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凶梯05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58章 凶梯0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大神农(种田+系统)山村名医快穿之护短狂魔     大约半夜一点钟的时候,陈阳和业主一起朝电梯走去。电梯外面围了起来, 放上警示牌, 禁止使用电梯。陈阳拉开警示带走进去, 业主犹豫了一会也跟着进电梯。

    陈阳按下‘11’的按键, 电梯微微动了一下就开始往上升。看着数字缓缓往上亮, 不知为何,业主莫名感到紧张,他靠近陈阳:“大、大师, 那只藏在电梯里的怨灵今晚真的会出现吗?”

    “大概会。”

    业主:“啊?不确定的吗?”

    “它可能出现,也可能改变主意不出来了。”陈阳随口说道。

    此时‘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停在四楼,对着空荡荡的走廊。业主吞着口水询问:“你没按四楼吧?”

    “没有。”陈阳冷静的盯着走廊, 走廊外面空无一人, 灯光显得惨白无比。有种死寂般的安静在静悄悄的蔓延,让人莫名的心慌无比。

    业主的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了般, 想尖叫又叫不出声来,跟被掐住脖子的鸭子般:“那是谁按的四楼?那、那只怨灵来了对吗?它按的, 它之前就是死在四楼——”

    陈阳恐吓他:“在怨灵面前提及死因, 不怕激怒它找你当替身?”业主果然被吓到, 紧闭嘴巴不敢再说话。见他闭嘴, 陈阳便按住电梯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关上。

    突然, 走廊里传来有节奏的、很大声的‘蹬、蹬、蹬……’, 陈阳猛然伸手拦住电梯门。触及物体, 电梯门再次打开,当陈阳跨出去的时候,吓得腿软的业主拉住陈阳战战兢兢的说道:“陈、陈大师,我、我走不动道。”

    陈阳把一道五雷灵符塞给他,匆忙说道:“见到怨灵厉鬼就把灵符贴在对方身上,再大声喊救命,边喊边跑。”嘱托完,他就赶紧跑出电梯,朝着‘蹬蹬蹬’的声源跑去。

    这边厢的业主扶着软软的腿想要走出电梯,抬头时却发现电梯门关上去。而电梯按键疯狂的跳动,一会儿跳到一楼,一会儿跳到顶层,一会儿又是在‘11’和‘4’两个按键中来回跳跃。

    业主吓得胆子都快破了,拍着电梯门大喊:“救命啊!大师,快救我!我tm中邪了!!”电梯震颤了一下,突然快速的上升,业主站不稳摔倒在地上。

    电梯升到十一层的时候,突然停下。业主想到之前看到的视频,那个中邪被当成替身的白领女死者,于是赶紧按关门键。再按楼层,任何一个楼层都好。电梯门关上之后,缓缓下降,业主松了口气滑倒在电梯角落。

    等他喘过气回过神来,发现电梯停顿下来。他抬头看了眼按键,四楼。大松口气,陈阳就在四楼,出去找到他就安全了。可惜还没等他开门,头顶猛然发出‘砰’的巨响,砸得整个电梯梯厢都在晃荡,并且向下坠了一会。

    业主艰难的吞咽口水,哭丧着脸:“不、不是这么邪吧。”电梯梯厢的灯闪烁两下后,熄灭了。黑暗中,业主听到滴滴答答的水声,他熟悉这水声。有时候电梯里的空调坏了,就会有水滴滴下来,可是他也知道电梯的空调是好的,没坏。

    所以还有另一种可能。有滴水滴落在业主鼻尖,鼻头上蹭了一点,带着浓烈的血腥味。粘稠、恶臭,往下滴落。滴答、滴答的声音还在持续,而且逐渐靠近他。

    业主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偷偷往上面照——一片漆黑,什么都照不出来。犹豫一瞬,他打开照明灯朝上面照,鼓足勇气猛地抬头,电梯厢顶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没有看到恐怖狰狞的怨灵,让业主松了口气。可是滴答的水声还在继续,听不太清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手机照明灯在业主手里绕着电梯一圈,仍旧是什么都没看到。业主查看头顶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电梯内部的厢壁模糊的映出一个影子,那影子倒挂在业主背后,血红色的眼睛和扭曲的肢体,浓稠恶臭的血从她身上滴下来。当业主绕圈的时候,那只东西也跟着他绕圈并逐渐靠近他。

