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凶梯01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54章 凶梯01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大神农(种田+系统)     陈阳走进分局,看到毛小莉坐在沙发上刷微博, 于是问她:“小莉, 度朔昨天回来过吗?”

    毛小莉抬头:“没有。你们抓到那只五通神了?我跟张求道不是帮助警察抓捕那些被五通神玩弄的人吗?在抓捕他们的时候发现一个大型邪|教现场, 就是在供奉一尊五通神雕像。张求道拍照片问家里人,发现那就是安乐神雕像。还有, 我们遇到很多事情, 期间遇到厉鬼索命,啧啧, 场面凶险——”

    陈阳打断她:“张求道呢?”

    “继续帮忙。我们分开协助警察,我这边忙完了,他那边还差个案子。”

    陈阳:“这样啊,我有点累, 先上楼休息。”说完他就上楼, 半晌后又下来,在楼梯口对毛小莉说道:“要是度朔回来, 你微信通知我一声。”

    “好。”毛小莉点头,愣愣的看着陈阳的背影消失在转角,转头面对坐在旁侧的寇宣灵, 竖起大拇指指着陈阳的方向小声询问:“怎么了?”

    寇宣灵倒水喝完整杯压惊:“思念。”

    毛小莉惊讶:“昨天不是刚见面?”这都老夫老妻还玩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他们感情本来就好。”寇宣灵抬起眼皮瞥了眼毛小莉:“你没谈过恋爱,不懂。”

    毛小莉不服气:“你懂?”她敢保证,自己生娃, 宇宙直男·寇宣灵都未必脱单。

    寇宣灵哼笑两声:“我没谈过恋爱, 但我懂那种心情。”

    毛小莉沉默半晌, 默默坐在寇宣灵身侧, 扑朔着八卦的亮闪闪眼睛看他:“有暗恋对象?”

    “不是你。”寇宣灵直截了当的回答。毛小莉差点想打爆他的头,宇宙钢铁直就是能用一句话结束整个话题并拉下满满的仇恨。

    “多谢你高抬贵手。”毛小莉不放弃八卦:“你怎么懂那种感情?什么时候懂的?对方是谁?”

    寇宣灵:“我十六岁的时候就懂了。”毛小莉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把对面的瓜子扒拉过来,边磕边示意他说。寇宣灵继续说:“十六岁是我第一次接到出远门的单子,年纪轻经验不足,晕车晕飞机吐个半死。到地方就睡下,结果半夜起来供奉祖师爷的时候,我居然忘记带祖师爷画像!”

    毛小莉停下嗑瓜子的动作,不仅没有了嗑瓜子的冲动甚至想把瓜子皮往他脸上怼。寇宣灵想起那时候的感觉还心有余悸:“祖师爷的画像都是我亲手画的,外面卖的画像都假,也不轻易能买到,基本上都卖三清祖师爷的画像。”他叹口气:“那次任务花了三天时间才完成,我像是十年没见到祖师爷。回来立刻沐浴斋戒供奉祖师爷。从此以后,祖师爷画像不离身。”

    毛小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天不见才九年。”

    寇宣灵:“四舍五入。”

    “哦。”毛小莉冷漠的倒掉瓜子皮,由于动作幅度太大,导致有片瓜子皮掉落在寇宣灵的大脚拇指上。她看了看,冷冷的哼笑两声。

    寇宣灵顿时觉得自己被针对了,但他不知道自己何时得罪毛小莉。正巧马山峰出来,于是听到寇宣灵的抱怨:“女人心,海底针。”

    马山峰:“那要看对象。”寇宣灵不解,马山峰也不解释,转而说道:“我刚刚在办公室里面听到陈局提及度局?怎么……掉马了?”

    如果马山峰问的是前一天的寇宣灵,他一定不知道。所以今天的寇宣灵满眼震惊的对上马山峰看透一切的目光,而马山峰则是从寇宣灵的表情看到他想知道的答案。

    寇宣灵:“马叔,我现在才知道分局里最深藏不露的人是你。”度朔是最深藏不露的人,但他不属于分局。

    马叔摆手:“经历得多、看得多,就容易看出来。陈局生气了?”

