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迁坟03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70章 迁坟03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林珍的综穿人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死者尸体被运送回寇家祖庭, 停放在庭院里。死者女友也被押送到祖庭,关了起来。寇父等人听到动静,寻声而来, 见到死者尸体颇为惊讶。寇宣灵将所知全都告诉他们, 听完全情,寇父深思道:“铁围山古墓虽然很少人知道,但在二三十年前不是秘密。老一辈人知道,只是古墓不能进。这两人应该是听到前情, 不信古墓危险才敢擅闯。”

    陈阳:“铁围山有古墓?”

    “有。”寇宣灵点头说道:“不过正如我爸所说,现在很少人知道。铁围山很阴邪, 不知道是不是那座古墓的原因, 总之山上很阴森,早上和下午都笼着雾气, 阳光照不进去。动物很少。走到山脚下就觉得阴森,感觉很不详。”

    “那座古墓存在很久了?”

    “我不知道,至少有上千年。族谱里有记载, 而且不能动那座墓穴。当初寇家祖庭选在这里, 一是笔架山, 二是看顾铁围山,避免里面的东西跑出来。”顿了顿,寇宣灵补充:“我不知道古墓里面藏有什么东西, 只是寇家祖训里, 关于古墓的记载似乎提到, 寥寥一笔带过, 没有详述。”

    陈阳对寇父说:“死者尸体里有些东西,寇叔您来看看。”说罢,他拿了把刀轻轻划开死者皮肤,里面成人拇指粗、约七|八厘米长的黑蛇争先恐后从皮肤缺口涌出来。死者刚死没多久,划开皮肤的时候却发现没有血流出来。“寇叔你看,他的身体里全都是这些黑蛇。应该是在他死后才孵化,成长速度很快。我记得刚开始看到是丝线一样细,吸食血肉后飞速成长。”

    寇父尚未回答,寇宣灵身侧一直充当背景板的陆修之瞥了眼在地面蠕动的几条黑蛇,低声说道:“怨秽。”

    陈阳:“什么?”

    寇父此时才发现陆修之的存在,他之前知道寇宣灵带回两个朋友,但一直忽略陆修之。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略陆修之,如今注意到他才发现也是一表人才。这样的人按理来说不该注意不到,可能有些人生来存在感低。

    “这些黑蛇的确是怨秽所化。”寇父点头,随即眼含赞赏的询问陆修之:“你一看就知道是怨秽?”

    陆修之:“书上看过。”

    “看来是读过很多书。”寇父笑道。

    陈阳觉得寇父看待陆修之的目光,像是对女婿很满意的岳父。他垂眸说道:“怨秽是什么?刚才用荔枝树烧死者,连皮肤都没有出现伤痕。”

    寇父说道:“怨秽是千年古墓中产出来的邪门东西,千年古墓中怨气、秽气累积,断绝生气和阳气后就会产生。怨秽一般形成蛇卵,藏在水里。有人误食就会寄居人体内,因为人体温度适合孵化,而且孵化出来有血肉作为养料,成长速度很快。怨秽很难形成,除非是怨气很重的古墓。”

    “死者应该就是闯进铁围山古墓,不小心误食怨秽的卵。怨秽聚集在死者喉咙口孵化,堵住气管。死者呼吸困难,所以挠抓自己喉咙并窒息死亡。死亡后,怨秽孵化出来。”陈阳根据死者伤口以及黑蛇成长速度大概猜测出死者死亡原因,他问道:“火烧不死怨秽,有办法清除吗?”

