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猫杀03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43章 猫杀03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123  大胖黑猫嚎出尖利的声音后,小坡下所有拜月猫齐刷刷转头, 绿莹莹的眼睛在黑暗中尤为明显。一动不动, 直勾勾的盯着陈阳和毛小莉两人。

    猫不怕人, 何况懂得拜月开些许灵性的猫。毛小莉被盯得有些怕,往陈阳那边靠近低语:“陈哥,我被猫眼盯着瘆得慌。要不,先撤?”

    陈阳往前走一步, 底下的猫齐刷刷转动眼珠子。想了想,他把手电筒投到猫群中, 然后听到大胖黑猫一声呼噜喵叫, 底下群猫四下逃散。眨眼便把踪影隐匿林间,只留下正前方的大胖黑猫。

    大胖黑猫蹲坐前面,鸳鸯双目和陈阳对视,毫无畏惧。甚至能让人感觉到它淡定的情绪,颇为诡谲怪异之感。毛小莉跟随陈阳步伐,走近认出大胖黑猫, 于是惊呼:“大胖!?”

    大胖黑猫甩甩尾巴,瞥了眼毛小莉,一张胖脸上居然能够看出不屑高傲的表情。陈阳回头问毛小莉:“你认识?”

    “认识。”毛小莉点头,颇为复杂:“这是学校的网红猫, 大胖。因为体重超过四十斤,每天三餐饭点一到准时出现在北区食堂门口等投喂。什么都吃, 从不得病, 吃完就走还不给摸。特别高冷, 别人敢摸它就冷冷一个蔑视眼神逼退对方,集吨位、懒惰、高冷、神秘、拔吊无情于一身而走红网络。”顿了顿,补充:“追随者无数。”

    她就不明白猫中胖子怎么就还有那么多脑残粉!

    大胖黑猫瞟了眼毛小莉,十分淡然的甩甩尾巴,低头舔毛。陈阳蹲在它面前,摸着下巴观看半晌后说道:“你是拜月成精,还是猫鬼拜月?”

    大胖黑猫不为所动,抬起右后腿继续舔毛。陈阳看了眼,惊讶道:“还没绝育?”闻言,大胖黑猫终于僵硬,虽然从它四十斤重的吨位、软腻的肥肉圈中看不出来。

    陈阳低笑,从背包里拿出一盒炸小鱼干,拆开饭盒盖子,小鱼干的香味顿时扑鼻而来。毛小莉蹲下来惊讶的说道:“陈哥,你还带了炸小鱼干?”边说边伸手拿了条咬一口,外酥里嫩,好吃。

    陈阳:“听到你说学校发生的事情就猜到你要来学校,所以吃完饭后我去买了袋小鱼干回来炸。正好派上用场。”

    闻言,毛小莉叼着小鱼干斜眼瞥陈阳,他仿佛忘记之前的推辞。“陈哥,你该不会是听到我说荔园有很多猫,就提前炸好小鱼干准备偷偷来吧?如果我没有邀请你,你也会偷偷来吧。”

    “瞎说。顺便而已。”陈阳拿了条小鱼干递到大胖黑猫嘴边,黑猫张口叼走,吃完后也没有露出半点要亲近的意思。陈阳继续投喂:“告诉我,昨天晚上在荔园小路遇袭的女生是人为还是猫蛊之祸?”

    毛小莉心下诧异陈阳问大胖女生遇袭的真凶,他就不怕大胖包庇族猫欺骗他们吗?

    陈阳说道:“猫性情冷淡,族亲血脉的观念不深。更何况对于一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猫鬼来说,教导荔园里的猫拜月不过是因为懒得管理。猫鬼不至于包庇不相识的普通猫,如果真是猫害人的话。”

    他边说边投喂大胖,大胖在听闻这番话后仍旧继续吃小鱼干,不为所动又格外淡定的样子实在很难让人认为它是一只开了灵智的猫鬼。至少毛小莉很怀疑,她甚至认为陈阳是在诈大胖。虽然大胖真的狡猾得不像只普通猫。

    陈阳:“度哥喜怒不形于色,从不会对某人或某物表现出喜爱和厌恶的评价。哦,除了我,我是例外。”说着拍了把毛小莉伸向小鱼干的手:“吃太多上火。”转头对大胖温和的说道:“但是度哥对猫的评价不好,我一时好奇询问,度哥说他以前见过一只肥胖、愚蠢、贪吃、懒惰的猫鬼。”

    大胖黑猫甩尾巴的频率变高,喵嗷一声迅速叼住陈阳饭盒里的小鱼干身影迅速蹿进树林里,很快消失不见。

    毛小莉张大嘴巴:“真成精了?它好像很怕度朔?”

