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迁坟01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68章 迁坟01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农家乐山村名医汉侯林珍的综穿人生     陈阳从广粤回来总觉得分局气氛莫名怪, 明明他才去广粤半个月。毛小莉、寇宣灵和张求道三人几乎神隐,一天到晚在外面跑。吃完晚饭后也是急匆匆就跑,好像有很多重要的事情一般。

    寇宣灵和张求道两人还好说,经常接单。毛小莉最近勤加练习道术,本该最闲,然而事实相反,她也是经常不见人影。陈阳叫住要溜达到小区广场陪老婆跳广场舞的马山峰:“马叔, 他们最近接什么单了?一个两个忙得饭都顾不上吃。”

    马山峰说道:“没接单。七月半快到了,他们都得忙着回去祭祖。七月半虽说是地官赦罪、鬼门大开的日子,但是大部分厉鬼凶煞都有鬼差看守,不敢闹事。有些年轻人不懂事冲撞孤魂野鬼, 但有很多民间天师、神婆可以帮忙驱鬼。所以很多从天师世家出来的天师在七月半的时候都会赶回家里祭祖, 毛小莉、张求道和寇宣灵就是忙着回去祭祖。”

    马山峰不提,陈阳差点忘了分局三个同事很硬的背景,全都是天师世家出来, 在道教中各自占据重要地位, 也曾经在道教发展历史中做出重大贡献。陈阳:“他们都要回去?”

    “回。毛小莉回茅山,张求道回龙虎山,寇宣灵回平城。现在他们都在准备行李,请假条已经放我那儿两天了。等会麻烦阳阳你盖个章同意。”马山峰说完就想走, 他老婆在等,要是迟到他老婆不定要跟哪只老王一起跳恰恰。

    “欸等等, 马叔你叫我什么?”

    马山峰一脸不解, 半晌反应过来:“阳阳啊, 不喜欢的话还有陈小阳,你要听哪个?”

    陈阳:“???”

    马山峰呵呵笑:“天师界老一辈都这么叫,他们知道你在无人村跟巫灵鹫斗的事情,虽然没有正面交锋,但是态度、精神可嘉。别在意,他们就喜欢喊昵称以示亲近。”实际上那群为老不尊是得知度朔跟陈阳的关系,听到度朔常叫他‘阳阳’‘陈小阳’,于是跟着瞎起哄。

    陈阳刚想让马山峰别这么叫的时候,他已经溜到门口。大胖从围墙上跳下来,看到桌上残羹冷肴:“陈小阳,我的鱼?”大胖因为秃头的关系,最近不愿意在人前出现,经常等天黑偷偷摸过来找陈阳小鱼干投喂。

    闻言,陈阳抱臂说道:“怎么叫人的?你该减肥了吧,大胖。”

    大胖甩着尾巴:“我瘦了。广粤一趟奔波,回来就发现瘦了。”

    陈阳端出一大盆小鱼干:“瘦多少?”

    “二两。”陈阳立刻收回小鱼干,拿起筷子挑了两条拇指大小的鱼:“晚餐。”然后端着大盆小鱼干回厨房,大胖叼起两条小鱼干跳下追着陈阳:“二两不是瘦了吗?瘦了二两也是瘦了,你不能歧视……你当初不是说小鱼干管够?”

    大胖感到被欺骗的伤心。当初见面它才四十斤,只不过是因为分局伙食太好一不小心胖到五十斤,所有人都不再爱它。见面就用体重攻击,逼它减肥。现在它瘦了,不仅没有亲亲抱抱小鱼干投喂,居然还想克扣伙食!

    陈阳苦口婆心:“大胖,你见过哪只猫胖到五十斤?”

    “……我是猫鬼。”更何况它都活了一千多年,一千多岁的社会猫就五十斤怎么了?才五十斤!

    陈阳思索片刻:“你说的对。”大胖都是猫鬼,还会怕胆固醇、血压偏高的问题吗?于是他把放进厨房的一大盆小鱼干重新放回桌上给大胖,毛小莉下楼看到小鱼干,于是自动坐到餐桌旁无视大胖冷漠的眼神拎起小鱼干就啃。

    毛小莉:“大胖,来杯酒不?”

    大胖收回冷漠的眼神,跟毛小莉共饮一瓶酒。毛小莉完全不觉得吃小鱼干、喝猫薄荷酒有哪里不对。之前进口的猫喝的红酒已经喝光,现在又网购两箱猫薄荷酒。最可怕的是毛小莉他们会跟大胖一起喝这些酒,喝完吧唧嘴,觉得还可以。

    毛小莉对陈阳说道:“陈哥,寇宣灵他们跟我说,七月半的时候要回去祭祖,家里长辈都邀请你过去。我爷我爸也让我邀请你去茅山,你觉得怎样?”