    “用盐。”寇父让人去拿盐过来:“盐具有腐蚀阴邪之物的效果。”盐拿来之后,寇父抓了一把撒在怨秽身上,这群黑蛇出现剧烈的反应,企图逃跑但跑没一会就蜷缩成一团,逐渐融化成黑色的水。“这些黑水等会有荔枝树叶覆盖,去掉邪气。免得不小心混进水里被人喝下去,会生病。”

    陈阳接过寇父手心的盐,旁侧还有四个人手里也捧着一钵盐。几人严阵以待,死者身体里的怨秽疯狂的扭动,皮肤一会凹起大包,一会深深的陷下去。半晌后,皮肤裂开一条缝,里面的黑蛇疯狂的涌出来,不一会满地都是黑蛇。

    陈阳等人眼疾手快的倒盐,将盐倒光之后退后一步。身后寇宣灵和陆修之代替他的位置继续倒盐,将所有怨秽腐蚀成黑水。再用盐净化不少后,利用荔枝树叶覆盖地面点燃驱邪。

    陈阳回头:“死者女友好像知道点什么。”他提醒寇宣灵:“还记得她下午的时候说自己报仇,当我们提出要烧掉死者尸体的时候,我听到她说‘晚了’。”

    “去问问。”寇宣灵刚提出跟陈阳一起去问死者女友时,看守她的人急匆匆跑过来喊道:“那个女人自杀了!”

    死者女友自杀了,拆下窗帘的绳子活生生把自己吊死。死前双眼直勾勾瞪着前方,旁边的墙壁、地面全是挣扎之下的抓痕。陈阳看完后说道:“绳子高度不足以将她吊死。”

    死者女友在高度不足以吊死的情况下还能自杀,说明她寻死的意志很坚定,满心充满仇恨。她会化为厉鬼回来报仇。寇宣灵半蹲在死者女友面前,沉默半晌后说道:“她应该没有了解过我们寇家。”

    在天师世家里面自杀化成厉鬼报仇,只能说充满自信。

    陆修之站在寇宣灵背后,闻言垂眸,眼里全是宠溺的笑。

    陈阳俯身摸索死者女友的脸部,摸索到她耳后的时候停顿按压,然后拨开她的长发在她耳后面拔出根长针。然后又在她的另一侧耳后拔出长针,扔到地上。随后继续在死者女友的喉咙口、四肢关节处拔出长针。

    寇宣灵嘴巴微张:“这是什么情况?”

    “一种失传很久的术法,通过长针扎进四肢关节、封住七窍。人死三四个时辰内,将要离开身体的魂魄封起来,伪装活着的假象欺骗鬼差,然后向仇家报仇。这是种类似于制造、役使行尸的手段,全真、正一、和茅山都有类似的术法,你看地面的抓痕,其实是符文。”陈阳指着地面和墙壁上那些凌乱的抓痕,仔细看确实像是字符。“这是鬼道中的术法,名字不可考。这种被制造出来的行尸名为刀孽鬼,力大无穷且不害怕天师法器,因为身体里还有完整的三魂七魄,除非是能将三魂七魄震出身体的法器,否则很难对付。”

    《咒鬼之术书》记载刀孽鬼的由来,结合阵法和长针,将魂魄禁锢在尸身里,可以被役使杀人。因为这种刀孽鬼需要触发特定机关才会行动,它会将触发机关的人视为杀害自己的凶手而报仇。所以除了被制造役使,也可以自己将自己变成刀孽鬼,只需要特定机关。刀孽鬼有一个特点就是‘死不瞑目’,除非怨恨平息。

    “所以她会制造特定符号,等我们触发。”陈阳扒开死者女友的眼皮,使之张得更大。从那双瞳孔里看到自己和寇宣灵的影子,一左一右。“符号是我们两个人。”

    寇宣灵:“什么意思?”

    陈阳指指死者女友眼睛:“她把我们两个人的影像当成特定符号,放进瞳孔里。只要看见我们就一定会杀死我们。”

    寇宣灵半晌无言:“关我们什么事?”

