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无人村05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63章 无人村0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农家乐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陈阳抬头:“巫灵鹫?”

    老教授看了看陈阳和度朔, 说道:“你们认识那个叫孟溪的年轻人?他真名叫巫灵鹫?”

    陈阳:“是。您猜到了?”

    “本来没觉得奇怪,现在差点死在这诡异的无人村里, 大概就知道被骗了。”老教授摆手, 不让赵瑶跟赵纲扶他:“我跑起来比你们还快,要不是刚刚看不清路撞到树上也不用你们背。”

    陈阳捡起地上的白骨放进鬼蛹里, 闻言询问:“他为什么骗您?”

    老教授看见鬼蛹, 上前一步顿住, 迟疑的询问:“它不会突然从鬼蛹里跳出来咬我吧?”

    “不会。只是一具白骨,不过鬼蛹破了口,月光照进来。再过三五年等吸收够月光精华就能出来害人, 沾了血就是只精怪。那时才会害人。”陈阳说道,下意识瞥了眼身侧的度朔。

    度朔本是背手站着, 接触到陈阳的眼神,干脆便把手搭在他肩膀。亲密的跟他站在一起, 陈阳自然的抬手捏住搭在自己肩膀的大手。两人之间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情侣氛围,不会让人感到违和。

    老教授和赵瑶扫了眼两人之间的氛围, 淡然的接受。反倒是赵纲惊讶之色完全表现在脸上,赵瑶见状推了他一把:“不是吧你,平时我开的玩笑你都能接上茬。现在怎么大惊小怪的样子?”

    赵纲无语,半天憋出一句:“那不是没实践过吗?”

    “哟, 还想实践?”赵瑶笑得贱兮兮的, 还用肩膀顶了把赵纲:“不过你这样顶多就是受, 压不了人。”

    赵纲高高瘦瘦但一张脸偏阴柔, 闻言十分不忿:“我力气大着, 赵瑶我告诉你别乱说啊。我只喜欢女生。”

    赵瑶朝他翻白眼:“这玩笑谁先开的头?”嗤了两声,赵瑶懒得理睬赵纲,走到老教授和陈阳面前说道:“陈天师,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找您同伴?我这伤口里的尸毒会不会突然发作?”

    陈阳回答她:“没那么快。”然后看向试图触摸鬼蛹的老教授,老教授察觉到陈阳目光,讪讪一笑:“我是正常研究考察,看看鬼蛹里会放些什么东西。我觉得吧,孟溪、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巫灵鹫,他骗我就是因为我专门研究民俗文化这块,尤其是丧葬仪式。”

    陈阳:“那您对无人村的两种丧葬仪式有一定了解?”随即见老教授对鬼蛹很感兴趣便说道:“这具尸骨应该葬有三年以上,只要不做冒犯它的事情,可以观察记录。”

    闻言,老教授连忙叫两个学生来观察并做下笔录。他一边在没有损坏鬼蛹的前提下观察并记录一边回答陈阳:“我国丧葬仪式很多,不同民族之间就有不同的丧葬仪式。很多丧葬仪式看起来诡异恐怖,其实跟他们的宗教信仰有关系。本意是对逝者寄托美好的期望,不过大部分人都会对尸体和死亡感到恐惧。所以一些诡异的丧葬仪式不能为人所接受,尤其是水葬和树葬。对了,你、你们是天师?”

    陈阳:“对。”

    老教授看了两人一眼,继续记录:“你们是天师的话,对于丧葬仪式应该也有了解。”

    “的确有些了解,但并不深入。”丧葬仪式代表当地人的宗教信仰、习俗和文化发展,不是特意研究不会知道这些。陈阳只是对一些丧葬仪式有表层了解,再深入点就不知道。

    老教授:“不需要了解太多,这东西其实也不是太好深入了解。毕竟涉及亡者,有些邪门的事情不得不信。如果没有尊重,就不必要了解这行。水葬跟树葬你们都知道,有些人认为鱼是河神的化身,河神会将亡者的魂魄送去投胎。有些人则认为树是亡灵寄身之所,所以要将死者葬在树身上。但后续却少有人知道。”

