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迁坟07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74章 迁坟07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林珍的综穿人生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姬姜说完后回去墓室, 她能够离开墓室是因为她起死还生。隗宣作为阵眼,不能离开墓室, 所以如果她想去笔架山就得将整个三十六关煞局都一起迁过去。

    隗宣站在墓穴门口,朝他们招手。小脸上满是甜甜的笑, 而墓门缓缓落下。

    寇宣灵把手搭在陈阳肩膀上说道:“上到三千岁的老人家, 下到小朋友、巫蛊娃娃都喜欢你, 人气爆棚。”

    陈阳瞥了眼寇宣灵,然后将目光转到陆修之身上。陆修之状似不经意的把寇宣灵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拉了下来, 陈阳无声笑了几下。

    三人离开墓室门, 发现这座墓室门建在山顶。想来他们刚才以为是平地的墓室,其实又抖又斜。下到半山腰时发现山里很多灯光,走近才发现是寇家人以及镇民。

    寇家人发现三人不见,料定是寇宣灵这条漏网之鱼带着其他两人偷偷溜进铁围山。寇父一见寇宣灵,先是高兴然后猛然沉下脸:“回家。通知其他人, 人已经找到, 都回去休息。”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寇父没给寇宣灵脸色看。一回家, 门一关, 寇宣灵就被拧住耳朵骂:“寇宣灵,把你能的,我跟你大伯都不敢去的古墓,你就敢去闯?”

    寇宣灵七分疼, 脸故意扭曲起来装出十分疼的样子。还抽空使眼色给陆修之, 让他不用担心, 别上来。他自己一个人能舞!寇宣灵哀哀叫道:“爸、爸,别拧那么大力气……您怎么跟妈学这个?”

    寇父沉下脸:“因为我发现毒打你一顿不管用,不如学你妈,把你耳朵拧断。以后我说什么,你就能听进去。”

    寇大伯:“拧完耳朵,换我打一顿。”

    “别别——”寇宣灵插科打诨求饶许久,又哄着寇父和寇家长辈,好不容易将他们哄得情绪没那么激动后,把古墓里的事情一说,总算让他们把这一页暂时揭过去。

    寇父手一松,陆修之就把寇宣灵拉过去动作轻柔的帮他揉耳朵。寇父感叹:“倒也还有一颗赤子之心。遭遇也是可怜,不过没有将飞僵带出来是正确的。还算你们没有冲昏头脑。”

    寇宣灵问:“难道真没办法将隗宣从古墓里带出来?”

    寇父迟疑的说道:“不是没有,就是麻烦。僵尸浑身铜墙铁壁,尤其是到了飞僵这个级别,寻常法器伤不了。但若是别有用心之人,用上千年古刹道观旁的桃树制成桃木锥,也能戳穿心口取到心头血。”桃木驱邪,千年桃树更是带有灵性,驱邪效果更好。

    陈阳突然问:“那个办法是什么?”

    寇父摇头:“很麻烦。”

    陈阳:“告诉我吧。”

    闻言,寇父脸色严肃:“你想将那只飞僵带出古墓吗?现在我有点怀疑是不是那只飞僵用小孩的外表欺骗了你们,毕竟她皮囊是小孩,内里是只活了两千多年的怪物。她渴望离开墓穴两千多年,骗骗涉世未深的你们倒是可以。”

    陈阳摇头,沉思片刻后说道:“目前来说,我还是比较坚定,不会将隗宣带出古墓。我知道将她带出古墓的危险性,也知道自己承担不起这份责任。只是——”姬姜的话让他犹豫动摇,他冥冥之中意识到如果自己了解到姬姜所说的某部分真相,可能真的会将隗宣带出古墓。

    如果将隗宣带出古墓,她就是自己的责任。

    寇父摇头:“那我不能告诉你,你的态度告诉我,你正处于犹豫中。”他很坚持,因为比起令人同情的隗宣,她的危险性以及其他普通人的性命更为重要,足以湮灭他的同情心。

    陈阳理解,没有追问。如果他执意把隗宣带出古墓,想知道的事情终究会知道。

    寇父又看了眼儿子,发现陆修之和自己儿子依偎得很近,还帮他揉着耳朵轻声安慰,自家儿子则像是被宠得有恃无恐的抱怨。两人之间的氛围,亲昵得有些过分。寇父疑惑的扯着寇大伯询问:“他们两人真的没问题吗?”

