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迁坟04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71章 迁坟04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农家乐林珍的综穿人生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青铜棺棺盖跟青铜棺几乎融在一起,动用锤子和钢管也凿不开青铜棺。陈阳提议:“不如用电锯或者切割机?”

    寇家人迁坟之时请的是外姓人帮忙挖坟, 此时就有人小声说道:“不会冒犯棺材里面的东西吗?”

    寇父大手一挥:“它自己跑到我寇家祖坟范围内, 摆明就是要我们开。怎么开当然由我们说了算。宣灵,去拿切割机。”

    闻言, 寇宣灵只好跑下山去拿切割机,去的时候拉上几个寇家小辈, 还跟镇上的人借了切割机回来。两台切割机并用将青铜棺切割开, 开棺的时候戴上口罩。刺鼻的味道弥漫在空中,过了好一会儿才减淡。陈阳几人上前察看, 却见青铜棺中一具湿尸躺在黑色的污水中。

    污水应该是某种防腐材料,混合尸水就产生一股刺鼻的味道。湿尸面目模糊,但保存完好, 皮肤似乎还有弹性。头发和指甲还保存, 甚至存在继续生长的可能性。

    陈阳掰断树枝朝青铜棺污水里搅动两下, 眼角瞥见湿尸衣服底下一抹黑影。正待定睛看,那抹黑影倏然蹿出来,陈阳反应迅速用树枝格挡黑蛇。黑蛇被甩在地面上扭动两下,很快就人一铲子截成两段。

    寇宣灵:“又是黑蛇, 跟怨秽有关系吗?还是跟铁围山有关系?”

    寇父:“起坛请灵。”他这话意思是想要起坛请先祖问个究竟。

    “青铜棺和湿尸怎么办?”陈阳从青铜棺、湿尸和棺盖上的文字推断:“应该是战国时候的青铜棺, 能够用到青铜棺, 身份应该不低, 至少是个公主。不过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寇家祖坟范围内, 就是个问题了。”

    青铜棺在古代丧葬中规模不小, 葬在里面的人身份绝对不低。青铜棺中陪葬品也不少, 大抵是当时昂贵的珍品。身份不低,至少会修建一座陵墓。所以可以肯定这是一尊被挖过来埋在这里的青铜棺。

    寇父沉吟片刻:“报警吧。将青铜棺和女尸上报国家,说不定能研究出点什么。”

    陈阳点头附和:“我也是这个意思,不然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不能拿出去卖,烧了一具可能从战国时候保存下来的湿尸也很可惜。所以还是上报国家,留作研究。不过得派人看守,别害到人。”

    寇父对陈阳很欣赏:“陈局不愧是当局长的人,眼界高、心胸大气。”顺道叮嘱寇宣灵多跟陈阳学习,寇宣灵沉默,他觉得陈阳认同他爸的提议最主要是青铜棺和湿尸没有价值。

    青铜棺一事就这么决定下来,当晚就有很多专家赶过来并将青铜棺及湿尸带走,只等哪天研究完后公布出来震惊世界。至于寇家,在确定完国家奖金之后继续迁坟,迁完带着祖先尸骨回祖庭。将祖先尸骨暂时供奉在道观中,寇父便让寇宣灵起坛请灵。

    道家起坛请灵是请先人上身,询问问题后对方在纸上写字。被上身者不能说话,因怕一口气泄出,先人离开。寇宣灵先是三根香反手便是无火自燃,三跪九叩后将三根香插在香炉中,退后两步双手合十折叠出一个手势。眼睛闭上,口中念道:“寇氏第31代子孙敬请先祖降临彼身,请先祖解难答惑。”

    话音一落,屋内一片静寂。寇宣灵半晌不动,香炉中三根香落下一截香灰。寇父尾指盛起一截香灰放进一叠朱砂中,搅动两下后用毛笔在寇宣灵额头点了一颗‘朱砂痣’。

    随后,寇宣灵在闭着眼睛的情况下准确无误的拿起放在桌面上沾了朱砂的毛笔,在面前铺着的白纸上写下一字:问。

    白纸被拿开,重新铺上一张。寇父问:“恭问先祖,寇家祖坟近来遭遇不详预告是否跟铁围山古墓有关?”