    老教授记录好自己想要知道的,就吩咐两个学生再仔细观察。然后自己退后一步,指着阴暗的林间某一处角落,那里有无数隐蔽的树杈,藏着无数鬼蛹。他说道:“树身是亡灵寄身之所,亡灵在思念亲人的时候回来能有个住的地方。可他们总得投胎,魂魄要离开。树身既是魂魄居住的地方,也是锁住魂魄不让走的地方。为了让亡灵投胎就得进行二次葬,二次葬从古至今很多地方就有。不过现在很多人都认为二次葬拾骨习俗源于闽南、客家,实际上广粤这边很多地方都有这习俗。你们在无人村的时候,是不是有看到那些碉楼门口都放着个半人高的罐子?里面装的就是二次葬的尸骨。”

    不知是不是因为平时总是训导学生,爱长篇大论最后才拐出重点的老教授照例普及一通关于二次葬习俗之后才跟他们说到重点:“水葬跟树葬不会出现在同一个村子里,绝对不会。这是两个不同的神学信仰,不能共存在同一块封闭的地方。水葬是把尸块投给河里的鱼,其实在原始宗教信仰里,是祭祀河神,保佑当地风调雨顺,不要出现大旱。”

    “这正是我对无人村感兴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令无人村这个封闭的小村落宽容的接受了两种不同的丧葬仪式?后来我查了资料,发现无人村最早都是树葬,后来才出现水葬。然而厄桂岭曾经是个连年大旱,尸横遍野的地方,所以我怀疑,无人村村民利用水葬进行祭祀河神,保佑无人村风调雨顺。”

    陈阳眉心一动:“无人村里有座祠堂,祠堂里供奉上百块无名氏牌位。祠堂天井正中央有一口井,我们发现昨晚上有人在水井边进行丧葬仪式。如果按照您说的祭祀河神,现在无人村已经没有人居住,为什么还会有人进行水葬?”

    老教授说:“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亲自过来无人村考察的原因……不,我并不知道你说的那座祠堂以及昨天晚上的水葬,我的意思是说可能我所调查到的东西能够回答你的疑问。无人村村民陆续搬离,可在此之前无人村是个辉煌富裕一时的村子,虽然是因为交通不便搬走才导致没落。我查过,当时政府正打算出资修路,路可以连通无人村和k市。可村民还是执意搬走,而在搬走后,他们都陆续死亡。死因都是意外,他们都是横死。”

    “还没有完。小孩没有死,长大成人后忘记无人村,结婚生子。在生完孩子后都突遭横祸,意外而死。留下自己的孩子,继续新一轮的轮回。”老教授问他们:“听起来像什么?诅咒、报复,生生世世无穷无尽纠缠无人村村民。”

    度朔在陈阳耳边说道:“是鬼怨。”

    陈阳:“嗯?”老教授也露出不解的神色。

    度朔:“无人村用水葬的仪式祭祀河神,将尸块砍碎抛给河中鱼吃……实际上是将尸块抛给井里的鱼吃。修祠堂立无名氏牌位,将它们困在祠堂中保佑无人村风调雨顺。让他们背井离乡还不能投胎,而我们尚且不知道被水葬的那些人是正常死亡,还是死于‘人为’意外。魂魄日复一日困在祠堂,怨气横生,失去供奉,附身在吃了尸块的鱼身上,成为鬼怨。”

    鬼怨是诅咒、凶杀和仇恨,放弃投胎转世的机会将自己变成一个诅咒,生生世世报复仇人。十分邪门诡异。

    老教授:“我记起来了,无人村村民有个传统,他们会在自己孩子十五岁的成人礼上,让他们喝鱼汤、吃鱼肉。寓意平安健康、无病无灾。这是我在得到资料后特意寻找当年无人村几户人询问,不过当我问及无人村,他们就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陈阳抬头看度朔,企图从他那里得到线索。度朔放在陈阳肩膀上的手突然抬起,轻轻弹了弹他的脸颊提示:“事出有因,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陈阳:“你越来越神神叨叨了。”以前就爱说半句藏一句,现在连说的话都让人猜不透。

    度朔笑着揉揉陈阳脑袋:“阳阳聪明又懂我,能猜到。”言罢,抬头看向赵瑶、赵纲两人。赵瑶正在认真记录,赵纲则是转头时不小心看到他们亲昵的模样,脸上表情怪异又尴尬。

    度朔声音里带着笑意,眼里却是一片冷漠,直刺赵纲。赵纲见状,心里一跳吓得赶紧僵硬的笑笑,回身跟赵瑶挤在一块。赵瑶看了他一眼低声道:“被吓坏了吧?”

