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迁坟06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73章 迁坟06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林珍的综穿人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墓门关上后, 三人只能往主墓室里面走。主墓室靠近墓门有两个侧室, 甬道上全是散乱的金银珠宝、以及精美的青铜制品。地上还有小孩子益智玩乐的六博棋,是玉质打磨而成, 十分贵重。

    旁边的侧室门口凌乱的散放着一架铜制木马, 还有拨浪鼓、琉璃走马灯等等,许多小孩子的玩具,材料都很珍贵。部分属于战国时期,部分属于宋朝才出现的玩具。

    陈阳捡起一个拨浪鼓,拨浪鼓很破旧, 但是炳部很光滑好像经常被握在手心把玩。他抬头朝侧室里头看去,在里面发现了四具石棺。

    寇宣灵也在对面的侧室里发现四具石棺, 两人对视一眼俱都走进去看。陆修之站在路中央低着头似乎在沉思,忽然抬头看向前方, 眼神冷漠带杀气。

    空气中似乎有看不见的东西急速逃离, 伴随着一阵阵人耳听不见的急促的嬉笑声,刺耳又诡异。寇宣灵从侧室里冒出头, 疑惑的叫陆修之:“阿之?”

    陆修之转过头笑道:“这就来。”说完他走进侧室跟寇宣灵一起进去查看石棺。另一间侧室,陈阳尝试推动石棺, 竟然真的将石棺推动。

    随着笨重的石棺盖因摩擦发出的声响, 石棺里头的尸体也露出面目。陈阳看了一眼, 瞳孔紧缩:“毛僵!”

    石棺里面的尸体竟然栩栩如生恍如真人, 脸颊虽苍白但肌肉丰满。头发色泽乌黑, 十指指甲足有三厘米长, 泛着青紫寒光。这是一具女尸, 身上穿着轻薄的宽袖曲裙,典型的战国仕女服装,乌发盘成椎髻。脸上和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长了一层短短的白毛,手腕四肢全用铁钉钉在石棺内部。

    这石棺是竖起来,高大于长宽。里面的尸体闭着眼睛,跪在石棺内面朝东南方向,手臂用长钉固定,腕足也被长钉穿透。显然这是一具人殉,被固定姿势后封在石棺中,不知是因三十六关煞局聚拢阴煞气的缘故而成毛僵,还是本身怨气极重的缘故。

    观她衣着华丽,棺中竟有陪葬品五鼎四簋。战国时候虽礼乐崩坏,但建造这座古墓的人推崇周朝,重视礼乐,所以建造古墓规格附和周朝礼制。商周时期,殉葬规格有严格要求,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士大夫五鼎四簋。

    鼎簋在商周时期象征地位高低,同样适用于古墓中的地位分级。所以这些仕女身份不低,才能作为人殉。古时候将人当成陪葬品也是有严格的规格,分为人殉、人祭和人牲。其中人殉身份不能低,得是墓主人亲近的人。其次人祭作为祭祀品,跟人牲其实有时候没有太大的分别。

    只是有时候人祭会选择童男童女,因古时人们认为童男童女是仙人转世,若将他们杀死放在墓中可以带自己飞升成仙。这座古墓虽有人殉,没有童男童女作为人祭,但墓主人是个九岁小女孩,被当成阵眼也可以说是毫无人性了。

    陈阳唯恐吵醒面前这具毛僵,便缓慢的将石棺盖重新推上去。推到只剩下五厘米的缝隙时,一只手猛然挡住石棺盖,长长的指甲搭在石棺盖上划出刺耳尖锐的声响。陈阳瞳孔紧缩,下一秒侧身摘下手腕上的红绳,石棺盖迅如闪电般被踢飞,大力撞向墙壁扬起不少灰尘。

    陈阳动作利落的用红绳缠住石棺盖,里面的毛僵已然睁开眼睛正要飞出之时却被红绳上的阳气所伤,狠狠的弹回棺底发出凄厉的惨叫。陈阳见状便加快速度将石棺缠起来,使里面的毛僵无法离开。

