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玩到挂07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51章 玩到挂07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汉侯丹宫之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叶悠悠说道:“他是四年前进来的医生, 负责四楼的病人。”她收回目光,站在门口:“普通人天黑之后最好不要离开有铭牌的房间,”她指了指门上的铭牌号:“那些东西也进不来。但是如果不在房间里, 那谁都保护不了你们。不过我想你们也不会害怕, 晚上的确可以让你们看到真实的长和疗养院。”

    陈阳:“安乐神在哪里?”

    “安乐神?”叶悠悠目露疑惑。

    陈阳:“欢喜安乐菩萨。”

    “我不知道。”叶悠悠摇头:“我只知道它可能在这里,具体在哪里我不知道。它没有在我们面前出现过。”

    “好吧。”陈阳询问:“你能把你知道的, 跟疗养院有关的事情都告诉我们吗?”

    叶悠悠:“你们想知道什么?”

    陈阳说道:“进来说吧。”叶悠悠迟疑一瞬, 还是走进房间,关上房门阻隔外面不知多少双眼睛的注视。陈阳招呼她坐下,然后询问:“你和叶悠雅五年前就知道疗养院的存在, 你的养母也在疗养院里。所以你应该知道疗养院的过去。”

    叶悠悠脸色一变:“你们都查到这么多了?”旋即讽笑:“那你们还想知道什么?还是想看望我的养母, 顺便同情她?”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陈阳静静的看着她。

    叶悠悠逐渐恢复冷静:“我憎恨她,哪怕只是提起她都会让我满心充满仇恨、失去理智。”她深呼吸口气,低声道了句抱歉。随即说道:“疗养院前身是个义庄, 长和义庄。本来就是个阴气重的地方, 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还被封掉, 长时间杳无人烟。”

    长和义庄被封掉是因为闹出飞僵的事件, 此事陈阳和寇宣灵都知道, 但叶悠悠不知道。叶悠悠垂眸低语:“你们可能以为长和疗养院就是长和义庄, 实际上长和疗养院也曾经存在,但原址不在这里。至于在哪里, 其实我不知道。我只知道, 原来的长和疗养院是一家治疗心理和精神方面的疗养院, 接收过很多病人。后来曝出医生折磨殴打病人的传闻, 长和疗养院就此倒闭。”

    叶悠悠抬头,眸光幽深:“长和疗养院倒闭了,那些人渣医生没有得到报应。但那些被折磨而死,死于荒唐理由的冤魂活了下来。并牢牢记住生前的痛苦,牢牢记住仇人的模样,期待有朝一日将自己受过的折磨还给医生。安乐菩萨听到那些冤魂的声音,于是出现在他们面前,把医生一个个送到他们面前,让他们报仇。”

    陈阳皱眉,在叶悠悠看来,安乐神取乐自己的行为反而是变成解救束缚在疗养院里的冤魂。叶悠悠冷笑:“警察不可靠,最亲的人根本不相信自己。没人能救我们,你们以为安乐菩萨是邪神,可是只有它救了我们,只有它会对处于绝望中的我们伸出援手!”

    叶悠悠激动的说道:“被当成乐子一样玩死的病人,他们虽然心理和精神都有残缺,但因此更加固执。死去后的他们清楚的记得临死前的痛苦,每天重复死亡前的一幕。你们天师有去解救他们吗?还不是安乐菩萨把害死他们的医生带到冤魂眼前,由他们亲手杀死仇人,才让他们得以解脱。”

    陈阳冷冷的看着她,寇宣灵回头诧异的看了眼叶悠悠,好奇的问:“既然你那么推崇安乐神,为什么还要我们从它手中救出你姐姐?”

    叶悠悠:“因为姐姐沉迷于杀人,会让她的罪孽加重。我不是否定安乐菩萨,即使我希望姐姐脱离安乐神,但我仍旧崇敬安乐神。”

    两人都被叶悠悠的观点震惊到无语,良久,陈阳才说道:“你的潜意识里,根本就在否定那个邪神。你自己也意识到不对,但是不敢相信,又或者不敢否定安乐神。”

    叶悠悠对此的反应是冷笑,并嗤之以鼻。

    陈阳:“医生折磨死疗养院中的病人,实际上是安乐神怂恿心生邪念的医生。病人被困在疗养院成为地缚灵,是因为被害死的执念。但是如果想要解救他们的最好办法是超度,为它们举办法会或是诵经超度都可以。你以为让冤魂手刃仇人就是解救他们?实际上是引诱它们变成厉鬼,犯下杀孽不得投胎!”

