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凶梯02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55章 凶梯02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大神农(种田+系统)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快穿之护短狂魔     马山峰对陈阳说道:“道教协会那边召开一个会议, 在白云观举行。总局和分局都得派人参加, 其他地方道教协会负责人都会进行视频会议。”

    陈阳疑惑:“发生什么事?”

    马山峰:“有只恶鬼从地狱中跑出来,现在人间作恶。他极为狡猾,私逃二十年才发现他已逃出地狱。每次捕捉到他的行踪总是晚一步,连鬼差阴司都成为恶鬼戏耍对象。酆都决定与人间道教协会合作, 鬼差、天师一起合作捕捉那只恶鬼。这次会议就是商量如何捕捉出逃地狱的恶鬼。”

    关于这只恶鬼,度朔有在陈阳面前提过。因为出逃地狱二十年才被发现导致度朔震怒,连坐地狱的鬼差。

    毛小莉诧异:“哪只恶鬼这么厉害?竟然需要酆都和道教协会合作捕捉。”

    马山峰:“那是只七百年恶鬼,曾将整座城炼成僵尸。”

    张求道回来就听到这句话, 也诧异的询问:“开玩笑吧。怎么可能将整座城炼成僵尸?恐怕还没炼成就先被天道降下一道雷劈成渣渣。”

    僵尸本就非人非鬼非妖,被六道排除在外, 因怨气聚喉而不生不死,是为天道所不容的怪物。僵尸修行千年才能成为不畏惧日光的飞僵,浑身是邪毒, 至阴至恶, 即使可于日光行走也会因其形如死尸不得不避世而居。尤其僵尸未修炼成飞僵之时需靠饮血果腹,更是人人喊打的存在。一般僵尸活不到成为飞僵, 但若成飞僵则难以收服。

    长和义庄的飞僵被斩杀的结果是损失三位上清天师,可见飞僵有多可怕。而且天道为制约平衡,绝不会任由整座城被炼成僵尸。整座城被炼成僵尸绝对邪气、怨气冲天影响国运, 天道绝不会坐视不管。

    犹如张求道所说, 在整座城被炼成僵尸之前, 天道会直接降下一道雷将整座城劈成渣渣。

    “天道不允许的事情, 就是从春秋战国活到现在的飞僵都做不到。何况区区七百年恶鬼?”张求道显然不信马山峰说的话, 他质疑道:“会不会搞错了?”

    “没有错。”马山峰摇头:“你们可听过至阴体质的人?”

    毛小莉几人点头:“听过。”陈阳心里一动,抬头看向马山峰,等他解释。

    马山峰问陈阳:“陈局知道吗?”

    陈阳:“知道。至阴体质,或叫做极阴体质,八字命格奇阴无比。生于三破日冬至,极阴怨气汇聚于身,受万鬼觊觎,是早夭的命格。”

    三破日是大鬼节,六十年一次的极阴日。地府鬼门大开,地狱中所有饱受折磨的恶灵厉鬼统统涌向人间,导致阳间阴气达到最盛。这一天也被称为万鬼□□日,行人不敢深夜出门□□,害怕受厉鬼恶灵侵扰。冬至日于民间有俗言:‘阴气之至,阳气始至’之说。意即冬至日是一年之中阴气最盛的一天,达到了顶峰。顶峰之后慢慢衰弱,阳间阳气开始逐渐浓郁。

    因此三破日与冬至日两个至阴之日撞在一起,历史上少有。一旦撞上,行人不敢外出,家中门窗必然紧闭,房中蜡烛点燃到天明。若是有小孩在这天出生,极为糟糕的撞上奇阴八字,便是万鬼眼中最佳肉身。

    万鬼想要抢占一个肉身,必然大打出手,最终产生一只鬼王。小小婴孩肉身又怎么可能承受得住鬼王森森鬼气?只能落得早夭地步。如果有人千方百计护住婴儿,长年累月要受恶灵厉鬼等邪祟侵扰,丝毫不能放松。最终害得婴孩家破人亡,而婴孩恐也活不过十五。