    毛僵死死盯着陈阳,咧开嘴巴,红唇白齿间两颗尖利的牙齿闪烁着寒光。陈阳竖起天师指,两指中间夹着五雷灵符,石棺里的毛僵见状猛然发出尖啸,然后另外三座石棺棺盖蠢蠢欲动。陈阳将换了张镇邪灵符贴在毛僵额头上,暂时封住毛僵的气息。

    然后他迅速放下背包,从背包里拿出朱砂、清酒,兑好之后一边搅匀一边看三座石棺。将毛笔拿出来沾上朱砂在石棺上画镇邪符,暂时用阳气封住毛僵。僵尸这类生物多数存在于古墓中,且最为阴邪。阴邪之物就怕阳气,所以暂时被镇住。

    当陈阳在第三个石棺上画镇邪符时,画到一半石棺盖被踢飞,他快速闪开来不及制止里面的毛僵。里面的毛僵跑出来朝陈阳抓去,十指指甲坚硬如钢刀,闪着青紫色光芒。陈阳抬起手臂挡住毛僵的攻势,毛僵五指成爪划过陈阳脖子,他往后仰并抓着毛僵借力将自己怪到毛僵背后,毛笔沾上朱砂在其背后画镇邪灵符。

    毛僵被阳气所伤,扭身朝陈阳天灵盖狠狠抓下去。陈阳抬眸,手腕翻转将毛笔竖起抵挡毛僵的手掌,后者手掌掌心被烫出黑色的痕迹。陈阳将毛笔咬住,两手齐齐出动封住毛僵双手,踢她的膝盖弯,没能踢动。毛僵身如铜墙,力大无穷,将陈阳甩到红绳封住的石棺上。

    石棺里的毛僵不顾红绳灼伤伸出手臂抓住陈阳脖子,指甲眼看就要插进脖子里,陈阳松口,毛笔掉下来正好抓在手心上抵挡毛僵是十指。另外一只毛僵尖啸一声也扑过来,陈阳眼角余光瞥见红绳的活结,轻轻一扯便将红绳拉扯开,古铜钱币落于指缝之间触及背后毛僵,引来背后毛僵凄厉尖啸并迅速后退。

    陈阳挣脱开后用红绳将扑过来的毛僵绑住,红绳不断灼伤这只毛僵,最终使之失去行动能力。当陈阳松开红绳之后重新将古铜钱币串回去,看向石棺中的毛僵时,那只毛僵缩在石棺中,看上去还有些可怜委屈。

    此时,一声属于僵尸的尖啸从外面的主墓室中传来,这几只毛僵听闻这声尖啸却都恢复平静不再攻击陈阳。陈阳脚下那只被鞭笞得无法控制瑟瑟发抖的毛僵也发抖着爬回石棺中,途中还把嵌在墙壁上石棺盖拔下来盖上,期间不无委屈的瞥着陈阳。

    陈阳:“……”好像他欺负了它们一样。

    他后退着离开这个墓室,没有放下警惕。出去的时候见到寇宣灵扶着陆修之也从另一个墓室中出来,寇宣灵跟他说:“我们在里面遇到四座石棺,是人殉。地位挺高,身份类似于护卫,身手很厉害。阿之还受伤了。”

    陆修之受伤?陈阳左边眉毛高高挑起,看向陆修之。后者回以毫无波澜的眸光,陈阳瞬间懂了,颇为同情的看着一无所知的寇宣灵。沦陷的速度看来不远了。

    陈阳:“你们听到尖啸了吗?”

    寇宣灵:“听到了。里面四只毛僵正是因为听到尖啸才停止攻击。”

    陈阳:“侧室之后是前堂跟后室,墓主人就葬在后室。刚才那声尖啸地位至少比前面东西侧室八只毛僵高,不仅是生前地位高,死后也是。”

    东西侧室八只东西已是毛僵,剩下那只比它们地位还高只能是千年飞僵。千年飞僵擅长法术,不惧阳光,犹如活人。尸血含剧毒,滴血成僵。

    之前在长和义庄就出现一只飞僵,为了对付它还死了三个上清天师。可见有多难以对付。

    三人心情沉重,更加小心警惕的绕过塞石,到达前堂。前堂布置十分华丽,里面摆放七鼎六簋,是诸侯的规格。还有很多陶盆瓷碗,战国时期以及宋朝时期的名贵珍品以及滚了满地的珍珠。前堂如同古时大宅的前厅,还有桌椅、油灯。

    前堂站着一个穿现代白色裙装的女人,背对他们。古墓墓室里出现一个穿现代化裙装的女人,怎么看都是一出大阴谋。

    陈阳向前走一步,镇定询问:“你是什么人?”