    陈阳把饭盒盖盖上后放回包里,起身说道:“回去吧。”

    毛小莉追上去:“确定是猫鬼还是人为?”

    “它听到度哥的名字,吓得跑了。”陈阳若有所思:“至于是猫鬼还是人为,还有待商榷。虽然猫不会顾及亲族血脉,可是如果利益或性命相关,难保撒谎。毕竟猫很狡猾……没人试过养大胖吗?”

    “……有。都失败了。”

    “哦。”陈阳点头,然后回去了。毛小莉看着陈阳背影,再次肯定陈阳是猫奴无疑!他一定对大胖动心了,没有猫奴抵抗得了大胖的霸气。毛小莉对猫奴的节操早就失望,从未有过期待。

    回到分局里的陈阳洗完澡披着白色大毛巾走出来,搬了张凳子坐在度朔对面。度朔手里拿着遥控器随意按频道,见陈阳坐在面前便把目光投到他湿漉漉的头发:“坐过来,转过去。”

    陈阳把凳子拉到度朔面前,背对他,两手撑着凳子边角。度朔接过他手里的毛巾给擦湿漉漉的头发,这是两人的习惯。陈阳洗完头发不喜欢擦,水珠从发梢滴进领口湿漉漉很不舒服,偏偏不喜欢用吹风筒也不喜欢擦头发。

    度朔看不过去,经常帮他擦头发。久而久之就成习惯,陈阳洗完澡,恰好度朔在就会披着毛巾出来找他。头发上的水珠被毛巾吸干,擦头发的动作力道适中,很舒服。陈阳微微眯眼问道:“度哥,你还没说为什么讨厌猫。你说你以前见过一只猫鬼,是不是小莉学校里的那只大胖黑猫?”

    度朔:“我没说讨厌猫。”

    “骗人。”陈阳皱了皱鼻子:“傍晚的时候,你说猫奸邪狡诈、睚眦必报,这都是很严重的感情偏向词语。你就算面对罪恶滔天的恶鬼都没有过类似的评语,你肯定讨厌猫。”

    度朔:“你说讨厌就讨厌吧。”

    “敷衍。”陈阳下意识想扭头,被度朔固定住并让他别乱动。“那你说说,你怎么认识那只猫鬼?你肯定讨厌那只猫鬼吧,快点说说。我都不清楚你很多事,肯定跟你生前有关对不对?”

    度朔:“要是我不说,你怎么办?”

    “你不说,我就不让你上床。”

    “你拦不住我。”度朔凉凉的说。

    陈阳语气比他更凉:“没我配合,你能硬起来?”

    度朔擦头发的动作顿住,侧头看转过头来的陈阳:“行啊陈小阳,你在跟我要求强制·爱?原来温柔没办法满足你了。”

    陈阳深呼吸口气,瞪了度朔一眼:“我的意思是说,没有我的配合,我能让你短时间内软下来。”

    “你能吗?”

    “我能!”陈阳雄赳赳气昂昂,感到身为男人的能力被鄙视后就拉着度朔要试。度朔敲了把他的头:“闹什么,头发还没干。”

    陈阳瞬间泄气,踢踢度朔的脚,被后者面无表情的盯着后乖巧转身给擦头发:“老公,你告诉我行不行?”

    “别乱撒娇,头发没擦什么事都别想干。”

    陈阳气急:“我是想干那档事吗?我是让你告诉我猫蛊的事情,你说不说?不说我今晚去楼下睡!”

    分房睡就是杀手锏,度朔没辙,此刻有点怀念刚结亲乖巧的陈小阳。那时候的陈小阳与其说把他当成丈夫,不如说是父亲。满眼孺慕,乖巧至极,说一不二,十分听话。

    陈阳幽幽道:“结果后来你让我在床上叫你爸爸。”顿了顿,落下评语:“禽兽。”

    度朔干脆把陈阳抱起来,放进怀里。陈阳挣扎,冷脸道:“走开,头发还没干。”挣扎倒也没太用力挣扎,分明是口不对心。

    “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你之前也说过隋唐时期猫蛊之祸,就是那时候的事情导致对猫鬼以及猫这类生物没有好感。”度朔轻而易举的把陈阳抱起,在怀里转了个圈背对自己,重新给他擦头发。边擦边说道:“隋炀帝时独孤皇后弟弟独孤陀家里的婢女徐阿尼饲养猫鬼,独孤陀求财,把主意打到独孤皇后头上,害她受猫鬼所侵。”