    “大概是她觉得我们害她好事……嗯,我知道她为什么说那番奇怪的话。因为她懂这种术法,所以在男友死后,将自己的男友制成行尸报复镇民。她可能认为是镇民害死男友,执意报仇。我们两个破坏她男友的尸身,招仇了。”

    寇宣灵颇感震惊:“奇怪的脑回路。她自己跟男友做什么事心里没点数?镇里的人叮嘱过别进铁围山,闹出事来就认定是镇里的人杀的。完了回头又把咱俩恨上,这没逻辑。”

    寇宣灵习惯因果,因果说白了也是一种逻辑。这对情侣的思考模式完全脱离因果关系,没有逻辑,他不懂。

    陈阳:“没有逻辑的人很多。”说完,他在死者女友面前打了个响指,合上她的双眼。“好了,可以报案,让警察处理。”

    寇宣灵:“她的术法被你破了?”

    “嗯。”

    “厉害。”寇宣灵突然对鬼道感兴趣:“鬼道记载都是这类阵法和术法结合吗?挺有意思。”

    陆修之突然说道:“鬼道不适合你。”

    “啊?”寇宣灵抬头:“我知道,就是觉得有点意思。不学习,多了解也好。”

    陆修之好似不经意般的说道:“我知道刀孽鬼。”寇宣灵‘哦’了声,然后又赞叹一句好厉害。陆修之唇角抿起,说道:“我也知道怨秽,还知道可以用盐驱除。包括很多已经失传的道家术法、鬼怪等。”

    寇宣灵:“真的?”

    陆修之停顿半晌,含蓄的说道:“你想知道,我都可以告诉你。”

    寇宣灵高兴之余拉着陆修之说话,陈阳斜着眼睛瞥两人。回房的时候经过前院,发现寇家人将笔架山水潭里的镇河神兽挖出来,停放在祖庭里。陈阳扫了两眼,回房就在群里控诉陆修之和寇宣灵总是旁若无人的举止。

    但他很快被反嘲,和合毛大仙:[陈哥,说这话的时候你考虑过自己有没有资格吗?]

    张天师第67代:[你跟度局平时更过分。]

    佛系老人家:[天道好轮回。]

    陈阳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退出群就去骚扰老度:[……就是这样,结果他们说咱俩平时更过分。你说咱俩平时不都很注意分寸吗?]

    度朔秒回:[是。]

    陈阳:[???话这么少?]

    度朔:[下回让他们看看没有分寸的样子。]

    陈阳忍俊不禁,随后想起陆修之:[他给我的感觉很熟悉,但我确定自己没见过他。]

    度朔:[如果有问题,就一定会露出马脚。]

    陈阳觉得度朔说得对,于是撇下陆修之和寇宣灵两人之间的事情,说起寇家祖坟发生的怪事以及铁围山古墓:[铁围山这名气取得巧妙,在佛教中又名金刚山。小千世界之外有周匝如轮的小千铁围山,中千世界和大千世界之外也有铁围山,铁围山与铁围山之间则暗无天日,存在八大地狱。日月有如是大威神大力大德,日光和月光都不能照进两山之间。]

    半晌,度朔的消息发来:[铁围山只有一座?]

    陈阳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度朔问这话的意思:[确实只有一座。]

    度朔:[你可以注意铁围山跟笔架山之间的关系。]

    度朔的提示如醍醐灌顶,或许笔架山水口被破坏跟铁围山那座古墓不无关系。笔架山水潭中也出现黑蛇,虽然这黑蛇跟怨秽不属于同个物种。陈阳:[我会注意^v^,你多注意休息,别太忙,记得想我。]发完后点开表情包发了两排玫瑰花。

    良久,度朔:[乖。]

    陈阳收到回信立刻躺倒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把脸埋在枕头上笑得不见眉眼。半晌才重新坐起来,翻开手机里保存的图片,图片上或是度朔的单独照,或是两人的合照。陈阳滑着照片一张张看,嘴里叨叨两句:“有点想老度了。”

    看着照片,想着度朔,不知不觉就睡着。手机从手里滑出来,恰好危险的悬在床沿边。被子也没盖,背靠枕头坐着睡着,这姿势第二天醒来必定腰酸背痛。

    手机终于从床沿掉落下来,快到地上的时候,一只手伸过来稳稳的接住手机放到床头柜。身穿描金玄衣宽袖的度朔抱起陈阳,替他换了个适合睡觉的姿势,将折叠在床尾的薄被伸展盖在陈阳身上。陈阳正熟睡,只感觉到亲近熟悉的气息,神色放松不少,陷入更深的睡眠中。

