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迁坟02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69章 迁坟02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林珍的综穿人生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农家乐山村名医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佛系大仙女》与《大农场主》

    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张求道已经二十岁, 却有一张未成年娃娃脸, 身高一七五左右。惯爱穿黑色衣服, 他认为显得自己成熟,实际上手里常年捧着手机打农药。

    “正一教弟子, 张求道。”张求道朝着陈阳点了点头,然后从屋里拖了张椅子围着桌子坐下。

    分局庭院挺宽阔, 种了些花草,旁边还放一个大水缸, 缸里开着荷花苞。景色怡然,安静优美。庭院里还有一张石桌子, 圆形, 没有椅子。这会儿还是六点左右, 天色有些暗,晚霞挂在天边,还是看得很清楚。

    于是陈阳决定就在庭院里吃饭, 清风徐徐, 不会闷热也挺凉爽。环境也好,至于夏天蚊子多, 一两张驱蚊符就能解决这个烦恼。

    “陈阳,分局新局长。”

    张求道:“以后请多指教。”

    陈阳微笑,心情变好。总觉得张求道很靠谱, 四品天师又懂礼貌, 每个月都会接单完成度也高, 评价不错业绩好,工作热情。还姓张,他记得正一教祖师爷就姓张,何等缘分!

    关系亲近好办事。总算有个靠谱的同事。

    这么想着,陈阳眼含欣慰。

    菜全都上齐的时候,张求道和毛小莉起身去拿碗筷和饭煲。陈阳摘下围裙,洗完手后坐在他们为自己搬出来的椅子上,同马山峰聊天。

    “你家那位还没到?”

    陈阳看了眼时间:“快到了。”

    马山峰笑呵呵:“也是同道中人?”

    “算是。”

    这时,屋里传来毛小莉喊声:“马山峰,你的酒藏哪了?”

    马山峰:“别瞎说,我不藏酒。”

    “少来。”毛小莉从窗户探出身子来,大声喊道:“快点说!今天局长亲自下厨,和局长夫人第一次见面,你就别抠了。”

    “我办公室祖师爷画像后面的墙里,只能拿一瓶梅子酒、一瓶杨梅酒,其他不准拿。”

    毛小莉‘略略’两声,“我才不喝白酒。”

    过了一会儿,毛小莉两手各拿着两瓶果酒,全是马山峰自己酿的梅子酒和杨梅酒。打开瓶盖,淡淡的酒香和清新的果香扑鼻而来,趁着夏天傍晚的风和一桌子美食,令人食指大动。

    张求道:“我去拿点冰块,先把酒冻一冻。”

    恰在此时,门口传来车子熄火的声音。陈阳眼睛一亮:“他到了。”

    众人一见,便知来人正是陈阳的对象,于是都直勾勾盯着门口看。接下来他们就看到一个高大俊美,带有威严气势的男人走了进来。

    毛小莉和张求道面面相觑,说道:“抱歉先生,现在不接单。如果您紧急需要,请先在大福app下单,我们会接下。”

    度朔淡漠一眼瞥过去,俱叫两人背脊一寒,不由抬头挺胸面带警惕。尤其是毛小莉,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一般。当触及度朔的眼神,她猛然想起总局的度北度局长。

    两人给她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但这不可能。两个人长得完全不像,因此毛小莉陷入疑惑。

    几个人中,反倒是马山峰较为镇定。笑呵呵的招呼:“到了?求道,你再去搬张椅子。小莉,到我办公室拿瓶白酒。”

    张求道和毛小莉不明所以,还以为度朔跟马山峰相识。便都进屋去搬椅子以及拿酒。

    陈阳触及马山峰没有波澜的眼睛,“您——”