    陈阳:“我知道。野史、正史都有记载。目前为止猫鬼存在可信度最高的证据之一。”

    如今几乎没人会炼制猫蛊,历经几个朝代颁布禁止饲养猫鬼的禁令导致猫鬼传承断绝。除了有些人家还供奉着祖宗炼制的猫鬼,可猫鬼虽能生财也会带来厄运。基本上奉养猫鬼者没有好报,久而久之,传承也断了。所以如今鬼道有猫鬼的记载,陈阳却没有真正见过猫鬼。

    不过马山峰说他曾在成纪县见过毛鬼神,应也是猫鬼。他说那猫鬼是祖辈传下来世代供奉,为其搬运财物害死不少人。那户人家本该断子绝孙,却不知用何邪术把自己的孽果转嫁他人头上。所以后来猫鬼被杀,那户人家反噬,下场可谓是极为凄惨。

    “独孤陀猫鬼事件之后,隋炀帝震怒,彻查京中饲养猫鬼者,牵连数千户上万人,杀的杀,流放的流放,死了不少人。之后到唐高宗时期,再次因猫蛊霍乱宫廷而牵连无数人。那段时期因猫鬼导致酆都繁忙不休,既要处理无数孤魂野鬼,还要分辨他们谁冤谁无辜。增添许多工作。后来抓到猫鬼,对方鬼魂被炼制,脱离六道轮回,而且受人控制,罪孽想判在它身上又难以判决。那只猫鬼狡诈无比,竟想诓骗我。”

    “那你是被诓骗成功,才格外厌恶猫鬼吗?”

    度朔眸光冷厉:“众生六道,没有鬼魂可以诓骗酆都大帝!”

    “啊?”

    度朔猛然回神:“我的意思是说,酆都大帝审判猫鬼,猫鬼再狡诈也欺骗不了他。只是后来在押送地狱的时候,猫鬼诓骗阴差逃往阳间隐匿行踪,又积累功德。本来功过可相抵,可猫鬼所犯罪行与其功德实在难以相抵,只能任其继续逗留阳间耗尽功德再押送地府。所以说它狡诈奸邪。”

    “哦。”陈阳点头,突然抓住头上的毛巾回头盯着度朔打量,半晌后问:“度哥,原来你是隋唐之前的人,有1400年了吧。这么老了啊,我还不够你的零头呢。那我平时说你为老不修你还不认,还冷脸。你可有脸跟我冷脸,明明就比我老。”

    陈阳双手搂住度朔,鼻子抵着他的鼻子,戏谑着边说边扭动身体,像个不安分的娃娃。逮着对方小尾巴吊起来一个劲的又晃又打,让人好气又好笑。

    度朔突然就咬住陈阳的嘴巴,封起来让他说不出话来。本来他就比陈阳岁数大许多,天天喊陈阳小妻子,是因为小妻子真的小。岁数还不够他的零头,连他也不知道怎么当初就同意结亲,还真把陈阳当妻子了。

    吻毕,陈阳抵着度朔肩膀说道:“你在阴间当差1400年,还是个小鬼差?”

    度朔神色微僵:“现在不是升官了?”

    “那也是最近。”

    “攒功德不容易,当鬼差本来就困难,何况还要升官。”度朔迅速转移话题:“阳阳,要是有人骗了你,你怎么做?”

    “视情况而定。”

    “怎么说?”

    “不相干的人骗了我,打一顿出气就好。要是你骗我,也看情况。”

    “怎么看情况?”

    “就看你骗我的程度怎么样?往小了说,吵一架出完气就没事。往大了说,离婚。”

    “不行。”度朔脸色严肃:“无论我做出什么事,你可以用任何一种方式出气,就是不能离婚。”他放软语气:“再说我也不会骗你,就算骗你总也是为你好。或者有时候觉得可能没必要,没跟你说导致误会越来越大,也不能算是故意骗。”

    陈阳往后仰,怀疑的盯着度朔:“你骗了我?”

    “没有。打个比方而已。”

    “真的?”

    “嗯。”度朔面不改色,直视陈阳。陈阳慢慢打消疑虑,想想以度朔的性格也不屑于欺骗等下三滥手段。因而下一刻眉开眼笑:“度哥,你觉得你有没有可能接受咱家养一只猫?”

    “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他的一辈子很长,非常长。

    “哦。”陈阳垂眸,手指玩着度朔的衣角,有些把度朔的话当成耳边风。

    “陈小阳,我说真的。养猫,尤其是养猫鬼想都不要想。赶紧把你脑海里的念头打消!”