    她背对着众人,闻言说道:“如果我说我就是墓主人呢?”

    “当你反问的时候就否定你是墓主人。”陈阳冷静的说道。

    她轻笑:“我问了蠢话。”顿了顿,她询问:“你们会解魔方吗?”她声音略带苦恼:“我的小主人解不开魔方,现在很不开心。我也解不开,如果你们能解开,我送你们离开墓室。”

    寇宣灵说道:“我们来,只是想阻止你们将笔架山和铁围山改成一个八大地狱,还要重设三十六关煞局。而且你们还毁掉笔架山风水,将一具青铜棺材埋在我寇家祖坟范围内,破坏我寇家祖坟风水。这算是结仇了。”

    女人微微一愕,随即笑道:“抱歉,我的小主人有些任性。她只是住腻了,又惦记着笔架山好山水,将青铜棺埋在你寇家祖坟,是想提醒你们迁坟。三十六关煞局跟随着小主人的墓,至于八大地狱,倒是她看了些佛经便学人胡来。”她话语中饱含宠溺,虽道歉却没甚诚意,十分纵容她口中的小主人。

    陈阳现在可以肯定女人口中的小主人就是三十六关煞局中的阵眼,那个九岁小女孩。而女人是她的家臣。他说道:“人家好好的祖坟,你说占就占了?都8012年了,不兴奴隶制。你占别人祖坟,毁人风水,就得被打。”

    女人转身,笑盈盈的望着陈阳。

    陈阳和寇宣灵看见她,神色俱是一变:“徐阿尼?!”

    女人笑着说道:“我不是她。”

    陈阳眼神一变:“你是愿屋女主人?”

    “对。那时候我就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你好,陈阳。我姓姬,名姜。”姬为周王朝国姓,姬姜是周王朝王姬。她颔首道:“我的确是王姬,只是地位低下,被当成复兴周王朝、辅佐小主人的家臣砍头杀死在墓穴中。本来只是魂魄,后来徐阿尼寻到古墓群求小主人一滴僵尸血。我与她达成协议,千年后,要她自动将身体让给我,我得以还阳。”

    陈阳:“你曾经想过找我?”

    “因为你是至阴之人。”

    “所以?”

    姬姜说道:“别紧张,我并非想害你。只因你是至阴之人,我家小主人命带华盖星,本也是命格奇特。可惜正因此被当成报复晋国的阵眼,囚于古墓两千年。而你能把我家小主人带出古墓,倘若将我家小主人带出古墓,你们也不用担心笔架山和八大地狱的事。”

    陈阳冷笑:“所以我就要把一只飞僵带出古墓?”

    姬姜叹口气:“我家小主人只是贪玩,没有正邪观念。所以我才让她跟着你,你的心中自有善恶,旁人动摇不了你的信仰。你在,小主人不会乱来。”

    陈阳摇头拒绝:“我不同意。”

    飞僵的危险性不仅在于其本身实力强悍,还在于其血液中包含的尸毒有多剧烈。曾经巫灵鹫用僵尸尸毒就能毁掉一座繁华的王城,何况是飞僵本身。思及此,陈阳眉心一跳:“七百年前,巫灵鹫手里的僵尸尸毒就是从古墓里获得?”