    马山峰摆手,显然是什么都知道。

    陈阳感叹,姜还是老的辣。他什么都没说,马山峰就知道度朔就是他对象。而且面对他对象是个男的,居然还如此淡定。

    其实马山峰早在陈阳住进来的第二天就猜到了,哪个女人能那么大占有欲下狠力的嘬出一大片吻痕来?度朔进来的时候,看陈阳眼神就轻易的证实心中的猜想。

    不过是夫妻变成夫夫而已,马副局表示自己年轻时走南闯北,妖魔鬼怪都见过,何况一对小夫夫。但看度朔气度,估计是个人物。

    马副局也许道术上比不得别人有天赋,只看人这点,准。

    张求道搬了张椅子出来,马山峰招呼度朔坐下。毛小莉拿着瓶白酒出来,另一只手里还拿了一桶冰。

    马山峰接过白酒,又让张求道去把他煮茶的那套工具拿出来。

    张求道抱着胳膊不动,横眉冷眼,不听使唤。

    马山峰只得说道:“你这次单子的报告,我会好好写。”

    他才进屋拿煮茶的工具。

    马山峰说道:“果酒冻着喝,白酒则要温着喝。您贵姓?”

    “度。”

    “度?”马山峰瞥向度朔,脑子里闪过他跟总局局长度北的关系,随即心里一凛,将这些想法抛出脑海。

    这不是他能去探究的。

    “度兄弟,”马山峰打完招呼又对张求道和毛小莉说道:“这就是局长的对象。”

    张求道:“!”

    毛小莉:“嫂子?!”

    噗。

    陈阳差点把喝进嘴里的果酒喷出来,虽然止住却还是呛到了。度朔给他拍背舒缓,等他缓过来后又倒了杯水给他:“慢点喝。”

    陈阳喝完,他就把杯子拿过去放下,说道:“想看我笑话,就别呛到自己。”随后,瞥了眼毛小莉:“叫我度朔就行,‘嫂子’就免了。”抿了口酒,又说道:“要叫嫂子,就冲着阳阳叫。”

    陈阳又差点呛到,掐了他一把:“别乱说。小莉,你还跟以前一样就行。至于他,随意。”

    毛小莉讪笑,埋头夹口菜吃。一吃进嘴里,猛然瞪大眼睛:“好好吃。”

    她抬头想对其他人说,却发现张求道不知何时早就坐下来埋头苦吃,碗里的菜堆得小山高。马山峰虽然一边慢悠悠喝酒,微笑着看他们对话,实则夹菜的速度不比张求道慢。

    “狡猾!”说完,她就不甘示弱的埋头苦吃,就怕慢一步饭菜全被吃光了。

    这群心机深重的可怕同事,一开始表现得那么震惊。结果只是想偷偷一个人把菜吃光。毛小莉愤愤的想着。

    陈阳忍不住笑了。他还以为会有人表现出惊讶或不适应,结果在他们眼里,他对象是个男人还不如他做出来的一桌子菜来得有吸引力。

    晚饭过后,毛小莉已经捧着肚子瘫在椅子上,望着星空喃喃感叹:“太好吃了。陈哥,娶到你的人真的好幸福。”

    自从离家单干,三年来都靠外卖泡面解决的毛小莉,在此刻仿佛感悟到了人生中幸福的真谛。

    陈阳:“夸张。”

    毛小莉:“才没有。”她竖起大拇指:“陈哥的厨艺是这个,对吧张求道?”

    张求道虽不像毛小莉坐没坐姿,但难得没有无聊的打游戏。闻言,点了点头。又追加一句:“好吃。”

    马山峰笑呵呵,倒是跟度朔聊到了一块儿。因两人都好茶,便都就好茶聊上了。

    看来看去,总觉得他俩才是同辈。度朔相貌上比马山峰年轻三十岁,沉稳的气质却让人丝毫无法将他与冲动朝气的年轻人联系在一起。

    陈阳坐在度朔身边,靠在他背上,整个重量都赖在他身上。后者纹丝不动,仍旧身姿挺拔。

    今晚的星星格外明亮,也格外多。

    陈阳剥了颗糖刚塞进嘴里,便察觉到度朔看过来的目光。他赶紧将那颗糖含进嘴里,抬头满脸无辜。

    “今天第四颗。”

    陈阳偷偷晃了晃度朔的衣角,眨了眨眼,无声的撒娇。

    度朔动了动身体,抬手捏住陈阳的脖子,清冷的说道:“下不为例。”