    寇宣灵:“看起来不像。嘶!陈局结阴亲?他一个活人怎么跟鬼结阴亲?还跟那位大人物结上姻亲,我觉得自己在做荒唐的梦。”

    马山峰表示他可以帮助寇宣灵醒过来,但被义正言辞的拒绝。马山峰说道:“陈局的面相看上去不是长命的人。”

    仅只这句话,里面就有很多值得参道的信息。寇宣灵:“不会涉及到禁术?”

    马山峰打消他的怀疑:“如果随便哪个阴府里的邪祟跟陈局结上阴亲,可以怀疑是禁术。但陈局对象是酆都里的那位,有哪些禁术能施展到那位身上?你看他们相处方式,那位对陈局很爱重,要不是陈局在这里,那位连出现在这里都不会,更别提跟我们朋友一样的聊天。”

    酆都大帝,道教尊神,自然有他的骄傲。虽不会不屑于凡人,但也不会往阳间凡人堆里扎。酆都大帝四年前出现在总局担任局长,只有少数几次在涉及国家运道的大单子里见到他的身影,其余时候神秘得根本不见踪影。

    寇宣灵本来就很尊敬度朔,把他当成除了祖师爷之外唯二尊敬奋斗的目标。他对马山峰说:“我之前以为度局是哪个神秘门派的掌门人,有时候一年见不到人影。来到分局后发现经常见到他,才知道原来是陪伴侣。现在想想,度局也是真忙,兼顾总局和酆都,还要经常回家。有时候半夜起床都能见到他风尘仆仆赶回来,凌晨再走。这份心意,值得称赞。”

    寇宣灵不吝于给予称赞,又说道:“我听说道教协会里有少数人知道度局的真实身份?”

    “某些人知道,听说是那位来阳间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跟他们提了一句。”马山峰哈哈笑了两声:“是度局的行事风格,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光明磊落,也干脆利落。”

    寇宣灵:“看陈局好像之前不知道度局身份。”看到马山峰惊讶的目光时,他补充道:“不过现在知道了。”

    马山峰没料到度朔还瞒了陈阳这么重要的消息:“陈局情绪如何?”

    寇宣灵想了想,挑选最适合的词形容:“平静。”

    “越平静,爆发起来越恐怖。平静的下面是滚滚岩浆、波涛江水,一旦有个缺口,爆发出来死伤大片。”马山峰心有戚戚焉的说道。

    寇宣灵:“有经验?”

    “我藏过私房钱被你嫂子发现,她平静了几天,我战战兢兢好几天,就是为了套出我攒了十几年的私房钱。辛辛苦苦,一夜回到解放前。”马山峰叹口气,得到寇宣灵同情的目光后摆手说道:“陈局和度局的事情,别掺和。”

    说完,他转身回到办公室,关紧门窗再三确定后从隐秘的地方拿出盒子数了数,私房钱没少。刚刚拿自己举例让他感觉到曾经那种私房钱被缴的恐惧感突然又如影随形的笼罩,得数一数才放心。

    周乞跟度朔汇报疗养院的事情后,度朔淡然应了声表示自己知道,并让他去处理。周乞觉得自己应该适当拍拍酆都大帝的马屁,于是他赶紧把有关于大嫂的事情汇报。

    度朔果然提了兴趣,虽然表情没多大变化,但有在仔细倾听。听着听着,他的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你说阳阳喊‘酆都大帝治下五方鬼帝周乞’的时候,你回应了?”

