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紫河车05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79章 紫河车0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农家乐林珍的综穿人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陈阳拨弄小臂上的古铜钱币, 回想度朔的话。他最后把所有人的法器都退回去, 习惯用铜钱币再用其他法器怎么都不得劲。不退回去留在分局里也没什么用, 不如物归原主, 下次再遇见什么乖巧的小辈再送出去。

    车停在隗宣的中学门口, 陈阳放下袖子挡住小臂上的古铜钱币, 抬头道:“我下车了。”

    度朔大掌按住陈阳的脖子,把他压到面前来,找准唇瓣吻得他喘不过气才放开:“什么时候回去?要我去接你吗?”

    陈阳靠在度朔肩膀上喘气:“我带隗宣搭公交回去就行。”

    “好吧。”度朔捏捏陈阳的脖子,又说道:“你不是已经会开车?为什么不去考驾照?这样来回也方便。”

    陈阳抬起脸笑得有些调皮:“不考。以后还是你接送我。”言下之意,没有驾照就不用开车, 只要度朔一直接送他就好。他抬起右手,几根手指在度朔胳膊、肩膀上弹来跳去:“你就一直接送我, 到我去世变成鬼再用冥车继续接送我。”

    度朔:“酆都没有车。”陈阳抬头佯怒,于是度朔补充咬了咬他的唇低声笑道:“没有车就抱你、背你,总不至于让你累到。”

    陈阳眉开眼笑,靠近度朔,竖起食指点着他的嘴唇:“最近两天这里变甜不少, 从哪里学来的?”度朔抓住他的手,亲了两下后说道:“见到你就无师自通。”

    直击心脏,甜腻坏了。陈阳抿唇憋住笑:“正常点说话,要不是熟悉你, 我都觉得你被掉包了。”以前老度偶尔说句情话都特别含蓄, 现在都老夫夫关系说起情话来却没羞没臊。

    度朔眼里带笑, 小动作不断。又是亲亲陈阳的指尖、捏捏脖子和耳朵, 凑到他面前故意压低嗓音说话。把陈小阳挑逗得面红耳赤、脸上眼里都充满笑意,目光重新追随着自己,犹如两人刚确定关系时陈小阳那依赖仰慕的眼神。

    “不说了,再拖下去见不到隗宣。我下车了,拜。”陈阳打开车门跟他招手后走进中学,在校门口时回头又冲他摇头招呼才进去。

    度朔笑了笑,目送他的背影直到看不见才稍微松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微信。他跟陆修之互加微信,因为某种相同处境产生惺惺相惜的感情,两个老男人时不时发表一些简短的讨论以便互帮互助。

    此时微信界面停留在陆修之发过来的链接:#太可怕了!七年之痒的危害你一定要看#、#如果遇到这些事,你只剩下三天时间挽回婚姻#、#记住这些,就能让感情恢复热恋!#等等标准uc震惊体,老男人之间严阵以待奉为真理的文章。

    度朔表情严肃,打出一段话:【谢谢,果然很有用。】

    不过一会,顶着色彩喜庆神像颇具神棍气息图像的陆修之回话:【不必。】

    两个老男人迅速结束这个话题,良久后陆修之慢吞吞的发来问话:【他不跟我睡觉。】

    度朔颇为震惊,居然已经发展到上床的地步?看来陆修之速度很快,不过看他困扰的样子应该还没成功。关于这点,度朔并不支持:【不必操之过急。】

    陆修之慢吞吞发过来:【还没操到。】

    度朔有一瞬间无言以对,那边陆修之可能这段时间脑袋里都被某些废料填充以至于理智时常下线,好在很快反应过来:【误会了。我知道。】

    看不出来知道的样子。度朔拧眉,觉得自己年龄比陆修之大,好歹算是老大哥。出于处境相同而好言规劝:【婚前性|行为是在耍流氓,对另一半不负责不敬重。】度朔骨子里传统,没结婚不能发生关系,即使当初恨不得从头到尾把陈小阳啃光,也还是按耐住性子忍到他成年再洞房。

    他们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可就是成亲当晚,拜过天地神明。

    良久,陆修之:【先上车,后补票?】

    度朔严厉指责:【本质是耍流氓!】

    显然此时两人就此事产生些微分歧,陆修之表情十分严峻,盯着屏幕看半晌后退出微信,切换到某书城上面一系列‘娇妻带球跑’小说。书里攻略这么教的,应该没错。度朔不知道活了多少年,追人手段早就落伍,或许不适用于现在。

    更何况陈阳看上去乖乖傻傻,很容易就被骗。哪像他家阿宣,聪明执著专一不滥情,不容易糊弄。陆修之面无表情美滋滋的暗爽,发现寇宣灵靠近后不慌不忙盖下手机,抬头微笑提议:“阿宣,不如我们去喝酒?”

