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凶梯03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56章 凶梯03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大神农(种田+系统)丹宫之主快穿之护短狂魔     陈阳上车挂好安全带, 突然想起寇宣灵:“寇宣灵还没来, 等他吗?”

    “不用,他有驾照。自己开车回去。”度朔踩油门,将方向盘打了个转,驱车前行。

    寇宣灵出来的时候果然没见到陈阳跟度朔, 手机微信信息提示音响起,打开来看发现是陈阳的通知。告知他不必等,可以自己回分局。寇宣灵摇头啧叹,回头招呼神色恍惚的孟观主:“孟观主,送你回火神庙如何?”

    孟赋白他一眼:“我就调侃一下你的祖师爷,至于这么报复我?好歹让我有点心理准备。”

    寇宣灵笑:“孟观主走南闯北,见过世面。这点小事算什么?”

    孟赋嘀咕一句:“我又不是马山峰。”说完就坐进寇宣灵的车,让他把自己送回火神庙。同时说道:“巫灵鹫是不是在算计陈阳?”

    寇宣灵:“看出来了?”

    “没人会看不出来。”能来参加道教协会会议的天师哪个不是老油条?光是从陈阳提供出来的资料里就能看出更多被隐瞒下来的信息。比如陈阳在鬼道上的天赋, 又比如巫灵鹫独独对陈阳特别的态度。

    反正孟赋看出来了, 好在陈阳根红苗正, 没长歪。要不然天师界那些特别护犊子又对小辈格外爱护的老油条不得心痛死?看他们送给陈阳的法器重礼,可见他们对陈阳有多喜欢。不仅仅是对于陈阳天赋的爱惜,还对他没有长歪的品性感到十分欣慰。

    孟赋摆手:“早在分局把关于巫灵鹫和孟溪的消息上报道教协会时, 他们就全都知道。要不然你以为他们当真开个会议就随身携带那么多重礼?马山峰从不显山露水,实际上最老谋深算。他每次报告给道教协会,都把陈阳重点放进去。道教协会那些人慢慢就注意到陈阳,你知道他们都爱护小辈, 还不得赶紧关注他。越关注就越喜欢。马山峰再一点点透露陈小阳身上的秘密, 道教协会的人知道真相后也没办法了。谁让他们心软, 不舍得。”

    孟赋敢肯定,整个天师界就没人能比马山峰更圆滑。那就是个走进歧途的人才,他不该当个天师,应该当个政客。马山峰懂面相,看陈阳第一眼估计就看出他是短命的面相。可陈阳活下来,平平安安且天赋奇佳,要说没点猫腻不可能。

    马山峰看出来却不说破,陈阳每次完成单子后的报告都由他来写。他就斟酌语句先让陈阳在道教协会的老油条面前留个印象,渐渐增加印象。塑造这么个天赋卓绝、善良公正的形象,等到发现陈阳有个那么令人忌惮的命格,就算想要防患未然也不舍得毁掉这么个好孩子。

    老油条处理陈阳令人忌惮的命格时,多少需要犹豫,只要犹豫,事情自然有转机。但马山峰也有预料不到的事情,便是陈阳与度朔结亲的事情。

    一开始,马山峰得知陈阳和度朔的关系,只是觉得陈阳多了层保障。待得知度朔身份,马山峰不但不担心天师界知道陈阳的命格,反而先一步透露给天师界的老人精们。

    如马山峰所料,天师界的老人精们虽还不知陈阳和度朔的关系,但已经舍不得采用防患未然这套来对付陈阳,哪怕他有个可怕的命格。不仅舍不得还格外爱护,各自带了重礼送给陈阳。如同爱护天师界中任何一个既有天赋,又有优良品性的后辈。

    孟赋笑着说道:“要是他们知道陈小阳跟度局是伴侣关系,恐怕会肉疼送出那么多贵重的法器。”想起那个场面,他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寇宣灵不解:“为什么?”不是说天师界的老人精们送重礼是舍不得吗?