    度朔眸中带笑,大掌摩挲陈阳的脸颊,俯身印下晚安吻。在他的手机里输入几个字:如需相助,可找此地城隍。

    窗外烛光闪烁,陆修之突然看向面前房屋的窗户,寇家祖庭是座仿古建筑,所以门窗是古建筑的样式,里面家私则很现代化。此时眼前的窗户没有关严实,有条手臂粗细的缝。从缝隙看里面,除了熟睡的陈阳再无他人。

    寇宣灵疑惑:“怎么?”

    陆修之摇头:“没什么。”

    寇宣灵上前将窗户关紧,和陆修之并肩离开,脚步放得很轻,声音也轻:“不是有手电筒吗?你怎么拿灯笼?路都看不清。”

    陆修之:“你看不清路吗?”

    寇宣灵:“没有。我看得清,我是说烛光昏黄,不如手电筒方便。”

    陆修之轻笑:“提着灯笼才好意思留下你秉烛夜谈。”

    寇宣灵被逗乐。

    黑暗中,陈阳的房间里坐着一道人影。人影是度朔,他还没有离开,因此听见陆修之和寇宣灵的对话。此时他眼中闪过讶异兴味的光彩,旋即隐去身形,回到酆都。

    天光大亮的时候,寇家人都起来前往小厅,吃完早餐后出发到笔架山迁祖坟。陈阳起身后跟他们一起吃早餐,吃完后也上山。迁坟一事可大可小,本需挑定时间,只是现在情况紧急不得不尽快迁移。

    陈阳到地方后发现寇家人已经起坛,插上头三支香,旗幡迎风而动并无出现断裂迹象。看来此前断裂是提醒有祸将至,如今则同意迁坟。寇父拿起铁锹铲了三下后便交由其他人挖土开棺,这是有讲究的,迁坟头三锹土必须有子孙完成,如果没有子孙则需要请一位全福人代替。所谓全福人即是亲人俱在,且家庭和睦友爱。

    起棺、开棺的时辰绝不能过午时,午时阳气最盛,容易灼伤先祖魂魄。挖到底端便有人用绳子缠住木棺,大喊:“要起棺了!”

    下一刻便有数人拎着一苇席子罩住木棺上端,寇宣灵就在这数人之中。用席子罩在木棺上端也是防止起棺时先祖魂魄被阳光所伤,且拎席子者必须是子孙。

    木棺被拉起,接下来是开棺捡尸骨。开棺者大喊:“开棺!凡与先祖属相、八字相冲者需背身避开,以免冲撞。”随后唱与先祖相冲的几个生肖属相,那几人全都背身。这种做法其实并非担心冲撞先祖,而是担心棺中尸体冲撞生人。

    “开棺!”

    棺材盖打开,里面是具完整的尸骨。寇父等人亲自上前拾捡尸骨并将尸骨按照顺序封装在瓮中,特别叮嘱在旁观看的子女:“等一下由你们拾捡其他先祖尸骨,切记不能摆乱、摆错,尸骨不能有所残缺。必须小心谨慎。”

    接下来陆续迁徙其他先祖坟墓,起棺、开棺,一切还算顺利。快到午时之前,停止开棺并用黑布罩住棺材,等过了午时再来开棺。忙了一上午,大伙都很疲惫,便吩咐两人在山上照看先祖坟墓,其余人先下山休息。

    途中,陈阳询问寇宣灵:“铁围山在哪里?”

    寇宣灵在半山腰指着笔架山的背面:“在山的背面,那里地势比较奇诡。铁围山的后面也是座大山,两座大山俯瞰铁围山,导致铁围山日月光都照不进去,常年阴森。也不知道铁围山古墓主人当年是得罪什么人,居然葬在铁围山。无风无水,连最基本的藏风聚气都做不到。”

    陈阳:“古墓里葬着什么人,你们没人知道吗?”