    酒后乱性,先上车,后补票。陆修之稍微激动,眼中华彩流转,勾得寇宣灵心脏直砰跳。寇宣灵移开目光,说道:“啊,我还想一起去看电影。你、你去吗?”

    陆修之心心念念都是上车,闻言拒绝:“我想喝酒。”

    “……哦。”寇宣灵一脸冷漠,然后他们去小区外面一家大排档点了两箱啤酒。

    陈阳跟保安说了声,然后给隗宣的班主任林老师打电话得到证明后才被放进去。林老师和隗宣都在上课,他就在教室外面等。透过窗户,隗宣忽然转头跟陈阳视线对上,咧开笑容。随即冷下脸看向那道射向她的嫉恨目光,学委手臂轻微抖了一下,立即埋头咬指甲,直接把指甲咬出血。

    她还神经质的从喉咙里发出咕哝声,她的同桌差点被吓哭。学委突然扭头盯着同桌漂亮的耳垂,露出个扭曲诡异的笑容,喉咙里的咕哝声虽模糊不清却让同桌听出了大概:“好嫉妒……好羡慕啊……”

    同桌崩溃大哭,引来全班注意。连林老师都停下讲课询问她怎么回事,同桌指着学委大喊:“她有病!她是疯子!我要换同桌,我不跟她坐一块!”

    林老师颇感为难的看向学委,学委垂头不动,白净的小脸上笼着层阴影,确实给人阴翳的感觉。最近学委独来独往,偶尔看人的时候那眼神也很渗人,林老师也觉得不对劲。只是她跟对方父母联系,提及此事都被敷衍过去。她叹口气:“没太大的事,都别瞎说。现在先上课,下课后你们到我办公室来谈。”

    陈阳看向隗宣,后者点头,确定那个嫉妒她的同学就是学委。陈阳便仔细观察那女孩,女孩白白净净约莫十四岁,十指处伤痕累累,似乎咬过无数处。她猛然侧头,对上陈阳目光,眼睛咕噜噜的转好似昆虫复眼。

    陈阳面不改色,学委却突然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诡谲不已。她咕噜噜转的复眼盯住后面女生的修长细美的脖子,露出垂涎艳羡的目光。

    陈阳眼皮忽然一跳,下一秒学委猛然扑向后面女生,掐住那女生的脖子张开嘴巴就要咬下去。教室瞬间乱成一团,同学都在尖叫,林老师也被这突发状况弄懵,没能反应过来。悲剧就要发生时,一个小小的身影横空将学委踢飞。

    陈阳冲进教室的脚步一顿,两只眼皮全都跳起来。林老师和同学愣愣的盯着站在桌面上瘦瘦小小十分乖巧柔弱的隗宣同学,半晌没能反应过来刚才是发生了什么。学委目前还是肉身凡胎,被踹到墙面上摔下来半晌没能动弹,而墙面已经裂开蛛网般的痕迹。

    隗宣微微屈膝,瞬间弹跳到学委面前,小手掐住她的脖子如同掐小鸡仔般提起来,盯着学委的眼睛。此刻学委那双如同昆虫般的复眼暴露无疑,而她居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是露出更加恐怖的嫉妒。隗宣皱眉,伸出食指慢慢靠近那双恶心的复眼。

    陈阳喊住她:“隗宣。”

    隗宣顿住,学委趁此踢开她撞开玻璃跳窗离开。林老师惊呼:“这里是四楼。”她赶忙奔到窗户口朝下面看,发现学委如同昆虫般弹跳到地上,四肢着地飞快的消失不见。

    许多同学以及正在空地上体育课的同学都目睹这一幕,瞬间静默的惊讶过后猛然爆发出热烈的讨论。反而是班里的同学惊魂未定,毕竟他们直面学委的恐怖,而且隗宣同学原来……这么酷的!!

