并将他们带到分局。老寇和陆修之那边的太极聚气阵也已经准备好,现在就等我们。”

    度朔举步前行:“走吧。”

    魔母心急如焚,发出凄厉的嚎叫发疯冲上前。却在靠近度朔两米远时触及金黄色的光罩,瞬间似被烈火炙烤般痛苦。陈阳顿住,对高天亮和何天娜说道:“我送你们出去。”

    高天亮和何天娜连忙过去,跟在他们身后被安全送走。而陈阳和度朔则上车回分局,魔母一路远远跟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