    陈阳坐下,闻言说道:“也可以。反正七月半的时候我也不接单,度朔也要忙。我也没什么事,跟着去看看也好。”

    毛小莉:“茅山、龙虎山和平城,你想去哪?”

    “一时半会也没办法下决定。”话说间,寇宣灵从外面走进来,手里还拿着手机似乎在依依不舍的通话。陈阳惊讶的挑眉:“这时候寇宣灵不是在供奉祖师爷吗?”望着满面红光的寇宣灵,他迟疑的说道:“寇宣灵……谈恋爱了?”

    毛小莉神秘兮兮小声道:“看出来了?全分局都看出来了,就寇宣灵还在反驳说只是兄弟。啧啧,听听,兄弟。正常人不都说朋友吗?呵呵,兄弟情,我们都懂,就他一个人还在那里纯又直。他还为了跟兄弟约会,推迟祖师爷供奉。”

    陈阳睁大眼睛:“兄弟?男的?”

    “对。第一天寇宣灵就自己暴露对方性别。”毛小莉痛心疾首:“单纯钢铁直的寇寇啊,别给人骗了才好。你知道对方到现在都不肯来咱分局吗?我们说要替寇宣灵看看对方,对方一个劲儿推辞。你知道的,寇宣灵那么直,说不准就被骗了。”

    寇宣灵站在毛小莉背后,一脚朝她坐的椅子踢过去。毛小莉后脑勺长眼睛似的,手掌撑着桌子翻身站在上面和大胖排排蹲:“寇宣灵,你越来越贼了啊。”

    寇宣灵冷笑:“你在我面前编排我的事,没打断你的腿算好了。”

    毛小莉朝他做鬼脸,寇宣灵对陈阳说:“别听她瞎说,就是我一兄弟。他人很好,特别好,对我也好。我们一见如故,别跟她一样想得那么龌龊。”

    陈阳温和的笑:“知道了。”等寇宣灵一上楼,立刻就对毛小莉说:“他上楼的时候都没挂掉电话,一见如故……有问题。”

    毛小莉:“是吧,连马叔都看出来,神秘八婆的笑。我认识马叔好多年,他看人眼光最毒辣。当时我和张求道问寇宣灵是不是谈恋爱,马叔不回答,但是那笑容就跟第一次看你和度局一样。”

    陈阳惊讶:“马叔第一次看我跟度哥的笑容是什么样?”

    “这样,”毛小莉缓缓露出一个笑,包含‘尽在不言中’、‘别说,都懂’、‘关系不同寻常’等等复杂情绪的笑容,看得陈阳眼皮直抽:“有没有这么夸张?”

    “真的。马叔就这样,他这人最贼。”

    陈阳转移话题:“我看你最近身手不错,反应很迅速。”

    毛小莉果真跟着陈阳的话题走:“还不是要回家祭祖,赶紧练习身手和道术。要不然回去后面对七大姑八大婆碎碎念,还有各种攀比。别看天师世家就没有这种三姑六婆八卦,都是俗人。明知道我爸这一脉都要等开窍,还非要叽歪。”

    陈阳没有这些烦恼,毛小莉上下打量他,凑上来:“陈哥。不如你去平城?正好一路看看寇宣灵那‘兄弟’,反正十月份你还要去趟龙虎山祖庭,就不用再去一次。干脆先去平城,而且我觉得你要是跟我回茅山,她们肯定以为你是我男朋友。要是被度局知道,我肯定——‘咔擦’。”

    陈阳被逗笑:“度哥没有这么残暴。”

    “啧啧,全程注意为度局正名。”毛小莉摇头啧叹,抱住大胖叹息:“咱俩都是单身狗,每天狂吃狗粮才会胖。”

    大胖:“不好意思,我吃的都是爱心猫粮。”

    “!!!大胖,你居然会说发!”吓得毛小莉发音不正。大胖翻起白眼,划清界线:“请注意,你跟我不是一国。你单身,我的猫女友遍布华国上下一千年全国范围,纯种、混血、国内国外都有。”

    “猫……应该也有正常审美观吧?”毛小莉哈哈大笑,指着大胖说:“猫女友看上你哪点?”

    陈阳:“别这么说,小莉。”他看向肉山大胖:“或许……是安全感。”

    大胖叼走一块小鱼干离开他们,陈阳赶紧把大胖哄回来:“不闹你,吃吧。”回头又对毛小莉说:“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还有几天时间,我后天出发。张求道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大概明天就走。他离帝都远,而且是张家里头算有能力的一辈,要早点回去见见长辈。寇宣灵比较晚吧,反正就在隔壁省。”

    陈阳:“我回头在你们的请假单上面盖个章,顺便跟寇宣灵说一声。”晚上的时候寇宣灵自己过来敲门,陈阳开门让他进房间。

    寇宣灵说的就是家里长辈邀请陈阳到平城祖庭的事情,陈阳同意了。顺道问他:“刚供奉完祖师爷?”