    同学们不约而同用狂热的目光盯着乖巧被陈阳牵手的隗宣,刚才那一脚踢出去真帅!她一定是武林高手,家里一定是隐世家族!不知道收不收徒弟?

    林老师世界观被冲击得有点混乱,接下来让其他人自修然后去跟校长报告这件事,同时请陈阳和隗宣一起去校长室。她现在看出来两人都不简单,而之前两个无赖被打的事情恐怕是真的。不过这在林老师看来,那两个无赖被打也是活该,谁让他们涉嫌猥|亵幼童?

    林老师本来以为校长不会相信这样荒唐的事情,谁知道校长早就一副等待他们的架势。校长说:“刚才我就在窗口,目睹了一切。”

    校长室对准对面的教学楼,没事的时候就爱站在窗口盯着对面的教学过程。这行为无异于班主任躲教室后门暗中观察一般恐怖,但此刻林老师就有些庆幸,要不然废尽口舌恐怕都很难说服校长。

    校长审视陈阳:“坐。”他拿出手机点开视频,播放到某个时刻定住视频:“这是您吧。”视频正是昨天在医院跟那只怪物打斗的场面,一开始很多人只注意到那只怪物,后来才发现十楼高的横柱上还站着个人。

    这视频流出来两小时内,开始有大量言论出来‘辟谣’,有说是故意摆拍有说是在拍剧。当然也有目睹整件事情的人出来言之凿凿肯定,但是更多人选择不信。而亲自参与这件事的医生、护士则被特别嘱咐过别透露此事,但是双方都没有比较权威的人证明视频真假。

    所以这视频属于信的人极为狂热的相信,被放到灵异吧、外星人吧以及世界末日吧当成铁证,每每有新成员进来都会拿出来洗脑。

    视频没有拍到陈阳的脸,甚至只是拍到模糊的小小的身影,所以陈阳此刻不解校长怎么就认出他了。校长笑道:“我盯人特别准。”

    闻言林老师额头冷汗直掉,这让她想起校长站在校长室这扇窗户前露出半边脸暗中观察对面整栋教学楼的恐怖模样。简直是每位老师和学生的噩梦,隔着操场和林荫道,校长就是能精准观察到哪个学生上课偷用手机打游戏。会议时提出来,该生班主任还一脸懵,因为对方一直在门后面暗中观察也愣是没能发现有人上课打游戏。

    校长说道:“那位跳窗跑的同学跟医院那只怪物有些关系,是不是?”

    “您知道什么?”陈阳也只是猜测而已。

    “我知道医院里出事的同学叫苏妮妮,也是同班。之前患情绪病的学生里面有十几个也是我校学校,所以我也在关注这件事。”校长看向乖巧的隗宣,想到自己女儿一颗心就柔软下来:“林老师,把隗宣同学带出去,别把她吓到。”

    林老师看向隗宣,想起她一脚就把学委踹飞的身手和淡定,觉得校长的担忧很多余。陈阳郑重其事点头:“麻烦林老师把隗宣带出去,谈话内容过于暴力,千万别吓到她。”

    隗宣煞有其事的点头,太血腥暴力会吓到足不出户的乖宝宝飞僵。

    林老师:“……”仿佛你们都没看见她飞脚踢人的场面。隗宣眨眨无害乖巧的双眸,“老师?”林老师捧着心肝连忙把隗宣带出办公室,那么血腥暴力的谈话内容怎么能被小孩子听到呢?

    隗宣站在门口,但屋内的谈话内容全都能听到。校长将学校患病的学生名单交给陈阳,名单里记录学生姓名、年龄、住址以及患病内容、医治和后续。

    校长说:“如果不是西城区出现疑似吸毒者攻击路人的新闻出现,我可能完全不会注意到学校里居然有十几个学生患情绪病。这个年纪的学生即使压力大,大都不会到患病的程度。而且我发现攻击路人的吸毒者居然是我校学校,却苍老得不成样子。正因此,我才把她们的资料都记录下来。隗宣同学班里有两个人,也在记录里,一个是苏妮妮,一个是刚才跳窗的学生。苏妮妮同学已经请假几天,我暂时不知道她的情况。至于刚才跳窗的学生……唉,通知她的父母许多次,次次都说忙。”

