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玩到挂09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53章 玩到挂09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本着良心活下去[综]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坐等飞升     眼见罩住疗养院的金光越来越薄弱, 干麂子成群扑上来,破掉金光只是时间的问题。陈阳刚竖起法诀打算用召酆都猛将咒时,身后大门被撞开, 一群骷髅般的病人张牙舞爪扑过来想抓住他们的手脚。寇宣灵脚下一转,挡在陈阳面前,同他背靠背,拿出桃木剑, 竖起法诀。

    陈阳:“……闻吾叩令, 鬼灭神诛。天将立至, 为我驱除。急急如酆都北阴大帝律令!”

    寇宣灵:“……五猖邪巫鬼怪……遇丙丁之火……万鬼灭形,化为微尘。急急如律令!”

    前者召酆都猛将咒, 后者都天大雷火咒齐齐发威。寇宣灵桃木剑沾着五雷灵符并施以都天大雷火冲进冤魂中,桃木剑每触及冤魂便有大雷火席卷冤魂全身,趁它们受雷火煎熬时收入法器中, 以期渡化冤魂。

    另一边,周乞出现在窗口,鬼帝威压令房间中冤魂瑟瑟发抖竟不敢动弹,一条锁魂链便从周乞袖子中出现,将房间中的冤魂捆缚收回袖扣中。寇宣灵趁机将门甩上,走到窗口瞄了眼:“这么多干麂子?人为的?”

    周乞说道:“以前是个矿地,后来塌方,死了很多人。全埋在湖泊底下, 受土金气蕴养, 成了干麂子。后来又有飞僵出现, 杀了人、死了人都往湖泊里扔,湖泊底下的干麂子又冷又饿,看见尸体扔下来干脆一拥而上分吃。尝到人肉味就成邪祟,平常躲在湖泊底下偷看从湖泊走过的人,趁他们不注意拉下去吃掉血肉,尸骨就埋在湖泊底下又变成新的干麂子。”

    寇宣灵挽起桃木剑背在身后,闻言说道:“酆都阴府不管?死这么多人可以拘押走多少魂魄。”

    还没等周乞回答,陈阳先反射性回答:“管不了。他们死后魂魄被拘在那副人皮里走不了,受土金气和月光精气蕴养成为低级精怪,不属于阴间管理的范围。”

    “对,不归我们管。”周乞点头不着痕迹为陈阳点赞,其实说来精怪不属于酆都业务范围,但也不是不能管。只是以前的大帝是个冷漠的佛系老青年,恪守规则。该做的事情一件不落,不用他管或者轮不到他管的事情,即使发生在眼皮子底下都可以视而不见。“大帝不像地藏菩萨,不爱揽事到自己身上管。”

    陈阳对酆都大帝的事情不太感兴趣,点头附和周乞几句后转移话题询问他是否知道这块地方形成现在诡异格局的原因。“人鬼混居,又是冤魂和干麂子,曾经还出现过飞僵,怎么这块地邪祟频生?”

    周乞说道:“孤阴煞,开鬼门,曾经是个义庄后来又变成精神病院。久而久之反而变成阴气源。”所谓孤阴煞即为建筑物靠近独阴之地,或本身为独阴之地。门口的湖泊和曾经作为义庄停尸间的长和义庄都是独阴之地,恰巧建筑设计大门对鬼门,就变成阴气源。

    此地孤阴煞较为特别,本来是意外造成的塌方形成坟地,后来不知是否将飞僵镇压此地的缘故而修建长和义庄。义庄中停放久无人领的尸体,后来飞僵冲破封印大开杀戒,令此地出现血光。在之前坟地、义庄和飞僵的铺垫下快速形成孤阴煞,导致如今冤魂、干麂子成群。

    陈阳食指勾住红绳,将古铜钱币重新串在红绳上。朝窗户底下看:“干麂子为什么要冲进疗养院?”明知道触碰金光会化为黑水,仍旧前仆后继,除非疗养院中有干麂子无法拒绝的东西。

    “僵尸血。”

    普通僵尸没有血,飞僵级别的僵尸有血,僵尸血至阴至恶,一滴就能将数万人同化为最低级的僵尸,见人就咬。对于干麂子来说,僵尸血就是大补之物,能够让它们进化为不惧日光的僵尸。

    “我来处理底下的干麂子,你们对付疗养院中的冤魂,找出那只假扮菩萨的孽畜。”陈阳踩上窗台,将红绳缠回手腕,抓过背包甩到肩膀上。另一手抓住脖子上半截玉扳指,拽下来后往下跳。

    周乞眼尖,瞥见那半枚玉扳指,心惊之下探头看,发现月光下的陈阳身手灵活的跳跃,三两下纵跳落地,在干麂子扑过来时迅速甩出灵符并退到金光保护范围内。周乞视力不错,即使在四楼往下看也能看见陈阳手心里的半枚玉扳指:“酆都大帝印?!”

