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玩到挂06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50章 玩到挂06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汉侯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安乐欢喜菩萨?没听过。”

    分局里的人都没听闻有这么个菩萨, 估计正如陈阳所说的不知道哪路子冒出头的孽畜假扮成菩萨害人。恰巧这时度朔和马山峰一同进门,陈阳把同样的问题复述一遍询问两人。

    马山峰若有所思:“佛教菩萨如恒河沙数, 数不胜数。但耳熟能详的修行菩萨是五十二位, 倒真是没听过这位安乐欢喜菩萨的名号。但是看它引诱信众为恶, 又玩弄信众生命, 恐怕是个邪神。”

    菩萨本是修行大乘佛法者,有导人发菩提心则可称之为菩萨。因此菩萨数量如恒河沙数,数不胜数。任何僧尼都可被称为菩萨, 除了少数几位得道成佛具有代表性的菩萨在民间拥有不少信众。这倒让不少孽畜邪祟假扮菩萨之名, 行欺骗之实。

    乱世之时,就曾有妖孽邪祟大张旗鼓假扮佛菩萨, 饲养信众吃光他们的五脏六腑, 剩下一具皮囊再钻进去壮大妖邪队伍继续为祸人间。

    马山峰也不知道有哪些民间邪神有这称号, 转而询问度朔。度朔回答:“我也从未听过安乐欢喜菩萨,倒是听过安乐神。”

    “安乐神?”

    度朔:“五通神之一, 通常为六岁小儿。性顽劣, 爱好捉弄人。”

    南方五通神, 北方毛鬼神。指的便是南北两方民间信仰的家神, 可以聚财的邪神,通常有求必应。南方五通神虽被称为神, 受很多人香火供奉, 实际上请的是妖鬼之流。五通神性格锱铢必较、睚眦必报, 很多时候虽会带来财运, 若不顺心也会搅得供奉它的人家家破人亡。而且五通神最爱淫人妇女, 心胸狭窄且反复无常。

    其中六岁小儿所化而成的安乐神也是五通神的其中一种,只是不喜淫人妇女,但更爱玩弄供奉它的人家,且性格最为反复无常。虽然安乐神容易请回家,但最难饲养。所以很少有人会请安乐神作为家神,久而久之,安乐神反而变得更为反复无常,甚至是仇视人类。

    “这类来路不正的家神法力通常靠人们的香火供奉,香火越旺盛,法力越高强。”度朔说道:“安乐神擅长玩弄人心,通过引诱人心最深处隐秘的欲望,让他们沉沦堕落,并把安乐神当成脱罪的信仰。毕竟教导他们作恶的是一位‘神’。”

    连‘神’都认可的事情,那些人谋害他人性命的时候就更加无所顾忌,毫无愧疚。

    陈阳将安乐神记下来,作为重点怀疑对象。然后抬头问寇宣灵:“长和疗养院那边回复你了吗?”

    寇宣灵:“还没有,但叶悠悠约我见面。”顿了顿,他想起警局那边给他发来的消息,于是说道:“叶悠雅被警方追捕。”

    陈阳好奇:“她做什么了?”

    “杀人。”

    “是关于叶悠雅养父死亡的事情吗?”

    “可以说是,沾得上关系。但只是其中之一,陆续五年里,叶悠雅手里的人命堆叠到二十条。”

    “嘶!”毛小莉惊讶至极:“杀人狂魔了呀。完全看不出来,叶悠雅平时那么文静柔弱的女生,居然杀了二十个人!她为什么杀人?”

    寇宣灵:“我之前说过叶悠雅的养父是个暴力狂,有猥|亵幼童前科。后来他领养叶家两姐妹,在叶悠雅十三岁到十六岁期间,她的养母带她去打胎数次。”

    毛小莉满脸厌恶:“人渣!死不足惜!”即使得知叶悠雅有可能害死自己的养父,她也觉得大快人心。那种人渣死了反而让世界更干净!“叶悠雅的养母就任由她丈夫做出这种事?”