    “舍不得的确是舍不得,但他们送那么贵重的法器是打了小心思。拿人手短,既然受天师界众多前辈爱护重视,可能陈小阳就更加不会像巫灵鹫那样堕入魔道。”孟赋拍着椅背大笑:“那些老人精爱护小辈是爱护,可是也抠门。要是早知道陈小阳跟度局的关系,绝对是随意挑件法器送送,然后灌上无数杯鸡汤鼓励。”

    寇宣灵回想自己从小跟其他天师打交道,明了孟赋话中的意思。天师界的天师们爱护小辈,第一次见面必定送礼。可是送礼时大方,送完就肉疼,像今天送给陈小阳的重礼绝对是大出血。

    寇宣灵想着那些德高望重、仙风道骨的老人精天师得知真相后如何表面镇定,背后肉疼也觉得好笑。

    不过老前辈们的一番心意仍旧是令人感动。

    度朔将同样的真相告知陈阳,包括深藏不露老谋深算但总是为分局里的小崽子操心的马山峰,揭了他忠厚无害的表皮。

    陈阳从背包里拿出法器玉如意、七星宝剑、五雷令牌、镇坛木等等,全是各大道派送给他的道家法器,俱是珍贵。

    他笑了一下,眼眶微微湿润:“他们让我想起巫爷爷,明明是不相干的人却可以费尽心思寻找方法让我活下去,教我道术帮我驱赶恶灵厉鬼。在知道我凶险的命格后还是选择维护我,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

    陈阳一度厌恶过自己的命格,因为这命格带来的至阴体质,令他从小到大都活在恶灵厉鬼的骚扰和死亡的威胁中。甚至他的家人因此而亡,巫爷爷也因和前来抢夺他肉身的厉鬼打斗,耗尽心血而亡。

    可他仍旧觉得自己幸运,因为他总是遇到对自己饱含善意的人。那么多人爱他,保护他,温暖的感情始终不吝于给予他。或许曾有人恐惧他的命格进而排斥,但还是有人愿意帮助他,对他释放善意。

    所以陈阳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成为巫灵鹫,他不愿意让爱他、相信他的人失望难过。

    “我庆幸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天师,光明磊落,俯仰无愧天地。最重要的是,”陈阳眸里带笑的望着度朔:“我遇见你,跟你结亲然后爱上你。度哥,谢谢你一直陪我。”

    十岁的陈阳失去父母,十四岁的陈阳失去爷爷,十六岁的陈阳失去巫爷爷,得到邻里畏惧的目光和避之不及的冷漠。可是,好像失去了所有的陈阳在十六岁遇见度朔,从此以后不必经历生死分别,不用害怕自己至阴体质连累他人。

    度朔参与陈阳十六岁之后的人生,在他的生命中扮演父亲、兄长到亲密的爱人,陪伴他走了将近七年。余生包括死亡都将陪伴他,不会离去也不会有分别。

    度朔看了陈阳一眼,无奈的叹口气,就近找了个可以停车的地方把车停下来。手掌裹住陈阳的后颈把他按在肩膀上:“阳阳,你明知我不能看你哭。”

    陈阳破涕为笑,拍了他一下:“撒谎。你没少把我弄哭的时候。”

    “那得看地方。”度朔在陈阳耳边轻声言语,此时恢复原本俊美的相貌,眉目间的威严冷漠尽数化为柔和,好像高高在上的神灵变成凡人,懂得爱欲嗔痴。让人看见了,就会陷入疯狂,恨不得自己才是那个让神灵动心的人。“但凡你有一点难过,我都会心疼。”

    “我会变成一个昏君,不能成为公正严明的酆都大帝。原本只充塞大阴法曹法典律令的心里强硬的挤进一个陈小阳,会让我失去镇定理智,像个凡人那样慌里慌张。”度朔谈及自己慌张的狼狈样子,也觉得好笑:“阳间阴府,六道众生,只有一个陈小阳。我恰好遇见,恰好抓在手里,我也很幸运。”

    陈阳抱紧度朔,笑得不见眉眼:“你以前不说这些话的。”

    “不说,不代表没有。”度朔轻轻拍了拍陈阳的背,见他不再难过才松了口气。陈阳一直很坚强,总是表现出乐观向上的态度,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度朔唯一见过陈阳难过得无法安眠的时候,是陈阳父母、爷爷和巫爷爷的忌日。直到他发现自己会因为陈阳的难过而感到不开心,因为他无法安眠而担忧,他才开始重视陈阳这个人。不再因他凶险诡异的命格和至阴体质,而只专注于陈阳本人。

    度朔在明白自己的心意后,就趁着陈阳依赖他的时候,仗着两人阴亲的这层关系强硬的扭转自己在陈阳心中的地位和印象。让陈阳知道,他不是他的父亲或兄长,而是他最为亲密的丈夫。可以拥抱他,侵占他,让他得以依赖可以交付身心的丈夫。