    寇宣灵转头:“你说什么?”

    周乞回神:“没什么。”言罢,两人开门分头行动,沿着楼层将冤魂抓捕进法器。但看到有铭牌的房间,代表里面住着人。他们也就没有闯进去搜寻,只是找遍整个疗养院都找不到疑似安乐神的东西。

    寇宣灵:“整个疗养院没有看到供奉它的神龛。”安乐神靠信众香火供奉增强法力,应该待在香火供奉最旺盛的地方才对,没想到他在这里根本找不到它的神龛。

    “里面要么是冤魂,要么是病人或者心理扭曲的人,人心不诚,即便有香火供奉也没多大用处。况且躲在这里的确更安全,因为很难找到它。”周乞甩出锁魂链将妄图逃跑的冤魂捆进袖口里,一边回答寇宣灵的问题。“你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寇宣灵寻思半晌,转换方向:“走这边。”他朝孟溪躲藏的地方而去,周乞跟上去。

    陈阳进疗养院,尾指勾住红绳缠在门框上,十指勾动红绳飞速的摆出阵法。从背包里拿出朱砂、白酒、黄符和毛笔,将白酒和朱砂兑在一起,用毛笔沾了点朱砂后在黄符上笔走龙蛇,飞快画完十几张黄符。将黄符按照方位或贴好、或埋好,最后在阵眼的位置将红绳上的古铜钱币包入黄符中埋进土壤里。

    想了想,陈阳把黄符挖出来,用半块玉扳指印了朱砂盖上去,再重新包裹埋进土壤。起身在每个方位上的黄符盖上法印,盖完最后一张黄符,陈阳食指点着黄符上的法印辨认:“酆都——”

    外面猛然传来响声,抬头看却见是干麂子冲破疗养院大门闯了进来。干麂子好像是闻到人气,更加兴奋的扑进来。当它们踩进陈阳设置的阵法后,地面有条金黄色的光线浮现。干麂子没有察觉,继续闯进阵法中。陈阳后退进入红绳子摆出的阵法里,掩盖住自己的气息。

    干麂子的眼睛只有两个黑窟窿,看不见人,只能闻到人气。疗养院中还有活人,这群干麂子循着人气往楼上走。而金黄色光线越来越亮,贴了黄符加盖法印的地方都是一个星点。这些星点流出金黄色光线相互串连,最终依附整座疗养院构造形成一个二十八星宿图形。

    此阵名为锁阴阵,用以禁锢恶鬼邪祟等物。日阳夜阴,邪祟属阴,铜钱属阳。锁阴阵本是要用二十八枚铜钱代替二十八星宿,形成锁阴阵。但目前没有铜钱,只能当场画聚气符用以替代。现在是夜晚,又在郊区外,阳气肯定比不上白天。

    幸运的是周围高山围绕,虽纳至阴,却属纯阳。所以还是能聚集来不少阳气,只是对灵符要求极高,若是一划勾错,聚集而来的就不是山的阳气,而是山所纳来的至阴之气。

    陈阳仔细观察金黄色光线的形成,待发现二十八星宿图形成才松了口气。干麂子朝楼上走,它们的躯体很僵硬,行动速度很慢。有一队干麂子上二楼的时候遇到几个冤魂,双方发生互斗,干麂子被撕碎化成黑水,黑水瘴气竟然能把冤魂腐蚀。

    正当陈阳安静看戏的时候,楼上有个房间打开门,一个少女走出来揉了揉眼睛,阴风阵阵,她感到寒冷发抖,抬头正对上缠斗中的干麂子和冤魂,猛然发出尖叫。

    这声尖叫吸引干麂子和冤魂的注意,它们停顿片刻,随后齐齐狰狞的扑向少女。陈阳大声提醒:“回去!”可少女被吓得呆立原地不敢动弹,根本听不到他的提醒。

    陈阳无奈,只好拆掉红绳摆出的阵法暴露自身气息。本是行动缓慢的干麂子在嗅到人气后竟然暴起,速度飞快。陈阳险险闪身躲过去,将红绳子套住楼上柱子,借力攀爬上去。脚踩在栏杆上跳离落地的下一秒,一只干麂子猛然扑到他刚才站的位置。