    周乞点头:“是。不过我问大嫂什么事,他没说。”

    看着周乞须髯如戟忠厚严肃的脸,再看他上句下句带着‘大嫂’两个字拍马屁。度朔点点头,勉强扯唇笑了笑,成功让周乞闭嘴露出惊悚的表情。

    “周乞。”

    周乞激灵的应了声,顺便打了个寒颤。

    “你去治理嶓冢山,那边最近忙。”

    周乞愣了一下,说道:“那里不是有鬼帝治理吗?”嶓冢山是西方鬼帝治理的范围,离他的抱犊山很远,而且西方嶓冢山出了名的事多业务繁忙。

    “我知道,那边忙。”

    “好吧。那抱犊山……”

    “还是你处理。”

    周乞略微受伤的看着大帝,最后沉默的离开,他就应该明白自己没有拍马屁的天分。

    度朔在周乞离开前一直保持镇定冷静的态度,等周乞一走,他离开站起匆忙离开酆都出现在分局门口。他走进一楼,难得产生几分犹豫,见到正在画祖师爷画像的寇宣灵就问他:“阳阳今天怎么样?”

    寇宣灵放下画笔,想了想说道:“平静。”

    度朔预感不妙,心下更加犹豫。但是应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寇宣灵郑重的对他说道:“加油,保重。”度朔冷冷的看着他桌面上的画像,寇宣灵比出封嘴的动作表示自己不会去看他的好戏。

    度朔上楼后,马山峰打开门无声询问寇宣灵,后者竖起食指指了指楼上,无声说道:“上去了。”

    于是马山峰通知毛小莉注意情况,毛小莉不敢打开门光明正大的看,于是悄悄用上无人机。这东西还是某个拍禁欲道长·寇宣灵的女生用来贿赂她的,现在派上用场。但是当度朔听到头顶嗡嗡的声音,抬头瞥了眼后看向毛小莉的房间。

    无人机在空中停顿半晌,安静回房。毛小莉怂了。

    寇宣灵:“怂!”

    毛小莉哼哼两声:“你行你上。”没人敢上,不过毛小莉不敢看,却偷偷的听。

    度朔想敲门的动作停下,改为用钥匙打开门。敲敲走进去,发现陈阳背对着他在缝衣服。度朔站在他背后偷偷瞟了眼,发现陈阳缝的是他的衣服。在他的衣服上绣着东西,看轮廓是一只猪。

    度朔沉默,陈阳生气的时候就偷偷在他衣服上缝各种猪,很生气的时候就光明正大当着他的面缝。别看好像是无伤大雅的发泄怒气,其实度朔要穿着绣了猪头的衣服出门办公。这样陈阳才会消气。

    陈阳:“来了?”

    度朔应了声:“嗯。”然后坐在他身边,静静的看着他绣猪头,顺便夸一句手艺:“好看。”

    陈阳瞟了他一眼,轻飘飘的,扯唇笑了笑:“谢谢。”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我很荣幸。”说完,绑了个线头。度朔赶紧把剪刀递过去,陈阳拿过剪刀剪掉线头,把衣服拿起来抖了抖查看绣好的猪头。

    陈阳手艺好,绣的猪头活灵活现,只是位于胸口正中央的位置。看的时候会惊叹几句,自己穿就丢面子。可是度朔不得不称赞:“真好看。阳阳心灵手巧。”

    “没,手巧心拙。不然也不会知道枕边人什么身份,还打算筹钱给他攒功德升官。”陈阳把绣好的衣服放到一边,拿起另一件继续绣。

    度朔粗略看了眼,共有七件衣服。说明陈阳真生气,以往没有超过五件衣服绣猪头,现在居然准备了七件!还是当着他的面光明正大的绣!大帝理亏,大帝赶紧柔声哄:“怪我没提前跟你说,总瞒着你。”

    “你早就暗示我了,半截玉扳指就是半块酆都大帝法印,我自己没察觉而已。”陈阳把错揽在自己身上,但正常人都知道他这是气坏了,气到不想迁怒他人,更懒得找罪魁祸首出气。

    度朔握住陈阳的手,后者想挣脱可惜挣不开。度朔亲了亲陈阳的手背,低声说道:“阳阳别怪我好不好?我不是故意骗你,开始觉得没必要说身份的事情,后来不知道怎么开口。”