    “有冤抱冤,有仇报仇,也得请示酆都,得到情况属实以及大帝特批才能回阳间手刃仇人,亲自报仇。否则哪个冤魂因为被杀死就要回到阳间杀死自己的仇人,而不去管杀人者动机、被害者死因,阳间不是早就乱套?还要警察和法律干嘛?杀人的、犯下错误孽债者自然有天道和大阴法曹来惩罚,那个什么安乐神要真有本事,怎么不亲自处罚反而引诱冤魂亲自虐杀医生?不过是一只连承担罪孽都不敢的孽畜,你们还当成了菩萨!”陈阳怒极指出:“那只孽畜以救世菩萨的名义,把你们全都玩弄在掌心。叶悠悠,你自己心里知道,非要装懵作傻,你是不敢认吧!”

    申冤报仇,自有天道来报。或是夺其运道,或是夺其性命年数,除非天大冤情惊动酆都阴府,特批回阳间报仇。不然就是化身厉鬼,以转世投胎以及打落十八层地狱为代价得到批准回阳间报仇。世间哪有那么多快意恩仇的事情?情仇爱恨都得排在规则铁律之后。

    陈阳生气的是叶悠悠明知道安乐神所谓拯救她们的举动只是把她们当成乐子,却因为恐惧真相不敢承认,继续蒙骗自己。

    陈阳起身,俯视叶悠悠:“你真的以为你们能得救吗?就算那只邪神死了,你们也得不到解脱。”

    叶悠雅杀了那么多人,有些确实死有余辜,有些还不到必须死的地步。更甚者,还有完全无辜的人。叶悠悠没有亲自动手,也是帮凶。而且她听从那只邪神的话,为了玩弄钱先生而怀孕,又在怀孕之后任由两只小鬼害死腹中胎儿,流产之后毫无悲伤情绪,极为冷漠。

    她把自己的孩子当成了玩弄他人的工具,比起她的姐姐更为冷漠残酷。

    叶悠悠脸色陡然变得很难看,她猛然站起身摔掉椅子。她抖着嘴唇瞪大眼睛,似乎很想反驳,但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她犹豫了一段时间,才低声说道:“我只知道这么多,也只能说这么多。其他不用问我,自己去找。我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急匆匆离开。期间还差点被摔倒在地的椅子绊倒。

    寇宣灵:“她比叶悠雅还自私冷漠。”

    叶悠雅因为过去的经历而变得偏执扭曲,固执认为自己是在替天行道,至少杀的大部分是人渣。叶悠悠被叶悠雅保护起来,没有受到伤害的经历,却可以听从那只孽畜玩弄他人的时候毫无顾忌的把自己的胎儿当成工具,并且毫无悔过之心。

    陈阳:“她很爱叶悠雅。”

    尽管叶悠悠自私冷漠,但的确真心实意想要救自己姐姐。

    寇宣灵:“距离天黑还有三个小时,先去走一遍?”

    陈阳同意,于是两人开门。刚走出两步,两人似有所觉般对视一眼,寇宣灵说道:“你猜有多少人在盯着我们?”

    “其中不知道掺杂多少不是人的东西。”陈阳环视下面的楼层,冷静的说道:“我能感觉到浓重的鬼气、阴气,但是鬼气最浓重的地方不在这里。”

    寇宣灵边走边询问:“在哪里?”

    “外面的大湖泊。”

    寇宣灵似有所觉:“那个湖泊里藏了很多脏东西?”

    “我们经过的时候,整个湖泊里的东西都在盯着我们看,密密麻麻。”陈阳能够感觉到,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东西堆积在湖面底下,整片水面黑乎乎的,越是不知道底下藏什么东西就越觉得恐怖。

    寇宣灵:“我们那个房间推开窗户能看见湖泊,有动静的话可以及时察觉。”

    陈阳驻足,侧脸对着门上的小窗朝里面看。里面是病房,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都在里面查看病人。仔细看却发现不对,护士用皮带绑住病人的上半身,固定他们的动作,医生则端着饭盘站在病人前面逗弄。干瘦如同骷髅的病人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挣扎的幅度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当病人因为挣扎把叉子戳进额头的时候,医生和护士哈哈大笑,前俯后仰,十分古怪。病人干瘦如柴,医生和护士同样干瘦犹如骷髅。画面十分古怪滑稽。

    寇宣灵凑上来看到这一幕:“医生护士戏耍病人,导致病人因为饥饿死去。死前皮包骨头犹如骷髅,死后报复医生护士,让他们也变成皮包骨头的骷髅。结果死后还要互相折磨。”他摇头:“就这种无穷尽的相互报复折磨,灵魂永远都不能得到安息,无法投胎。把别人的痛苦当成乐子一样戏耍的孽畜,竟然还被当成菩萨!”