    姬姜定定的望着陈阳,平静的说道:“是。我们都被骗了。徐阿尼不想履行承诺将身体给我,跟巫灵鹫合伙。巫灵鹫体质跟你一样,可以带小主人出去看看。但是他骗走小主人的血,所以必须得到惩罚。我也骗了他,他手里的僵尸血,只是稀释过后的毛僵僵尸血,不足以让人变成僵尸。”

    “抱歉,飞僵如同定时|炸|弹,一不小心就会将一座城染成僵尸。如果她不可控,突然发怒,也会连累我分局的人。我不可能因为你的要求就不负责任的将一只飞僵带进人群中。”

    姬姜说道:“小主人从未吸过血。”

    “那是因为她从未见过人。”陈阳反驳完之后就发现不对,他反驳错了。姬姜口中的小主人见过人,在一千年之后的宋朝,有人误挖这座古墓导致死了很多工匠侍女。陈阳说道:“外面死的不算是人?”

    姬姜:“你见过附属墓室里的人牲吗?他们很低等,没有自控力,闻到人气就会克制不住吃人肉的冲动。外室发生的事情,内室都不知道,那时候我们在沉睡。当我们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古墓被人挖过,而且死了很多人。上次死那么多人,跟小主人全无关系。要怪也只能怪他们贪心不足,明知道工匠挖错地方,还要继续挖下去,贪的就是墓里的陪葬品。”

    眼见陈阳和寇宣灵两人俱是不为所动的样子,姬姜叹口气说道:“一个因为体质而从小被关押在宗族里的孩子,终于可以离开后却是被当成复仇的阵眼害死在墓穴里,她能有什么正邪善恶观念?虽然有很多人因她而死,可是那该怪罪于她吗?她连想要换个地方,去笔架山都要先通知你们,那青铜棺本是她的棺椁。她不懂善恶,尚且知礼。”

    此时,从姬姜身后传来一道女童冷淡的声音:“姜,有人气?”

    姬姜侧身,陈阳等人见到古墓主人,一个着华贵深衣的女童,因常年不见阳光而肤色白皙得很不正常。五官精致可爱,神色冷淡。仔细一看,眸色黝黑,仔细一看却是重瞳。

    重瞳在古代是帝王象征,加之女童命带华盖,命格奇特,贵不可言。只是身为女子,尤其生在方士家中反而被忌惮。

    女童盯着陈阳,半晌眼中似有万丈光华流泻而出。她走到陈阳面前说道:“陈小阳?”

    陈阳:“我叫陈阳,你可以叫我哥哥。”

    女童:“我比你大两千多岁。”

    “我家那位比你还大。论辈分、论身高,你都得叫哥。”面对女童,陈阳没办法狠下心摆出冷脸。

    女童眸带笑意:“我叫隗宣。隗是炎帝、大禹后人的姓氏,宣是漂亮的意思。”战国前,人们以姓氏为尊,每一个姓氏都能追溯到其尊贵的来源。不难看出,女童自豪于自己的姓氏。

    “隗宣?”

    “对。”女童伸出手:“你能抱抱我吗?”

    寇宣灵刚想开口阻止,他不确定这是不是姬姜、隗宣故意欺骗他们,但陆修之拉住他摇头不语。寇宣灵只好站在一边观看,不再言语。

    陈阳蹲下身盯着隗宣,最后将她抱起。隗宣揽住陈阳的脖子,心满意足的笑起来。她在陈阳颈边小声说道:“我很舒服。”

    陈阳不解:“嗯?”

    隗宣笑了笑,说道:“我喜欢陈小阳。我知道陈小阳,但是很晚才去救陈小阳。对不起啊,陈小阳。”

    陈阳听得稀里糊涂:“你在说什么?”

    隗宣乖巧的望着陈阳,望得陈阳心软不已,差点动摇念头。陈阳叹口气,说道:“抱歉,我没办法承担将你带出去的责任。”

    飞僵实在太危险,即使隗宣能够控制本性,他也不能保证隗宣在外不会流僵尸血。更何况她没有正邪善恶的观念,她认为杀人是错,除此之外做什么都可以。比如破坏笔架山风水以及寇家祖坟的风水,这是害人三代的事情。

    隗宣摇头:“没关系,我碰到陈小阳了。”她从陈阳身上下来,小小的手只能包裹住他的两根手指。她把陈阳拉进后室,也就是自己的墓里。像是将自己珍藏的所有宝藏迫不及待的送给陈阳一般,捧了满怀不值钱的民间玩具:“送给你。”