    陈阳头也不回的用红绳把它甩成灰烬,他的红绳有至阳之气能够将干麂子直接打成灰烬。落地后,陈阳拉着少女闪身进去房间中,并将门关上。

    少女是孟溪的妹妹孟瑶,精神也有问题。她以为疗养院的人都很正常,每天重复寻找自己已经被制成人偶的父母,但从不打开卧室找父母。她很厌恶孟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对讨厌或者不想接受的人就会选择忽视。

    孟瑶回过神,看见陈阳:“我认识你,你跟孟溪说话。”她脸色变得很难看,尖叫道:“出去!!离开我的房间!!”她一边尖叫一边冲到门开,打开门。门外面的冤魂和干麂子扑进来抓住她的胳膊开始撕扯,孟瑶痛得尖叫。

    陈阳上前将五雷灵符贴在冤魂和干麂子身上引燃,并将脱困的孟瑶拉到身后:“神兵雷兵急急如律令。”

    门口顿时清出一片空地,但后面仍有一两只冤魂以及数十只干麂子沿着柱子或楼梯爬上来。陈阳握住门正想关上,谁料背后一阵推力将他推出去。陈阳回头看,正见孟瑶得意的笑容和来不及收回的双手。她在吧陈阳推出去的时候还试图抢走半枚玉扳指,但陈阳反应快顾着戒指,虽因此被推出门。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陈阳的脚踝被一只干麂子抓住,他两指之间夹张灵符贴在干麂子身上引燃。然后拿出红绳将拦住他的干麂子鞭打成灰烬,冤魂较干麂子而言还保留稍许神智,还知道恐惧后退。

    陈阳趁机跳下楼,到生门的位置引动锁阴阵,将所有踩进阵法里的干麂子、冤魂都锁进阵法里。金黄色光线逐渐收缩,将数百只干麂子和十几只冤魂牢牢锁进巴掌大的阵法中动弹不得。

    陈阳大松口气,抬头环视疗养院。此刻疗养院的妖鬼被抓干净,陷入死寂中。将红绳子绕起来缠到手腕上,踏上楼梯寻找安乐神。在三楼遇到周乞和寇宣灵,后者暴跳如雷的模样。他们脚边蹲着叶悠悠和……叶悠雅?

    陈阳很少见到寇宣灵暴怒的样子,于是询问周乞:“怎么?”寇宣灵正怒目瞪着叶悠雅,后者神情呆滞。叶悠悠眼中都是愤怒和憎恨。

    周乞:“我们遇到偷袭,寇宣灵差点被戳破胸口。祖师爷显灵救了他,但叶悠雅跑出来引冤魂缠身。寇宣灵救了她却被抢走祖师爷画像,那东西趁机偷袭。祖师爷又显灵救了他一次,但是画像烧成灰。所以现在寇宣灵暴跳如雷。”

    陈阳惊讶又觉得意料之中:“他对祖师爷很虔诚。”话题一转问道:“她们怎么会在这?”

    周乞看向叶家姐妹:“叶悠雅躲在疗养院里,跑出来偷袭寇宣灵害祖师爷画像被烧。寇宣灵暴怒把她抓住,差点就想将她扔进冤魂里被撕碎。叶悠悠跑出来告诉她可以把房间让出来,祈求我们放过叶悠雅。”

    “你们拒绝了?”叶家姐妹好像受了很大打击,尤其叶悠雅,万念俱灰般。“谁刺激她们了?”

    “当然不可能答应。”周乞叹口气:“那只孽畜趁我们不注意把一份报纸扔给叶悠雅看,看完后她就变成这样。”说完,他指了指地上的报纸。

    陈阳捡起来看,在报纸的一小块版块里看到某个男人的生平。他曾经被真正的猥|亵幼童犯污蔑,解救可怜的幼女,前几天被叶悠雅残忍的杀死。

    安乐神果然没有放过叶悠雅,她得知真相已经崩溃。叶悠悠抱紧姐姐,又恐惧又憎恨:“姐,它骗我们的。它本来就是骗我们的,你还不知道吗?它就喜欢玩,最懂怎么玩弄人类。姐,你别信,别信那孽畜。它就是想玩死你……”

    叶悠雅掰开叶悠悠的手,侧头看着她,笑中带泪:“我知道它玩我,想玩死我。我知道,所以它没骗我。”因为清楚安乐神那只孽畜多么会利用人心,玩弄他人,所以她知道那东西没骗她。