    寇宣灵在白纸上写:然。

    寇父又问:“铁围山古墓中葬着什么人?”

    寇宣灵在替换的白纸上写:周巫,诅晋。

    寇父眉头紧锁,不知何意。只好先让人将白纸拿到一边放好,继续发问:“铁围山古墓是不是一个阵法?”

    寇宣灵:然。

    寇父:“什么阵法?”

    寇宣灵:三十六关煞局。

    三十六关煞源于春秋战国时期方士所创,认为人一生中要经历这些劫难,后来成为小儿关煞,即孩童尚未长为成人时要遇到的神煞。只有度过这些劫难才能平安长大。但若是称为三十六关煞局并运用于坟墓阵法中则会一个很阴毒的阵法,此阵煞气冲天,若运用到极致甚至能够改变国家运道。

    三十六关煞局顾名思义,一共需三十六座坟,每座坟中埋有坐棺,即是将活人钉在坐棺中,活生生关死。死前遭遇极大痛苦,怨气很深。三十六座坟中只有一座是主坟,埋葬着真正的主人。其他三十五座坐棺全是主坟的替身,以及保护主坟不受侵害。

    寇父:“祖坟范围内挖出青铜棺,棺中藏战国时代湿尸,是不是铁围山古墓里出来的?”

    寇宣灵:然。

    寇父:“原因?是不是要重摆三十六关煞局?”

    寇宣灵:然。

    寇父皱眉不解:“三十六关煞局需修建三十五座副坟,埋三十五座坐棺。如果铁围山古墓在笔架山重新摆设三十六关煞局,也得重新修建坟墓。这些需要浩大工程,根本很难办到。”

    寇宣灵停顿片刻,在新纸上书写:地狱品。

    再次出现一个寇父看不懂的词,他继续询问:“是谁要重摆三十六关煞局?”

    朱砂笔在空中停顿片刻,香炉上三根香燃烧殆尽,灰烬落下那一刻,寇宣灵浑身一软。寇父本想接住儿子,谁料一个身影速度比他还快,上前一把抱住寇宣灵。定睛一看,却是陆修之。

    陆修之目光未曾离开寇宣灵虚弱的脸庞,陈阳倒了杯糖水递给他:“让老寇喝点糖水补充体力。”陆修之接过糖水亲自喂寇宣灵喝下,神色、动作都十分温柔。

    寇父见状,只觉十分怪异。他拉着自家大哥的袖子偷偷询问:“你看宣灵跟他那位朋友,是不是哪里不对?”

    寇父的大哥是寇家的三洞五雷天师,天分极高奈何对处理俗事极为不耐。人情世故不太懂,尤其是在看人方面,可以说是心中坦荡可照日月之光,眼中所见都是分外美好清白的关系。此时他眯着老花眼瞅着五侄子和他朋友,板着脸称赞:“情深友于,杵臼之交,肝胆相照。”

    简而言之,兄弟情深。

    寇父表情跟看见什么恶心东西一样:“你不会用成语就不要乱用。”寇父的大哥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明明不会用成语,却总是爱在很多场合中运用成语。比如杵臼之交用于交朋友不分贵贱,此时就不能用在寇宣灵和陆修之身上。

    寇大伯轻哼一声:“凡夫俗子。”

    寇父:“……懒得理你。”

    两个人的争辩全让陈阳听见,他表情古怪。杵臼之交?杵和臼……不,怎么能想到那么污的地方?那是一个正经无辜的成语,快点放过它!陈阳捂眼在内心摇晃自己快点清醒,不要被度朔带污。明明就是个很正常的成语,用来形容交朋友不分贵贱,多么赤诚的成语!怎么能想到那方面?不过就是很普通的杵和臼而已,不就是需要将杵放进臼里捣弄而已吗?

    ……感觉还是好污。陈阳深呼吸几口,将这个成语甩出脑海。他觉得纯洁的自己已经死去,留下来的这个是被老度带坏的污妖王。陈阳叹口气,抬头就见寇宣灵正好醒过来,就着陆修之手里的那杯糖水喝。他没忍住就咳嗽好几下。

    寇宣灵疑惑:“陈小阳,你怎么了?”