    业主突然感到脖子后面有滴粘稠的水滴打在皮肤上,缓缓下滑。他的表情逐渐僵硬,脸部肌肉无法控制的颤抖,机械性的转头对上一个脑浆和腥血满面的头颅。眼睛缓缓往上移动,女尸扭曲的肢体倒挂在电梯厢厢顶,一只脚穿着高跟鞋,另一只脚以诡异的角度折叠在背后。

    业主不知道哪里爆发出来的勇气把怨灵推开,尖叫一声背靠电梯门,腿软的边按开门键边拍着电梯门大喊救命。结果手掌拍在电梯门上的时候感觉到掌心有东西爆开,摊开来看发现是怨灵的眼球,已经被拍扁了。

    那只怨灵落在地上,发出‘砰’的声音。它一条腿折叠在背后,另一条腿穿着高跟鞋,没跳一步就发出深重的‘蹬’的声音。怨灵拉出自己的肠子在业主脖子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然后按下‘11’这个按键。此时,电梯门开了,还是在‘4’楼。

    但怨灵按下关门键,眼见电梯门快要关上,业主慌忙机械性的从口袋里掏出陈阳给的五雷灵符往怨灵脑门上拍。那怨灵触及至阳的五雷灵符陡然发出惨叫,快速退开。业主赶紧扒拉开脖子上的肠子,扒开电梯门快速的跑出去。

    出去后发现走廊空荡荡,灯光惨白,耳边萦绕着‘咚咚咚’的声音。业主欲哭无泪:“不是这么邪吧?我都出电梯了,陈大师?陈大师!”

    ‘咚咚咚’的声音越来越近,业主无奈只好转而走楼梯,推开沉重的安全门往楼上爬。爬到六楼的时候听到‘咚、咚、咚’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清晰。

    业主恐惧不已,发现那声音就是从楼梯上传来的。那只电梯里的怨灵居然沿着楼梯追了上来?!

    他推开安全门,走进六楼。六楼的公寓全都被打通做成了健身房和娱乐场所,此时里面的灯光全灭,黑漆漆只能隐约看到玻璃后面的器材。幸好业主之前没能抵抗住美女的诱惑,办了**身房年卡,而且刚好今天戴在身上。

    业主用年卡刷开健身房的门,躲了进去。他想到电梯里的那只怨灵爱倒挂,还爱跟在别人背后,于是他找到个柜子躲了进去。那柜子很窄,几乎是只能躺着不能坐。他躺在里面,关上柜门,恰好柜子门上有行格子,可以看到外面一米内的情景。

    健身房里面静悄悄的,突然玻璃大门发出砰的巨响,在寂静的环境中格外响亮。那声巨响砸在业主紧张的心脏上,跳动得更快更不安。

    ‘咚!’

    电梯里的怨灵进来了,没跳动一步就发出咚咚的声音。由远及近,停在业主躲藏的柜子旁边久久不动。业主紧张得连呼吸都屏起,心肺憋得疼了才听到渐渐远离的‘咚咚’声。他刚松了口气,猛地耳边响起‘咚’的一声,眼睛对上一颗女人头颅。

    女人头颅摔得脑浆蹦出,鲜血和脑浆流了满面。眼球一颗暴凸,另一颗挂在脸上。一张脸早就摔得看不出人形,极为恐怖。怨灵靠得很近,如果不是柜子格外挡着,几乎是脸贴着脸。

    根本就是暴击,业主突然想起之前的‘咚咚’声停在旁边良久都没有动。根据他躲着的柜子的设计角度,他是看不到旁边的情形,但旁边的躲着个人却可以观察到他的一举一动。

    一想到当他自以为躲藏隐蔽,然而怨灵就在旁边静静的盯着他,业主就恐惧至极。他眼球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业主发现陈阳就站在他身边,好像在对一颗骰子说话。业主虚弱的扒着陈阳裤脚:“大师,求灵符。”

    陈阳低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杯水说道:“她们不会伤害你的,不用担心。最多就吓吓你。”

    业主接过水杯喝光后喘着气说道:“没、没害我?吓都被吓死了!”

