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迁坟05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72章 迁坟0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农家乐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林珍的综穿人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从狭窄的洞口进去的时候需要弯腰矮身, 划着竹筏大概过了五六分钟视野才逐渐宽阔起来。陈阳可以直起身, 只是伸手还是能触及岩洞顶,不能站起身。

    岩洞里面狭窄逼仄, 伸手不见五指。寇宣灵拿出三个头带手电筒递给陈阳和陆修之, 三人戴上去打开手电筒。

    岩洞洞壁湿漉漉的,头顶上的洞壁还在渗水。竹筏之下水面漆黑,深不见底。前方出现岔路口,寇宣灵问陈阳:“往哪边走?”

    陈阳拿出地图查看:“右边。”

    寇宣灵和陆修之便将竹筏往右边划,从里面进去。岩洞里静悄悄的, 水面也很平静, 忽然有轻微的水声响起,陈阳低头一看,水面已然恢复平静。寇宣灵说道:“水底有东西?”

    陈阳警惕的盯着水面:“很明显。给我一张火符。”寇宣灵递给他一张火符, 陈阳接过后引燃抛到距离竹筏三米远的地方,火符在水面燃起一个大火球。照亮整个岩洞和水面,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水面中有无数黑色疯狂的涌动远离火球。

    “水里都是黑蛇,它们怕光。”陈阳收回目光,随着竹筏的前进在一旁约莫只能站一人的岩洞缝隙边看到一具尸骨,尸骨上缠着黑蛇。灯光一照射过去,那些黑蛇便蠕动着离开白骨。“我们快点走吧,这些黑蛇吃人肉。”

    寇宣灵:“好。”三人加快速度划船, 却发现竹筏越来越沉重, 到最后几乎划不动的地步。“怎么回事?”寇宣灵低头, 从竹筏缝隙往下看, 水面底下黑影闪过。“竹筏背面全是黑蛇。”

    那些黑蛇在水底下缠住竹筏,密密麻麻,几乎全都涌过来。竹筏变得过于沉重,开始往下沉,过不了多久就会直接倾覆。黑蛇虽然害怕灯光,但是它们藏在竹筏背面,灯光不太能照射到。

    陈阳:“看来这些黑蛇就是缠住竹筏背面,让竹筏翻水后缠在人身上吃光他们。我带了艾草,可以点燃艾草并火符,两者一起运用应该能驱走黑蛇,趁这段时间我们赶紧走。”

    陆修之也从布包里拿出艾草:“我也带了些艾草,阿宣,你呢?”

    寇宣灵:“我带了雄黄酒。”

    “足够了。”陈阳冷静的说道。“老寇,等黑蛇离开竹筏,我们快速划动,你再用火符引燃雄黄酒。抛向水面黑蛇聚集的地方。”

    寇宣灵点头:“好。”

    点燃艾草可以将蛇类熏得又软又晕乎,效果比雄黄粉、雄黄酒要来得好。雄黄具有刺鼻的味道,蛇厌恶这股味道却不会被伤害到,这群黑蛇是吃肉长大的,恐怕比普通蛇类要凶残得多。仅仅是雄黄恐怕还无法将它们驱赶走。

    陈阳点燃艾草,每个人手执艾草对着水面熏染,很快洞穴里就充满艾草的味道。竹筏底下的黑蛇开始不安的蠕动,尾巴不停的甩动拍打着水底。竹筏四周水花四溅,竹筏差点因此不稳倾倒。陈阳和陆修之稳住竹筏,竹筏底下的黑蛇逐渐离开。

    寇宣灵慢慢将竹筏划远,回头看水面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蛇。这群黑蛇全都被艾草熏晕了。陈阳:“老寇!”寇宣灵迅速反应,执起两坛雄黄酒,将火符扔进酒坛子里,然后快速的将酒坛子扔到黑蛇漂浮起来的地方。

    酒坛在水面爆炸开,在水面上铺开一层火,大部分漂浮在水面上的黑蛇全被点燃,空气中传来烧焦的恶臭味。寇宣灵捂着鼻子:“果然是吃血肉的邪物,烤焦的味道那么恶臭。”

    陈阳收回目光问:“你们有带炸|药吗?”

