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无人村03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61章 无人村03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山村名医农家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易巫长说道:“原本我们打算做好准备才进无人村探查情况,但发现有一伙青年偷偷潜进无人村探险。期间连通过一次信号, 外面的人员接收到求救信号, 我们才提前进来。因为没能提前探清情况, 为了救人还是有位天师受伤。”

    陈阳跟着去看那位受伤的天师, 他的肩膀处有块被撕裂开的伤口, 皮肉绽开而且开始腐烂、泛黑。伤口处做了简单的处理,敷上止血的草药, 但明显无法阻止伤口的腐烂。所谓‘十道九医’,尤其鬼道者都能处理大部分伤口。

    易巫长在此却对这伤口束手无策只能说明棘手, 易巫长说道:“的确棘手, 之前我用止血的草药, 但在今早突然发现他的皮肉开始坏死。糟糕的是他没有任何痛感。”话说间, 易巫长撕开天师的伤口处一块皮, 而受伤的天师面不改色没有丝毫痛感:“僵硬坏死, 我怀疑是中了尸毒。”

    陈阳:“没有带朱砂黄符?”

    “中途救人的时候被拽掉了。”易巫长性格冷漠,提及此事时却有轻微的情绪波动, 颇为厌恶惹出事情来还拖后脚的那群青年。“我只能找到一些解毒的药草, 但是需要糯米或是朱砂黄符。”

    度朔问:“你们都出不去?”

    “出不去。包括他们。”易巫长撩开长袖给他们看自己手臂上的海螺纹图案, 一条惨白色的丝线长在皮肤血管中盘旋成海螺纹形状。她说道:“我们进入无人村一开始还没有遇到怪物,只是遇到从大巴中走出来的几个人。他们跟大巴其他人失散,走到祠堂那里。当晚我们在祠堂留宿,同时救了四个青年。”

    易巫长侧头用下巴点了点对面三个失魂落魄的青年:“他们是其中三个, 另一个死了, 就放在祠堂的棺材里, 你们看到的那一个。在我们留宿的时候,都吃自己带的方便速食。同时叮嘱过他们不要去吃无人村里面的东西,但是在我们出去找人的时候,这几个青年从祠堂里面那口井抓鱼来煮汤。分别让在场人都喝了,还偷偷把鱼汤灌进我们的热水壶里。”

    当时他们太过疲累一时没有察觉,将鱼汤混进方便速食中。那些方便速食一用热水冲泡开会产生较重的味道,掩盖住鱼汤的味道。喝下去后才发现,但也来不及了。所有喝到鱼汤的人手臂上都出现白色细线的海螺纹形状,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无人村。

    当晚有个青年遭到无人村的怪物攻击,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被啃掉半个头、一只手臂以及半边胯部连同一条腿。最先赶到现场的天师也是因此被咬伤肩膀,至今无法愈合。

    陈阳察看受伤的天师面色,虽有些惨白、印堂发黑,但没有变为僵尸的征兆。易巫长以及受伤的天师都很肯定的对他说道:“不是僵尸尸毒,钟天师除了伤口腐而不痛之外没有其他僵尸尸毒的发作症状,而且当时我跟其他两位天师赶到时见过那只攻击钟天师的怪物,瘦小敏捷,绝对不是僵尸。”

    柳权宁上前说道:“确实如此,绝不是僵尸。僵尸除了毛僵跟飞僵行动敏捷,其余僵尸行动均需纵跳。况且如果是毛僵跟飞僵应该是吸血而不是啃食人的血肉。”

    陈阳疑惑道:“那就奇怪了,伤口腐而不痛,却没有变成僵尸的征兆。明明是中了尸毒……”他回头看度朔:“看得出来吗?”

    度朔问:“你看清袭击你的怪物模样了吗?”