    “我看你胆挺大,还以为你不怕。”陈阳笑道。

    业主见陈阳在,安心不少后也就没那么害怕,慢慢恢复力气和智商疑惑的询问:“你刚才说‘她们’?”

    “对啊。”陈阳点头,盯着业主看了会儿:“你没发现追着你跑的两只怨灵都长得不一样吗?”

    业主一张脸都变绿了,追着他跑的怨灵那么恐怖,躲都来不及哪还有空去分辨怨灵的长相?他问道:“不是都一样吗?满脸腥臭的血和脑浆,都是从高处摔下来死掉。没有不一样吧。”反正他是察觉不出哪里不一样。

    陈阳抛着手里的骰子,说道:“有两只怨灵。一只是电梯怨灵,一只是从高楼上被推下去摔死的怨灵。后者就是刚才追着你到六楼的怨灵,一直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因为她摔死的时候头着地,所以走路也是头在地上跳,所以会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闻言,业主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还想自己躲在柜子下正好可以看到进来的东西的脚,没料到直接跟对方的头接触。他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个被袭击的白领女人没说有两只怨灵。”

    “她当然不敢说。”陈阳停下抛骰子的动作,说道:“电梯怨灵不害人,之前出现电梯伴尸的公寓楼不是要拆迁重修吗?她去负责拆迁察看,结果中邪被那只电梯伴尸当成替身。被当成替身横死的鬼每晚都会重复临死前的一幕,正巧临近中元节、地官赦罪的日子,阴气浓重。地官赦罪之日,凡是有命案发生的地方都会遇见灵异事件,像是刚才在十一楼跟着那对母女车祸身亡的怨灵。若是平常,他根本没办法跟随在年轻妈妈的身后进入公寓。”

    “那只电梯怨灵其实是地缚灵,会不受控制的重复死前一幕,吓是会吓到人,但是不找替身也不害人。等会得把她送去超度,至于摔下楼死掉的那只怨灵则是追随白领女人而来。她是得到酆都请示,在头七之夜回来报复。因是白领女人伙同她那位情夫害死了摔楼死的怨灵,那只怨灵是白领女人情夫的妻子。”陈阳顿了顿,反问业主:“你真的没听出区别吗?电梯怨灵穿着高跟鞋,一只脚掰到背后,跳动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是‘蹬蹬蹬’,头着地那位发出的声音是‘咚咚咚’。”

    业主摇头:“……没有。”

    “好吧。地缚灵不能离开自己生前死亡的地方,所以其实只要你跑出电梯就安全了。不过摔下楼的那只怨灵在找那对男女报仇,但是他们不在医院,所以它会寻找人气。恰好你在楼梯上跑来跑去,它就找上你。一看到你不是害死它的仇人,就没有害死你。”

    “哦。”业主明白过来,突然想起在电梯被那只电梯怨灵用肠子缠住脖子的事情,于是描述给陈阳听并说道:“你不是说它不会害我吗?”