    “没有。”寇宣灵划着竹筏说道:“临时决定挺仓促,如果要买炸|药,得跑特殊渠道。”他一边划着竹筏一边凑到陈阳面前看他摊开在膝盖上的地图:“你在考虑怎么打开墓门吗?”

    “对。”

    “本想用炸|药,但是担心炸|药会将岩洞炸塌方。算了,到地方再说。”陈阳将地图折叠起来放好后,说道:“往前继续划,从这里看,转个弯视野会变得更加开阔。这张地图好像是几十年前绘制的,所以差别应该不会太大。”

    前方转弯的时候视野果然变得更加开阔,俨然是个大湖。岩洞顶距离水面约有四米高,站起来可以看到地面。三人望着地面,忽略了背面。此时后面水底出现一个如同水桶粗壮的影子,悄无声息的朝竹筏移动。

    陈阳眉心微跳,发觉手腕间的红线正中央的古铜钱币正剧烈抖动。同时寇宣灵手中的罗盘指针也开始混乱抖动后,直直朝着后方。

    三人神色冷静,下一刻水面剧烈抖动、水花四溅。竹筏被一条巨大的黑蛇顶起来,那条黑蛇如水桶粗壮,长度不知。正企图掀翻竹筏,将竹筏上面的三个人抖落进水里。陈阳三人同时出手,寇宣灵将桃木剑扔给陆修之,陆修之接过桃木剑快准狠的朝竹筏缝隙刺下去。狠狠戳进黑蛇身体里,黑蛇吃痛更加剧烈的摆动,水面如同煮沸的汤水沸腾不已。陈阳则是拨下红绳甩向头顶的被腐蚀出来的石柱,另一端绑在竹筏上用于稳住竹筏。

    水花溅起将众人淋湿,黑蛇巨大的力道带着众人及竹筏朝水下翻滚。竹筏偏偏又被红绳固定住,很快支撑不住发出‘噼啪’声。陈阳:“竹筏要裂开了。”

    陆修之低头,拔|出桃木剑。黑色的血液瞬间染透整个水面,然而水也是黑色的,根本看不出来变化只能闻到浓烈的血腥气。巨蛇沉入水底窥视湖面上小小的竹筏,浓烈的血腥气反而掩藏住它的行踪。古铜钱币在空中剧烈的抖动到几乎形成虚影,罗盘指针很乱,无法得出巨蛇具体所在。

    陆修之垂眸冷静的望着看似平静的水面,拔|出桃木剑的时候脸上溅到几滴血,此时竟有几分玉面修罗之感。他说道:“我下去杀它。”

    “不行。”寇宣灵立即反对,拉住陆修之的手:“太危险。”

    陈阳说道:“如果那条黑蛇再次攻击,竹筏就撑不住了。”

    陆修之望着握住自己的手,挣脱开反手握住寇宣灵的手,捏了捏后笑道:“别担心。”说完他便跳下水,沉入水底。寇宣灵着急的看着水面,陈阳收回红绳并说道:“你不用担心,度哥说陆修之深藏不露。我看陆修之自己也有把握能杀掉那条黑蛇。”

    寇宣灵眉头紧皱:“我担心他受伤。”

    陈阳盯着水面:“先上岸吧。”一条未开灵智的黑蛇而已,陆修之对付得来。况且他觉得凭借陆修之的修为,想要对付黑蛇也根本不需要下水这么复杂的手段。对方目的恐怕在于寇宣灵,而老寇轻而易举的上当了。

    两人上岸后,陈阳优哉游哉的察看环境,寇宣灵站在岸边关注平静的水面。不多时,水面平静被破坏,陆修之从水中钻出来,黑发凌乱、衣服湿透,身后黑蛇的尸体浮起水面。

    缓缓朝自己走来的陆修之格外的性感,扑面而来的活色生香,寇宣灵清咳两声移开目光。脸颊有些烫,不太敢看陆修之。他觉得自己这个兄弟有点美味……不是,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颜色好。寇宣灵在心里开脱并努力让自己用坦荡开阔纯洁的心胸去看待好兄弟的美色。

    “阿宣?”陆修之在寇宣灵眼前挥了挥手,眼中有淡淡的疑惑:“你怎么了?”