    陈阳边咳边说:“没。咳咳,我就是觉得你们两个真是……情深友于,杵臼之交——”笑容僵硬在脸上。

    寇大伯看着陈阳的目光越发满意,觉得他是个值得器重的后辈。寇宣灵和陆修之则是拧眉疑惑:“杵臼之交形容不对。”

    寇大伯拉下脸,不悦的看着五侄子。陆修之没说话,却觉得陈阳的表情不太对。只是他作为一个单身老人家多年,目前没那么污,体会不到陈阳污的境界。因此没想得太深入。

    杵臼之交很快就翻篇,陈阳拿出刚才两张寇家先祖附身寇宣灵写的字。一张上面写‘周巫,诅晋’,另一张则写‘地狱品’。陈阳说道:“前一张我不知道,后面一张是《起世经》卷二,其中有提及铁围山。‘于四大洲、八万小洲、诸余大山及须弥山王之外,别有一山名斫迦罗,弥密牢固,金刚所成,难可破坏。此铁围外,复有一重大铁围山。两山之间,极大黑暗无有光明,日月有如是大威神大力大德,不能照彼令见光明。于两山间,有八大地狱。’。斫迦罗就是铁围山,世界之外有小铁围山,小铁围山之外还有大铁围山,假如说将铁围山比作小铁围山,笔架山比作大铁围山,两山之间就是八大地狱。八大地狱是三十六关煞局,有没有这个可能?”

    寇宣灵:“不无可能。”他拿起另一张纸:“‘周巫,诅晋’是什么意思?”

    陈阳摇头:“不清楚。”

    寇父等人也不清楚,寇大伯本想卖弄学问,但是盯着四个字半晌也解释不出来,最后强行字面解释:“你们看,周巫,结合铁围山古墓很大可能是战国时期,所以是周朝时期的巫。诅晋,就是诅咒晋国。当时晋国跟周关系不好,经常打架。”

    众人斜着眼睛瞥寇大伯,寇大伯恼羞成怒:“不然你们解释嘞。你们自己解释嘞。”

    陆修之拿过寇宣灵手里的纸张说道:“大伯的话没错。”

    寇大伯高兴:“你们听听,五侄子的兄弟多有见识。”

    陈阳:大伯都叫上了,真快。

    陆修之:“听过‘碧血丹心’这个成语吧。指的是周朝有位忠诚臣子苌弘侍奉周王朝,却得不到好报。死后血化为碧玉,所以就有碧血丹心一词。苌弘擅长方术,力图振兴周王朝,曾以鬼神之事逼迫诸侯来朝。晋国兴兵攻打周王朝,周王朝为平息怨怒杀死苌弘。后晋国分裂为数个魏、赵等数个小国,最后被秦吞并。传言苌弘弟子在晋国领土内设三十六关煞局报仇,那弟子将自己九岁大的女儿作为主坟活埋于阵眼。破坏晋国国运,后晋国分崩离析,平城相继成为魏、赵先后占据的领土,后来两国也被秦所灭。”

    “还以为是传说,原来是真的。”陆修之将纸张还给寇宣灵,得到寇宣灵小心隐藏的崇拜。寇宣灵表情有点小骄傲:“阿之,你懂的真是多。”

    陆修之淡笑:“书看得多。”

    寇大伯挤到两人中间,把寇宣灵从陆修之怀抱里挤出去,拉着陆修之说道:“我也喜欢看书,我是寇家里最喜欢看书的人。我们两个应该有共同话题。”

    寇大伯俨然把陆修之当成忘年之交,好像在场只有他跟陆修之才是文化人,他们是一国的。恨不得扯着陆修之来个秉烛夜谈,寇宣灵把寇大伯拉回去并让寇父管管:“大伯,别以为大伯母不在你就能为所欲为。”

    寇大伯瞪眼,觉得五侄子做人不厚道。但是寇大伯挺怕寇大伯母,唯独不敢在她面前拽成语。所以陆修之被放过,寇宣灵拉着他就赶紧跑。寇大伯还很郁闷的叨叨两句,被其他兄弟打了一顿。