    因而道教中有传言,阳间并无极阴体质者,因为他们通常活不长。

    马山峰:“那只恶鬼名叫巫灵鹫,生在三破日,恰好和冬至日撞上。八字奇阴,体质至阴,本来是早夭命格,但生在巫族还算昌盛的时候。没人比有鬼族之称的巫族更了解恶鬼,他们把巫灵鹫保护下来甚至将他视为巫族中神的化身。因为巫灵鹫反而把要杀害他的恶灵厉鬼驯养成家仆,成为当世唯一一位懂役鬼的巫长。”

    “巫灵鹫?”毛小莉微讶:“我听过他,我们茅山派跟巫族其实关系很亲近。虽说天师道本源是巫术,但经过长年累月的改进,其实现在的道术跟巫术有很大区别。倒是茅山派中分黑巫术和白巫术,大部分保留巫术。所以我对巫族比较了解,我爸说过古蜀国灭亡、鬼族消失之后,巫术就开始没落。但在七百年前,巫族出了个天才,名叫巫灵鹫。传言他差点就光复鬼国,因此在巫族、尤其鬼国中被尊为圣人,开过君主这样。”

    张求道:“天师道有提过巫灵鹫,只一句话:‘少有天资,其性乖张,不幸夭亡’。其余没有太多描述,像是讳莫如深。”

    毛小莉:“因为他曾妄图光复鬼国,将所有人都变成他的臣民。啊,我想起来了。马叔说巫灵鹫曾经想要将整座城城民炼成僵尸血,其实的确成功了。只是全都炼成力大无穷却毫无智慧的僵尸,形如嗜血的畜生。巫灵鹫认为这是失败品,不是自己想要的鬼国子民。恰好那时他已油尽灯枯,毕竟将整座城民炼成僵尸还瞒过天道,必然用了倒行逆施的禁术。当时众派天师围聚僵尸城,虽把巫灵鹫打入地狱,但还是救不回整座城的城民。短短时日,繁华的城市沦为死城。”

    “那座城市在哪?”陈阳问道。

    毛小莉回答:“以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是座城市,在历史中是个小王国。名为古格王国,曾盛极一时。现在位于阿里札布让区象泉河畔的土山上,是个文化遗址。历史中记载古格王国的灭亡源于战争,但有学者研究过战争和自然灾害并不足以让古格王国从盛极一时的城都短时间内变成死城。我爸提过,古格王国的灭亡跟巫灵鹫炼制僵尸有关,我猜就是那个城市。”

    陈阳点头:“巫灵鹫就是那只逃跑出来的恶鬼……他的目的难道还是要创建属于自己的鬼国?炼制僵尸的方法,我记得术书里面提过要用……僵尸血,飞僵的僵尸血!”他猛然看向寇宣灵,后者反应过来。陈阳:“长和义庄的僵尸血!”

    寇宣灵:“僵尸血没人找得到,当初三位上清天师身死道消,震惊整个天师界。道教协会派人在长和义庄找了几年,都找不到僵尸血。飞僵的僵尸血至阴至恶,大家都知道僵尸血的严重性。所以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僵尸血,虽然已有传言长和义庄根本没有僵尸血。”

    陈阳拧眉说道:“我们还得跟警察那边说一下情况才行。”

    警察局那边很快回复,特别说明没有发现异常之人。不过现场有个女孩子,名叫孟瑶,清醒后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他们请了天师协助,那天师说孟瑶是被妖邪魇住,待他做法驱除残留在孟瑶身上的邪气,孟瑶昏过去,今早才转醒。

    醒过来的第一句话是:“孟溪不是我哥,他是恶鬼!”

    孟瑶极为惊恐,反反复复只有这句话。本来神智逐渐清醒,但在一个护士来给她打针的时候,那护士突然抓住孟瑶的手腕,狞笑着将针筒扎进她的手腕里并大声喊道:“瑶瑶,你不乖!快回来,我们一家团聚!”