    陈阳抬眸,亲了亲度朔嘴角。度朔绷着脸,瞪着他。陈阳俯身又亲了两下,度朔紧绷的脸部线条微微柔和些。于是他捧着度朔的脸从左边亲到右边,从上面亲到下面,亲了个遍后乖声问:“还气吗?”

    怎么可能还气得过来?度朔现在色令智昏,不准养猫尤其是养猫鬼之类的话全都抛到九霄云外。所以说,面对度朔的时候一句软话解决不了就再加上一个吻,一个吻不行再来一百个。

    陈阳眉开眼笑对着度朔嘴唇吻下去,这下肯定就行了。

    三天后的中午,毛小莉回来气呼呼的说道:“事情闹大了。”

    众人正在吃冰镇西瓜,闻言递给她一块然后问:“怎么了?”

    毛小莉接过瓜怒气冲冲啃了一口:“昨天晚上又有个女孩被猫爪划伤胳膊,没昏迷。但是女孩恐惧而坚定的认为是猫妖干的,她说她看见一个人形猫首四肢是猫爪的怪物袭击她,对方还有尾巴。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装神弄鬼,但是即便之前我对猫妖不了解都不相信有这么只怪物!”

    动物成精,是指开灵窍、懂修炼之法,追求修炼之道。动物再从精怪修成妖,有大能并可幻化成人,却绝不会出现半人半怪物的形态。要么人形,要么原形。况且杀人时,于猫而言原形更为灵巧方便。

    只可惜毛小莉懂的这些都比不上确凿证据,被袭击的女生受到惊吓,看到猫都开始恐惧,很大可能看错。她更不能逼问对方,现如今受害者家长及学生集合抗议必须铲除掉荔园里的猫。校领导已经开始动摇。

    毛小莉啃了口瓜,叹息道:“说实话,之前我担忧的是猫。现在我担忧猫反抗和人发生流血事件,到时候会造成更大麻烦。”

    荔园里开灵窍的猫应该不少,还可能有只猫鬼。猫又记仇,不达目的不罢休。双方没有达到和解造成冲突的话,真的会有无可挽回的后果。

    陈阳瞥了眼度朔,后者镇定自若吃瓜。于是他不发表任何意见,静静吃瓜。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毛小莉接起电话说了一段话后挂断冲大家说道:“学校同意接单了,谁愿意跟我一起去?”

    陈阳慢吞吞举手,度朔转头静静的看他。于是他又慢吞吞缩回手,环视在场众人一圈。张求道拧眉表示他最近要闭关升级,游戏方面的。寇宣灵冷漠道:“别看我,不想跟你们说话。”

    马山峰就别想了,于是陈阳故作无奈的耸肩:“没办法,那就只能我出马。”

    度朔眼神冷漠。可惜再冷漠的表情在陈阳看来跟纸老虎无异,哄哄就行。

    当陈阳跟毛小莉到学校时发现有些学生竟然冲动的跑进荔园驱赶猫,可惜林间本来就是猫的游乐场,笨拙的人类当然比不过手脚灵活的猫,纷纷被戏耍。有些学生被戏耍后看到猫停在树杈上高高在上看着他们,咧开嘴仿佛在笑,令他们毛骨悚然的同时也让他们肯定猫妖的存在。

    接见陈阳的人是校长,校长前两年开始研究玄学方面,因此颇为尊重身为天师的陈阳。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学生毛小莉也是天师,只以为两人认识。

    校长说:“之前不愿找天师是因为我确定不是猫害人,猫在荔园住了几十年,繁衍生息,要害人早害了。学生们都爱它们,我相信再冷血的动物也不会去伤害爱自己的人。何况猫有灵性,他们说猫记仇,可猫也重恩情。”

    陈阳:“您的意思是,您更倾向于凶手残害女性,而嫁祸给猫咪?”

    校长:“对。”

    陈阳:“如果真是猫妖害人?”

    校长:“千万不要伤及无辜。”

    陈阳笑起来:“那看来要求铲除荔园猫冢的人不会是您。”

    校长笑笑后说道:“荔园的猫的确太多,如果可以也是希望有衷心喜爱猫的人领养走。猫多了,矛盾就会多起来。任何事物都这样,满则为患。”

    校长倒是个明白人,在拜托完陈阳后就离开。陈阳跟毛小莉走在林荫道上时发现很多人都朝荔园跑,毛小莉看到熟悉的人后拦下来询问:“怎么都急匆匆往荔园跑?”

