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紫河车04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78章 紫河车04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林珍的综穿人生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陈阳匆忙赶到学校, 刚踏进老师办公室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吵闹声。他拨开人群见到隗宣坐在椅子上, 脚都够不着地面, 安静又乖巧。隗宣似有所觉, 抬起头来先笑起来:“陈小阳。”

    人群一下子就安静下来,齐齐看向陈阳。俊秀温和的年轻人,不知是否因为这两年来作为局长的阅历,多了分不容忽略的气势。他走到隗宣面前,先是检查了一番发现隗宣没有受伤才直起身, 目光锐利的扫视一圈:“林老师,发生什么事?”

    林老师是隗宣的班主任,此时正被两个无赖缠住, 头疼不已。见到陈阳来才算松口气, 正想跟他解释却被后面的人一把推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陈阳扶住她, 站稳后的林老师朝陈阳感激的道谢, 随后沉下脸冲身后的两人喝道:“如果你们再不懂得收敛,我只好报警!”

    陈阳:“还没报警?”

    林老师:“本来想报警,但是担心会对隗宣同学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希望看您的意思。”

    陈阳颔首, 锐利的目光落在两个无赖身上。只见他们确实鼻青脸肿, 而且手臂形状有些扭曲, 估计是骨折了。他说道:“就是你们两个意图诱拐我们家隗宣?”

    隗宣晃荡小腿的动作一顿, 双手捧着脸蛋, 眉开眼笑的望着陈阳。晃荡小腿的动作更加快, 好像摇来晃去的小尾巴。陈小阳说‘我们家隗宣’, 好开心哦。

    两个无赖当即大喊:“我们好心送她回家,她把我们骗到巷子里暴打我们!好心没好报,我不管,你一定要赔医药费!你可别否认,我知道你们想说我们两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女孩打不可能。但这就是事实,她是武林高手!我跟你们说,她还会飞,就是武林高手。我们毫无还手之力,莫名其妙被打,必须赔钱!”

    这件事情闹得挺大,老师们都围过来看。一听这话,瞬间刷新他们对于无耻的下限新认知。林老师不无鄙夷的说:“武林高手?那我肯定是剑仙。”

    陈阳脸色严肃的问隗宣:“有没有打他们?”

    隗宣停下晃荡小腿的动作,转头看向两个无赖。表情无辜乖巧:“我轻轻的拍了他们一下,手都红了。”她伸出手,确实红了一片。几个女老师见状,心都软了,顺道赏给两个无赖狠狠的眼刀子。

    “真是无耻到极致!社会败类!欺负人家一个小女孩,无耻。”

    两个无赖对上隗宣乖巧的笑容,反射性抱在一起,骨头隐隐作痛。而老师们见状更加觉得他们无耻,居然都演上了,太无耻。

    陈阳又问:“他们是要带你回家吗?”

    “嗯。”隗宣点头:“他们说要带我找陈小阳,我问他们陈小阳在哪里,他们说在家里。我就跟着他们回家了。”

    老师们痛心疾首,表情更加不善的盯着两个无赖。几个男老师悄悄堵住路,防止他们偷跑,果然是人贩子。林老师建议:“陈先生,报警吧。”

    陈阳点头:“谢谢。”旋即报警。两个混混见状想要逃跑,奈何被摩拳擦掌的老师们按住,还恰好按住骨折的手臂和腿,嗷的一声惨叫出声。

    没过多久警察就到了,例行程序走完之后抓走两个混混并叮嘱多多教育隗宣,别让她被陌生人骗走。陈阳一脸严肃的点头,隗宣也似懂非懂的点头,看上去格外可爱,惹得警察手痒差点想摸一把。

    隗宣抬头:“陈小阳,我们要回家了吗?”

    “隗宣,他们是不是你打的?”