    寇大伯大手一挥:“没问题。”随即鄙视的看了眼寇父,颇为嫌弃:“淫者见淫。”

    寇父突然就想手刃亲哥,寇大伯突然就掐住他的耳朵说道:“你以前被老妈掐耳朵,后来被媳妇掐耳朵,受委屈都是我安慰的。弟弟,你要把你肮脏的思想提炼一下,变得像我一样纯洁。”

    寇父掰开寇大伯的手,表情十分冷漠。

    陈阳回房呆坐良久,他从来不知道巫爷爷居然是城隍,平城城隍,距离帝都不算多远。巫爷爷去世后,两人还是有交流。一些情况都算了解,巫爷爷有时入梦,多是关心的话语,却不说太多关于自己的事情。

    有时候陈阳问起,他也总是转移话题。久了,陈阳就不问。此时他思及姬姜的话,于是发信息询问度朔,平城城隍姓名。度朔见到信息,心里有了大致猜想,坦然的告诉他:“巫魁。”

    果然是巫爷爷。陈阳干脆问道:[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度朔反问他:[发生什么事?]

    陈阳就把古墓中遇到隗宣、姬姜二人之事告知度朔,良久度朔都没回复。陈阳输入一行字正要发送出去,忽然心有所感般抬头,便见度朔推门进来。他起身走过去抱住度朔腰身,脸埋进他怀里不言不语,像是在外面受了委屈回来见到最亲近的人就忍不住想依赖一般。

    度朔倒是很享受陈阳依赖的模样,将人抱紧了,捏捏脖子、顺顺头发、拍拍背部,又跟抱着小孩子似的抱起陈阳坐了下去。氛围安静温馨,许久,度朔才打破宁静:“如果是隗宣,大概解开了我一个疑惑。”

    陈阳抬头:“嗯?什么疑惑?”

    度朔亲了亲陈阳脸颊,然后冷声道:“平城城隍速至。”

    房间中的灯光闪烁几下,忽然灭掉,眨眼间又忽然亮起。陈阳眨了眨眼,看到一身老年中山装的巫爷爷。

    巫魁去世之时七十余岁,满头白发胡子飘飘,穿着中山装不说话就能装个世外高人出去行骗。他留着一把美髯,其实最不耐烦打理胡子,夏天的时候经常嚷嚷着要把胡子全剃掉。可还是没剃掉,他说留着胡子更容易骗人。他常说自己干的就是骗人的勾当。

    陈阳离开度朔怀抱,站起身,酸了鼻子。手足无措,眼巴巴望着巫魁:“巫爷爷……”

    巫魁立刻就露出心疼的样子,张开双手抱住陈阳哎呦哎呦的叫着:“阳阳,想死爷爷了。哎?胖了胖了,还高了。这脸都长开,可俊俏。我就说阳阳长大后肯定是那什么……美少年!”

    度朔食指敲着桌面,发出‘叩叩’的轻响。巫魁瞥了眼度朔,轻咳两声后放开陈阳,拱手恭敬说道:“平城城隍巫魁,见过大帝。”

    度朔伸手,摊开手掌望着陈阳。陈阳乖巧的把手放进他的掌心里,被牵着坐在他身侧。度朔朝巫魁点了点下巴:“坐。”随后在陈阳耳边说道:“问吧。”

    陈阳回神,便将古墓隗宣、姬姜等事告知巫魁。巫魁没有过于震惊,好似不出所料般:“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来问我这件事,也知道你总有一天会遇见隗宣。这是不能避免的命运轨迹,也是你跟隗宣之间的因果。”

    陈阳疑惑:“到底怎么回事?隗宣说她很久之前就认识我。”