    “没、没事。”寇宣灵吓了一跳,连忙回答他。眼睛瞄到他湿透的衣服和头发,于是脱下自己的短袖外套披到陆修之身上:“你换上,别感冒了。”

    陆修之接过短袖外套,定定的望着寇宣灵:“谢谢阿宣。”声音故意压低,像是带了钩子般,勾引人心。

    寇宣灵被撩得脸红心跳,然后在心里自责得快要把自己埋进土里。他觉得自己有罪,怎么能这么臆想好兄弟?

    呵,好兄弟。陈阳冷笑着收回目光,刚才他眼疾手快将陆修之从水里出来故意诱惑寇宣灵的那一幕拍下来,然后把照片发给度朔:[湿|身|诱|惑,老寇晚节不保。]

    过了一会,度朔发来一句:[不正经,删掉。]下面是一张图片,大帝露腹肌卖弄美色的图片。图片后紧跟着好几句几乎是不停歇的连发:[看我的就行,别看他。]、[没节操,丑。]、[离他们远点。]

    陈阳抽抽嘴角,将老度卖弄美色的照片保存下来后再发信息回去:[你们这些单身老青年都没节操,腹黑不要脸。]

    大帝拧眉,神色极为严肃的盯着手机屏幕,连处理公文的动作都停顿下来。陈小阳胆子越来越大,骂别人就好,居然连自己男人都骂进去。越来越不像话。

    大帝若有所思,滑着手机屏幕,看到陈阳发过来的陆修之的湿身图片。只觉得辣眼睛,赶紧删了。发过去几句话警告:[以后遇见这种事情,记得转过身别看。对眼睛伤害大,想看来看我。]

    发完之后,看到陈小阳冷漠的回复:[哦。]

    大帝气闷,陈小阳真是越来越不像话。

    底下的七十二司偷觑大帝,但见大帝神色越发严肃,还以为他是批阅公文遇到什么大案件。他这模样以前也有过,当时是震怒不已。因此底下七十二司俱是心惊胆战,就怕大帝突然发怒。好在下一刻他们就见大帝和颜悦色,气息也变得轻松愉悦。

    七十二司私底下偷偷递眼色,心里明了,一定是大嫂来电了。说来也怪,大帝的伴侣应该尊称为冥后,只是不知何时传遍酆都阴府就是‘大嫂’这个亲切的称呼。

    陈阳按照地图找到墓室门,墓室门是一块嵌进岩洞洞壁的石头。日记里详细描绘墓室门的模样,在中间部分有孔洞,可以用钥匙打开。寇宣灵摸着长满青苔的墓室门,问道:“确定这就是墓室门?”

    “你找找看有没有孔洞。”

    寇宣灵抹掉青苔,确实在墓室门正中央见到t型孔洞:“这里有个孔洞。”

    陈阳看着那个孔洞,确定是钥匙孔洞后说道:“这里就是墓室门。”

    寇宣灵:“怎么进去?日记上有没有写?”

    “炸|药。写的是用炸|药,但我担心会导致岩洞坍塌。你看土壤都是湿的,地表都是软土。”突然一滴水从岩洞上面滴在陈阳面前,他抬头看着墓室门的上方半晌,将地图和日记本都拿给寇宣灵保管:“我上去看看。”

    言罢,他攀着洞壁到墓室门上方,在上面看到墓室门上面有个凹坑,凹坑下面有个直径十厘米左右的洞,洞呈圆锥形。趴在上面看可以见到墓室门后面的景象,可能这个凹坑就是以前盗墓者挖出来的。陈阳朝下面的两人喊道:“上面有个洞,挖开可以进去。”