    度朔捏了捏陈阳的后颈,眼中有些微笑意。

    所以他在陈阳十八岁成年的时候,掐断他拥抱世界上任何一个除他之外的爱人的机会。把两人的关系在一夜之间转变为亲密的爱侣,而陈阳没有机会思考就已经被侵占身心。

    酆都大帝在剥除公正严明的形象后,也是个会因爱情而心生算计、起强占欲望的普通男人。

    好在度朔出现在陈阳身边的时机太过正确,所以即使度朔从父兄的位置变为亲密爱人,他也不过是愣了愣神就接受。

    如果度朔现在跟陈阳陈述他曾经并不算光明的想法和手段,陈阳大概也不会觉得有哪里不对。因为度朔是陈阳的丈夫,在陈阳看来就是理所当然的关系,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其他人能够取代度朔的位置。

    所以度朔占据着陈阳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位置。这种想法并不需要被理解,也不会影响他们对法度、善恶的判断与衡量。

    陈阳抬头亲了亲度朔嘴角,笑道:“我喜欢听。”

    “那你好好珍惜。”度朔拇指揩着陈阳眼角,抹掉一点湿润。

    陈阳惊讶:“这话的意思是你偶尔才说我喜欢听的话吗?”

    “好听的话说太多会变廉价。”度朔亲了亲陈阳额头:“乖。”

    陈阳斜眼瞥着度朔,早该知道以他的性格很少说情话,也就在他心情难过的时候安慰。心情一好,无论怎么磨都不肯说。闭紧嘴巴绝不说,讨好他的时候,他倒是照单全收,该不说的还是不说。

    陈阳怒而扑上度朔,咬着他的嘴唇:“你说不说?你说点好听话,让我开心不行?”

    度朔镇定的回答:“让你开心的方式那么多,不必非要这种。”他环住陈阳,干脆把陈阳咬他的动作变成深吻。吻得陈阳迷迷糊糊,不再要求他说情话为止。

    ‘咣咣’。车窗玻璃被敲响,度朔松开陈阳把车窗降下一半,外面站着个男人。他看到度朔先是一愣,然后说道:“先生,可以把车往旁边挪吗?”

    陈阳看了眼,发现他们的车正好挡住后面的车位,于是拉了拉度朔。度朔应了声就把车开走,到前面不远处的停车场。

    下车后陈阳问:“来这里干嘛?”这里是个大广场,广场附近围绕很多大楼,形容一个商圈。繁华热闹,人来人来。

    度朔牵起陈阳的手:“不是说饿了?去吃饭吧。”于是牵着陈阳走进一栋大楼,进入电梯按下十六层的按钮。电梯里还有七八个人,其中有一老一少,老的大概六十岁,少的大概十五六岁,应该是爷孙俩。

    老人握着孙子的手说道:“这是专用电梯吗?”

    男孩有些不耐烦的回答:“不是。爷爷,你不要每次坐电梯就问这个好不好?哪有那么多专用电梯?这里是百货大楼,没有直达某个地方的专属电梯。”

    老人含糊的应了声,“不是就好。”

    旁侧的人闻言颇为奇怪的瞥了眼老人,但也没说什么。老人又说道:“你没经历过不知道有多可怕,电梯这种地方,就是凶险。常年出事故,凶邪啊。”

    “好了好了。爷爷,地方到了,我们赶紧出去吧。”电梯里已经有不少人因为老人那番话而露出不悦神色,男孩急忙把老人拉出去,幸好此时电梯门开了。

    陈阳看了眼,发现也是他们要到的楼层,于是跟着度朔出去。他们选了一家餐厅进去,竟然也在里面遇到刚才的爷孙俩,爷爷似乎还想跟孙子讲话,但后者不耐烦的起身说是去洗手间。

    陈阳正巧坐老人身边一起等位置,看到对方露出失落的表情于是搭话:“老先生,您刚才说电梯凶险是怎么回事?”

    老人见有人搭话便高兴的说道:“电梯经常出事故,那不就是凶邪吗?”

    陈阳好笑的说道:“车也经常出事故,那也凶邪吗?”

    “那不一样。车是行走的死物,出车祸,凶邪的是地方。电梯是个密闭的小空间,就在一个地方上下,出了事故,冤魂亡灵就被困在电梯里。那电梯就是个凶邪的地方。”

    陈阳说道:“冤魂亡灵被困电梯,也没有害人的能力。”这些应该算是意外死亡,如有强烈未了的心愿才会被困在电梯中成为地缚灵,而地缚灵是没有害人能力的。

    老人不赞同的说道:“要是死得凄惨,怨气重,更加能害人。那电梯小小的,封闭起来就只有一个人。要是存心想害人,那真是百发百中,完全逃不过。”见旁边还有几个年轻人、中年人都被吸引过来,老人便更为激动的说道:“你们想想看,想害一个人让电梯出故障就好。电梯突然坠落,人是要被摔得不成人形,死得惨,怨气重。电梯不坠落,就把电梯停在半空,破坏报警铃,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有个年轻人忍不住说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电梯偶尔会出的事故,怎么就变成凶邪了?电梯出事故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就跟出车祸一样,到你嘴里就变成灵异事件,要是这么说,是不是世界上所有事故都是怨灵杀人?”