    巫魁说道:“姬姜跟你说过,隗宣命格特殊,需要同样命格奇诡之人才能将她带出古墓吧。”陈阳点头,巫魁便继续说道:“你是至阴的命格,本来就是吸引阴气重的东西。隗宣作为三十六关煞局的阵眼,其实很痛苦。因为三十六关煞局造下无数杀孽,那些杀孽的孽障全回馈到隗宣身上,她每晚都要受孽力回馈的痛苦,那种痛苦犹如置于火上炽烤一般。而你能够让她感觉到阴凉,不受烈火炙烤。”

    陈阳怔然,无法想象隗宣小小的身体竟然承受那样可怕的煎熬。无异于置身地狱,偏偏三十六关煞局到如今已经无法破除。因三十六关煞局而死的罪孽尽算于作为阵眼的隗宣身上,所以她必须承受如烈火烤炙的痛苦,并将永无止境的承受下去。

    陈阳心脏好像被紧紧的拽住,几近窒息。

    说来,隗宣其实最为无辜。她什么都没做,只是被自私之人为自己一己私欲的报复关押在古墓两千多年。杀死她的人还是她的生身父亲,而她必须承担所有本不该属于她的罪孽。

    怪不得姬姜身为王姬被砍头杀死,作为隗宣家臣仍旧甘愿被囚缚古墓两千多年。因为她也心疼隗宣,希望隗宣能够离开古墓。当初受巫灵鹫欺骗,也许不是看不出巫灵鹫心怀鬼胎,只是比起隗宣能够离开古墓回到阳间,似乎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巫魁说道:“我曾经不小心掉进古墓,里面有个墓门在某个特定的时辰可以从里面打开。当时隗宣打开门,站在门口看月亮。我看出她的身份,本来很忌惮,但她没有伤害我。”

    巫魁那时候还年轻,是个半吊子,巫术远远没有后来厉害。他又怂又畏,观察半晌后发现隗宣没有要害他的意思就偷偷摸摸想爬出去,结果晚了一步,墓门关上。巫魁当场就崩溃的嚎哭,隗宣本来迈出去的脚步停下来,好奇的看着巫魁。

    她问:“你在哭吗?”

    巫魁破罐子破摔的抱怨,又怂又崩溃的发火。隗宣静静的看着他,一双重瞳格外漂亮。她把巫魁带进墓室里,不让他离开后室:“这里安全。下个月,墓门还会打开。到时候你再出去。”

    巫魁跟隗宣相处了一个月,该了解的、不该知道的全都知道了。他也心疼隗宣,在隗宣虚弱痛苦的时候抱住她崩溃的大哭。小小的隗宣反过来安慰他,说自己其实习惯了,不怕疼。

    姬姜不像隗宣那样坦荡无争,她会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包括巫魁的善心和对隗宣的心疼。她把如何带隗宣离开墓室、如何能让隗宣避免承受这种痛苦的办法告诉巫魁。巫魁下决心帮助隗宣,而隗宣发现他是巫族后裔,认真说来也算是她的子孙后裔时也很高兴。

    所以隗宣教巫魁失传很久的鬼道巫术,教了他两三年。在巫魁心里,隗宣甚至可以说是他的师父。只是隗宣不认而已。

    “姬姜一直在找至阴之人,你出生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每年都会去看你,然后将你的事情告诉隗宣。你是隗宣的希望,所以她会不自觉就对你充满好感。她看着你慢慢长大,慢慢成为她向往的人。她越来越不想让你背负她这么大的麻烦……其实你能平安长大,一半是因为你的亲人,一半是因为隗宣每年拜托姬姜带给你的镇邪法器。”

    陈阳想起小时候每年父母都会给他换镇邪法器,保佑他每年平安长大。他喉咙有些艰涩:“那些……都是隗宣给的?”