    寇宣灵上去看,同意陈阳的提议:“用引爆符吧。”他从口袋里拿出折叠起来的灵符:“威力小,比炮仗威力大一点,炸也炸不死人。”他在洞口附近贴了九张灵符,然后跟陈阳一起跳到地下引爆灵符。

    声音不算大,但也在洞里回响不止。再次上去看,原本的小洞口现如今已经扩大到足够钻进一个人。于是三人陆续进墓室。墓室门后是条长五米的廊道,走出廊道外面是条横着的长廊。长廊上的石砖竟完好没有破损,两旁的油灯没有点燃。

    陈阳食指揩了点油灯上的油,脸色有些凝重:“上面还有油,灯芯也有点燃的痕迹。”

    如果这是一座战国时代的古墓,油灯里的油早就干枯。灯芯不应该有使用过的痕迹,除非古墓里还有东西在生活。寇宣灵盯着瓷质油灯,突然说道:“战国时期应该是铜碗油灯吧。”瓷质油灯是宋时开始流行,因为省油。

    经寇宣灵提醒,陈阳才发现长廊上的油灯都是瓷质油灯。他们继续向前走,听到水声潺潺,走出长廊后眼前豁然开朗。前方正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水潭左前方有条河流,流向墓室群。

    陈阳几人举足正想沿着河流朝墓室群走去,忽然听到身后水潭传来动静。‘噗通’、‘噗通’,像是水里冒出水泡又忽然裂开发出的声音。回头看却见水潭不知何时漂浮着一具具身穿白色的湿尸,水潭里陆续冒出湿尸。

    这群湿尸皆身穿白衣,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知是陪葬的侍者还是修建陵墓被杀灭口的工匠,长埋于水潭中天长日久成了不腐不烂的湿尸。

    这群湿尸被水浸泡得水肿透明,黑发|漂浮在水中。陈阳脚一动,面前这群湿尸陡然齐齐转头面向他。模糊的脸看不出五官,却像是能看见他们三人一样。这个场面无疑是恐怖而诡谲的,水潭漂浮着密密麻麻的湿尸,而这群湿尸还齐刷刷盯着你看。

    接下来陈阳他们发现漂浮在最上面的湿尸被扒下来,将它们扒下去的是水潭底下的其他湿尸。另一批湿尸穿的不是白衣,而是类似于战国时代的深衣,污脏到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它们把上面的湿尸扒下去趴伏到水面上,直勾勾盯着陈阳三人。

    忽然,这群湿尸发出凄厉的哀嚎声并朝岸边爬。本来速度挺快,但是争先恐后互相踩踏反而拖慢了速度。趁此机会,陈阳三人赶紧沿着河流跑。回头看的时候还能见到那群湿尸手脚扭曲的爬上岸,像只野兽般爬行。

    直到远离水潭,听不见那群湿尸的哀嚎,三人才停下喘气。寇宣灵边喘气边说道:“我怎么觉得像是有两个时代的人?战国时代的青铜棺、文字以及深衣,宋代时的瓷质油灯、白衣,另外还有佛经。铁围山、八大地狱,结合先祖提示,有没有可能是两个朝代的古墓?”

    陈阳:“非常有可能。原本的战国古墓是一座三十六关煞局,在铁围山中起码有三十六座古墓。整个铁围山就是一座古墓群,平城作为一个繁华都城,不少朝代的贵族都会选择平城作为墓葬地。所以很有可能建造墓地的时候挖掘到三十六关煞局的战国古墓,结果可能是不幸的。也许当时所有目睹这座古墓的人都不能幸免,全死在古墓中,而那些本来作为新墓陪葬品的东西也被收进战国古墓中。”

    寇宣灵:“所以那个时候,古墓里就有东西存在。”