    陈阳举起手掌表示起誓,偷偷看向其他人。发现他们各自品茶的品茶,发呆的发呆,看星星的也正认真研究星座,没人注意他们这边就松了口气。

    殊不知,他们眼角余光都牢牢盯着他俩。不约而同的想道:陈局长真是贤妻。

    突然,毛小莉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说了几句话后便挂断,然后对着众人宣布:“新单子到了。”

    她穿着拖到脚底的长裙,露出几根漂亮的脚趾头。衣领裹住脖子,遮住青紫的勒痕。

    葛青一直陪着她,并对毛小莉说道:“今晚我陪琪琪睡吧。”

    毛小莉点头:“好。”

    晚上,一抹月光通过窗帘的缝隙,溜进卧室。卧室大床上睡着两个女孩子,窗帘无风自动,一晃一晃,诡谲不已。

    葛青猛地睁开眼,看向窗户。发现窗帘被风吹动,先是觉得风大,之后浑身僵住。她记得很清楚,睡前已经关紧门窗。所以现在窗帘怎么会动?

    还是说什么东西打开了窗户?

    葛青吞了吞口水,不敢动。死死盯着前面吹动的窗帘,那里出现一个影子,黑漆漆,面朝着她,盯着她。

    眨眨眼,缓解瞪太久的酸涩感。葛青动了动身体,猛地掀开被子打开床头灯。灯光照亮整个卧室,舞动的窗帘突然静止不动,黑影也消失不见。

    葛青不敢放松,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转身就想叫马琪琪一起到毛小莉卧室去睡。

    但她刚动了一下,全身僵硬。

    有东西靠近她的脖子,触感粗粝。她缓缓低头看手机,黑色的屏幕上倒映出脖子和背后的情景。她的脖子上套了一根麻绳,像有生命一般缩紧。

    背后贴着她的东西是马琪琪。

    马琪琪眼球上翻,眼睛里全是眼白。嘴巴大张到扭曲的地步,红色的舌头垂到脖子处。她脖子上的青紫勒痕深深凹陷进去,几乎勒断颈骨。

    葛青看了一眼,吓得盖住手机,假装什么都没发现。“琪琪,不如我们去找毛小莉一起睡吧。”

    “我不认识她,不想跟她睡。”

    葛青深吸口气,猛然将手机砸向马琪琪的脸,两手抓住脖子上的麻绳,向下委身,挣脱开麻绳朝着卧室门口边跑边喊:“救命啊!!”

    匆忙向前跑,却撞到了什么东西。葛青整个人向后弹,抬头看,眼前是一双腿。马琪琪被吊在半空,形容狰狞恐怖的盯着她。

    一根麻绳出现在葛青面前,葛青本来挣扎的动作慢慢停止。眼前的麻绳好像有着难以抵抗的吸引力,葛青被迷惑,逐渐将自己的脖子套了进去。

    麻绳陡然缩紧,葛青也清醒过来。正挣扎间,卧室门被踢开,两个身影跳进来。陈阳摘下腕间红线,朝吊在半空的马琪琪鞭打过去。

    伴随一道惨叫,一个红色鬼影被从马琪琪身体里鞭打出来。苍白脸色、狰狞面孔,舌头长至胸前,颈骨断裂,周身红光,可知这是一只沾过人命的吊死鬼,已成厉鬼。

    陈阳接住马琪琪,将她放倒在床上后将吊死鬼的麻绳从葛青脖子上拿下来。至于厉鬼则由寇宣灵负责。

    “……如臣所上,佐臣讨伐,立时消灭,如玄都鬼律,急急如律令。”寇宣灵左手掐手决,右手拎六面古铜制正方体,形如骰子的法器,将吊死鬼收进法器里。

    陈阳将马琪琪交给葛青,葛青忍不住伸手去探马琪琪的鼻息。

    “放心。鬼上身而已。”

    葛青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又被这句话吊到嗓子眼:“我刚刚在窗帘下看到一个黑影,就是那东西上了琪琪的身?”