    度朔抱住陈阳,无声安慰。

    巫魁点头:“是。那些器件本来是很好的镇邪法器,只是放在古墓中多年,被阴气侵蚀,法力失效。所以只能每年一换,就这样还是不能完全保护到你。”

    “已经……很好了。”陈阳鼻子微酸,眼眶有些热。

    “隗宣将我送出古墓后不准我再回去,我就四处游荡,救人治病。遇到你的时候是巧合,可能年老了容易心软,我一度犹豫到底要不要叮嘱你将隗宣带出来。如果把她带出来,她就是你的责任,但同时她也能保护你。我也能放心。后来见到姬姜,我就知道你们早有因果。”巫魁伸手触及陈阳肩膀时,看向度朔。后者垂眸默认,巫魁于是放心的拍拍陈阳肩膀:“阳阳,你别太难过,更不用因此感到愧疚。这是你们之间的因果。”

    陈阳抬眸:“您这么多年都不跟我说您是平城城隍,是怕我到平城?我是如何跟酆都大帝结为阴亲?你先不准说话。”他提前警告度朔,让他别说话,不准解释。

    度朔张了张口,讪讪的闭上嘴。

    巫魁摸着胡子的频率加快,显然很乐。他说道:“结阴亲的时候,我就想给你找个大靠山。阴府中谁能大过酆都大帝?”

    “少骗我!”陈阳横了眼巫魁,觉得巫爷爷已经不可靠了。转头对度朔说道:“你来说。”他是不信堂堂酆都大帝会在意这小小的阴亲,若他不想结,谁能强迫他?不仅强迫不了,还可能惹他震怒。当初刚定亲,度朔不见得喜欢他。

    度朔摸了摸鼻子,在陈阳冷眼下收回手说道:“当时,我先是好奇你的至阴命格。七百年前,巫灵鹫将十万人变成僵尸……虽然失败了,但是十万冤魂拒绝进入地府转世投胎,连地藏菩萨出面都没用这件事就惊动整个阴府酆都,对至阴命格者也有了重新的定义。当时阴府极力避免有至阴命格者成长起来,可惜还是防不过天道。”

    他顿了顿,说道:“后来是见你心口有僵尸血。”

    度朔没说的是当初见到陈阳,他是想直接杀了的。人转世投胎的时辰是天道所定,即使是他也不能更改。所以至阴命格出生的人多半会被杀死,之后重新安排投胎转世,以免为祸人间。说句不好听的话,反正至阴命格者也活不过成年。

    但又见陈阳心口还有僵尸血,那僵尸血在吸收他身上的阴气,保护他。好奇之下,度朔没有动手。一念之差,最终沦陷。

    陈阳脸色一变:“僵尸血?”

    巫魁摸胡子的频率更快了,他心虚或是开心的时候就会摸胡子,心情变化全在摸胡子的频率上表现。陈阳与他相处几年,自然知道:“巫爷爷,快点告诉我!”

    “哎呀!就、就是你想的那样嘛。”巫魁心虚之下,背转身不敢看陈阳:“要不然你怎么支撑得到跟大帝结阴亲的时候?至阴命格的人,伴随年纪成长,阴气不减反增。你不知道那时候你身上的阴气多浓,我看过去的时候根本见不到你的人影。周身三米以内全是浓雾般的阴气,这阴气还扩散,跟大海波纹不断推啊推,将凶煞恶鬼都吸引过来。僵尸血至阴至毒,僵尸又是六道之外,恶鬼都怕。要是把僵尸血埋在你的心口,那些东西就会害怕。就算厉害点的恶鬼看破伪装,也会忌惮一二。”

    巫魁絮絮叨叨的说:“你不知道,僵尸血真的很有用。隗宣她是个天才,她甚至能够发明新的巫术,将心头血取出来放进你的心口,还能不伤害到你……”

    陈阳打断他:“对隗宣伤害大吗?”

    “不大啊。没什么伤害,真的。”巫魁悄悄转头看陈阳,后者静静注视,像是十四、五之时饱受恶鬼侵扰又失去亲人的少年,眼神执拗、坚定、乐观,充满希望。

    巫魁心酸也欣慰,陈阳活了下来,健康快乐,有亲人、爱人和朋友,如同每个普通人。他叹口气,轻声说道:“最多就是取出心头血的时候,很痛。”

    巫魁去世后,因生前功德卓越得封城隍,他申请调遣平城。护城佑民、剪恶除凶、监察民情、判定生死,这就是城隍的职责,也是城隍的职权。可是,连让隗宣走出古墓都办不到。

    陈阳怔怔的,捂着心口问:“还在吗?”