    孟瑶再次发疯,这回不是被妖邪魇住,而是真的被吓疯了。护士被抓住,证明是被妖邪魇住,清醒过来后什么都不记得。

    陈阳:“孟溪是巫灵鹫?从地狱中逃出来的恶鬼?他拿走僵尸血是想再复制出一个鬼国,还是认为他现在的能力已经能够炼制僵尸?”

    孟溪的年纪在二十几岁左右,恶鬼二十年前逃出地狱,假如正好附身孟溪,大概能够解释孟家父母对他的无视。正因为察觉到自己的孩子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恶鬼抢走肉身,痛恨恶鬼又舍不得伤害孩子肉身,所以选择无视。

    巫灵鹫的话真假难辨,但陈阳知道巫灵鹫估计不屑于讨好孟家人,所以关于孟家人无视他的过往是真,但要论孟家人利用巫灵鹫的付出所得投抱给孟瑶就不太可能。

    陈阳:“马上通知道教协会,通缉孟溪。”话说间,大胖跳进来,嘴里叼着张照片放在他面前。陈阳拿起照片,看到照片里是个怀抱黑猫、脸色惨白的白衣女人。他寻思半晌,只觉熟悉。于是问大胖:“你认识的人?”

    大胖摇了摇尾巴。陈阳说道:“我见过她吗?”

    大胖叼出纸牌,纸牌上写着:‘愿屋’。陈阳恍然大悟:“你曾经引我过去,愿屋里的女主人。”毛小莉听闻竞争对手,连忙走过去:“给我看看,她可是突然消失近一个月。”看到照片,她也确认:“确实是愿屋女主人。”

    陈阳问大胖:“她怎么了?你想要我帮你找她吗?”

    大胖抬起自己的右后腿想把脸埋进去,但是太胖导致用尽全身力气也只是做到把腿抬高三厘米。脸和腿之间隔着层层圈圈肥肉,情况很尴尬。大胖干脆把脸埋进肚子里,埋进去的时候肉山似的肚子还跟果冻一样动弹,泛起层层波浪。

    陈阳没忍住,抬手就撸:“你不会无缘无故在这时候提及她,也不会无缘无故把我引到愿屋。要是你想找她,一个月前就找了。所以她跟巫灵鹫有关系,对吗?”

    大胖团成一颗巨型圆球,一动不动。但是尾巴摇起来,肯定陈阳的回答。毛小莉眼睛看直了,偷偷把手摸上去,刚触及大胖的毛就被一尾巴甩开,手背上出现红痕。她嘀咕着:“不给碰就不给碰,小气。”说罢,毛小莉又跟大胖商量:“我订了两箱猫猫酒,你让我捏捏,捏五下给一瓶。”

    大胖把牌子怼她脸上:捏三下,给一瓶。

    毛小莉:“你不如去抢!”

    大胖‘唰’一声收回纸牌,圆滚滚的背影充满商人不容砍价的冷漠无情。毛小莉算了算猫猫酒的价格,发现还在自己零钱可承受范围内,于是妥协并幸福的撸到猫球。

    寇宣灵见状也心动,但他没有猫猫酒。于是在旁边语重心长的给大胖科普职场同事相处规则:“……所以,同事就是伙伴,是兄弟。既然是猫,给兄弟撸|撸怎么了?”

    大胖不为所动,对着寇宣灵翻了个白眼。陈阳推开寇宣灵:“别添乱。大胖,她是什么人?”

    大胖竖起牌子:‘徐阿尼’。

    陈阳:“徐阿尼?你之前的主人徐阿尼?”大胖甩尾巴,陈阳惊讶:“她还活着?”