    隗宣点头,惴惴不安的看着陈阳脸色:“陈小阳生气了吗?但是他们想撩开我的裙摆摸我,我不喜欢。”

    闻言陈阳后悔刚才没有废掉那两只人渣,他叮嘱隗宣:“以后遇到这种人不要打,要照着下档踹。直接踹废、踹烂都没关系。出事整个分局替你兜。”

    “好!”隗宣重重点头,眉开眼笑。从陈阳身上爬下来,牵住他的手说道:“我之前见过他们,他们想把我骗进仓库。我听到他们说想让我产生恐惧,提到价钱和温床。我把他们吓跑后,今天又见到他们。但是他们没有感到害怕,还想诱拐我,我感觉得到他们在撩开裙子的过程很冷静,意不在其他,而在于让我恐惧。我打断他们的手脚后,他们应该第一时间去医院,而不是耗了两个小时去等对自己完全不利的局面。”

    陈阳停下脚步,低头和隗宣对视:“你的意思是他们的目标不是想对你怎么样,而是想利用你的恐惧,让你成为某种东西的温床?而他们甚至很可能感觉不到疼痛?”

    “不是的。”隗宣摇头:“不是感觉不到疼痛,而是无畏。”僵尸就是无法感知到物理攻击产生的肉体疼痛,所以她清楚知道刚才那两个人不是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无畏的情绪让他们不畏惧疼痛,也不畏惧她的诡异。

    “这样看来,他们别有目的。”明知道两个成年男人被一个九岁小女孩打很荒谬,却还是要闹到学校里,就算报警也不占理。除非有其他目的,陈阳让隗宣先上车,自己也坐下后询问:“还遇到其他奇怪的事情吗?”

    隗宣:“班里有个同学情况不太好。”

    “怎么说?”

    “她嫉妒我,还跟刚才的两个人有联系。之前就是她把我骗到仓库,她似乎知道温床。另外她的情绪绷得很紧,随时会爆发。”

    “情绪病?”陈阳喃喃,然后询问:“明天带我见见你那个同学,还有刚才那两个人得查查。”隗宣拍着胸脯介绍了自己的毛僵属下,陈阳挑眉:“他们在分局?”

    隗宣想到自己的作业,面不改色边观察陈阳的表情边警惕的点头:“刚来。他们不放心我。不过都藏得挺好,不会出去吓到人。”

    回到分局,陈阳见到两只毛僵垂头丧气的站在墙角。那两只毛僵瞥见隗宣回来,立即露出委屈伤心的眼神。陈阳问马山峰:“马叔,他们怎么了?”

    马山峰叹口气:“今天出门,见到小区里的老太和小孩被吓着了。”

    陈阳有瞬间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多听了个字:“谁被吓到了?”

    马山峰朝躲在墙角的两只毛僵点点下巴:“他们。”

    陈阳当即请求马山峰直播,马山峰于是声情并色描述当时情况:“他们俩多年没来阳间,趁傍晚阳光没那么烈就打伞偷偷摸摸溜到小区。小区这时候都是遛狗逗猫的老头老太,还有刚放学的小孩。见到他们两个脸、身体全都长毛,都去围观,被当成是多毛症患者,热情的推荐各种去毛产品,最后莫名其妙演变成相亲大会。他们吓跑回来,刚巧被我们逮住。现在,”马山峰压低嗓音:“打击挺大,别再刺激他们。”

    陈阳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只是在上楼前提议:“去毛产品大多不能信,越用毛发长越多越茂盛,这些要谨慎使用。”

    毛小莉想了想,也跟他们说:“我建议到美容医院去永久性脱毛,不过你们毛发生长挺快,估计只能维持一段时间。但是脱毛之后,”她仔细端详两只毛僵的面孔,脸上的白毛又细又短,五官仍可以看出不错:“颜值一定提高。”

    闻言,两只毛僵齐刷刷抬头,眼睛充满希望的光。隗宣捂着脸不想跟他们说话,而毛小莉被他们的目光感动,留下来跟他们普及剃掉毛之后多好看。为此还跑回房里把自己的刮眉刀拿下来给他们:“你们试试看。”