    陈阳翻开名单,发现校长记录得比之前那个医生还要详细。不过想来也正常,毕竟是校长。学校里会记录学生的基本信息,只要翻看档案就能查找到。翻看到最后一页时,发现是张分析表。

    校长:“我试图找到每个学生患病原因,可是她们的患病原因各有不同,根本没有相似诱因。后来我想到其实情绪病的诱因没有共同点很正常,因为有无数种方式能够引诱出人的某种情绪,再加以扩大就能患情绪病。所以反过来寻找她们的共同点,就是眼睛,还有‘她在靠近’。”

    陈阳抬头:“‘她在靠近’?”

    “对。”校长又拿出另一份文件,推到他面前:“您看看,这是学生患病期间说的话‘她在靠近’。说明在学生眼中,有某种东西在逐渐靠近,就像是看见死亡步步逼近。想逃都没办法逃。”

    无论跑到哪里、身边有多少人,那只东西都紧紧跟随,无法甩脱,无法避免死亡。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靠近,然后陷入无休止境的恐惧中。

    陈阳将文件合上抬头说道:“我知道了,非常感谢您提供的帮助。”

    校长摆手:“没什么,我就是希望您能救这些孩子。”他从事教育行业几十年,就快要退休了。干这一行太久,学生就变成他的责任。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学生受到邪魔侵害,他又怎么能不心急如焚?

    陈阳垂眸淡笑,心里倒是对校长充满由衷的敬佩。同时感叹马山峰替隗宣找的学校果然很靠谱,校长具有这品行,学校不会差到哪里去。

    谈完正事,校长便送陈阳离开,期间悄声说道:“老马那说的好酒,什么时候给我送过来?”

    陈阳挑眉:“您说的是马叔?”

    “就马山峰。”校长直接点名道姓:“他上回拜托我替隗宣同学办理入学手续,承诺送瓶好酒。这都过了一周,怎么还没送来?他不送来,我亲自上门讨。”

    原来马山峰就靠一瓶酒贿赂校长,成功替隗宣办理入学手续。陈阳无言以对,不知该称赞马山峰好手段,还是嫌弃校长被一瓶酒收买。“我会转告马叔。”

    “哈哈,那行、那行。”

    陈阳离开校长室,替隗宣向林老师请假。林老师同意:“班里闹出这件事,学生们也不能专心上课。”说完她就会教室稳定其他学生。

    隗宣抬头问:“陈小阳不去追学委吗?”

    “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见隗宣不懂,陈阳只好解释清楚:“她四肢着地爬那么快,我要追也追不上。”

    隗宣:“那我们现在去哪?”陈阳牵着她的手在校园里逛,遇到一个学生便拦下来问:“请问你们学校有猫吗?一般都在哪?”

    那学生回答:“有。在食堂前面的小树林那片围墙上。”他还顺道指路告知。

    陈阳道完谢之后领着隗宣去小树林的围墙附近,那里确实有很多猫。母猫和小猫崽都在晒太阳,而他们在一群母猫里面找到醉生梦死的大胖。

    陈阳:“胖,快醒醒。”

    大胖左拥右抱,竟然是整个分局里唯一的人生赢家。它听到陈阳的声音睁开眼,发现陈阳和那只讨人厌的飞僵正在揉自己摊开的肚皮,他瞬间僵硬全身:“陈小阳,立刻让这只飞僵滚。我们还是朋友。”

    陈阳揉肚皮的动作没停:“胖,你不喜欢隗宣吗?”

    隗宣面无表情的盯着大胖,大胖摊开四肢、放松身体:“揉吧。”说喜欢这辈子是不可能的,但是它可以怂。

    陈阳:“胖啊,你能帮我找个人吗?”他将刚才发生的一切以及学委的模样描述一遍,说道:“隗宣,把你踢到学委的脚给大胖闻闻味道,方便找人。”

    大胖艰难的撑起胖成球的身体:“你把我当狗?”