    “真不知道。我之前说过寇家先祖也没有记载,我们在此地落宅时,铁围山古墓就已经存在。本来想上报国家看看有没有文化研究价值,但是……”寇宣灵斟酌语句说道:“总之当你看到铁围山就会知道,人不能进去。我们寇家先人曾闯进去,出来的时候告诫我们只需镇守,不能进去。连天师都没办法,怎么可能让普通人进去?”

    “那还真是处处诡异。”

    午时太阳光毒辣,抬头看眼睛所见都是光晕,看久了仿佛眼睛会瞎。看顾先祖坟墓的两人在搭起来的凉棚里休憩,边喝凉茶边谈天说地,但眼睛不时注意挖起来的木棺,防止风将罩在棺材上的黑布吹走。忽然一阵邪风吹起,霎时飞沙走石。

    两人被风沙吹得几乎睁不开眼,连忙跑到先人坟墓前将黑布压住,过一阵后风沙停下,两人检查一番发现没有出现问题。连起坛的台子也没有被吹倒,旗幡被吹倒但没有折断。两人重新点香祭拜后,将旗幡扶正。

    他们没有发现就在风沙吹起时,一条黑蛇从枯萎的草丛中钻出来,卷起插在墓碑前的红签游走,并将红签插在了另一处偏僻不起眼的墓碑前。那座墓碑周围全是枯萎的草木,墓碑后面的土壤潮湿、松散,好似新坟。

    二人相视一眼,俱觉得不详。“风沙起得太奇怪。”

    “是,好端端起风沙。烈日炎炎,不应该会出现这么大的风沙。”二人再次将所有坟墓检查一遍,发现有一处墓碑前表示要迁坟的红签不见,以为是被风沙刮走,于是重新插上红签才回凉棚休息。

    下午寇家人再度回来迁坟,根据红签挖坟。当挖到偏僻不起眼的坟墓时,一些人感到怪异,却也来不及细想。等越挖越深发现坟墓一片泥泞,将棺材拉出来一见吓得拉绳子的人手一松,棺材迅速下滑。陈阳见状,立即拉住绳子防止棺材砸回坑底。

    寇宣灵和陆修之也上前帮忙,并大喝:“别发呆!将棺材拉起来。”

    棺材拉起来后平放在地面,是座精美的青铜棺材。绝对不属于寇家先祖的棺材,寇家长辈围过来看,神色极为严峻凝重。一口不属于寇家先人的棺材出现在寇家祖坟范围内,现在才发现的情况,让他们不得不谨慎对待。

    陈阳凑上前看,发现这口青铜棺材上写着四个古文字。寇宣灵过来看了一眼,说道:“开棺即死。”

    陈阳挑眉:“你认识这些古文字?”

    寇宣灵:“不认识。正好四个字,还写在棺材上,想也知道。”

    陈阳把寇宣灵推开,表示不想见到他。陆修之说道:“的确是‘开棺即死’四字,这是战国晋系文字。”战国文字是战国时期不同地区的统称,其中晋系文字是以魏、赵等小国主要使用的文字体系。

    如同寇宣灵所说,其实大部分棺材上写四个字都是诅咒开棺者死。基本上没有诅咒效果,除非是棺材里藏了东西,当人们开棺的时候那些东西钻出来杀人。

    陈阳:“开棺吗?”

    寇家人犹豫不决,他们根本不知道寇家祖坟里怎么会出现这么一座陌生的坟墓,且坟墓前还插着红签。

    陈阳看向被挖出来的泥土和推翻的墓碑:“这座坟好像是新坟,墓碑不是新的。青铜棺是从别的地方运过来埋在这里。”他回头对着寇父说道:“开棺吧,摆明是让你们开棺。”

    寇父沉思片刻,挥手道:“开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