    于是寇宣灵和陆修之回分局的时候就见到两只毛僵僵硬木讷的站在墙角处,脸上涂满了泡沫看上去可怜兮兮。毛小莉站在他们面前跃跃欲试,见到寇宣灵回来头也不回的喊道:“老寇,把你剃须刀借我用一用。”

    寇宣灵拒绝:“男人的剃须刀就跟底裤一样,恕不外借。”

    “小气。”毛小莉嘟哝着,低头看手里的刮眉刀叹气:“刮眉刀刮不干净,太小了。”张求道晃下楼,闻言提议用菜刀,毛小莉眼睛一下就亮了:“不错。”她在楼下大喊:“陈哥,我用菜刀给他们刮毛行吗?”

    陈阳从房里出来,往楼下探头:“厨房下面的柜子里有把崭新的菜刀,用那把。用完之后别跟其他到混合,最好别放回厨房。”

    “知道。”毛小莉飞快跑进厨房拿回菜刀。菜刀银光凛冽,两只毛僵虽说铜墙铁壁、刀枪不入,但见此状不免感到恐惧。他们想要拒绝,但是说不出话来又直接被毛小莉镇压,花了两小时把他们脸上的毛都剃干净。再把泡沫洗了,露出原本英俊的面孔。

    “帅!”毛小莉长大嘴巴夸赞。寇宣灵微露惊讶,陆修之眉目清冷不着痕迹挡在他面前,冷厉的眼刀朝两只毛僵刮过去。就连马山峰都捧着茶杯出来感叹:“多精神。”

    陈阳听到感叹也想下楼来看,度朔把他拉回去:“看我就行。”陈阳摆摆手:“你随时能看,都看好几年了,他们难得一见,说不定明天就把毛长回来了。”

    不过是随口一句,度朔却从里面听出危机感:“你的意思是,看腻了?”

    “啊?”陈阳不知道度朔怎么从中得出这个结论,本来着急下楼去瞅瞅两只毛僵的模样,回头见到面无表情的度朔时顿住。度朔松开手回房:“随你。”

    陈阳愣住,低头看了眼热闹的楼下。毛小莉因为两只毛僵挂掉毛露出英俊的面孔转而对他们的身体产生兴趣,于是妄想剥下他们的衣服剃干净身体上的毛。两只毛僵被吓得像踩到尾巴的猫,四处逃窜。

    “唉。”陈阳叹口气回房,关上门看到灯光下背对着他的度朔。走近看发现他正摊开份前几天的报纸,装模作样的看报。陈阳推了把他的肩膀:“生气了?”

    度朔抖抖报纸,目不斜视。陈阳瞧他面无表情,颇具威严的脸,不觉得是在生气。上手直接抽掉他手里的报纸,再把自己塞进度朔怀里:“我就是稍微好奇,你要是不乐意,我就不看。”

    “没有。”度朔否认自己不乐意的事情,环着陈阳腰身然后把那份扔在沙发旁的报纸推开,空出地方来。“看不看是你的事情,我不管。”

    “哦。”陈阳起身:“那我现在下楼去看看,应该还来得及。”

    度朔把陈阳压到沙发上低语:“忙完再下去。”

    忙起来直到深夜才歇下,陈阳疲累的睡在被窝里,攀着度朔胳膊拍开他作乱的手。沙哑着声音迷迷糊糊的警告:“再来,就分房睡。”

    度朔讪讪收回手,盯着陈小阳熟睡的侧脸沉默不语。半晌后关灯躺下,把陈小阳拉回怀里搂抱着睡下。黑暗中还在睁眼思考他们的婚姻是不是到了厌倦期,陈小阳居然想去看别的男人!