    “这样啊。”陈阳食指敲着骰子:“看来不能久留。它是暂时害不了你,不是不害你。怨灵死前还能保留理智,时间越长理智就会消失,失去人性只剩下鬼性。尤其是地缚灵,天长日久被束缚在原地重复临死前一幕,就算是人都会发疯。再多久留些时日,那只电梯怨灵就会害人,变成厉鬼寻找替身。”

    看了眼脸色不好看的业主,陈阳温和的解释:“我不是故意把你留在电梯里,只是当时综合我所得到的信息,怀疑可能有两只不同的怨灵。所以当时听到声音跑出去,将你留在电梯里主要是想到电梯里的那只东西还没发展到害人的地步。而且你手里还有我留给你的五雷灵符,关键时刻贴在怨灵身上,打开电梯门跑出去,那只电梯怨灵不能离开自然伤害不到你。最重要的是,我以为你胆子很大。”

    业主脸色缓和不少,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苦笑:“我也以为自己胆子大,现在算知道什么叫好奇心害死猫。我就是好奇那些怨灵恶鬼,还想吹嘘两句,谁知道差点被害死。”

    陈阳说道:“我现在要放走楼梯里出现的那只怨灵,然后去抓走电梯里的怨灵。你还要跟着吗?”

    业主询问:“哪里最安全?”

    陈阳:“进房吧,不过得是有人住的房间。房门外是有门神守护,普通鬼怪没有得到邀请不敢进门。硬闯也闯不进去,除非你自己打开门。如果是久无人住的地方就不会有门神,所以有些孤魂野鬼就会跑进去住。”

    业主:“我、我有栋房,在七楼。”

    “那正好,再上一层楼就好。”陈阳起身就要出去。

    业主连忙拦住他并说道:“大师啊,不如送我一程?我到现在还腿软,觉得心有余悸,太可怕了。”

    陈阳:“我还要给寻仇的怨灵指路,你还能接受再看一遍那些东西吗?”

    业主咬咬牙:“能!”等到陈阳想放出骰子里的那只东西时,他又抬手说道:“等等,我先背过身闭上眼睛塞住耳朵先。”表现得很怂,估计是真被吓坏了。

    陈阳将骰子里的怨灵放出来,那只怨灵仍旧是极为恐怖的模样。这类含冤而死的怨灵,满心仇恨便尽是死后恐怖的模样。但一旦大仇得报,沉冤昭雪,就会恢复生前模样。

    陈阳画了引路符,但在交给怨灵之前他再问了一遍:“你当真要自己报仇雪恨?我可以帮你收集证据,将那对害死你的男女送入监狱。”

    “负心薄幸,谋我性命,此仇不报,难消怨恨。”

    怨灵的声音像刮过树叶的风,凄厉恐怖,令人头皮发麻。它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怨恨深重,阴气乱窜使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度。

    “你既然决定好,我也不再劝你。”陈阳将引路符用在怨灵身上,掐了法诀道:“去!”

    怨灵朝陈阳感谢的鞠躬,瞬间消失朝着害死她的仇人方向而去。陈阳叹口气,给张求道发了条信息,让他不必理睬医院里发生的事情。因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阴曹地府既然已经判定允许那只怨灵从枉死城出来,头七还魂到阳间报复,他们也就不必管。

    业主问陈阳:“当真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是不是所有害人杀人的,都会厉鬼缠身,遭到报复?”

    陈阳说道:“哪有那么轻易?要是都这样,哪还需要阳间打击罪恶,关押犯人?横死或被杀的亡魂先到地府报道,随后进入枉死城。如果它们想要报仇就得奏请酆都,由酆都审判它们的冤情再予以头七还魂报仇。但是冤魂沾上人命就会变成厉鬼,变成厉鬼就要下地狱。阴间阳界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各自有各自严格的法律。如果要报仇,就得奏请酆都还要付出下地狱的代价。但是如果它不报仇,只需要等待,大阴法曹自也会惩罚害死它的人。”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听起来是快意恩仇,实际上哪来那么多快意恩仇?全都得按照律法来行事,阴阳两界互不干扰。如有冤情,大阴法曹绝不会错判更不会错漏。想要看害死自己的仇人倒霉只需要等待时间,等待天道剥夺刑罪累累之人的寿数,最后押落酆都审判下地狱。