    “你以为叶悠雅的养母为什么疯?又怎么被送进疗养院?当然是被报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什么人,还留在他身边甚至是助纣为虐,能是什么好人!不仅如此,反而替自己的丈夫打掩护。这种不作恶却替维护恶人的行为,更令人恶心。”

    陈阳叹气:“想不到。”的确想不到叶悠雅有那样令人同情的遭遇。“那么她杀人,处于对那段经历的痛恨和报复?”

    “前期她杀的人都是有过猥亵|幼童前科、强|暴过妇女以及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性,利用自己清纯漂亮的相貌接近他们,得到他们的信任之后就开始布置杀人,让死者亲属朋友都相信死者旅游或者走失,哪怕死亡都绝对不会怀疑到她身上。计划很周密详细,如果不是最近一次失误,恐怕警方都不会怀疑到她身上。”

    陈阳抓住重点:“你说前期?后期她的报复目标有所变化,甚至可能是种失误?”

    寇宣灵沉默片刻:“对。”其他人等着他的回答,他表情很无奈:“我不同情被她杀死的部分人,因为他们都是人渣。可我也不赞同她的方式,谁都没资格任意剥夺他人性命,尤其是当她自诩为正义使者的时候。”

    毛小莉听不懂:“你想说什么?”

    “唉,”寇宣灵叹口气:“她最后杀的人,曾经有过猥亵|幼女的前科。因此遭到叶悠雅的愤恨,用残忍的方式折磨死。但她杀错人了,那个人是被冤枉的。他不仅没有猥亵|幼女前科,反而是救了被猥亵|的幼女,但是遭到栽赃。”

    所以说叶悠雅不仅杀错了人,杀的还是曾经救过跟她有相同遭遇的女孩的好人。此时此刻,叶悠雅还不知情,正处于逃亡中。但如果哪天她知道真相,会怎么样?

    陈阳:“崩溃。”

    令人毛骨悚然的结果,足以将叶悠雅打落绝望痛苦的地狱。她曾经活在地狱里,渴望有人能够救她,后来她靠着惩罚恶人的救世主信念而活。当她发现自己错杀光明,整个人都会完全崩坏。

    陈阳:“轮到叶悠雅被玩到死。”死于绝望。

    连神经大条的毛小莉此刻都感到不寒而栗:“安乐神太会玩弄人心了,那东西怎么就能在阳间横行这么久?”

    度朔:“安乐神的法力高低取决于人们的香火供奉,原先作为家神,只受一家香火供奉。自然不会有多大能力。再多也是一村一庙的香火供奉,如果想要维持香火就得保证实现他们的愿望。但安乐神本来就是反复无常、心胸狭窄的孽畜,通常还未成气候便断了供奉,失去法力。到后来人们更愿意供关圣帝君等正神,安乐神逐渐消失。”

    如今闹出一系列事情的安乐神假借菩萨之名得到香火供奉,另一方面肆意玩弄人心。但此事做得极为隐秘小心,只在梦中引诱人们作恶。所以至今才被他们发现。

    陈阳疑惑道:“谁替安乐神提供香火供奉?”

    毛小莉等人一愣,发现他们确实至今不知何人替安乐神提供香火供奉。叶悠雅之流的人自然不可能,他们跟叶悠雅、钱先生等人接触过,发现他们虽然对安乐神有着狂热的信仰,但从未立过神龛供奉安乐神。

    想来也知道安乐神绝对不会让他们立神龛供奉自己,毕竟钱先生等人并非安乐神的信众,只是它用来玩弄取乐的棋子。棋子的最终下场是被玩弄致死,自然不好有过多牵扯,免得暴露自己。如此分析开来,那东西实在谨慎狡猾,不露痕迹。

    度朔捏了捏陈阳脖子,说道:“已经派人去查。”

    陈阳侧头:“总局的人?”