    徐阿尼是隋朝人,距今有一千多年。活下来岂不是一千多岁?大胖把纸牌拖出来,上面写道:僵尸。

    陈阳还想再问清楚,但大胖不肯多说。无法,陈阳便将徐阿尼和巫灵鹫的消息都告知道教协会,而他猜测徐阿尼应该是快修炼成飞僵的毛僵,否则巫灵鹫不会大费周章从长和义庄中寻找僵尸血。

    陈阳和寇宣灵去参加道教协会举行的会议,留下张求道和毛小莉。张求道回来的时候陈阳跟度朔在房里待了一天没出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于是拉着毛小莉问:“你们说度局跟陈阳吵架,为什么吵架?”

    毛小莉摇头:“不知道。”

    张求道:“……你还兴致冲冲把我叫过来看戏?”

    毛小莉:“马叔跟我说他们吵架了,让我去看戏。我觉得看戏就好了,纠结陈哥跟度局吵架的原因就没意思。”

    “所以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吵架?”

    毛小莉点头,然后指了指马山峰:“马叔知道。”

    马山峰抬眸扫了他们一眼,笑了一下端起茶杯溜回办公室:“夫夫吵架有时候是没有根由的,这些你们以后就会懂。旁人嘛,看看就好,不必深究。”

    陈阳和寇宣灵去参加道教协会,作为大福分局局长坐在一群天师界大佬中,让他稍微不自在。好在遇到熟悉的火神庙庙主孟赋,之后跟其他地区道教协会负责人视频会面的时候还见到川省常道观观主易维、申市紫阳宫监院苏里和胡英楠。

    他们主动跟陈阳打招呼,倒是让他免于在不熟悉的天师界中一言不发的境地。但令陈阳没料到的是,继孟赋、易维等人之后竟还有不少天师跟他打招呼,这些天师都是天师界内行走的招牌。他们早就知道帝都分局来了个有天赋的局长,是难得一见的鬼道传人。自然都抱了照顾后辈的想法,再加上鬼道没落,天师道自要帮衬几分。

    所以刚见面,陈阳收到不少天师界大佬赠送的礼物,装了满满一书包。寇宣灵让他放宽心,别感到不自在,这群大佬贼有钱。而且见面送小辈礼物是他们的爱好,收着就是。

    陈阳:“你有经验?”

    “但凡有几分天赋的小辈都有经验,见怪不怪。”寇宣灵旋即举例毛小莉和张求道:“他们也收过不少礼物,尤其毛小莉,收过不下十次礼物。每次道教协会举行例行交流会,毛道长都会带着家中小辈到各大天师面前溜一圈,搜刮走好东西后心满意足的离开。”

    所以弄到后来,天师界大佬见到毛家长辈带着小辈腆着笑脸走上来,心都得疼上好一阵。

    不过一会,大家都入座,五十来个位置空了三十多个。但那些位置都放了个平板,平板接通开启视频聊天。天师们见面互相打声招呼聊聊天,随着道教协会会长以及大福总局局长走进来,所有人都歇住话头保持安静。

    他们齐齐看过去,扫了眼会长,还是仙风道骨白胡子飘飘的相貌,还是朴实无华的穿衣打扮。再看一眼局长度北,齐刷刷瞪着他胸口的猪头,气氛诡异。

    陈青岱是全真教派颇负盛名的上清天师,因德高望重而被推举为会长。他是少数知道度朔真实身份的天师之一,和他一同进来的时候也注意到他衣服胸口上绣着猪头。

    陈青岱抚着胡子道:“度局童心未泯。”

    度朔淡然:“我家里那位亲手绣的。”

    “家里那位?”陈青岱诧异不已:“度局成家了?”

    “嗯。”度朔唇角带笑,目光落在前面不远处的陈阳身上:“他调皮。”

    陈青岱到底是经历过大风浪,哪怕听到酆都大帝当面承认自己结亲还在他眼前秀了把恩爱,他也很淡定并且快速的接受:“恭喜。”

    接下来又根据度朔胸前的猪头针脚夸赞他妻子蕙质兰心、心灵手巧,要知道现在没多少人对刺绣感兴趣,尤其是的确手艺不错。

    两人的对话被其他天师听到,其中知道度朔真实身份的天师不超过五个,其余人只当他是总局局长,跟酆都那边有些关系。见他结婚还以为是新婚,纷纷恭喜祝贺。

    度朔纠正:“不是新婚。已经结婚快七年。”

    众人更为惊讶,完全没料到度朔竟然隐瞒这么久。转念一想,度朔为人低调,很少出现在天师界,他有家室没人知道也算正常。

    火神庙庙主孟赋诧异的说道:“度局结婚对象是谁?”