    “对不起,悠悠。连累你,很抱歉。”叶悠雅抬头看向陈阳三人,笑了一下:“安乐神,我不知道它在哪里。但是它很会玩弄人心,也很狡猾,所以它很自负。我猜它已经在你们面前出现过,但你们没有怀疑过,它就是很恶劣。那东西……”叶悠雅冷笑:“藏头露尾的孽畜,根本没有能力。玩弄人的东西根本得不到虔诚的信仰。”

    叶悠雅眼中浮现亮人的光芒,神情颇为诡异:“肆意玩弄他人的性命,最终也会被玩死。”说完这句话,她猛然挣脱叶悠悠的怀抱跳下楼。

    陈阳察觉不对,想拉她的时候晚了一步。三楼的高度摔不死人,但叶悠雅存心想死。头着地,摔断脖子死不瞑目。

    “姐!!!”

    叶悠悠也想跳楼,被陈阳和寇宣灵拦下。正巧看到孟瑶出现在楼下的身影,她抬起头来和四人对视,露出诡异的笑容后蹲下去挖开地表。

    寇宣灵:“她想干嘛?”

    陈阳:“我摆下锁阴阵,那里是阵眼。她想破坏阵眼。”言罢,他干脆从三楼跳下,想阻止孟瑶。寇宣灵正好满心怒气无处发泄,竟也跟着跳下楼。至于周乞,眨眼就到楼下。

    孟瑶见状,快速挖开土壤看到灵符,打开后拿出里面的古铜钱币,却发现钱币下面有个熟悉的法印。于是凑上前观看,待看清后惊恐尖叫:“酆都大帝印?!”随即法印如泰山压顶,将附身孟瑶身上的孽畜打出原型。

    竟是一只碧眼狐狸。狐狸顽固的附身在孟瑶身上,它扔下灵符和铜钱币惨叫着躲到一边。再抬头时脸颊变成尖嘴狐狸脸,两眼眼球吊起来,看起来格外诡异。

    陈阳捏起古铜钱币串进红绳中,周乞则是将捆缚在锁阴阵中的干麂子和冤魂都收进袖口。许是因为袖口塞了太多冤魂,导致周乞不得不换回酆都阴府官袍。

    孟瑶恐惧的往后退缩几步:“中央鬼帝?!”它在原地走来走去,声音忽男忽女:“你来我管辖的区域做什么?你抓厉鬼,我超度亡魂,你要打扰菩萨修行吗?”

    周乞嗤笑两声:“哪个野路子出来的菩萨?恬不知耻!”

    孟瑶露出怒容:“你在酆都阴府久待,未见世面!你当我不是菩萨,你见过菩萨吗?你看我面相断我品性,因我是狐狸就认定我是邪祟。那你可知狐狸最具佛性?我自有灵性起,就随佛修大乘佛法。我渡化世人,满足他们的愿望。观音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我也救苦救难,难道因为我救的小,就不承认我是修行的菩萨吗?”

    这东西狡诈,口才也了得,最会颠倒黑白。陈阳冷脸用红绳抽它:“废话那么多,直接打死。若有冤情,下阴府陈情去!”

    说完半点机会都不给孟瑶辩解,甚至懒得反驳孟瑶。陈阳直接把孟瑶抽打得无力反抗,这东西果然实力不济,虽靠信众香火供奉提高法力,却因为心思不正玩弄他人导致人心不诚。

    但因它附身在孟瑶这具肉身上,除非将它赶走,否则造成的伤害都在肉身。但若将它赶走又不知它本体在哪里,恐怕会放虎归山。陈阳绑住孟瑶,三人围住她商量应该如何处置。

    寇宣灵:“带回道教协会,开坛起法会把它强行和孟瑶的肉身分开。”

    孽畜用孟瑶的肉身嘻嘻说道:“分不开。开坛起法会也没用,我是菩萨,我的法力是靠人们的香火供奉,你们能摧毁庙宇吗?能阻止信众的香火供奉吗?否定神佛的存在吗?没有庙宇,没有香火供奉,根本就不会有神的存在。你们供奉尊敬的三清祖师爷、道教尊神靠信仰维持法力,你们摧毁不了信仰。”

    陈阳和寇宣灵用看傻逼的眼光看它:“蠢!”