    度朔顿了顿:“都有。”

    意思就是说,阳间天师和阴间鬼差都出动了。看来是大事,应该也跟那只从地狱逃出来的恶鬼有关。陈阳没再追问度朔这件事,而是看向寇宣灵说道:“我跟你一起去见叶悠悠,如果可以就我们两人和周乞一起去长和疗养院。”

    张求道拧眉:“我也想去。”毛小莉在他身边踮脚,表情跃跃欲试,充满期待。

    陈阳摇头:“你们别去。”

    张求道不解,他指着毛小莉:“小莉菜鸟,不让去我能理解。为什么我也不能去?”毛小莉闻言,差点要跳起来掐他的脖子。

    陈阳:“因为警方那边需要天师协助将安乐神其他信众抓起来,那些信众或多或少被引诱而手沾人命,而且有些可能如同钱先生、杨宏等人被厉鬼索命。我担心警方在抓捕犯人的时候惹怒厉鬼,遭到它们的报复。所以需要你们协同帮助。”

    “好吧。”张求道妥协,答应跟毛小莉一起协助警方抓捕安乐神信众。

    陈阳离开的时候跟度朔道别,顺便询问周乞所在。度朔说道:“他已经前往长和疗养院,只要你叫他,他就会出现。”

    陈阳:“我怎么叫他?”

    度朔笑了笑:“你不是会召酆都猛将咒吗?如果嫌麻烦,带上灵符用你脖子上的半块玉扳指印上红泥盖上印子,再把灵符烧了。周乞一样能出现在你面前。”

    闻言,陈阳掏出脖子上串着红绳的半块玉扳指:“婚戒?”

    这东西是俩人的婚戒,虽然当初度朔送给他,他摸着那块玉质剔透的扳指很感动。后来看见别人的婚戒都是白银黄金造型精致,他……他还是很喜欢。串了根红绳戴在脖子上就没舍得摘下来,如今听度朔这话,便摘下来放在手心里看。这么一看倒是发现玉扳指上头有些纹路,仔细看像是个被截去一半的法印。

    正要再看仔细些的时候,手中的玉扳指被度朔拿走,并重新带到他脖子上:“戴好,别丢。”

    陈阳下意识摸了把玉扳指,笑道:“不会丢。”

    度朔笑了笑,低头亲亲陈阳额头:“除非你亲手摘下,否则没人能抢走。”酆都大帝的法印,除了他的妻子,任何邪祟妖鬼胆敢觊觎,不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就算是便宜对方。

    “嗯。”陈阳乖巧的应道:“知道了。”

    度朔没忍住,捏起陈阳的脖子迫使他抬头,一个深吻落下。好不容易吻完,陈阳都有些晕头转向且呼吸困难。脸红红的被推着上车,车开到半路抬头一见后视镜差点吓一跳。他自己满脸酡红,像刚刚从床上下来一样。

    陈阳反射性侧头看寇宣灵,寇宣灵目不斜视并且郑重表示:“君子非礼勿视。”顿了顿,他又说道:“再说你还没祖师爷好看。”

    “……”陈阳瞥见他前面居然放了张剪裁完美的祖师爷画像,瞬间觉得十分惊悚:“你也太狂热了吧。再虔诚的天师都没你这么粉祖师爷的。”

    别人粉明星爱豆,寇宣灵粉祖师爷,简直……特别。寇宣灵听闻这话就不乐意,不悦的皱眉:“怎么能用‘粉’这个字眼?那些小年轻粉爱豆能跟我比?她们三天两头换个爱豆,那才叫做粉,不算真爱。我不一样,我从八岁开始就诚心诚意供奉祖师爷,以后也会一直供奉下去。”

    他用了‘真爱’两个字。陈阳默默心想,嘴上却说道:“难道你以后结婚,对象也得诚心诚意供奉祖师爷?”