    老人瞪眼:“你们别不信!你们知道对面那栋公寓楼吗?”

    年轻人中有个女人看了眼说道:“我知道。我就住那栋公寓楼。”

    老人:“你住哪层?”

    年轻女人:“十一层。”

    老人悚然一惊:“十、十一层?你刚搬进去的?”

    “是。怎么了?”白领女人也有些莫名,老人的表情让她有些害怕。

    老人说道:“之前那栋精装公寓的电梯是专用电梯,就是按下楼层房间号,电梯门一开走出去就是房间。后来有个女人按错楼层,走出电梯结果发现那户人家在门前装了防盗门。而且那户人家刚巧去旅游,没能及时回来。导致那女人被困在防盗门和电梯门之间的缝隙五六天,活生生饿死。那户人家回来,刚打开电梯门,仰面一具腐烂的女尸倒进来,没把他们都吓死。”

    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恐惧电梯,不仅是因为电梯坠落时里面的人会摔成肉饼,还因为一旦电梯关闭人就会被困在小小的密闭的箱子里。如果恰巧信号失灵,那种孤独绝望和恐惧感会将人逼疯。

    而老人说的被困在防盗门和电梯门之间的小缝隙的女人,真正让人感到恐惧的是这五天里,一点点的感觉到死亡降临,死在绝望中。更令人恐惧绝望的是电梯按钮就在眼前,却因为防盗门栏杆过于紧密,手伸不进去无法按下电梯。明明生存的希望就在眼前,却只能眼睁睁看着。

    年轻女人吓了一跳:“不会吧。那出了这事故之后……就拆了专用电梯吗?”

    老人摇头:“没有。那得多大的工程。业主赔钱了事。但是之后还是出事,还在十一层。那户人家搬走了,毕竟怎么也不敢再住下去,自家门口死了个人,还死得那么惨。再说,那户人家其实也是凶手之一,谁让他们还要装个防盗门。他们搬走后,又搬来个白领女孩。”

    年轻女人自己就是个白领,前几天才刚搬进那栋精装公寓十一层。她心里有点害怕,却还是坐下来听老人说。她问道:“那之后呢?难道遇见什么东西了?”

    老人说道:“肯定是遇见了,那个白领女孩子有次晚回家,走出电梯的时候好像是看见了什么。就站在电梯门口半天,手脚僵硬。那块地方就是之前还没拆掉的防盗门和电梯门之间的缝隙,白领女孩子像是被魇住,突然电梯门打开,女孩子往后仰倒,直接就往下摔。后面没有电梯厢,她直接从十一楼摔倒停在四楼的电梯厢上面,死了。”

    年轻女人害怕归害怕,好在还有理智:“您是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

    老人:“看了监控。监控很清晰,当时我就在旁看。我之前就住这栋公寓,出事后才把电梯修改。”

    年轻女人又问:“那之前第一个女人被困在十一层防盗门和电梯门之间,失踪五天难道没人找她吗?难道没人来查看监控录像吗?”

    老人:“这、这我怎么知道?”

    年轻女人笑了笑:“大爷,您还是别迷信了。您说的这些,都是意外事故。”她因为找到老人故事中的破绽而松了口气,放松心情说完这句话就跟朋友回桌点餐。

    老人回头问陈阳:“小伙子,你信不信我?”

    陈阳看了眼对面的精装公寓,笑道:“眼见为实。没有亲眼见过,我也不知道该不该信。”

    老人虽不满意这回答,但也没有不开心。毕竟陈阳没有直接否认他的话,“唉,你们小年轻就是不信我说的话。我看刚才那个女娃娃要出事。”

    陈阳并没有在刚才的那个女孩子感觉到被怨灵缠身的鬼气,所以没有立即认同老人的话,只是笑了笑。老人摆手说道:“不信就不信吧,反正没人爱听劝。”

    这时候老人的孙子回来,拉着老人点餐。度朔把陈阳也拉走,开始点餐。老人离开的时候看了眼刚才的白领女人,对着对面的精装公寓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就是不信邪呢?”