    巫魁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度朔。度朔说道:“不在了。”

    “为什么?”

    度朔:“僵尸血至毒至阴,放太久,会连你也一起变成僵尸。所以我取了出来,”然后放上自己的心头血,神灵的心头血足以保证陈阳永远不会受恶鬼觊觎。

    陈阳沉默。

    度朔和巫魁体贴的保持安静,让陈阳在沉默中理清思绪。

    于陈阳而言,隗宣是刚刚才认识的,让人心疼的小女孩。但他发现原来不是刚认识的,他们之间牵扯的因果这么深。深到他必须得背负这份责任,偿还因果。

    良久,陈阳问:“我想把隗宣带出古墓。”

    既然是他的因果,他就必须偿还。

    度朔笑了笑,笑容温柔:“隗宣的危险性在于僵尸血,把她的僵尸血抽出来,换成普通血液就行。不会痛,只是会因此法力降低,而且每半年都需要换一次。”

    僵尸血管中没有血,僵尸血全保存在心脏里,所以僵尸血就是心头血。

    陈阳拽住度朔的衣袖,低声言语中充满感激:“谢谢。”

    度朔捏着陈阳的后脖颈,眸色温柔。

    巫魁悄悄离开,在陈阳不知道的时候对度朔说道:“我以为您不会同意。”

    度朔双手背在身后,望着夜空说道:“她救了阳阳,我也感激她。况且,如果不偿还,他们两人的因果永远不会消除。”

    巫魁神色有些怪异,他一直以为在度朔跟陈阳两人的关系中,度朔是主宰者,陈阳也很依赖他。度朔看出他的想法,说道:“阳阳依赖我,但从不依靠我。”

    巫魁无声的笑,拱手朝他拜了拜便隐身离开。

    第二天陈阳跟寇家人说明此事,毕竟寇家人看守古墓多年,应当告知他们此事。寇家长辈听完唏嘘不已,尤其是听完能够解决僵尸血的隐患后同情心爆棚,完全没了凌晨时的反对。寇大伯更是哭得泣不成声,抱着兄弟们求安慰。

    兄弟们隐忍的任由寇大伯把鼻涕眼泪蹭自己衣服上,见他神经比小姑娘还纤细就威胁他:“我叫大嫂过来了!”吓得寇大伯打着嗝还要慌乱表示自己没哭。

    进入墓室的时候是四个人,陈阳和度朔,寇宣灵和陆修之。度朔和陆修之见面的时候点点头,本来双方态度很冷淡。但度朔见到陆修之为哄骗直男寇不惜装柔弱,陆修之见度朔偶尔露出疲惫之态惹陈阳关心、转头就精神奕奕后,于是产生些微惺惺相惜,多了些交流。

    隗宣见到陈阳时,双眼放光,明显的露出很开心的笑。见到度朔后很忌惮,在明了对方与陈阳的身份后有些闷闷不乐:“要是我早点救陈小阳,陈小阳就不用受委屈。”

    陈阳笑道:“我没受委屈。”

    隗宣:“真的?”

    “嗯。”陈阳点头。

    “好吧。”隗宣拉着陈阳的手又想把宝物送给他:“姜说外面需要货币,我可以送你很多金银财宝。”

    “不用了。”陈阳拉住隗宣,将换僵尸血的事情告诉她,询问她愿不愿意。

    隗宣疑惑的、轻轻的询问:“我可以出去吗?”

    陈阳重重的点头:“对。隗宣可以离开古墓,到外面去,看更多人、玩很多游戏、吃到很多好吃的东西。”

    隗宣摇头:“可以出去就很好了。”她抱住陈阳的胳膊:“见到陈小阳也已经很好了。”

    她所拥有的东西一直都很少,即使想要也不知道该要什么。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外面有什么东西,难得有想要的,得到了就很满足。

    这样乖巧的孩子,谁会不疼惜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