    “没有。”陈阳此时当然选择否认:“我把你当追踪的好同事,每个物种都有其特殊的天赋。而你的天赋是追踪。”

    大胖感谢他对自己的认可然后选择毫不犹豫的拒绝。陈阳:“这样啊,那你陪隗宣玩吧。”大胖一骨碌爬起来:“不用闻味道,我知道你们要找的人。这就出发。”

    盯着大胖灵活快速的身形,隗宣若有所思:“果然是颗球。”里面装的都是气体,轻飘飘蹦一下能飞特别高。她问:“那只猫鬼一直待在这所中学?”

    “最近很多中学生出事,我提前几天让大胖到各大中学盯梢。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没想到它在泡妞,而且妻妾成群。”

    回到分局,将此事一说,众人发表意见。张求道:“我认为应该阉了。”此提议获分局男性成员投票通过,果然雄性在某些方面的对比上都会产生共同嫉妒心。

    陈阳摊开文件:“说正事。”他将之前毛小莉拍下来的那只怪物的照片打印出来,也摊开在桌面上点着照片:“有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没人回答得出来,陈阳:“马叔,你也不知道?”

    马叔摇头:“我翻遍书籍都找不到这种怪物,它的样貌、习性以及攻击少女吞噬生气使之诞下怪物等等,全都找不到。”

    “给我看看。”陆修之拿过打印出来的照片观看半晌,有些不确定。恰在此时度朔回来,陆修之将照片递给他:“看看是不是鬼姑神。”

    鬼姑神?陈阳看向度朔,后者看了眼照片确定:“是。”

    马山峰将照片拿在手里:“鬼姑神?说实话我一开始也以为是鬼姑神,但鬼姑神手足如龙虎、眉如蟒、眼似蛟。只有吞吃自己孩子以及身材高大这一点相似,而这只怪物眼似昆虫复眼,手足倒的确像是龙虎的爪子。可是她没有自己产下孩子。”

    正是最后一点才让他将鬼姑神排除在外。鬼姑神,即为鬼母。《述异经》中记载南海苍梧居住鬼母,朝产十儿夜食之。鬼母的传说有许多种,其中流传最广的是佛祖感化九子鬼母传说。

    九子鬼母跟鬼姑神不同之处在于前者热爱自己的孩子,最后被佛祖感化成为护法二十诸天之一。后者则是凶神,将自己的孩子当成补充力量的食物。

    陈阳拿出手机搜索一幅唐卡,递给众人观看:“这是《西藏镇魔图》,传言鬼姑神即为藏地罗刹魔母,魔母仰卧形成藏地,不停行风作恶食人小儿。唐时文成公主根据卦法在魔母四肢关节等重点部位修建十二座寺庙,称为十二镇魔寺。”

    《西藏镇魔图》中将藏地地形描绘成仰卧的魔母,四肢关节上都修建如今颇有名气的寺庙。这十二座寺庙就被称为十二镇魔寺,用以镇压罗刹魔母。

    “鬼姑神被镇压,不能离开更不能诞下孩子供自己获取力量。所以有没有可能是利用少女的生气提供鬼子营养,然后自己再将鬼子吞吃积蓄力量?”陈阳说完也觉得自己这猜测太不靠谱,先不说那只残害少女的鬼姑神是不是罗刹魔母,单是罗刹魔母被镇压在藏地就只是个传说。

    他摸摸鼻子,收回手机:“我只是突然想起这个,随口一说。”

    度朔突然说道:“罗刹魔母不是被镇压在藏地,而是被镇压在大昭寺。原址握塘湖,镇魔图上面魔母心血汇集的地方,也就是魔母的心脏。魔母是南海苍梧的鬼姑神,因食小儿太多遭驱赶,逃亡到藏地。”

    陈阳:“现在作恶、残害少女的那只怪物真的就是鬼姑神?那只藏地魔母?”

    “魔母只有一只。”言下之意,这只怪物要么是被镇压在藏地大昭寺的罗刹魔母,要么就是重新诞生出来的魔母。天地之中,只允许一只魔母存在,日诞十鬼子,亦被称为万鬼之母。

    隗宣歪头说道:“苏妮妮说过害人的是蛊。”

    “还跟蛊扯上关系了?”毛小莉惊讶的拿出相片:“不过那些少女被当成营养舱供养鬼子,像不像是养蛊的蛊盅?自身生气全都提供给鬼子,鬼子成长出生,最后被魔母吞吃蓄养力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