    第二天,陈阳果然没有见到两只毛僵白毛底下的脸,一晚时间全长出来还比昨天长点。因为毛小莉追了两只毛僵几个小时,导致他们对刮毛产生恐惧。比起刮毛,写中学作业简直是恩赐,果然还是自家小主人好。

    隗宣特意等陈阳醒来,背着小书包坐在沙发上挺直背,十分乖巧。一见陈阳下来,就让两只毛僵拖出两个大箱:“打开。”大箱里面全是珍贵的法器,隗宣满意点头:“陈小阳,随意挑。”

    陈阳:“你从哪弄来这么多法器?”

    “三十六座墓穴里都有,基本上是用来镇压我的。不过现在镇压不住,我就挖过来给你用。不担心,墓里还有好多,随便用,用坏扔掉就行。”隗宣毕竟是拥有一座两千年古墓以及三十五座附属古墓的飞僵,壕是她的代表词。

    陈阳失笑:“法器再多,不顺手也没用。”隗宣顿时失落,他只好揉揉她的脑袋好声好气的哄。随后马山峰伺弄完院里的花草后回来,见到这一幕似乎想起什么般恍然大悟:“人老记性不好,差点忘了。小莉回来提及你的铜钱币不见,我顺便跟天师界的老头们提了句,今早他们邮寄过来很多法器,你也挑挑。对了,还有铜钱剑。”

    陈阳惊讶:“铜钱币丢了还能再拿回来,不用那么麻烦。”马山峰有个老人微信群,群里全是天师界大佬。他在里面提及一句陈小阳法器弄丢的事情,所有大佬纷纷从收藏的法器里挑出一件邮寄到分局。他们收藏的东西没一样普通。

    马山峰:“反正他们私藏很多,不拿出来给小辈用也会积尘生锈。”他指指庭院外的凉亭:“都堆在那里,你随意挑。”

    那些不普通的法器包裹在普通快递盒里,有些干脆塞进快递袋,如同廉价物堆积在凉亭里。张求道和毛小莉都从楼上下来准备吃早餐,见到凉亭里的快递毫无讶异之色:“物流很快,五星好评。”

    马山峰:“里面有你们的快递?”

    毛小莉:“陈哥法器不是丢了吗?这段时间得有替换的法器才行,我跟家里人提了几句,他们说今天就把法器邮寄过来。不知道陈哥用得顺不顺手,不如现在试试?”张求道点头,他的情况跟毛小莉差不多。

    隗宣绷着小脸,紧张的说道:“陈小阳,你挑我的。”

    陈阳一时之间陷入为难,那么多法器实在不能收,他用不到那么多法器。可是单独收谁的都不好,尤其隗宣眼中充满期待的盯着他。他只能板脸:“隗宣你快去上课,免得迟到。”

    隗宣不甘不愿的爬上车,马山峰乐颠颠坐进驾驶座,笑呵呵的说道:“我去送。”说完就踩油门,他最近沉浸在九岁天才孙女读初中的虚荣里无法自拔。天天在小区外面遛隗宣,谦虚接受老头老太钦羡的目光,虚伪至极。

    寇宣灵提着豆浆油条走进来,旁边还跟着陆修之。这对是完全没救,分局所有人都当他们在谈恋爱,唯独当事人之一至始至终认为自己清清白白。了解事情经过后,寇宣灵吸溜豆浆说道:“这也能争……度局不是已经准备好陈小阳的法器?肯定用度局给的法器。”

    正巧度朔下楼,闻言承认确实已经准备好陈阳替换的法器。他拿出用红线缠起来的一串古铜钱币,约莫二十枚古铜钱币。他说道:“阳阳,手伸出来。”一边将整串铜钱币缠在陈阳手腕一边说道:“一共二十枚古铜钱币,单独用或者串成铜钱剑来用都可以。”

    整串铜钱币缠绕住陈阳的小臂,因造型独特看上去不觉得奇怪,反而很好看。陈阳表情呆滞:“这些古铜钱币哪来的?”