    “不是。她在白天的时候就被附身了。”

    “什么?”

    “寡言少语,躲躲藏藏,脚后跟踮起,鬼上身。”

    葛青搓了搓胳膊:“不是吧。我以为琪琪只是被吓到才——”

    一想到她陪了鬼上身后的马琪琪几乎一整天,还跟她睡同一张床好几个小时,她就忍不住后怕。

    “你们怎么不告诉我?”

    陈阳:“马琪琪是被吊死鬼附身,怨气、阴气很重,加上受到不小惊吓,魂魄不稳。须趁吊死鬼不备,鞭打出马琪琪身体,才能保证马琪琪魂魄不会同时被打散。”

    马琪琪身体虚弱,陈阳的红线本来就能直接鞭打魂魄。一不小心,直接把马琪琪的魂魄打散一个,都能导致马琪琪出现问题。

    “那琪琪会出现什么后遗症吗?”

    “不会。事情解决后去看医生,养养身体,多晒太阳。”

    葛青道了声谢,便专心照顾马琪琪。

    陈阳好奇的看着寇宣灵手里的骰子,古铜制,六面刻有经文。他问道:“上面刻了什么?”

    “《女青鬼律》。”

    《女青鬼律》为正一经典戒律,记载万鬼姓名吉凶,由太上老君敕张天师,制伏万鬼。原本是太上老君不忍心见民间厉鬼邪祟作乱,赐予张天师女青鬼律制伏万鬼。

    “为什么用骰子装鬼?”陈阳记得以前天师都用酒坛子抓鬼,怎么现在流行用骰子了?

    “方便。”寇宣灵一边抛着骰子一边说道:“以前的酒坛太大又很笨重,而且脆弱不保险。虽然鬼在里面破坏不了酒坛子,可要是一不小心砸地上,或者一块石头砸上去。酒坛子一碎,千辛万苦抓来的厉鬼就跑了。而且酒坛子太笨重,不可能随身携带。”

    陈阳点头赞同。酒坛子抓鬼确实有诸多不便,但用酒坛子抓鬼是为了渡化厉鬼。实在无法渡化,就只能炼化成为上好的抓鬼材料。

    “现在不用天师渡化,”寇宣灵摆摆手:“大福跟阳间合作,抓到为祸阳间的厉鬼,直接请鬼差带走就行。”

    陈阳赞叹:“真是高效率。”

    果然是合作共赢的未来,就连地府也不例外。

    这时,毛小莉匆忙赶过来,咋咋呼呼的却在到门口的时候猛然噤声。良久,陈阳两人才听到她蚊子般的声音:“度局好。”

    陈阳忍不住笑了下,走出卧室。

    寇宣灵颇为惊讶:“局长一直在外面?”

    “嗯。他跟着我出来。我说要自己解决,他就没出手。”

    实则度朔根本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只他毕竟是局长。什么事不干却能赚到功德,多少会惹来同事不好。陈阳便含糊的说几句,把度朔不出手的原因揽到自己身上。

    谁料寇宣灵颇为讶异的看了眼陈阳,令后者莫名,以为自己的谎言被戳穿。

    难道度朔浑水摸鱼、尸位素餐的行径早已人尽皆知?

    陈阳不知道的是当度朔接下这次的单子,引来总局多少人争相观望。以为是一起引动国家龙脉动荡的大案件,寇宣灵也这么以为,被钦点过来处理案件的时候,豪情万丈。

    直到他发现,这就只是一起虽然复杂严重但连二星级别的单子都够不上的案件。

    因此,在他看来,度朔不出手才正常。

    陈阳沉默,决定回去关上房门后好好教育一下度朔。至少努力点,别偷懒偷得太明显。

    出门口,陈阳对毛小莉说:“小莉,你今晚就留在卧室里陪葛青和马琪琪。”

    “没问题。”毛小莉风一样的刮进卧室里,她正愁找不到借口远离度朔。

    度朔扫视了眼陈阳,发现没受伤便朝寇宣灵说道:“明早上我和陈阳去鬼宅,方文雯交给你。”

    “好。”

    寇宣灵应了声,然后看到循着声音过来的冯远和韦昌平,像是想起来什么赶紧跑到自己的卧室。

    冯远两人见状,脸色难看又痛苦。

    陈阳:“你们怎么……又失眠?”