    腼腆期待的把自己的宝物送给最喜欢的人,希望他也能喜欢。只要最喜欢的人开心,自己也会很开心。

    陈阳接过隗宣满怀的宝物,隗宣一下就笑得眉眼弯弯。她把上半身钻进石棺里,小短腿在外面高高翘起保持平衡,从里面又搜刮出最喜欢的宝物跑回陈阳身边快速坐下:“这是姜从外面带来的玩具,她说是好多人都买不到的玩具,很宝贵。”

    她郑重的打开一个玉匣子,将里面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捧出来一个八宝音乐盒,盒子上的年份是1710年。保存得很新,可见隗宣多喜欢这个音乐盒。她把音乐盒连同玉匣子都郑重的交给陈阳:“送给你。”

    小脸绷得很紧,似乎极为不舍却还是愿意把音乐盒送给陈阳。

    陈阳好笑之余也感到不解:“为什么送我?”

    “我喜欢陈小阳。”说这句话的时候,隗宣也很郑重。

    陈阳:“为什么喜欢我?”

    “舒服。”隗宣靠近陈阳,认真的说道:“陈小阳身上的气息让我觉得很舒服。除此之外,就是喜欢陈小阳啊。”她伸出食指,抵着陈阳心口的位置:“这里好像一直都有东西,从模糊到清晰、坚定,不容摧折。我一直在看着你。”

    陈阳眸光变得奇怪:“你一直在看着我?你认识我?”

    “认识的。姜说只有至阴之人才能把我带出古墓,巫灵鹫骗了姜,姜说要观察。她告诉我,我知道你。”所以才会一点点的越来越喜欢,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更因为陈小阳变成她向往的存在,成为她世界里的光。

    “你刚才说很晚才去救我……是什么意思?”

    隗宣笑望着他,拉起他的手指说道:“陈小阳想要见巫魁吗?”

    陈阳瞳孔陡然紧缩,巫魁是巫爷爷的真名。“你知道巫爷爷在哪里?”巫爷爷去世后偶尔几次出现在他梦里,但从不告诉他具体情况。

    隗宣:“平城城隍,就是巫魁。”

    陈阳脑海中灵光一闪,犹记得来平城时,度朔含糊的嘱咐他,如果遇到困难可以找平城城隍。平时他叮嘱的时候,都是直接让陈阳喊他出来。

    ‘铛、铛、铛’三声钟响,墓室里的西洋钟敲响,时针指在两点。隗宣牵起陈阳的手往外面走:“这个时间,墓室的门能够从里面打开,你们快点出去吧。”

    闻言,陈阳问:“你呢?”

    隗宣疑惑,陈阳低声道:“你不要我带你出去了吗?”

    隗宣:“你很为难。”她摇摇头说道:“我不想你为难。”顿了顿,她又说道:“我不知道寇家是你的朋友,我不会去笔架山住了,你别在意。”

    陈阳心脏紧缩,觉得有些心酸难受。倒不是因为隗宣的退让,毕竟她的所作所为确实不对。但或许每个人在面对这份分量沉重的喜爱时,都会动容。

    隗宣跟寇宣灵说道:“笔架山的镇河神兽本来是镇压古墓水潭里的东西,只要打捞上来再清理河里淤泥,笔架山的风水还是能够恢复如初。”

    姬姜挡在隗宣面前,隗宣面色平静:“姜,你也跟我一起送陈小阳吗?”

    半晌后,姬姜叹口气:“对。”

    隗宣从另一扇墓门把陈阳三人送出去,这扇墓门按照八卦方位配合时间才能开启。

    陈阳离开前,姬姜跑出墓门对他说:“巫族鬼道来源周王朝以及更早之前的方士,巫族崇拜青衣神。女魃着青衣,被传为僵尸始祖。隗宣母族有女魃血统,原本淡薄得几乎没有。到了隗宣,开始出现返祖现象。你当知道,女魃不吸血,隗宣也不依靠吸血而活。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去问巫魁,还有酆都大帝。了解后,你再考虑要不要把隗宣带出古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