    陈阳全程看戏,觉得寇家人都是欢乐多。他笑笑的回房,洗漱完毕准备上床时忽然发现不对。他坐起身,百度时间确认完毕后肯定不对的地方。

    铁围山、八大地狱和《起世经》都是佛教认为的世界观,但佛教是直到两汉时期才传入华国。铁围山古墓是战国时期修建,那时候还没有佛教。镇河神兽最早出现于秦汉时期,倒是符合佛教传入的时间。

    陈阳起身,发信息询问寇宣灵关于水潭中的镇河神兽。寇宣灵语音告诉他:“我们也怀疑镇河神兽是从铁围山暗河中搬运过来。笔架山有条暗河,连通几座大山,其中就有铁围山。只是铁围山地势比笔架山低,从暗河运上来就该是逆流。我到现在都在想,什么人指使这一切。”

    陈阳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寇宣灵:“……可能之前的猜测方向出错,但是如果解释不通,谜题又多起来。你问问你那位‘好兄弟’,他知不知道答案。”

    寇宣灵:“……你为什么在‘好兄弟’三个字上面加重语气?”

    “强调。”陈阳冷静的说道:“你不喜欢吗?”

    “还好,就是感觉有点怪。但是说不出哪里怪,我去问阿之。”寇宣灵去问陆修之,很快就得到答案对陈阳说:“他说他不知道,不如你问问‘你家的’度局。”

    陈阳:“你为什么特意加上‘你家的’?”

    寇宣灵愣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陈阳龇牙,无声啧叹:老寇弯而不自知。他说道:“我家老度忙,他没来阳间了解情况,可能问了也不知道。那你们什么想法?

    寇宣灵沉默良久,问道:“你的想法?”

    陈阳:“深入内部,了解敌情。从内部瓦解敌军阴谋。”

    寇宣灵:“挖坟?”

    陈阳:“含蓄点。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你跟寇大伯的差距了。”

    “……陈小阳,你最近很皮,注意点。”

    陈阳回复‘略略略’的表情包,退出和寇宣灵的聊天将事情经过重发一遍给度朔,并询问缘由。度朔回他:[不知。]

    陈阳一下子来了精神:[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度朔:[我没到现场了解过,怎么知道情况?]

    陈阳:[我以为你神通广大,什么都知道嘛。]

    度朔:[你们想去铁围山古墓?]

    陈阳:[对。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度朔:[小心点。有事记得叫我,出事的话把陆修之推出去,让他挡你前面。]

    陈阳来了兴趣:[你认识陆修之?]

    度朔:[不认识。听过,他藏得深,古墓中出现什么东西他都能应付。]

    陈阳:[他是什么人?]

    度朔没回复,陈阳连怼数十条宝宝撒娇表情包,好话甜言扔了快一箩筐。度朔看得身心舒畅才告诉他陆修之的身份,最后加上一句保守猜测。陈阳只看得见前面一句,颇为震惊。

    “没想到啊没想到。”陈阳连连摇头,觉得很不可思议。震惊过后便是感叹:“又是一头吃嫩草的老牛。”

    第二天午时阳光最盛之时,陈阳、寇宣灵和陆修之三人准备齐全出现在铁围山山脚下。他们三个人是瞒着寇家人偷偷跑过来的,寇家长辈一致决定先找到风水宝地安葬先祖尸骨,之后再解决铁围山古墓一事。毕竟铁围山古墓存在千年,不在于一时。

    集合的时候陈阳忍不住将目光落在陆修之身上,陆修之跟在寇宣灵身边几乎没有存在感。陈阳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觉得陆修之熟悉,因为他跟度朔一样存在感薄弱。好像身上罩着一层薄雾,他们能够轻松掌控这层薄雾,如果薄雾褪去,谁都不能忽视他们。

    寇宣灵说道:“我们从小路偷偷溜进铁围山。”

    陆修之在旁边笑问:“为什么?”