    赵纲看了眼赵瑶的脸,愣神两秒后道:“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暴怒的教授我都不怕,会怕个搞基的?”

    赵瑶:“喂!”

    赵纲:“好吧好吧,我错了。我就是有点不适应,先别理我,等我适应了再跟我说话。”

    赵瑶摇摇头,当真没再跟心神不宁的赵纲搭话。心里倒是腹诽不已,没料到平时什么话题都接得上来还特别污的赵纲,原来心里和思想承受能力也不是很怎么样。

    度朔收回目光,淡声询问老教授:“巫灵鹫引诱你来无人村的目的,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这老胳膊老腿,顶多知道点丧葬仪式,还能有什么用?”老教授绕着歪脖子树走了两圈,瞥见赵纲在本子上才写了不到一页纸,一巴掌呼上去教训:“你以为自己写三围几个数字就好了?”训得赵纲再三道歉,老教授才放过他。

    老教授说道:“我是真不知道你们说的年轻人为什么骗我,我只研究华国民俗文化,在自己的领域里是有些建树。发表的文章还可以,难道他是要我来查清无人村真相然后把真相公布出去?如果是这样,那他可能是个愤青反派。”

    老教授年过五十,思想却很新潮。他又说道:“如果真是打这算盘,我很遗憾他打错了。我不是食古不化的老头子,有些东西能发表。有些东西发表之后的后果,需要考虑和承担,所以不能贸贸然发表。”

    陈阳笑了笑,和度朔两人一起陪同老教授以及他的两个学生,等对方考察记录完之后再带着他们回无人村。趁老教授考察鬼蛹之际,陈阳低语:“难道巫灵鹫真打算让老教授查明无人村真相,然后发表出去?”

    发表的目的又是什么?

    “教授在相关领域里颇有建树,应该不止吧。如果发表出去会造成轰动,引起很多人关注。无人村事件曝光,无人村的饿鬼、鬼蛹、鬼怨是不是也会曝光?”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见不到鬼。一辈子没见过,心里始终存在怀疑。假如将鬼完全展示在人们面前,让他们亲眼看到,自然不会再怀疑。

    度朔:“你觉得巫灵鹫复辟一个鬼国,最需要也是最缺少的东西是什么?”

    沉默片刻,陈阳说道:“子民。”没有民众,所谓国家就是笑话。“巫灵鹫在吸纳信众、招揽子民,引诱老教授进无人村查探真相,出去后发表文章。凭借老教授的名声,发表的文章能引来社会性轰动,尤其是丧葬类诡异题材更能引起人们的好奇心。这是第一步,引起人们关注。第二步,让人们相信鬼的存在。所以还有后手,比如证据确凿的视频录像。”

    老教授和他的两个学生朝林间深处走,看到另一个鬼蛹。鬼蛹看上去很新,好像里面的人是新丧。可无人村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无人居住,周边林间怎么还会有人新丧?老教授吩咐两个学生赶紧做笔录。

    陈阳和度朔在后面跟着,看完全程。陈阳说道:“老教授和他的学生都是普通人,既然将他骗进无人村还要利用,必然要保证他的安全。”

    那边老教授刚打开小心翼翼的鬼蛹,伸出手想要触摸干尸。干尸猛然抓住老教授的手将他拖进鬼蛹,赵瑶反应迅速拉住老教授。干尸力大无穷,赵瑶憋红脸大喊:“赵纲,你快来帮我。”

    赵纲撕下赵瑶手腕伤口处的灵符贴在干尸额头上,干尸动作凝滞一瞬。两人合力将老教授拉出来,下一刻干尸撕开额头上的灵符,发怒的爬出鬼蛹。四肢如爬虫,从树干上趴下来。赵纲见状,熟练的扛起老教授就跑。赵瑶远远见到陈阳两人,连忙招手大喊:“天师!救命啊!”