    “当时没有灯光,月光全被枝叶遮挡,我看不太清。”钟天师努力回想道:“只知道四肢干瘦如枯枝,头发稀疏腹部肿大,五官看不清。我原本以为是饿鬼,但饿鬼业力恐怖,喉咙如针尖大小,进口的食物全都化为火焰污水,没有经过道教科仪焰口铁罐施食无法进食。所以不可能啃食人肉。”

    度朔说道:“饿鬼三十六种,食水饿鬼、针口饿鬼等或遍布阳间,依草附木。食小儿饿鬼、食人精气饿鬼、食血肉饿鬼以及杀身饿鬼等囚于地狱。”

    易巫长:“度局的意思是这类饿鬼从地狱中逃出来,藏在无人村?”

    度朔:“有可能。”

    陈阳想起之前度朔说过,巫灵鹫逃出地狱时曾埋下祸根,隐藏二十年一朝爆发。难道就是指这些杀生饿鬼从地狱中逃出?不怪易巫长和钟天师等人没有想到杀生饿鬼,陈阳自己也没有想到。

    饿鬼略算三十六种,因生前业力太重而化为饿鬼,在鬼道众生中地位最低下。饿鬼无法进食,常年受饥寒之苦。它们长相畸形恐怖,喉咙如阵口大小,一吞下食物就无比疼痛。吃到嘴里的美食会变成火炭灼烧喉咙,喝到嘴里的净水会变成腥臭脓血,长年累月受此折磨偿还业力。

    这些饿鬼或是在地府游荡,或是在阳间依草附木的飘荡。然而还有几种饿鬼如食血肉饿鬼、杀身饿鬼等囚禁在地狱中,不被允许出现在阳间。

    这类饿鬼恐怖又难缠,而且数不胜数。此时易巫长等几位天师感觉到棘手,全都脸色凝重。柳权宁还没进入无人村的时候也知道巫灵鹫的事情,于是问道:“无人村饿鬼是不是跟巫灵鹫有关?”

    陈阳看了眼度朔,后者点头。于是陈阳说道:“的确有关。巫灵鹫在逃出地狱的时候,放走了地狱里的杀生饿鬼。”

    度朔补充:“巫灵鹫跟杀生饿鬼关在一起,杀生饿鬼以万物为食,包括鬼魂。所以巫灵鹫和杀生饿鬼关在一处,被撕咬七百年。喂熟那群饿鬼后,将它们放出地狱带到阳间,封在无人村里。饿鬼好吃人的血肉,看见人会控制不住吃掉。”

    饿鬼好食人的血肉、精气,所以一路上陈阳两人看到被吸了精气只剩下层皮的猫尸以及祠堂里被啃吃一半的尸体。

    陈阳从背包里拿出朱砂、黄符等,磨好朱砂在黄符上画驱邪符。虽然驱邪符不能完全驱除饿鬼留在钟天师伤口上的尸毒,但也可以抑制。

    他说道:“饿鬼尸毒会将人同化为饿鬼,你们手臂上都有海螺纹,被标记困在无人村中。可能已经被饿鬼视为盘中餐——”话还没说完,九个普通人中的一个女孩子崩溃的哭起来。

    女孩子哭泣:“我不想死啊!”

    她一哭,其他几个人面色都不好看,充满焦虑。显然他们也知道就连天师都感到棘手,何况他们只是普通人。性命危在旦夕时,自然没有好脸色。怀抱婴儿的妇女冲到陈阳面前祈求他救自己的孩子:“他没有喝到鱼汤,没有事的。你们带他出去好不好?”

    陈阳撩开婴儿的衣服,在上面看到了白色细线的海螺纹。妇女见状,惊愕不已:“怎么会?!”

    “他喝了母乳。”陈阳放下衣服,妇女已经崩溃大哭。陈阳回头朝着度朔低语:“井里的鱼是什么?怎么连喝了母乳的婴儿手背都会产生海螺纹?”

    “还不确定。”度朔回答他:“或许可以回去查看一遍。”

    陈阳想了想:“明天吧。”然后他对易巫长等人说道:“钟天师肩膀上的尸毒需要拔除,现在只能用符咒将尸毒压制。所以还是要想办法尽快离开无人村……你们对无人村的了解有多少?”