    “那必须啊。夫妻之间共同爱好、共同话题不是?”寇宣灵理直气壮。

    陈阳觉得他得注孤生。于是两人陷入尴尬的沉默,下车的时候陈阳回头对他说道:“加油,早日追上祖师爷共同爱好者。”

    寇宣灵对于陈阳那句话中间特意停顿表以沉默抗议,他相信自己能够找到志同道合的‘妻子’。

    两人齐齐进入叶悠悠定下的咖啡厅地点,进入后环视一圈就见到她。走过去坐在叶悠悠对面,陈阳开门见山的说道:“你能让我们立刻进去长和疗养院吗?”

    叶悠悠惊讶,随即苦笑:“你们已经查到长和疗养院了?看来速度很快,知道的应该也比我多。”

    陈阳轻声说道:“比不上你们知道的多。”

    叶悠悠沉默:“我可以带你们进长和疗养院,但是再多的消息我不会说。”

    寇宣灵:“你的目的。”

    叶悠悠面露痛苦:“我想救我姐,我想离开。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因为我根本帮不了。我什么消息都不能透露。”

    对于叶悠悠来说,唯一的姐姐就是她的牵挂。姐姐深陷过去的阴霾,甚至越陷越深,她无力拯救只能寄希望于陈阳等人。但她不知道,她的姐姐已经在崩毁的途中,一旦她发现真相。那所谓的安乐神目的就是要玩死叶悠雅,所以无论通过什么途径,她最终都会知道真相。

    寇宣灵张开想说出真相,陈阳拦住他,微微摇头。他看得出来叶悠悠把姐姐当成精神支柱,非常依赖她姐姐同时感到很愧疚,因为养父还在世时,是叶悠雅保护了年幼的妹妹不受侵犯。如果叶悠雅崩毁,叶悠悠也会崩毁。

    所以说安乐神真的很会玩弄人心,一毁毁两个人。叶家姐妹曾经的遭遇固然值得同情,但她们后来虽说杀的都是死有余辜之人,但行事激进牵连不少人。要说她们有罪,也确实罪无可赦。

    叶悠悠:“我会带你们进去,你们……救我姐。”

    陈阳不愿骗她:“我们救不了。”

    “你可以。”叶悠悠眼神中有奇怪的情绪波动:“安乐神很喜欢你,只要你靠近它、杀了它,我姐就能清醒过来。”

    “安乐神认识我?”

    “它在我和姐姐面前提过你,我猜它应该也在其他信众那里提过你。”叶悠悠表情古怪:“提起你的时候,它好像真的很喜欢你。它说你很干净,它还鼓励我们杀你。如果谁能杀了你,就能成为它的亲传弟子。但是不能让它发现我们杀你的方法,否则它就会恼怒的处决掉杀你的人。”

    陈阳大概明白钱先生为什么在最后一刻拼命想杀他:“还好,我也想杀死安乐神。”说完,笑了笑,眼底结了层冰。听到‘干净’二字,不知为何就想起十六岁之前遇到的想要他性命的妖鬼。

    叶悠悠垂眸,将两张义工工作证递给他们:“门卫会放你们进去,但是进去后能不能出来就看你们。我可以带你们走一圈长和疗养院,告诉你们一些内部情况,但涉及安乐神我就没办法说。”

    陈阳接过两张义工工作证,递给寇宣灵一张后说道:“我知道了。能够进去已经很好,不过你进去后还能离开?”

    叶悠悠:“疗养院里有间房间是我的,如果我进去就躲在里面,第二天天亮就能离开。晚上的疗养院会变得很可怕,无论听到什么我都不能出来。你们……疗养院里没有你们的房间,最好是日落后离开。”

    “日落后能离开?”