    眼下青黑、神色疲惫,脚步虚浮。明显睡眠不足。

    冯远叹口气,一脸一言难尽:“陈大师,您不懂。寇天师……太虔诚。”

    陈阳点头,度朔说过寇宣灵每日三拜祖师爷。

    韦昌平神色痛苦:“半夜睁开眼,看到他点香拜祖师爷。”

    冯远:“沐浴焚香,念诵经文,然后焚烧。凌晨三点到五点,然后起床练剑。”

    他们好痛苦,都是一群夜猫子。捧着手机在被窝里不玩到两三点绝不停,刚闭上眼睛,寇宣灵就起床念诵经文。

    真的撑不住。

    陈阳满脸敬佩:“寇天师勤学苦练,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升授五雷箓。”

    言语之间,颇为敬佩。

    冯远两人崩溃。

    “你们可以早睡。”

    度朔突然揽着陈阳肩膀,说道:“回去睡觉。”

    陈阳乖乖的:“我回房了,你们可以不跟寇天师一个房间的。遇见鬼,喊救命就行。”

    说完,就被度朔揽回房。

    冯远和韦昌平互相对视一眼,说道:“度大师跟陈大师关系真好。”

    “睡过的交情吧。”韦昌平心不在焉的说道:“你说我们要不要跟葛青商量,让我们进去打个地铺?”

    冯远沉默,然后去敲门。

    他们来晚几步,不清楚刚才发生什么事。一问清,两人齐齐打了个冷颤。

    葛青问:“你们还有什么事?”

    冯远摇头:“没,没事。”

    葛青甩上门。

    冯远:“仔细想想,祖师爷在身边,感觉格外安心。”

    “那回去吧?”

    “嗯。”

    “……”

    陈阳跟毛小莉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你不是天师?”

    陈阳摇头:“我本来是应聘街道办处处长,国家在编公务员。”

    “不能啊,难道招聘文书发错了?”毛小莉挺崩溃:“总部那边搞我们,居然让个普通人来当局长。分局就算不是亲生的,差别待遇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陈阳苦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被选中。

    他一向避讳鬼神,尽量远离。刚毕业投递出去的简历好不容易有回应,工作和福利让他心动不已。谁知道居然是和鬼神打交道,他就不得不拒绝了。

    哪怕福利再好,也得拒绝。就是可惜了五险一金和包吃住,退休后还包分配房子的好福利。

    毛小莉看出他想退出,赶紧拉住他:“哥,陈哥,帮个忙。输人不输阵,你现在要是走了,传出去就是我们大福分局工作人员半吊子,还没跟邪祟打照面就被吓得落荒而逃,面子里子全丢光。以后接不到活儿,没收入离倒闭也不远了。”

    陈阳把她的手从自己胳膊薅下去,笑了笑,悄悄揉手臂。

    小姑娘瘦瘦小小,腕力劲儿贼大。

    “好吧,我不走。”

    另外两拨人看了会儿陈阳和毛小莉,发觉不认识,估计不是什么有名的天师。因此放下戒备,不再将二人放在眼里,兀自提防对方。

    毛小莉松口气,拉着陈阳低声说道:“看到那两人没?“

    “不是三个?”

    “年轻的那个不用管,估计还没授箓呢。”

    天师派有云:未受箓时,无所呼召,受箓之后,动静呼神。意思就是只有授箓才是天师的入门级别,授箓后,颁发职券牒文,名登天曹,记录在神灵能够看到的牒文中,才能和神灵沟通以便借用神灵之力驱邪降鬼。

    毛小莉说:“看他们腰牌,都是盟威箓,用的青色穗子,正四品天师。肯定不是总部来的人,要不然会接三星的单子?肯定是贪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