    柳权宁:“我是南粤人,比较熟悉无人村。在还没有人失踪之前,无人村只是个被废弃的村子,被绿植包围看上去阴气森森,的确有孤魂野鬼占据这些没人居住的房间。只是人和鬼相安无事,后来发生灵异事件,经探查也只评为三星级别的危险度。直到有年轻的天师折损,重新评级后发现危险程度可能在四星或更高。”

    关于无人村评级错误的事情,道教协会总部特意批评追究广粤道教协会的责任。但无人村不是广粤道教协会的天师评估错误,而是无人村最开始危险程度的确只有三星。无人村如同升级一般,危险程度在逐步升级,导致他们现在也被困此地。

    柳权宁道:“无人村出现问题是在去年四月份,几个人来无人村旅游过夜。其中有个女孩子失踪,另一个女孩子亲眼目睹她的失踪,神志不清呢喃有‘怪物’。道教协会本没有注意到,警方找上门才来勘察。勘察评级为三星,有天师接单,结果你们也知道。后来陆续来了几拨天师勘察,一致认定是三星,直到今年发现危险级别在四星。”

    接下来的事情,陈阳也知道。他们都被困在无人村,还有一位天师中了尸毒。

    柳权宁:“无人村村民因交通不便陆续搬离,在搬离前没有闹出灵异事件。反倒在搬出村子后,无人村变成一个‘**’。‘**’和‘绿植王国’吸引不少人来旅游探险,他们——”他指了指怀抱婴儿的妇女以及另外五个人:“途中遇到浓雾,不知不觉开进无人村。大巴熄火,被怪物围攻不得不逃命。”

    易巫长说道:“我推断,在这段时间里应该是怪物的成长期,急需血肉。另外,应该还有人特意饲养这群怪物。”

    陈阳讶异:“怎么说?”

    “你看过无人村外面的环境,整个厄桂岭呈大铁镬形状,中间才是无人村。出入不方便,曾经有条路连接无人村和外界,现在已经被野草覆盖。南方很少起浓雾,就算起浓雾也不会那么巧合的,正好开过被野草覆盖不见踪迹的路到达无人村。”易巫长笃定的猜测:“所以有人,用了术法迷惑整个大巴的人,把他们送进无人村当做怪物的食物。”

    如同有只昆虫,织就一张大网,黏住食物送到成长期的怪物口中。

    巫蛊娃娃突然瞪圆水汪汪的大眼睛,怪异的面孔变得扭曲愤怒,朝着门口某个方向龇牙。它突如其来的动作令在场几人紧张应对,倒是易巫长冷静的说道:“有只猫鬼靠近。”

    陈阳:“大胖?”话音刚落,大胖如鬼魅般轻盈的落在屋中一张八仙桌上,身体弓起耳朵压在后面,瞳孔竖成垂直狭小的细缝,朝巫蛊娃娃龇牙咧嘴。

    下一秒八仙桌四分五散,来不及跑的大胖摔在破裂的八仙桌桌面上,一脸懵逼。大胖一躺下去更胖了,浑身肥肉层层叠叠、毛发蓬松。偏偏头顶正中央还有巫蛊娃娃薅出来的地中海,又丑又萌。

    易巫长和柳权宁几人怔愕一瞬后,柳权宁说道:“看来八仙桌承受不住五十斤的压力。”他摇摇头,盯着八仙桌说道:“工匠肯定是偷工减料,不然就算再放个百八十年,八仙桌都能承受上百斤的重量。”他慈爱的安慰大胖:“不是你的错。”

    大胖连尾巴毛都僵硬住,它从来没这么丢脸过。听到柳权宁的安慰,它叼了块牌子伫立在众人面前澄清事实:“49斤。”

    柳权宁捧场的夸大胖瘦又夸它字好看,步步算计,卸下大胖的防备心,准备撸猫的时候被挠了一爪子。大胖跳到房梁上毫不掩饰它对柳权宁智商的鄙视,从他夸自己瘦的那一刻起,大胖就知道他虚情假意。

    易巫长指出:“虚情假意的男人。”

    柳权宁一脸认真:“我真觉得大胖不胖,还不到五十斤。顶多算微胖,连点福气都攒不够。”

    认真的吗?陈阳不知为何想到马山峰。在他沉默的时候,度朔抬头瞥了眼房梁上的大胖:“你不怕压垮房梁?”