    陈阳神色凝重,他们或许心里都有猜测。什么人会将青铜棺埋在寇家祖坟范围内、重摆三十六关煞局以及制造铁围山、八大地狱?除了古墓中的东西,别无他人。

    他们走到尽头时发现了一座石龛,石龛里密封,不知道里面供奉了什么东西。石龛后面是阶梯,从阶梯走下去则是附属墓室。附属墓室中一般是陪葬品,但可能是他们进来的这座古墓恰好不同寻常,因此附属墓室中不是陪葬品,而是人牲。

    每个墓室的墙壁上都被凿出许多个凹槽,凹槽里是被挤压得变形的尸体。凹槽外用青铜块封起来,只能从一指宽的缝隙里看到里面的人殉。这些凹槽明显比一个成年人要小很多,但人牲都是成年奴隶。

    所以这些成年奴隶被塞进凹槽里是极为痛苦的,他们全身的骨骼可能在塞进去的过程中断裂。当凹槽被封起来时,他们不能动弹,活生生饿死,受到极大的痛苦才死亡。

    这些人牲而亡者连魂魄都被禁锢此地,怨气极重,是很难缠的饿鬼。因为风俗和观念所致,这些人牲生前作为奴隶,死后也是奴隶,听从墓主人的话。

    “他们被用来祭祀上面那座石龛,这座古墓死了好多人。”古墓主人身份越尊贵,陪葬物就越多,还有万人殉葬等等。尤其是最早的时期,奴隶犹如牲畜。陈阳说道:“既然有人牲,就会有人殉,恐怕墓地中还有更多殉葬的人。我想,我们可能到的是古墓群主墓。”

    三十六座古墓中只有一座是主墓,一个九岁小女孩的墓。

    正在此时,墓室中传来断断续续的、极为细微的‘咔擦’声。寇宣灵:“听到声音了吗?”

    陈阳看向凹槽,里面的尸骨静止不动,陡然手臂动了一下,然后就是连续不断的‘咔擦’声,此起彼伏。“活过来了,跑。”

    凹槽中的人牲推开青铜块,在地面爬行。有的在墙壁和墓室顶爬行,速度异常的快。陈阳刚退到墓室门口,就有一只人牲弹跳到他面前张开满是锯齿的嘴巴,发出诡异的啸响。陈阳用红绳将它鞭笞开,随手贴上一张五雷灵符引爆,顺利离开墓室。

    跑出墓室后发现其他附属墓室中的人牲都出来追他们,应该是察觉到阳气才突然发动攻击。陈阳用红绳勒死一只人牲后,把红绳缠到手掌上大喊:“回到石龛上,去主墓室。”

    主墓室中有这座古墓真正的主人,这群人牲不敢冒犯主墓室。陆修之护着寇宣灵回到石龛,寇宣灵等陈阳上来后将引爆的灵符拍在最前面的人牲上,引爆它们为自己拖到一些时间。

    他们向前面跑,路过东西两个放置陪葬品的耳室,到达墓门。主墓和附属墓室之间用一道墓门隔开,表示上下尊卑有别。墓门关闭着,暂时无法打开。而后面的人牲手脚并用爬行到东西两个耳室旁,停下来观望他们,不时龇牙发出恐吓的吼叫。

    它们不敢再向前走,奴隶是不能进主墓室的,哪怕是靠近墓门也不可以。寇宣灵背对着墓门询问陈阳:“墓门能打开吗?”

    陈阳:“没有孔洞,不是用钥匙。应该是机关,找找看。”

    他们在寻找机关,而主墓室良久都没有反应。外面的这群人牲似乎观望够了,猛然龇牙发出庞然啸响,有两三只按耐不住跑过两个耳室,停顿半晌见没有影响就扑到陈阳三人身上。

    陈阳和寇宣灵将扑上来咬杀他们的人牲杀死,后面陆修之说道:“找到开门机关了,你们小心点。”

    伴随着轰隆巨响,陆修之打开了墓室门。而前方一段道路突然坍塌,陈阳及时抓住寇宣灵将他扯回来,道路继续坍塌。三人赶在道路坍塌前进入主墓室,墓室门落下,落下前他们见到墓顶降下巨石,如果他们没能及时进墓室就会被轧成肉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