    “巫族祖师爷的法器,那时候巴蜀鬼国还未灭亡。之前找到就想给你,但是担心你用不习惯。”绑定后,度朔抬眸:“正好这次法器丢了,换成铜钱剑。铜钱阳气充足,剑凶险,百兵之君,生而为杀,镇邪效果最佳。”

    陈阳喃喃:“巫爷爷不是说只留下一枚古铜钱币吗?”巫族祖师爷的法器,代代相传,阳气充足法力高强,历久弥新。他因此十分珍视。

    度朔顿了顿,选择闭嘴。寇宣灵说道:“道家法器不会只使用一枚古铜钱币,一般来说是把古铜钱币串成铜钱剑。只剩下一枚古铜钱币的法器早就被淘汰,根本不可能作为历任族长法器。所以陈小阳,”即使不小忍心,他还是哈哈大笑告知真相:“你被骗了。”

    看上去格外精明的陈小阳,处理事情来也很有分寸十分聪明的陈小阳居然被这么明显的谎言欺骗了。寇宣灵哈哈大笑:“我还以为你知道,只是因为古铜钱币是亲人所赠才没有替换。原来你不知道,古铜钱币是代代相传的法器根本就是哄骗小孩的话,你居然信了。“

    寇宣灵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寻找同盟,结果张求道和毛小莉冷冷的看他。因为他们两个也相信这哄骗小孩的话,所以寇宣灵的嘲笑让他们格外不爽。

    陈阳不信,请如今身为平城城隍的巫魁询问。巫魁回忆那枚古铜钱币:“我想起来了,当初天分不好只能分到没人要的铜钱币。后来隗宣教我术法,我就换了法器。那枚铜钱币上面阳气充足还附着法力,对你来说是最恰当的防身武器。”

    陈阳冷漠:“所以根本就不是代代相传的法器?”

    “不能说不是。毕竟是巫族祖师爷的法器,就算只剩下一枚也是祖传宝物。”巫魁满脸认真,他想不起来当初哄骗单纯乖巧陈小阳的事情了。“怎么突然问这件事?”

    “没有。”陈阳揪着巫爷爷的髯须作弄一番,吓得他好不容易挣脱后随意叮嘱几句就赶紧跑。陈阳此时已经气成河豚版陈小阳,斜睨度朔:“你也不告诉我!”

    度朔:“……我以为你也知道。”

    陈阳瞬间泄气:“那枚铜钱币真的很厉害啊,连串着铜钱币的红绳也有鞭笞厉鬼凶煞的法力。”他盯着小臂上缠着的二十枚古铜钱币,是最小的铜钱剑规模。道家铜钱剑分为二十一枚、四十九枚和一百零八枚铜钱币,最多是四十九枚。小臂缠的铜钱剑缺失一枚,就是嵌在怪物背部丢的那枚。“一枚铜钱币就那么厉害,如果是二十枚,威力应该更强。”

    闻言,度朔眸色变得有些古怪。他斟酌着语句说道:“阳阳,你有没有想过厉害的不是法器,而是使用法器的人?”

    陈阳抬头,满脸不解:“啊?”

    度朔抬手捏捏陈阳软软的脸蛋,笑道:“你对自己有误解吗?巫魁好歹是平城城隍,没有过人之处也积累不到当城隍的功德。法术基本上是隗宣教出来的,两千多年的飞僵,术法不会差到哪去。还有我,酆都大帝调|教出来的徒弟能差到哪去?”

    陈阳觉得有些梦幻,不敢相信:“我不太明白。”

    “阳阳,你很厉害。你捉鬼驱邪的本事不靠法器,本身在于你自己本领高强。法器不是本身就厉害,而是因为使用它们的你很厉害。换了个人,那就是枚驱邪能力强一些的铜钱。”度朔望着呆滞不解的陈阳,眸中全是笑意:“否则你以为他们怎么听到你丢法器就一股脑邮寄那么多?让你挑选各类法器,而不是根据你惯用的法器选择相似法器替代。”

    “他们都看出来,你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法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