    陈阳跨步上前一脚将干尸踹飞,解开红绳缠绕在干尸脖子上暴力的拖走,打折手脚拖进鬼蛹重新封印起来。还在鬼蛹外面贴了两张灵符,鬼蛹里的干尸挣扎着想出来,但无法破坏鬼蛹。

    赵瑶气喘吁吁:“妈呀太凶险了,陈天师,您不是说不能冒犯尸体?”

    陈阳:“干尸不算是尸体。”成精的东西怎么能算是尸体?不过林间鬼蛹中成精的干尸过多,多少不正常。

    度朔说道:“天快黑了,我们先回去。”

    陈阳点头应好,示意老教授三人跟他们一起回去。老教授本还想再记录,但看天色确实晚了,于是同意回去。毕竟大白天都这么凶险,一入夜不就群魔乱舞了?

    一行五人在林间奔走许久始终不见出口,度朔拉住陈阳:“这里走过。”他指了指刚才路过的一颗歪脖子树:“我们在原地打转。”

    陈阳拿出罗盘,发现罗盘指针紊乱已经坏了。老教授询问:“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我记得民间说法,遇到鬼打墙站定在原地不动就好。”

    陈阳:“前提是把你困在这里的东西不会趁机要你命。”无论林间还是无人村都很危险,遍地鬼蛹和饿鬼,遇到群攻就麻烦了,尤其还带着三个普通人。

    度朔握紧陈阳手腕:“我带路,跟着我走。”

    天色快速的暗下来,好像在一瞬间黑布罩住灯光,乌云罩住太阳光,林间瞬间被黑暗淹没。老教授三人有备而来,从背包里拿出两支手电筒,递给陈阳一支。

    陈阳替度朔照明,度朔负责带路。此时树林里越来越静谧,只剩下他们急匆匆赶路的脚步声和呼吸声。陡然身后传来清晰的‘噼啪’声,赵瑶毛骨悚然颤抖的询问:“什、什么声音?”

    陈阳:“不要回头看,继续赶路。”

    ‘噼啪’裂开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那些僵硬的肢体扭动的声音逐渐清晰、密集、靠近,诡异而悚然的感觉近在咫尺。赵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瞳孔恐惧的放大。连忙捂住嘴巴压制住差点冲破喉咙的尖叫,连忙回头赶路,脸色惨白,额头渗冷汗。

    赵纲瞥了眼边转头边问:“你看见什么了?”

    赵瑶连忙抓住他:“别回头看!”已经来不及了,赵纲回头看了眼,僵硬住脖子抖着牙齿:“日tm什么鬼东西!”

    赵纲惊吓过度吓得大嗓门一出吸引身后从鬼蛹中爬出来的成群干尸,四面八方赶过来的干尸朝他们围拢过来。度朔不悦的目光落在赵纲身上,赵纲一个颤抖躲在赵瑶身后。赵瑶也颇为恨铁不成钢:“平时没见你这么不靠谱。”

    陈阳两手执红绳,背对度朔说道:“度哥,你先带他们走。”

    话音刚落,就见度朔大手伸过来抓住他手里的红绳并说道:“有我在,你还想单打独斗?”随后勾起陈阳脖子上串着半块酆都大帝印的红绳:“法印力量强大,面对围攻情况,你得学会用法印。”

    酆都大帝法印前,万鬼莫敢不服,天兵鬼将来相助。陈阳在灵符上印下半块酆都大帝法印,觉得还差一半于是回头眼巴巴望着度朔:“度哥,另一半借我用用。”

    度朔弹了下陈阳额头:“别撒娇,用心印。要是我不在你身边,遇到这种情况你上哪找另一半?”