    暴击。

    大胖跳下房梁,把自己团成球盘在窗台上,留给众人萧索庞大、波浪起伏的背影。

    巫蛊娃娃发出细细的笑声,乐不可支差点笑得摔倒在地上。易巫长把巫蛊娃娃拎回去放进口袋里,巫蛊娃娃抗议着想回到陈阳身边被按住不准。易巫长对陈阳说:“我把巫蛊娃娃的心头血取出来,再把它送给你。”

    陈阳摆手:“不用了。这是你的娃娃,我不能要。”

    易巫长的巫蛊娃娃不是那么轻易能制作成功,她留在广粤道教协会的其他三个巫蛊娃娃跟眼前这只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三只巫蛊娃娃没有魂魄,就算滴入心头血也不会像眼前这只巫蛊娃娃一样灵活生动。

    眼前这只巫蛊娃娃身体里住了只小鬼,靠供奉和易巫长的心头血得以自由活动,等到攒够功德就能投胎转世。巫族的巫蛊娃娃跟东南亚的镀金婴尸、阴牌等其实一样。

    巫蛊娃娃被拒后,感到难过。缩在易巫长的口袋里,怯生生的露出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难过。

    易巫长:“它喜欢你,跟着你也能攒功德。”

    陈阳淡笑:“跟着我没用的,它是喜欢我,但你才是它的亲人。它现在爱跟着我,可如果让它离开你一星期、一个月,它会难过的。”

    易巫长为人冷静自持,因为巫蛊娃娃跟着陈阳能攒更多功德,见巫蛊娃娃也喜欢他便想将巫蛊娃娃送给他。她的出发点是为巫蛊娃娃好,但巫蛊娃娃跟她相处多年,早就把她当成亲人。离开亲人,它会难过的。

    巫蛊娃娃从口袋里爬出来,抓着易巫长的衣襟把自己荡到易巫长肩膀上细声细气说道:“娃娃喜欢阳阳,娃娃不想离开生生。”

    娃娃想把陈阳也带回巫族,这样它就能在不离开易巫长的情况下一直见到喜欢的陈阳。刚产生这种念头的娃娃接触到度朔冰冷的视线,仿佛被看透般恐惧而委屈的躲在易巫长背后。

    大胖艰难的扭头看到这一幕,从喉咙里发出嘲讽的咕哝声,差点激怒巫蛊娃娃。巫蛊娃娃哼了哼,抱着易巫长的头发吭哧吭哧爬到她的肩膀上,说道:“我看到井里有尸体。”

    闻言,在场除了陈阳跟度朔之外的人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实际上易巫长、柳权宁等四位天师心里早有猜想,至于其他人或许心里知道或许装聋作哑。但在此刻被揭穿自己喝了死人泡过的井水,心里的膈应和恐惧全都涌上来。

    九个普通人之中已经有两三个克制不住的呕吐,其中有个中年男人嫌恶的抱怨:“现在忍不住恶心,当初是谁不听劝非要打捞井里的鱼来煮汤?明明就知道无人村是个人尽皆知的**,非要煮鱼。何况井里养鱼多奇怪,居然没有人怀疑!”

    三个年轻人中的女生闻言尖叫道:“你现在说这种话当初请你喝鱼汤的时候怎么不拒绝?你怎么不硬气的拒绝?怎么没有听天师劝告趁他们不在就喝下鱼汤?!你喝最多吧,我记得你喝最多!”

    有人出来打圆场:“行了你们,人家天师被我们拖累都没抱怨。你们抱怨什么?”