    安乐神自负聪明,被否定后只当他们不肯承认。

    寇宣灵轻蔑的说道:“先有神,后有庙。人们的信仰基于已有,已有神灵才有香火供奉。我们信仰供奉祖师爷,是因为希望祖师爷保佑我们平安、心想事成。我们求祖师爷,不是祖师爷求我们。如果连祖师爷都需要我们的香火供奉才能维持所谓法力,我们还用得着求祖师爷?信自己不就行了吗?只有邪祟妖鬼、旁门左道才会靠吸取信众香火提高法力,没有自己根基全靠虚无的外力,简直愚蠢、不堪一击。”

    安乐神靠信众香火供奉积攒法力、玩弄他人。可是如果没有香火供奉,它的法力就会削弱。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只孽畜自以为躲在没有香火供奉的疗养院里就能避免被陈阳他们发现,却没想过一旦被发现,实力不济只有待宰的份。

    在场没人比寇宣灵更有资格谈香火供奉的话题,他每天虔诚的三奉祖师爷。

    寇宣灵不断反驳它的观点,把这只孽畜气得够呛。他将五雷灵符贴在孟瑶身上:“出来!既然自诩为菩萨,就别占着小姑娘的身体。回你本体去。”

    安乐神表情阴沉:“你们敢对菩萨不敬,会有报应的。”

    陈阳若有所思:“我再试试其他办法,看看能不能用道术驱赶。”

    安乐神吸取香火,与道家同出一脉,竟然也没办法用道法驱赶或斩杀它。陈阳拧眉:“找出它的本体。”

    安乐神得意的笑:“你们永远都找不到。”

    “我找到了。”众人回头看,叶悠悠怀里抱着一尊五通神像走出来,停在叶悠雅的尸体旁边。她把怀里的五通神像露出来给孟瑶看,微笑的问它:“是不是?”

    安乐神没说话,直勾勾盯着叶悠悠。它的表情告知众人,那尊五通神像就是它的本体。安乐神是五通神像中的一种,被请为家神供奉,就会有妖鬼入驻神像,久之神像化为本体可通过吸取香火修炼。

    叶悠悠收起笑容:“曾经我感激你救了我姐,现在我憎恨你。为什么你不放过我姐?为什么要刺激她让她崩坏自杀?”她手里拿着剪刀,高高举起,露出诡谲的笑:“你知不知道,玩弄他人,最后也会被玩死?”

    血液四溅,安乐神从淡定僵硬变成疯狂,它瞪着戳穿自己心口并将心头血喷洒在五通神像的叶悠悠,猛然发出尖啸,恨不得扑上前杀死叶悠悠。

    “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

    陈阳压制住安乐神,红绳触及孟瑶肉身时发现安乐神差点被弹出。他回头诧异的看了眼叶悠悠,心里大概明白,心头血破坏安乐神香火供奉起来的法力。他施法将安乐神弹出孟瑶肉身,将红绳快速织成网状兜住逃跑的碧眼狐狸。

    这狐狸发出尖啸试图咬陈阳的手,掉落在地时还想逃跑。周乞的锁魂链砸在碧眼狐狸头上,瞬间将它砸死。红绳网掉落在地,狐狸消失,与此同时五通神像碎裂。

    “那么多人被玩死,主谋就是这尊五通雕像。”寇宣灵看了眼死在旁边的叶家姐妹,钱先生一家,还有很多人。他们看似是被五通安乐神玩死,实际上是被自己玩死。这只狐妖也是被自己玩死。“五通安乐神本来只是求财的家神,性格反复无常、睚眦必报,却也没多大的能耐。”

    偏偏能害死那么多人,这才令人惊讶。

    陈阳盯着碎裂的五通安乐神像,若有所思。突然喊道:“酆都大帝治下五方鬼帝周乞!”

    “在。”周乞疑惑:“大嫂,何事?”

    陈阳定定的望着周乞,旋即温和笑道:“没事。”

    周乞疑惑的看向寇宣灵,寇宣灵面露震惊。没能解开疑惑的周乞回酆都复命,陈阳和寇宣灵报警,等警察到来后才驱车离开,之后一路沉默。

    陈阳:“对了,你看见孟溪了吗?”

    寇宣灵:“没有。”

    “哦。”陈阳应了声就不说话,心事重重的样子。

    远处山头,孟溪玩着手心里的小瓶子。瓶子里装了至阴至恶的僵尸血,他笑着说道:“你知道陈阳脖子上戴了什么吗?酆都大帝法印。”他觉得很有意思,笑了许久:“我越来越喜欢他了。”

    孟溪身侧站着一个白衣女人,神情冷淡,怀里抱着一只黑猫。她微微侧头,看着疗养院的方向说道:“孟瑶没死。”

    “哦。”孟溪愉悦的说道:“让她活下来吧。”

    女人说:“她会暴露你的行踪。”

    “没关系。谁让我喜欢陈阳,让他知道也没关系。”孟溪眼里充满愉悦和兴趣,像是遇到好玩的游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