    可笑真正大慈大悲的菩萨不去供奉,反来供奉这等戏耍人命的孽畜。

    陈阳拦住寇宣灵:“他们之间的冤仇我们管不了,这是酆都阴府的事情。你现在进去只会激怒他们。”

    寇宣灵想了想,觉得陈阳说的对:“就算我想超度,他们也不愿意让我超度。”医生护士和病人之间的冤仇太深,深到死后仍不忘互相折磨。“周乞不是酆都鬼差吗?可以让他强行拘押冤魂回地府登记审判。”

    陈阳:“我知道。下楼看看?”他担心周乞鬼差的身份会惊扰到疗养院中的鬼魂,引起安乐神的注意,所以打算晚上等疗养院中的妖鬼全都出动后再让周乞过来。

    寇宣灵应了声,于是跟陈阳一起下楼。在三楼时,陈阳瞥见一个人,和他对视上。对方面无表情转身离开,脚步匆匆。陈阳疑惑了几秒,陡然记起那人,快步追上去:“孟溪!”

    孟溪听到陈阳喊他,加快步伐逃跑。把挡住自己的病人全都推开阻拦陈阳,跑得飞快,转瞬不见踪影。陈阳见状,解开手腕上的红绳然后攀上阳台身手灵活的攀爬,抄近路泡仔孟溪前面。孟溪看到前面的陈阳,扭身往后跑。陈阳眼角瞥见走廊上的小凳子,红绳扔出去缠住小凳子的凳脚用力扔向孟溪的后背。

    孟溪被砸中扑倒在地上,陈阳用红绳把他绑住的同时拿下古铜钱币扔进口袋里,然后说道:“上次你不是趁机把我那条红绳子抢走了?这回还是用红绳子绑住你,你说巧不巧。”

    孟溪试图挣扎,挣扎不开就干脆不动。仰头朝陈阳笑:“你果然来到这里了。”

    陈阳把他抓起来,蹲在他面前:“你知道我会来?”

    “安乐神喜欢你,他一定会把你引过来。”

    “怎么你觉得是他把我引过来,而不是我自己查到这里?”

    孟溪刚才扑倒在地面,脸先着地擦破皮,半边脸都是血。一笑就疼得‘嘶’了声:“安乐神狡猾又谨慎,如果他不去招惹你们,你们永远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陈阳想了想,发现孟溪说的的确是事实。一开始就是那只孽畜把他们牵扯进去才让他们注意到这么多看似巧合的事情,“你称呼那东西为安乐神?”

    孟溪嗤笑了声:“其他人都叫它菩萨对吧?”

    “你不尊敬它?”

    “一只玩弄人心的妖鬼,知道真相后还去尊敬就是智障。”孟溪冷笑。

    陈阳诧异于原来还有一个明白人:“但你还是任由那东西玩弄,是吗?”

    “你错了,”孟溪太高下巴:“我们互相利用。它帮我得到我想要的,我就任它玩弄。我不信仰它,它也不需要棋子的信仰。”

    寇宣灵刚走过来就听到这句话,也是诧异。孟溪看了看两人,挣了挣手腕后对陈阳说道:“能把绳子解了吗?”

    陈阳微笑:“你不是喜欢?”

    孟溪顿了顿,不耐烦的嘁了声:“安乐神让我拿到你的红绳子,结果拿到后大发雷霆。说明一点用都没有,又不是我喜欢。”

    陈阳抓着孟溪的肩膀把他提起来:“我看你比叶悠悠知道的事情要多,不如聊聊?”

    孟溪:“解开绳子。”

    陈阳把绳子绑得更紧,他绑住孟溪的手法很特别,让他无法挣脱且会随着绳子的缩紧而勒疼手臂。孟溪很快就脸色铁青,疼得扭曲:“我说行吧。进我房间里说。”

    陈阳松开绳子,仍旧是温和的说道:“你是聪明人,喜欢合作。大家就好好合作嘛。”

    孟溪瞥了眼陈阳,眼中有疑惑和不敢苟同。他觉得安乐神喜欢陈阳并认为他干净无垢简直是瞎了眼,明明就是奸诈狠辣。

    陈阳和寇宣灵跟着孟溪回到他的房间,他就住在三楼的病房。病房改造成普通家庭的结构,三房一厅。孟溪坐在沙发上,捏着被解开绳子的手腕朝对面两人说道:“你们想问什么?”

    陈阳:“安乐神在哪里?”

    孟溪:“疗养院里。”

    “具体地点。”

    “那我不能说……就算你真把我弄死,我也不能说。要不然我还没被你们弄死,就先被安乐神弄死。至少我提供范围给你们了不是?只需要你们自己去找出来而已。”孟溪摊手无辜的说道:“那东西很狡猾的,通常藏在你们意想不到的地方。”

    “当初你出现在荔园里,是为了帮助董洪引开我们还是只算计我的绳子?”