    陈阳半掩住脸,从度朔进来就一直没往他那看。闻言立刻摇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正常,我也不知道。”孟赋以为陈阳才进入天师界一年,不认识度朔很正常:“度局一向神秘低调,虽然四年前上任总局局长,但是出现在人前的次数两只手数得过来。”

    陈阳点头,脸有些烧红:“嗯,不认识。”

    寇宣灵瞥了眼陈阳,不拆穿他,沉默的听孟赋叨叨。

    不过他忽然想起来,四年前刚好是陈阳大一将近大二的时候,差不多一年时间足够他适应帝都生活。之后就是度朔突然担任总局局长,难道还是为了方便照顾陈阳才跑来揽下这累人的职务?

    寇宣灵看看羞恼的陈阳,再看看满面春风时不时瞥过来一眼的度朔。这也就是在天师界一群老头子面前,不然随便来个年轻八卦点的人一眼就能看穿两人奸|情。他摇摇头,感叹或许度朔还是为了陈阳才来阳间。

    没料到酆都大帝也这么痴情!寇宣灵感叹不已,然后摸了摸随身携带的祖师爷画像。

    孟赋瞧了眼寇宣灵又把祖师爷画像带在身上,已经见怪不怪。还有闲心调侃他:“听说在长和义庄的时候,祖师爷两次显灵救了你,结果画像被撕了。”

    寇宣灵黑脸:“孟观主,别提这茬。再提我生气了。”

    孟赋闻言哈哈笑了几声,调侃完寇宣灵心满意足后就闭嘴。

    那边厢度朔开始就从地狱中逃出来的恶鬼一事阐述,当他提及七百年前妄图将整座城炼为僵尸的巫灵鹫后,众人脸色变得凝重,注意力终于从度局胸口的猪头转移到巫灵鹫一事。

    陈阳拍了拍滚烫的脸,度朔说的事情跟他所猜测的**不离十。所以此刻没多认真听,反而看着度朔认真的侧脸发呆。

    他好像从来没见过度朔认真工作时的样子,虽然他一直在忙。现在难得见到度朔的这一面,意料之中的迷人。哪怕度朔换了张平凡的脸,威严的气势还是把陈阳迷得三魂五道。

    孟赋推了推陈阳:“陈局,回魂了?”

    陈阳猛然回神,发现会议已经结束。度朔正跟道教协会会长聊了几句,然后吩咐身边人去办事。而其他天师也陆续离场,他才知道自己看度朔看得入迷。于是颇为尴尬的说道:“度、度局真帅。”

    孟赋担忧的看着他:“天师界都知道,但是度局已经结婚了。”

    陈阳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发现寇宣灵已经趴在桌子上偷笑。他笑了笑:“我知道,我就是崇拜度局。崇拜而已。”

    孟赋还想再劝,那边度朔已经跟道教协会会长聊完径直走过来对陈阳说:“聊完了?”

    陈阳点头。

    “饿吗?”度朔自然而然的牵起陈阳的手,朝石化的火神庙庙主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陈阳回头朝孟赋笑笑,就对度朔小声说道:“还好。度哥,你刚刚真帅!”

    “喜欢吗?”

    “特别喜欢。”

    寇宣灵同情的拍拍孟赋肩膀,可怜他是在场天师最晚走,以至于这把年纪了还要受到这种冲击。寇宣灵决定好人做到底,好心推他一把:“你没看错,度局结婚快七年的对象、家里那位就是陈阳,我们局长。”

    言罢,淡淡然离开。

    孟观主抓了抓头发,‘啊’了一声,神智受到强大的冲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