    刚结亲的时候,度朔没把两人的婚姻关系当真,因此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动心后又不知该怎么开口,陈阳着急担忧、满心满眼都是他的样子,让大帝舍不得揭开身份。单身千年的佛系老青年还没谈恋爱就先有家室,一动心自然无法顾虑周全。等到他想顾虑周全的时候,又不知该怎么说。

    陈阳对于亲近爱护的人都格外信任,所以他从没怀疑过度朔。尽管度朔偷偷把半块酆都大帝法印当成婚戒送给他,也是想看看他能不能自己发现。谁知陈阳好几年都没发现,度朔没办法,只能不停给自己艹被压迫剥削的小鬼差身份,还得为自己升职。

    陈阳骂他的时候,他不能跟着开口骂自己,只能点头附和。

    陈阳不正眼瞧度朔,只瞥着他:“你还瞒了我什么?”

    度朔:“没了。”

    “确定?”

    度朔点头,点完之后出现瞬间的迟疑。陈阳见状,拧着眉头:“你还瞒了我什么?现在全都说出来。”

    “酆都阴府都知道你跟我的关系。”

    “我早知道——”陈阳猛然顿住,瞪向度朔饱满不敢置信。他之前以为度朔是小鬼差,因此召唤酆都阴司时很随意,他以为是度朔在下面打好关系叫自己的同僚帮忙关照。每次送走阴司鬼差的时候,他都是以度朔伴侣的身份,请他们吃一顿再给点辛苦费。

    所以那些鬼差阴司根本不是度朔帮他打好关系,单纯因为他是‘大嫂’!

    度朔安慰他:“还有部分鬼差不知道情况,他们以为是你祖上有人在阴府当差。”虽然知道的偏多,而且为了抢夺陈阳的召唤名额经常大打出手。

    酆都阴府鬼差阴司急着抢占陈阳召唤的名额,其中之一是陈阳出手大方,之二是他们都想见见酆都大帝的妻子,前来拜会‘大嫂’。

    陈阳把绣上猪头的衣服扔到度朔怀里,然后拿起另一件衣服打算绣更大的猪头:“你先出去,不想见到你。”

    度朔抓住陈阳的手,亲了又亲,期间一直盯着陈阳的眼睛:“阳阳……”还露出可怜的表情。度朔俊美淡漠,稍一装出可怜的表情竟然让人不忍心责怪他。可是陈阳跟他相处多年,虽然也很少见他示弱,但这次不比往常。

    陈阳抽回手,指了指他怀里的衣服:“你先出去,不想见到你。”

    度朔当场换上那件绣了猪头的衣服,站在陈阳面前让他消气。陈阳看了一眼,绷着脸瞪他。度朔理亏:“那我先去门口站着。”

    他一步三回头走到门口,应陈阳要求把门关上。门一关上他表情立刻恢复冷漠,低头看了眼胸口的猪头,摸了摸针脚后在心里夸赞小妻子手艺了得。虽然猪头有损大帝威严,但是看久了,其实还挺可爱。

    大帝觉得阳阳什么都好,就算是在他衣服上绣猪头都觉得猪头特别可爱。他站在门口,思考自己应该怎么让陈阳消气。

    马山峰捧着茶杯路过,看了眼大帝又看了眼他胸口的猪头,淡定的说道:“我去找毛小莉,督促她完成暑假功课。”

    大帝冷漠的看他。马山峰绷着正经的表情走过去,敲开毛小莉的门。毛小莉露出颗脑袋,直勾勾盯着度朔胸口的猪头,让开位置让马山峰进去,然后关门。

    度朔冷冷的盯着毛小莉的门,良久才收回目光。半晌,寇宣灵拿着刚画好的祖师爷画像路过,停在度朔面前淡定的解释:“我想把画晾干,毛小莉的阳台风向好。我去借她的阳台。”

    正经的打完招呼后敲开毛小莉的门,门里露出毛小莉和马山峰的头。度朔看过去,轻声的询问:“好看吗?”