    寇宣灵:“是。回来得晚。”

    陈阳点点头表示知道,直到寇宣灵离开都没有多问。其实毛小莉之前跟他说过最近寇宣灵都这么晚回来,好像就是跟那位‘兄弟’约出去,于是把供奉祖师爷的事情推晚一个小时。这在以前完全不敢想象,毕竟他们都认为寇宣灵会跟祖师爷过一辈子。

    寇宣灵问他:“度局同意吗?还是他也跟着一起?”

    陈阳摇头:“不,他那边事挺多。毕竟是地官赦罪、鬼门大开的时候,需要稳定局面。”

    寇宣灵是分局里除陈阳外唯二知道度朔身份,因此知道陈阳说度朔忙是个什么情况。鬼门大开,地府里的鬼全都涌向阳间,自然就是酆都最忙的时候。

    几天后,陈阳关上分局的门。他和寇宣灵是最晚离开分局的,张求道早早就离开,然后是毛小莉,就连马山峰也带着一家老小回老家祭祖。对于他们天师来说,七月半就是回家祭祖、修坟动土或移骨安葬的时候。

    唯独陈阳没有在七月半祭祖,也没有烧纸钱。因为他早就知道自己的亲人已经投胎转世,除了巫爷爷。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跟巫爷爷聊天了,说不定这回赶着七月半鬼节还能跟他聊聊天。

    陈阳坐上车后发现副驾驶座坐了个青年,那青年很没有存在感,注意到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无法忽视。那青年约莫二十五岁,留着长发穿着月白色新唐装。侧颜俊秀无比,仿佛是画中走出来的人,笼着一层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古韵。

    寇宣灵把青年介绍给陈阳:“他是陆修之,入的天师道,记在道观名下,在家修行。”然后又将陈阳介绍给陆修之。“修之也想跟我一起回平城。”

    陈阳面不改色的笑笑,等他们转头看路的时候拿出不断提示消息的手机,点开微信群‘关爱老寇终身大事’。群名是毛小莉起的,群是马山峰建起的,张求道负责把陈阳拉进去并给他做思想工作。

    张天师第67代:[听说老寇把他‘兄弟’带回平城老家见父母了?]

    和合毛大仙:[张求道你不是早就回龙虎山了吗?]

    张天师第67代:[马叔告诉我的。]

    马山峰姗姗来迟——佛系老人家:[朋友告诉我的。]

    朋友?马山峰的朋友确实遍布五湖四海。陈阳:[你们都挺关心老寇终身大事。]一个两个回家祭祖还不忘盯梢。

    毛小莉和张求道良久不回话,还是马山峰回答:[老寇这人吧,在感情上不开窍。容易被骗,你就多注意他那个‘兄弟’。]

    马山峰眼毒,看人准。他尚未见过陆修之,只是根据寇宣灵的反应以及与对方相处推断出陆修之不对劲。目前不能确定对方目的,不过注意点总没错。

    陈阳回以‘ok’的手势,然后描述陆修之相貌和气度:[看上去不像是坏人,眉目平和,不像暴戾之人。目光坦然,不像包藏祸心。]最重要的是每当寇宣灵说话,陆修之都会侧耳倾听,看着寇宣灵的眼中全是笑意。

    寇宣灵看向陆修之,眼里也会藏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意。这两人,给给的氛围已经把陈阳排除在外了。接下来是到机场,寇宣灵去取登机牌,陈阳和陆修之照看行李。

    陈阳尝试跟陆修之交谈,没有涉及寇宣灵,只是交谈道法。不知不觉间竟然越聊越深入,陆修之似乎颇为熟悉鬼道术法。让陈阳有些惊喜,此时寇宣灵招呼他们把行李拿过去托运。

    托运完行李以及拿完登机牌后,寇宣灵把登记牌给陈阳:“你的座位没有跟我们连在一块,隔了三四排。本来想要三个连在一块的座位,不过最多只有两个是连在一块的。”

    陈阳接过登机牌,看了看想都没想就把自己跟陆修之排在一块的寇宣灵,以及听完自己的座位后连唇角都笑开的陆修之,挑了挑眉:“没关系。”登上机舱前,陈阳就噼噼啪啪打字在群里揭发老寇重色轻友的本质。

    [看谁还敢说老寇钢铁直,明明段数很高。]

    毛小莉几人纷纷叹息,没想到老寇是这种人并表示需要搜集足够的证据,将揭发老寇的重任委托给陈阳。陈阳关机后上飞机,发现寇宣灵的描述还挺含蓄,他和他们俩的座位距离岂止三四排。冲着这距离,陈阳就不认同寇宣灵说的‘兄弟’关系。

    飞机到达平城机场,然后转车到寇家祖庭。平城是个古城,有许多古城镇。寇家祖庭就在一座古城镇的道观里,道观建得不像是道观,更像一座古代府邸,静谧的藏在小城镇深处。

    寇宣灵三人从车上下来,先是寇宣灵敲门。有人从里面打开门,一见是寇宣灵便喊道:“寇五少回来了?”