    “想要进铁围山探查情况的不止我们有这个想法,我的堂兄弟、堂姐妹肯定偷偷溜进去。我爸、大伯、几位叔叔都在外面守着,一个两个都被逮回去。”寇宣灵颇为骄傲:“我早就猜到他们会在铁围山堵人,专门挑午时这个时间,阳光最盛,铁围山没那么阴,我爸他们也要回去吃饭。留守的人就变少,而且我知道一条他们都不知道的小路。”

    寇宣灵带着他们躲在远处观望,果然见到他的堂兄弟和堂姐妹偷偷摸摸溜进铁围山,被撵狗子似的撵下来。“看吧。”

    陆修之按了按寇宣灵脑袋,又很快的离开。速度很快,所以寇宣灵没有太大的反应。陆修之笑道:“阿宣最聪明。”

    陈阳撇嘴,眼前飘过一行字:祖孙恋,道德沦丧。

    寇宣灵领着两人抄小路,进入铁围山。铁围山林荫茂盛,虽然是午时但越深入就发现越阴森,阳光根本照射不进来。林中很安静,听不到鸟鸣声。

    陈阳:“古墓在哪个方向?”

    寇宣灵挠挠下巴:“先祖没有记载。”

    陈阳:“所以我们要自己找?”

    寇宣灵从背包里拿出罗盘和风水书,将风水书递给陆修之:“你帮我解释口诀,我找方向。”抬头对陈阳说道:“我把工具带来了。”

    陈阳静静的看着寇宣灵,眨眨眼。勉强笑了笑还是选择把粗鲁的话吞回去,叹气道:“风水术是可以找到古墓,但是一般古墓选的是风水宝地。寻好龙、好砂、好水,还要找到真穴,真穴需为吉穴,就算你找到了还有可能是假穴。更何况我们要找的可是一座三十六关煞局的古墓,里面至少有三十五个坐棺替代主坟。我还以为你有地图。”

    “没有地图。”寇宣灵颇为无辜的说道:“我之前说过先祖有关于古墓的记载都很少,寥寥数语。我想用风水术找古墓,应该也不算难。铁围山也不算多大。”

    陆修之接过寇宣灵的罗盘,调整完之后对准方向:“我来找吧。古墓不管是吉穴还是凶穴,或者假吉真凶都不会脱离龙、砂、水三要素。水为重,同样能用在寻找古墓上。之前不是还在笔架山水潭捞出镇河神兽吗?那只镇河神兽很大可能是从暗河逆流而上,古墓一般会封死,但工匠通常会留一个出口。出口大多设在暗河,我们从暗河进去。”

    陈阳:“可以。”

    陆修之很快找到铁围山的主河流,沿着河流往前走,前面是一个半米高极为狭窄的洞口。水从里面流出来,深不见底。这种狭窄的洞口,如果要进去只能淌进水里或是坐在竹筏上全程矮身进去,逼仄晦闷。首先就让人产生恐惧感,不由得想退缩。

    寇宣灵:“淌水进去吗?”

    陈阳捡起块石头扔进水里,水声很沉闷:“水很深,而且里面不知道会不会有黑蛇。可能还有怨秽的卵,我们坐竹筏进去吧。”

    寇宣灵惊讶:“现在做一张竹筏吗?”

    “不用。”陈阳绕了几步路,从一块大石头后面拖出一张长两米,宽一米的竹筏:“之前被怨秽寄生的盗墓者买的,就藏在这里。”

    寇宣灵帮他把竹筏拖出来推进水里:“你怎么知道他买了竹筏,还把他的竹筏藏在这里?”

    陈阳温和的笑:“我把他的日记和地图拿过来了。”说完,他跳下竹筏,从包里拿出日记和地图。

    寇宣灵跳上竹筏,一边扶着陆修之站稳一边喊道:“你有日记和地图还让我自己找古墓穴口?”

    “让你有一个表现自我的机会。”陈阳对上陆修之沉静的眼睛,温和无害的笑。他不说是故意试探陆修之,寇宣灵看不出来,陆修之一定看得出来。

    陆修之面无表情的移开目光。

    陈阳拿出手机发现没有信号:“这里就已经没有信号了,到里面就更加没有信号。”

    寇宣灵拿出自己的手机说道:“我也没有信号。”

    陈阳试着给度朔发了信息,成功发送:“还好,可以跟度哥保持联系。”寇宣灵凑上来问:“为什么你跟度局没有信号还能联系?”

    “上次在金水中学因为信号问题,消息发送断断续续。后来我们家老度觉得这是个大问题,所以就开通一条专线。”

    “什么专线?”

    “地府——阳间专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