    三个人齐刷刷溜进房间里关门,然后围坐在一起通知张求道回来看戏。而且他们还想再看一遍度朔胸口的猪头,毛小莉称赞:“陈哥的刺绣手艺真厉害,那只猪头很可爱。”

    寇宣灵:“陈阳很生气,还把度局赶到门口罚站。陈阳在度局面前一直很乖,两人的感情也很好。现在陈阳这么生气,会不会导致两人感情破裂?”

    马山峰:“不会。床头打架床尾和,夫妻还是夫夫间都这样。越吵架,感情越深。”

    毛小莉:“那我们继续看戏,不帮忙吗?”

    “马叔劝你一句,别人的感情生活别插手。”

    毛小莉:“要是度局找上门,怎么办?”

    “友情建议。”

    “马副局很有经验?”度朔突如其来出现在马山峰身后,马山峰镇定的站起来和他面对面。度朔坐下:“不如给点友情建议?”

    马山峰:“没问题,”他指了指度朔又比了比自己:“过来人。”

    毛小莉和寇宣灵尽量减弱自己的存在感,蹲在旁边安静的听,绝不插嘴一句话。但是度朔还是注意到他们,静静的看着两人。尽管两人努力的想赖下来,可还是承受不住度朔冷漠严厉的眼神,灰溜溜的出门。

    关上房门后,毛小莉猛然反应过来:“我的房间为什么我被赶出来?”

    寇宣灵:“看戏要付费。”说罢,他下楼回自己房间,还得吹干祖师爷的画像。毛小莉想了想,觉得就自己一个人留下来看戏,也没胆子看,不如下楼等张求道回来,怂恿他一起。于是她也跟着下楼,在客厅等待张求道。

    度朔跟马山峰关在房间里商量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度朔回房,关上房门后当天晚上陈阳就没下楼。晚饭时分,张求道赶回来看戏,结果看到紧闭的房门。饭后水果时间,几个人在庭院纳凉,毛小莉好奇的问:“马叔,你跟度局支了什么招?”

    “没招。哪有什么招?我说了,婚姻的事情外人别插手。过来人的忠告。”马山峰笑得很忠厚老实:“床头打架床尾和嘛,夫夫间闹点小矛盾,有点小情绪,很正常。”

    寇宣灵和张求道对视一眼,再看向被毛小莉缠着询问,却笑呵呵三两句话绕开话题的马山峰,同觉得姜还是老的辣。佛系老人马山峰不能得罪。

    第二天陈阳跟度朔出门,关系和好如初。

    陈阳送度朔出门,给他拿早餐:“又有事忙了?”

    度朔捏着陈阳的下巴亲了又亲,两人之间很亲密。应了声后说道:“上次的事情还有点尾巴要处理干净,晚上才回来。”

    “中午不回来吃饭?”

    “我尽量,有空就发信息给你。”

    “好吧。那我等你。”

    陈阳目送度朔离开,回头见到马山峰四人直勾勾的眼神:“怎么?”

    四人隐晦的扫了眼陈阳脖子殷红的印子,摇头喝粥。等陈阳回去补眠后,除了毛小莉的另外两人都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马山峰。

    毛小莉还是很疑惑:“马叔,陈哥是不是原谅度局了?”

    “是啊。和好了。”

    “那为什么度局还穿着绣猪头的衣服?”

    “原谅,不等于把惩罚也免除。再说,当两人和好后,惩罚就变成秀恩爱,懂吗?”

    毛小莉摇头,不懂。她看向张求道和寇宣灵:“你们懂吗?”两人也摇头。

    周乞的目光总是会不受控制的瞟向大帝胸口的猪头,最后忍耐不住的问出口,结果得到大帝意味深长的一眼以及哼笑。

    度朔说道:“阳阳给绣的。”

    周乞:“大嫂心灵手巧,与众不同。”

    度朔冷笑两声。

    周乞干巴巴:“大帝跟大嫂真恩爱,两情相悦,佳偶天成。”

    度朔脸色稍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