    “他们是天师,自己人,还有驱魔除邪的本事。我们是普通人,靠他们保护。要是他们不保护,我们就是死路一条。”有人小声嘀咕,却说出其余人心里的隐忧。

    易巫长冷眼看他们,低声对陈阳和度朔解释:“这两天找不到路,他们就一直阴阳怪气。不必理会,生死由命。反正我只能尽力,不能保证他们活着离开。”

    “处理不好,容易出事。”深谙猪队友拖后腿有多可怕的陈阳向前一步,朝他们说道:“如果你们担心,可以花钱买命。你们下单,我们接单,保证你们活着离开无人村如何?”

    九个人瞬间涌上来纷纷出高价购买安全,并在获得保障之后勉强安下心。虽然还心存恐惧,但已经没有人崩溃。

    易巫长颇为惊讶,她的确担心过有人抗压能力差因此而崩溃。如果崩溃那将是件很麻烦的事情,他们不能做到舍弃就只能被拖累。没料到棘手的潜在问题居然可以这么轻松就解决,果然陈阳非常适合当巫长。

    陈阳温言道:“我怕的是有人偏激想拖大家一起死,银货两讫比无缘由的帮助要让人安心。何况,你们觉得鱼汤的事情真的是无意?”

    他意有所指,而柳权宁等人神色如常。陈阳便了然,看来他们不是没有猜测。不管是哪一波人,都比天师早一步到达无人村,或许早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了无人村的东西产生海螺纹。

    秉着要死大家一起死的自私念头,骗其他人喝下鱼汤,不是没有可能。

    外面惨白月色,屋里大厅只点亮着半截蜡烛。有只干瘦细小的黑色手掌猛然扒在狭小的窗口上,悄无声息的偷看碉楼里的众人。它喉咙里发出几不可查的尖细声音,令人联想到昆虫颤抖的口器。

    度朔垂眸,食指揩了一点放在陈阳面前的朱砂,朝着狭小窗口弹过去,正中那只小头大肚四肢干瘪的饿鬼。饿鬼发出尖啸,恐怖的脸更为扭曲,浑身都被挟裹阳气的朱砂融化成黑色的污水,同时散发恶臭。

    陈阳脚尖踢起刚刚散落在地上的八仙桌木板,右手握住后几步踩踏上房梁,用木板格挡住窗口。将那股恶臭之气格挡在外面,垂眸看着部分黑色的污水顺着窗口渗进来,墙壁上的青苔一碰触到污水,立刻枯萎。

    度朔从角落里找到一把铁棍,拿起来掂掂重量后反手甩上墙壁,将陈阳扶着的木板钉在窗口上。陈阳跳下来,甩甩手说道:“食小儿饿鬼。”

    食小儿饿鬼,身长九寸,小头大腹喉如针管,口如锯齿,专食小儿。惧朱砂、铜钱等阳气纯正的东西。

    陈阳看向怀抱婴儿的妇女:“冲着小婴儿来的,有点麻烦。”他将一半朱砂递给妇女并说道:“食小儿饿鬼恐惧朱砂、唾液或是食指、中指指尖血,不过为避免吸引食血肉饿鬼,尽量别让自己留血。”

    妇女接过朱砂,感激不已。并恐惧而担忧的将孩子抱得更紧。

    易巫长说道:“今晚先休息吧。那些东西目前还不敢擅闯阳气充足的碉楼,这栋碉楼没有绿植缠绕,阳气还算充足。晚上还算安全。”

    陈阳点头,找了个靠窗的角落跟度朔坐在一块说悄悄话:“度哥,巫灵鹫放出地狱里的杀生饿鬼,将它们藏在无人村,目的是你……还是我?”

    “你。”

    “我也猜是。”陈阳点头,随后洋洋得意道:“巫灵鹫逃出地狱二十年,估计不知道我有大后台。”

    如果巫灵鹫还在地狱阴府,那他肯定听过酆都大帝在阳间有个伴侣。那么就算要算计他的肉身,也要再三斟酌。

    陈阳转而问道:“井水里的鱼,还有海螺纹是怎么回事?”

    井里养鱼在南方某些小乡村里不算多奇怪的事情,目前陈阳不确定是吃了祠堂井里的鱼才产生海螺纹,还是无人村任何动植物只要吃下去就会产生海螺纹。

    度朔捏了捏陈阳的手,说道:“水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