    “两者都有。安乐神物尽其用,刚好我挺好用。”孟溪似乎想起什么,觉得很好笑就笑开:“董洪是通过杨宏那个专门杀女人的变态主动联系安乐神,他有严重的虐待癖,希望安乐神能够帮他遮掩。安乐神一开始以为他会很好玩,谁知道那是个胆小鬼。很快,安乐神就觉得没意思想要弄死董洪。不过它觉得让董洪在生死、绝望和希望中挣扎很有意思,一边说给它三次机会,安排我引开你们,一边又把他算计死。让他扬起希望,转眼间又陷入绝望,确实很好笑。”

    孟溪哈哈大笑,待发现陈阳和寇宣灵都一脸冷漠后才渐渐歇住笑意,无趣的耸耸肩。“安乐神似乎以为绳子是你的法器,发现不是的时候它很生气。”提及安乐神生气的模样,他很高兴,脸上又浮现笑意。

    “毛小莉跑得真快,我以为上次如果不是她,你肯定抓不到我。不过今天看来,你跑得比我快。”孟溪兴致勃勃:“你要不要跟我比赛跑?我跑得很快。”

    陈阳突然说道:“你不是出了车祸?”

    孟溪神色一僵:“我好了。”

    “那你怎么跑不过毛小莉,也跑不过我?”陈阳继续追问。

    孟溪猛地捶向桌子:“我好了!腿早就没事,跑得很快!毛小莉本来就跑得很快,如果我没出车祸前,她一定跑不过我——”

    陈阳迅速打断他:“也就是说你的腿的确坏了,是不是?!”

    “不是!!”孟溪突然站起,困兽一般的转来转去,嘴里叨叨着不是之类的话。然后猛然冲进一个房间,不多时里面就传来声声闷响。

    寇宣灵距离房间近,听闻闷响就快步上前把门推开条缝看。看清里面情景后瞳孔紧缩,然后踹开门也让陈阳看清了里面的光景。

    里面是孟溪神经质般的踢打地上的两个人,那两人脖子上套着狗链,链子嵌进床头墙壁里。缩在地上被踢打得呜呜直叫,却无处可躲。他们穿着宽大的衣服,浑身脏兮兮几乎看不出人形。

    陈阳和寇宣灵齐齐出手,一人制住孟溪将他踢出去。一人前去查看被锁起来的两人,惊悚的发现他们四肢全被砍断,舌头也被割了。正想进一步查看时触及两人鼻息,发现早就没有呼吸。陈阳微微一顿,伸手摸向他们的后脑勺,摸到一条拉链。拉开,里面是电池和录音机,点开来听发现就是他们刚才听到的‘呜呜’闷响。

    陈阳脸色凝重,走出卧室跟寇宣灵描述,同时告诉他那是两句尸体制成的人偶。寇宣灵把孟溪踢倒在地,质问他房间里的人是谁。

    孟溪回答:“我爸妈。”

    两人俱是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他,孟溪说道:“他们是我的家人,只有这样才会永远陪着我。”

    陈阳沉默半晌,询问他:“把你父母制作成人偶,是你的主意还是安乐神?”

    “我。”孟溪表情诡异:“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永远陪我、爱我、夸赞我,我们是真正的一家人。之前活着的两个人,不是我的父母。”

    “你把他们制作成人偶的时候,他们还活着?”

    “对啊。”

    此时他们才意识到孟溪真的不正常,用丧心病狂来形容也不足为过。陈阳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时,孟溪不耐烦的回答只有人偶父母才会真正爱他。

    孟溪说:“你以为我为什么跟安乐神合作?因为我出车祸了,不能再跑步,不能参加比赛拿到奖金。他们就不再爱我,我很难过。”

    说到这里时,他满眼都是难过。孟溪的家庭很复杂,他的父母极其重女轻男。他有个妹妹,被当成公主一样培养长大,获得父母双倍的宠爱。孟溪则从小被忽视,只有通过跑步时赢来的奖金拿给父母时才能得到一个笑脸。而他的父母转头就拿着孟溪赢来的奖金带妹妹去玩,给她买喜爱的东西。

    孟溪没有被家庭暴力过,他只是被忽视得很彻底。如果他没有父母,没有看到父母对妹妹的宠爱,那他绝对不会因为过度在意而在无形中变得卑微扭曲且神经质。

    孟溪出车祸后,拿不到长跑的奖金,再度被父母忽视。刚巧安乐神出现,他就干脆自己制作出理想中的父母。

    “妹妹不开心的时候,会打爸妈。爸妈不生气,还会哄她。现在我打爸妈,他们也不会生气。”孟溪很开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