    “回来了,平伯。”寇宣灵应了声后,见平伯还想领他们进去便直接说道:“平伯,您忙您的,我带朋友进去见我爸妈就行。”

    平伯笑笑点头,没有坚持。寇宣灵领着两人从庭院走到前厅,边走边说:“平伯在我们家做事已经有二十多年,习惯喊我们少爷,其实不用的。我也不是排第五,我爸妈就我跟我姐两人,不过我堂兄弟挺多。”

    前厅是个道场,穿过前厅和门到后面的小厅,比较安静。寇宣灵一进小厅就发现寇家长辈全在里面,神色颇为凝重。寇父一见寇宣灵,神色缓和不少,但也只是问了两声便让他站在一旁。见到陈阳时多问候了几句,寇父旁边还有几位兄弟以及寇家长辈,见到陈阳也是和颜悦色。

    倒是陆修之在进小厅后变得毫无存在感,莫名的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北天师道自祖师爷寇谦之之后再无出色的子弟,后来更因佛道论法败给佛法而逐渐式微。因此北天师道发展至今已经衍变出很多支派,而寇家作为一个家族式的天师世家,在北天师道一派中比较有代表性。

    所以寇家祖庭到场者全是寇家人。

    因寇宣灵友人前来,寇家长辈就没再愁眉苦脸,而是盛情款待。只是陈阳和寇宣灵都看得出来他们心事重重,这是寇家家事,陈阳不好过问。当晚寇宣灵和寇父聊了半晌,出来后也是眉头紧皱的模样。

    陈阳洗完澡后躺在床上休息,照例给度朔发消息报平安。发完后突然好奇酆都有没有信号,度朔能不能收到信息。应该有吧,要不然度朔能秒回?

    刚这么想,就看见度朔回复的消息,一个句号。

    陈阳看到度朔回复的消息后就安心的放下手机睡觉去了,一夜无梦到天亮。天蒙蒙亮的时候,陈阳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猛然睁开眼下床开门。正好见到脸色凝重的寇宣灵走过来,旁边跟着几乎没有存在感的陆修之。

    陈阳:“发生什么事?”

    寇宣灵停在陈阳面前:“笔架山出了点事,家里长辈正赶过去看。”

    笔架山是寇家祖坟,寇家先祖坟墓几乎全都葬在笔架山。笔架山出事,难怪寇宣灵神情凝重。再想昨天寇家长辈汇聚小厅,脸上似有愁云笼罩,恐怕正因笔架山之事。

    古语有云:生者命从葬者定。风水大事中头件就是祖坟,更何况是寇家这么个大家族的祖坟。祖坟一旦出事,恐怕整个寇家都会发生动荡。

    陈阳:“我也过去看看吧。”

    “好。那一起走吧。”寇宣灵向前迈开脚步,却因太急差点崴到,陆修之扶住他低声:“小心些,不要太急。”寇宣灵笑了笑便举步朝外走。

    陈阳望着陆修之的背影,总觉得他很熟悉。不是样貌或气质,而是感觉。陆修之忽然回头对上陈阳的目光,露出温和略显淡漠的笑。

    陈阳眉心一跳,觉得那种感觉更熟悉了。

    笔架山在小城镇外,距离也不算远,走半个小时就到。从远处看,笔架山形如法师掐指做法的手势,这种山势在风水学中被称为法师笔。

    如有先祖葬在法师笔的风水局里,后代中会出现高道或高僧。这种格局历来是天师世家钟爱的风水。

    笔架山周围还有许多山峰环绕,山上草木茂盛。中间有山泉水淌出,上有流水下有河流,泉水清澈。站在半山腰远眺群山,黛青色山峰上似乎还笼罩着淡淡的雾气。明堂宽阔,藏风聚气,风水宝地。即使笔架山没有形如法师笔,也是个绝佳的风水宝地。

    陈阳几人到达寇家祖坟时便见几乎所有寇家长辈和部分小辈在场,寇宣灵走到寇父身边。陈阳随之上前,瞥见寇氏祖坟竟有坍塌迹象。再见祖坟周围青草枯萎泛黑,可见此地生气断绝,地气不旺。

    但这不应该,因为笔架山风水绝佳,绝对是块风水宝地。看笔架山其他地方仍旧生气勃勃,至少几十年内没有发生大灾害破坏风水的话,笔架山生气、地气绝对旺盛。仔细查看发现只有寇氏祖坟这一处出现青草枯萎泛黑、生气断绝的情况。

    祖坟无故坍塌、草木不正常枯萎,不详的征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