    女生停下来:“师姐好,我听说有家长开了辆挖掘机过来,说是发现一个猫冢,小树林里挂满猫尸,特别邪门。那个家长觉得猫妖就藏在猫尸里,所以非要掘掉猫冢。现在好多人都跑去看。”

    毛小莉:“警卫就让挖掘机开进来?”

    “不是。西区那边食堂不是填平重修吗?之前老漏水,边上停了辆挖掘机。那家长就是开挖掘机的,抗议半天学校不出面,一怒之下把挖掘机开走。听说现在也把警卫调过去了。”

    毛小莉和陈阳对视一眼后,齐齐跑向荔园。果不其然,远远的看见学生围了一圈又一圈。毛小莉拿出社团记者证,同时给了陈阳一张没有照片的记者证就挤了进去。

    两人跑到最内围,发现挖掘机已经开进荔园,接近猫冢。灌木丛和小棵的树苗被轧倒,警卫拦在旁边说服家长。其中有个中年人一直在跟家长谈判:“郑先生,请你冷静点。我们会处理荔园里的猫,请给我们一点时间。”

    陈阳皱眉:“他是谁?”

    毛小莉:“副校长,一直倡导铲除荔园里的猫。还没查清真相就急着铲除荔园。”

    家长根本不听劝:“被猫妖袭击的人都不是你们女儿,现在昏迷不醒的人也不是你们女儿。当然可以慢慢来!”

    原来他是之前遇袭女生的父亲。难怪情绪激动至此。

    嗷——

    尖利的猫叫声突然响起,众人抬头看,发现树上站了只小黑猫。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见小黑猫纵身一跃,眼前黑影闪过便见有个年轻人脖子和脸上多了猫爪划痕,鲜血淋漓。

    众人哗然,就算之前不愿意相信猫妖为祸的人此刻都动摇念头。猫伤害人可就在他们面前发生,这一幕刺激到开挖掘机的家长以及其他人。

    那些人推开警卫,让出路来。剩下大部分人是在看戏,还有人拿出手机拍摄。

    陈阳:“被伤害的人是谁?”

    “副校长的侄子,也是之前学校虐猫事件的真正主使者。可是因为他是副校长侄子,所以没有被开除。”毛小莉有些快意:“活该他被猫报复!”

    陈阳挤开人群,向前跑去,跑了十几步后突然驻足。与此同时,人群也驻足并且噤若寒蝉,齐齐望着前面出现的这一幕。

    只见前方道路围堵了大大小小上百只猫,还有陆续走过来坐下的猫。直勾勾盯着学生,却没有攻击的意思。有些拖家带口,母猫给小猫舔毛。顽皮的小猫没忍住扑着野草玩,还有懒惰的老猫嫌弃坐姿累,干脆趴下来躺着。

    上百只猫围堵住人群和挖掘机,似乎只是为了保护猫冢,保护自己的尊严。但是因为感激那些一直爱护自己的人类,所以选择最温柔的方式请求人类相信它们。猫群正中间大胖黑猫正襟危坐,全身肥肉墩了一圈又一圈,却莫名让人感觉到威严。

    人群开始发出窸窸窣窣的讨论声:“好可爱,好想吸猫。”

    “猫真的会伤害人吗?不是说猫记仇也重恩,还会报恩吗?之前被伤害的年轻人好像虐猫了吧。”

    “如果真的是猫害人,早就跳上来围攻我们了吧。”

    “猫真的好可爱,中间那只最胖的,好有福相。”

    “大胖一直都是学校的爷,宝贝金疙瘩。”

    趁此机会,陈阳三步并作两步跳上挖掘机,打开舱门一手制服呆滞的家长另一手刹车。然后把家长扔出挖掘机并翻身跃上挖掘机机顶,动作灵活又帅气,引来不少惊呼。

    他说道:“事情真相尚未查明,请大家别冲动,也不要被有心人利用。请大家等待警察查出结果,如果真的是荔园里的猫作祟,学校承诺一定铲掉荔园。”

    毛小莉也出来说道:“请大家先回去等待结果,学校不会姑息任何一个真凶!”

    闹出这一幕,大家也不好再继续下去。他们本来就是要学校一个明确的态度,当然也因为刚才上百只猫围上来的一幕让他们心惊不已,那分明就是有了灵智——至少有一两只猫真成精。

    不喜猫或心虚的人自然恐惧,喜爱猫的人看到那一幕只觉得荔园的猫神奇又通人性,十分可爱,更加想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