    不过有些冤魂等不起,宁愿下地狱受罚也要回阳间报复。这也是它们的选择,旁人无力劝解。

    陈阳陪业主到七楼,把他送进房后再回到电梯里。他站在电梯中央,低着头认真的折叠五雷灵符。前面的按键毫无规则的亮起,电梯忽上忽下,灯光忽闪忽灭。陈阳视若无睹,滴滴答答的水声落下,散发着腥臭的血水滴在面前。

    陈阳后退一步,没让血水滴到脚面上。仍旧折叠着五雷灵符,耳边听到‘呼哧’、‘呼哧’的声音,阴冷挟裹着恶臭的气息出现在背后。陈阳略抬眸,看着电梯梯厢反射出身后的情景。

    他的身后倒挂着一只怨灵,攀爬在电梯梯厢厢顶上。直勾勾的盯着陈阳,肚子里的肠子拖在地上,脑浆和血水留了满地。它静悄悄的靠近陈阳,抓起肚子里的肠子企图圈住他的脖子把他勒死。

    陈阳垂头不语,好像没注意到头顶上那只怨灵的肠子套成的结。那结猛地落下、收紧,想套住陈阳脖子。陈阳两指夹着古铜钱币贴在肠子上面发出‘滋滋’烫伤的声音,怨灵凄厉的惨叫一声就想要逃跑。

    陈阳一把抓住怨灵的肠子把它拖到眼前,将五雷灵符扔进它的肚子里:“神兵雷兵急急如律令,敕!”

    怨灵惨叫挣扎,但在五雷灵符的侵蚀之下不断收缩成一团青色光影,最后被陈阳收进骰子里。电梯门打开,陈阳扫了眼楼层,正好是在‘11’层,他走出去,在走廊尽头看对面的一栋正在准备拆迁重建的公寓。

    当时他环视了一圈‘11’层,正好看到对面正在准备拆迁重建的公寓,大概就猜到之前那个老人认错楼层。而且马山峰给他的调查报告里没有关于这栋楼发生过‘电梯伴尸’的案件,那就只能说明‘电梯伴尸’案件本来就不是发生在这栋公寓。

    他看过这栋公寓,不像重建的样子。想要重建,照目前格局而言并不容易。至于怀疑可能有两只怨灵则是因为听到被怨灵攻击的白领女人的描述,她说自己在电梯里遇到怨灵,在楼梯里也遇到了怨灵。可是电梯里是只地缚灵,不可能离开电梯去害人,除非通过某种途径或是附身在其他人身上。

    所以楼梯里攻击白领女人的怨灵是奏请酆都后回阳间报仇,那怨灵只有头七这一天可以报仇。从昨夜凌晨到今天凌晨,只剩下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内还未能报仇,就必须回地府下地狱,恐怕这种结果会激怒怨灵,让它变成凶灵厉鬼在公寓内大开杀戒。

    届时就是有门神恐怕也挡不住厉鬼,更何况公寓住户没有一人供奉门神。守门的门神自然不会多厉害。

    陈阳收走电梯怨灵后跟业主说了一声,收到转账提示后就离开公寓回到分局,在分局里恰好遇到回来的张求道。张求道打着哈欠对他说:“医院里死了两个人,听说是突然发疯跳楼互相推搡跳楼自杀。从十五层跳下来,摔得血肉都黏在地缝里。”

    陈阳:“怨灵寻仇。”

    张求道还不清楚事情经过,于是询问。陈阳说道:“那个被怨灵攻击的白领女人企图谋害情人的妻子,那个情人也烦了和他一手打拼江山的糟糠妻,又不想分割财产。所以伙同白领女人谋害妻子,将她从十五层高的楼顶推下楼,活活摔死。”

    所以妻子变成怨灵回来报复,宁愿下地狱也要拖着这对狗男女一起下地狱。

    陈阳将骰子扔给张求道:“里面关押着一只电梯怨灵和一只横死鬼,地官赦罪时你把它们都送去道教法会,送它们超度。我这边可能到时候没时间去,就麻烦你了。”

    张求道爽快的答应:“没问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