    第二天,毛小莉接了一个单子,递给马山峰看:“马叔,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马山峰接过单子:“电梯怨灵?我去查查看。”

    毛小莉:“好。”

    两个小时后,马山峰走出来对毛小莉说道:“的确是二星级别的单子,可以接。”

    张求道咬着棒冰过来说道:“电梯怨灵?有什么背景?”

    毛小莉说:“这栋公寓的业主在app发的单子,好像是之前有人死在电梯里形成怨灵。阴魂不散,昨晚上有个晚归的女孩子遭到攻击,差点没命。所以业主就赶紧下单,我刚巧见到,觉得还行就接下单。”

    张求道:“有没有详细说明?”

    毛小莉:“没有。雇主的意思就是让我们把怨灵驱赶走,要是能超度就超度,不能的话希望能赶走,别让怨灵害人。”

    张求道:“还算这业主有良心。”

    陈阳下楼,听见他们聊天内容,问毛小莉:“有电梯怨灵出现的地方是哪里?”

    “洪湾公寓。”

    张求道:“高级公寓,一套房很贵。普通人根本买不起。”

    陈阳:“是这里啊。我昨天才听到有人提及这栋公寓,没想到今天就出事。小莉,这单转给我吧。觉得还挺有缘,我来处理吧。”

    毛小莉点头,爽快的点头:“行。”

    陈阳去看了遭遇攻击女孩子,果然是昨天遇到的白领女人。此刻她脸色惨白,躺在病床上摔断了一条腿。女孩子见到陈阳,疑惑的询问他是什么人。

    陈阳表明来意:“我想知道昨晚上,你看见了什么?”

    白领女人压抑着恐惧说道:“昨天晚上我跟同事聚餐,比较晚回家。回去的时候已经一点多,那时候前台就一个保安,没什么人。我走进电梯,按下按键。在四楼的时候开始听到砰的巨响,是从电梯上面传来的声音。我以为有人从上面传下来,或者、或者是什么东西从上面摔下来。可是电梯没有一点动静,本来那么大的声响,砸下来的东西肯定会让电梯发生震动,但是没有。”

    当时她感到很奇怪,突然想起白天老人说的有个女人从十一层摔下来,正好砸在四楼的电梯厢厢顶。老人说女孩是晚回家,可没说是几点,难道就是一点多?

    电梯还在往上升,按钮亮到十层时,白领女人听到滴滴答答的水声。她战战兢兢的抬头看,竟和电梯空调口里的一双血红色眼睛直勾勾对上。那时候她已经完全忘记去思考为什么电梯空调风口处会有一双眼睛,只愣愣的盯着,直到一滴血砸在她的鼻头上。

    电梯门正好打开,停在十一层。白领女人哆嗦的爬出电梯,出去的那一刻,电梯猛然下坠发出巨响。她回头看,发现电梯门没有关上,电梯厢就停在四楼。四楼的电梯厢厢顶有一具扭曲的尸体,白领女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看见那具尸体血红色的眼睛,她吓得赶紧往回跑。

    她在走廊跑,走廊的灯闪闪灭灭。她听见身后传来‘咚咚咚’的声音,一直跟在她身后。白领女人不敢回头,哆嗦着找出门卡刷开门,进去的时候眼角余光跟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对上。当时她吓得失去理智,那只东西快速堵住门口,不让她进去。

    白领女人转身尖叫着逃跑,不敢再搭电梯,所以跑楼梯。穿着高跟鞋仍旧跑得飞快,可是身后‘咚咚咚’的声音始终如影随形的跟着。后来白领女人躲在消防门后面,那声音逐渐远去,白领女人松了口气从消防门后出来,见到空空旷旷的楼梯才放心。

    她害怕那东西回来,于是赶紧上楼。就在她爬过一层楼的时候,楼道的灯猛然全熄灭,她抬头看,只见楼梯上有只东西肢体扭曲的往下爬。明明肢体扭曲,可是趴下来的速度却很快,眨眼就到眼前。

    白领女人在看清那张恐怖的脸之后瞳孔扩大,放声尖叫,然后被推下楼摔断腿后晕了过去。

    她笃定的说:“那只女鬼就是电梯里的怨灵!”

    陈阳得到线索后去往洪湾公寓,跟公寓的业主见面。业主见到陈阳,觉得他过于年轻,明显不相信他是天师。但好歹是app接单的人,他也只能试一试。但是要求陈阳捕捉怨灵的时候,他也得在旁边跟着,防止陈阳撒谎造假。

    陈阳:“我无所谓,不过你不怕怨灵?”

    业主哼笑两声,轻蔑的说道:“怕什么?怨灵敢来,我先弄死它!别转移话题,今晚我跟定你。”

    陈阳笑着说道:“无所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