    叶悠悠沉默半晌:“不能。”如果可以,她就不会每次去疗养院都要在里面住上一晚直到第二天才离开。所以偷跑进去的人,在没有自己房间的情况下会被疗养院里的那些怪物嗅到人气,然后吃掉。

    陈阳看了眼时间,将近十二点。于是他起身:“现在出发。”

    三人一起驱车前往郊区外的长和小镇,长和小镇周围有圈破败的房子,野草丛生,荒凉冷寂。车子沿着一条穿过湖中央的石板道开过去,尽头就是疗养院。车子停在外面,三人下车。叶悠悠到前面去跟门卫聊了几句,回头招呼他们过去。

    陈阳看了眼时间,2:17分,花了两个多小时。抬脚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回头看只见到一个大湖。湖里水位很高,几乎到岸边。湖水黑沉沉,看久了会产生心惊胆战的感觉,好像湖水里藏了怪物择人而噬。

    叶悠悠扫了眼湖面,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那个湖,水位一直没变过。每次从那里经过都不敢停留,好像有东西在底下盯着看一样。”

    寇宣灵好奇问:“真有东西吗?”

    叶悠悠在门口刷了卡,听到‘嘀’的一声后示意他们赶紧进去。踏进去后才说道:“有,真有。之前有个人觉得自己胆子大,还想下湖里游一圈,但是湖水太黑,看上去很脏。他就打消下水的念头,但是蹲在湖水面盯着看。渐渐的入魔了般,身体前倾,脸快要贴住水面,整个人都要掉下去。我本来想提醒他,而且也好奇就向水面瞥了眼,结果看到一双眼睛。”

    她吞了吞口水,想起那个画面简直恐惧极了。她继续说道:“我吓得后退好几步,下一刻就发现面前的那个人消失不见了。湖面只泛起微微涟漪,而在我脚边不远处还有黑乎乎的水印。我不知道水印怎么来的,但是如果我站得前面一点,是不是也会被拖进湖底?”

    三人边说边走进疗养院,疗养院是以前的建筑风格,四层楼高,形成八卦结构。穿过长廊走进大门里,就能见到大厅,以前那大厅就是停放棺椁的地方。现在变成门诊大厅,柜台口只有一个护士在看守。护士低着头,静止不动。

    叶悠悠走过去说道:“登记一下义工。”

    良久,护士抬头,脸色苍白,唇涂得很红,眼神很僵硬。她转动眼珠子,瞥见叶悠悠身后的陈阳两人,将目光定在陈阳身上舍不得移开:“登记好了。房间不够,今晚你们两个一起在医生办公室休息一晚。”

    言罢,她拿出铭牌给叶悠悠,另外拿出一串钥匙递到陈阳面前。陈阳接过后,她露出僵硬的笑容:“欢迎。”

    叶悠悠冷脸带着两人上楼,她说道:“一共四层楼,九个医生,一层楼有两个医生一个护士,二三层楼各自是三个医生和护士,四层楼只有一个医生和几个护士,所以你们可以住第四层楼的医生办公室。”

    由于疗养院的结构特殊,所以他们只要站在长廊的任意一个角度都能够看到对面的情况。疗养院很安静,听不到病人的声音也看不到病人的身影。走到三楼的时候,寇宣灵忽然停下,他看到对面三楼、二楼相同的位置站了个白影子,直勾勾盯着他们。

    陈阳也回头看了眼,说道:“我们进来后,那东西就一直盯着我们,试图跟踪我们。”

    寇宣灵:“不会整个疗养院里的东西都躲起来,偷偷注视我们吧。”陈阳没说话,但他的表情很好的说明了一切。寇宣灵:“不会吧。他们把我们当成食物不成?”

    “很可能。”陈阳驻足。

    叶悠悠停在一间办公室门口,她从口袋里拿出铭牌挂在门上,然后说道:“有铭牌的门,那些东西不会进来。”

    陈阳打开门,门里面设施还算齐全,有两张折叠床。此时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回头看,远处白大褂医生和护士向这边走来。走近了看清迎面而来医生的样貌后,目光中露出讶异之色。

    医生和护士目不斜视的走过去,陈阳探出头看他们的背影,询问背后的寇宣灵:“你想起什么?”

    寇宣灵:“我想起骷髅死的医生。”

    刚才走过去的医生全身皮包骨,好像个骷髅,极为恐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