    陈阳撇撇嘴,专心致志凝结心印。所谓心印,不依言行文字而以心为印。每个天师都能凝结心印,每个人的心印都有所不同。凝结心印时有两个,一个是自己的心印,一个是即将借用神力的神兵鬼将心印。陈阳需凝结自己的心印和酆都大帝心印,两把心印相互沟通才能借力发挥。

    酆都大帝心印是杀鬼、驱邪、伏魔,不是善、渡化和拯救,主旨是杀和镇压。纯粹的恶无法渡化无法拯救,只能镇压和灭杀。冷漠残酷不近人情,通过镇压灭杀等手段达到救世渡化无辜者的目的。公平公正,罪者受罚,善者入轮回,恶者无可赦。世间秩序得以运转,善恶有报,因果轮回。

    陈阳睁眼,眸中淡色金光一闪而过。他两手相执握住指尖,形如画像中的酆都大帝两手执玉圭一般,微张口:“敕!”

    肉眼不可见的酆都大帝心印印在灵符上,和另一半酆都大帝法印完美圆满的融合在一起。灵符升至树林间上空,金光大盛笼罩住十米以内的树林,树林底下的干尸被金光照耀,瞬间化为黑灰融入土地里。察觉到危险刚打开一半的鬼蛹纷纷合上,安静如鸡。

    灵符上的心印和金光在未开天眼的人眼中是看不见的,但赵瑶看见了,微张嘴巴震惊不已的看完全场。老教授眯着眼问赵瑶:“你都看见什么?”

    赵瑶:“金、金光,闪瞎我的狗眼。”

    老教授脸皮抽抽,让她选择闭嘴不要丢人现眼。赵纲一直盯着度朔和陈阳,闻言说道:“你居然看得见?我什么都没看见,只听到陈天师说什么法印、心印,然后干尸唰唰全变成灰。”

    赵瑶得意:“嘿嘿嘿,这是不是说明我有什么隐藏的天赋?”

    没人回答她,当树林里恢复平静后几人继续赶路。这回没有鬼打墙,但其他人还是走不出去。因为他们不认识路,所以还是由度朔带路。走了十几分钟离开树林回到无人村,笼罩在黑暗中的无人村恐怖至极。层叠的绿植后面好像藏了很多脏东西一路监视他们,门口巷道的老物事静伫不动,偶尔风一吹发出声音都能吓人一跳。

    家家户户门口摆着一排半人高的水瓮,根据老教授科普,里面装满二次葬的白骨尸骸。提及这些,老教授兴奋异常,还想打开水瓮观摩一圈记下笔录。他的两个学生没那么大胆量,坚决不同意老教授过去。

    老教授只好找陈阳支持,陈阳微笑着告诉他:“屋里面都是饿鬼,你知道饿鬼吗?关押在地狱里贪得无餍的饿鬼,是餍足的餍。”

    于是老教授打消过去观摩水瓮尸骸的念头,一行人穿梭在狭窄的巷道里,一路无话仍旧感觉到无数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此时老教授终于知道陈阳没吓唬他们,无人村家家户户里面确实藏了无数饿鬼,这些饿鬼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企图扑上来吃光他们的血肉。

    但它们好像在忌惮甚至于恐惧着什么,只等着他们落单。两个学生也察觉到这点,陪老教授紧跟陈阳和度朔两人。赵纲沉凝的目光落在度朔身上,低声说道:“我们遇到高人,不会出事的。”

    直到他们进入祠堂,那些恐怖噬人的目光才被阻隔。三人背后全被汗水浸湿,松了口气后继续跟上去。在见到其他人时,陈阳给双方做了简单的介绍后,易巫长便替赵瑶的伤口敷上草药。

    刚处理完伤口,跑进树林间消失不见踪影的大胖回来了,一回来便对着赵瑶弓身龇牙咧嘴,极其凶狠的样子。

    赵瑶面对他人的不解,无奈笑道:“我从小到大就不招猫喜欢,也不知道为什么。”

    闻言,大胖更为暴躁,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随即来回走动,不时朝赵瑶龇牙威胁。赵瑶微愕,摸摸自己鼻子奇怪的说道:“就算我不招猫喜欢,但也不至于这么……恨我吧?”

    大胖全身毛炸开,愤怒至极时从喉咙里吐出嘶哑沧桑的吼声:“徐阿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